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一個階段他都在變:「馬哈迪醫生是一個很難解讀的人」

每一個階段他都在變:「馬哈迪醫生是一個很難解讀的人」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現在你看到了,他不只是馬哈迪,他也是變壓器。所以他一直在變,從出道,上位到退休之後,每一個階段他都在變。唯一不變的是,他的本性和本質,一如當年。

文:楊善勇

編按:本文的馬哈迪為現任高齡92歲的馬來西亞首相,是繼1981年至2003年擔任馬來西亞第4任首相後,今年馬來西亞大選後又擔任第7任首相一職。文中提到的《馬來人之困境》一書,出版於1970年,以種族角度分析馬來西亞的歷史和政治。

不論馬哈迪醫生的演講,馬哈迪醫生的政策,馬哈迪醫生的論述,馬哈迪醫生的行政,馬哈迪醫生的一切和一切;沒有人可以理解馬哈迪醫生,馬哈迪醫生也無法。

故陳應德博士1995年1月發表在「資料與研究」第十三期援引的文章說得對,「(前)首相(馬哈迪醫生)是一個很難解讀的人」。他真的很難解讀,恐怕他自己燈下重讀自己也讀不懂,至少不能完全讀懂,而且可能懵懵懂懂。

曾經,他是那麼種族主義,除了失口不再需要華裔的選票,1969年因此輸掉國會議席;他那一本東姑時代被禁的《馬來人之困境》所說,就是一個明證但是,後來他有所不同的體驗,他轉而提出馬來西亞國族共有的2020年宏願。

但是,1995年9月他在英國和馬來西亞學生常務理事會對話,他這麼說:「過去,我們嘗試塑造單一的實體,然而人民之間的緊張情緒和猜疑之心卻因此而起......他們擔心必須放棄自己的文化,價值體系和宗教信仰。這是不可行的,而我們相信馬來西亞民族是解決問題之道。」

曾經,他高舉向東學習的旗幟。可是,他這個人的品味其實非常西方。從專業論,他是個不折不扣的西醫。他的兒女從小放洋留美深造。而且,馬哈迪醫生信受奉行的「君主論」,也是來自西方。

他一手造建的布城工程,靈感也啟自英國的花園城。和1898年Ebenezer Howard爵士所倡導的略有不同的是,布城的規劃理念不僅是花園裡的一座城市,同時也是一座智慧之城(一個智能城市)。

曾經,他在大選之前接納1999年2,098個華團聯署的華團訴求,藉以積極爭取華人的選票;大選之後,諸事已定,他隨之轉身翻臉,指控訴求好像共產黨及奧瑪烏納。

那不是出爾反爾,而是權謀應用的淋漓盡致這一點,他是非常馬基雅弗利的他本身後來也對權謀的考量直認不諱:「如果我們不接受訴求,選民可能轉向支持在野黨,所以(林)良實只好接受你們的訴求」。

由此可見,他在那一霎那之接受,認可「和而不同」的建議,其實並不代表他內心真正的想法,而是一時的權宜之變。時過境遷,他的主張很快回到他信仰的原點。

AP_18130204209126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高齡92歲的馬哈迪,今年重新回鍋擔任馬來西亞首相。

恰如他之反對績效,絕非靈光一閃,據黃進發的訴求(1999-2002):華裔馬來西亞人的「烈火莫熄」所載,2000年9月15日馬哈迪醫生在布特拉再也首相署會見訴求工委會,他清楚地「否定績效制」:

「如果單憑成績錄取大專生,那麼80%大專生都是非馬來人,馬來人只有20%如果專業人士都是華人,而非專業人士都是馬來人;你認為馬來人能夠接受這種情況嗎?我們如何能夠不以族群為依據給予不同對待?馬來人必須受到保護」。

他就是這樣一體兩面一心兩用,一方面感傷他的族群仰賴拐杖,他因此反對馬哈迪主義;一方面堅決認為保護主義,堅守馬哈迪的防線他大聲發揚馬哈迪同時因此終結馬哈迪。

現在你看到了,他不只是馬哈迪,他也是變壓器。所以他一直在變,從出道,上位到退休之後,每一個階段他都在變。唯一不變的是,他的本性和本質,一如當年。

相關報導: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老馬紅燒一個馬來西亞,大將出版

國家領導制度崩壞,繼任者乃青出於藍;如今報應深受其害,始作俑者馬哈迪也。

此書深入淺出地道出,前任首相馬哈迪如今雖以受害者之姿嘗試“救國”,其實也不過是一場政治戲碼。

“政局低迷,改革倒退的時刻,任何人若對馬哈迪的“偉人”魅力尚存一絲寄望,實在應該好好讀一讀這本書,重新檢視那個被馬哈迪傾一切國家權力打造出來的脆弱的玻璃屋,或許能逐步走出偉人情結,明白一個不需要偉人的社會,才是真正自由和進步的社會。”

作者:楊善勇(筆名董恪寧)

《光華日報》、《東方日報》、《公正報》專欄作者。著有《美麗的謊言》(麻坡:朋友出版社;1985);《餵,腦袋該洗了》(吉隆坡:大將;2001);《有點異見》(吉隆坡:燧人氏;2003);《MH370 X檔案》(吉隆坡:大將;2014);《黨領導不想提的50道問題》(吉隆坡:大將;2015)。

螢幕快照_2018-10-03_上午6_29_34

責任編輯:吳象元
核稿編輯:李牧宜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