諾貝爾物理獎3學者同拿:把雷射變工具,55年來首位女性得主誕生

諾貝爾物理獎3學者同拿:把雷射變工具,55年來首位女性得主誕生
Photo credit: The Nobel Price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自1901年諾貝爾獎首度頒發以來,近900位個人得主中,僅有48名女性曾獲諾貝爾桂冠加冕,約佔5%,科學領域的女性獲獎者更是鳳毛麟角。

2018年諾貝爾物理學獎得主今(2)日揭曉,由美國學者亞希金(Arthur Ashkin)、法國學者穆胡(Gerard Mourou)和加拿大學者史垂克蘭(Donna Strickland)獲得殊榮。

《中央社》報導,三人因對雷射物理學的重大發現,獲2018年諾貝爾物理獎。史垂克蘭為歷來獲諾貝爾物理獎的第3位女性,也是55年來首度獲這獎項的女性。

瑞典皇家科學院(Royal Swedish Academy of Sciences)表示:「今年獲表彰的發明,使雷射物理學有革命性劇變。」

諾貝爾獎獎金達900萬瑞典克朗(約新台幣3087萬元)。《蘋果日報》報導,亞希金獲得一半獎金,另一半獎則穆胡(Gérard Mourou)(74歲)與史崔克蘭(Donna Strickland)分享。

美國學者亞希金以「光學鑷子和其對生物系統的應用」獲獎。96歲的亞希金被許多人視為是光鑷(optical tweezers)專門領域之父,光鑷是種通過高度聚焦雷射束產生力移動微小透明物體的裝置,諾貝爾指出,亞希金發現光鑷可以以其雷射光束「手指」,捕抓粒子、原子和分子。它們可以檢視和操控病毒、細菌和其它活細胞,而未破壞其結構。

拜亞希金所賜,現在觀察和控制生命機制的新機會,已經創造出來了。諾貝爾指出,科幻影片劇情成真,光鑷可以用光學來觀察、轉向、切除和推拉。在許多實驗室裡,光鑷被用來研究生物過程,例如蛋白質、分子馬達(Molecular motor)、DNA,或是細胞的內在生命。

穆胡和史垂克蘭(Donna Strickland)以產生「高強度、超短光脈衝」方法被授予諾貝爾物理獎。穆胡和史崔克蘭兩人的研究改寫醫療科技,尤其是近視患者的命運,他們令雷射光束更準確銳利,目前應用在數以百萬計的近視矯視手術中。

諾貝爾成「男人獎」?物理獎史上第3名女性誕生

值得一提的是,史崔克蘭是1903年居禮夫人(Marie Curie, née Sklodowska)、1963年格佩特─梅耶(Maria Goeppert-Mayer)以來,史上第3位女性諾貝爾物理學獎得主。96歲的亞希金則是史上最高齡的諾貝爾獎得主。

《風傳媒》報導,自1901年諾貝爾獎首度頒發以來,近900位個人得主中,僅有48名女性曾獲諾貝爾桂冠加冕,約佔5%,科學領域的女性獲獎者更是鳳毛麟角。

細究諾貝爾獎各獎項的性別比例,這48名躋身最高榮譽殿堂的女性,大部分是獲頒和平獎(16人)及文學獎(14人),化學獎及物理學獎分別只有4名、2名女性得主,自1968年起增設的經濟學獎,歷來更只有美國政治學家歐斯壯(Elinor Ostrom)在2009年成為唯一一位女性獲獎者。

攤開歷年諾貝爾物理學獎得獎名單,107年來206位得主中,僅有2位女性列名其中,分別是1903年獲獎的瑪麗亞.斯克沃多夫斯卡—居禮(Marie Skłodowska-Curie,通常稱為瑪麗·居禮或居禮夫人),以及相隔50年後於1963得獎的德裔美籍物理學家格佩特—梅耶(Maria Goeppert-Mayer),自此之後超過半世紀的時間,再沒有任何女性能獲得諾貝爾物理學獎的殊榮。

諾貝爾也在推特上表示祝賀,史崔克蘭則說,「我們需要祝賀女性物理學家獲獎,因為他們就在那裡,我很榮幸成為這些女性中的一員。」

《中央社》報導,諾貝爾物理學獎去年由美國學者魏斯(Rainer Weiss)、巴利許(Barry C. Barish)和索恩(Kip S.Thorne)共享,得獎原因是首度成功觀測到重力波。

2018年諾貝爾獎昨天揭開序幕,醫學獎得主率先揭曉,由美國學者艾利森(James P. Allison)和日本免疫學家本庶佑(Tasuku Honjo)憑藉為癌症免疫治療帶來革命性的重大突破獲獎。

化學獎得主明天揭曉,5日公布和平獎贏家,經濟學獎得主將於8日揭曉,為2018年諾貝爾頒獎季畫下句點。

由於「#我也是」(#MeToo)運動揭發的性醜聞影響,今年將是70年來文學獎首度缺席諾貝爾獎頒獎季,2018年諾貝爾文學獎將延後,並與2019年的文學獎一同頒發。

新聞來源:

核稿編輯:楊之瑜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