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中共「七不講」的公民社會,成為對抗極權的逆潮力量

讓中共「七不講」的公民社會,成為對抗極權的逆潮力量
Photo Credit: AP Image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凡能打破國家公權力與壟斷價值判斷的一元力量,皆是公民社會創造有別於政府行政公權力的空間,鞏固與擴大公民社會,便是對抗對岸反民主的威權專制政體最有效與最有意義的努力。

文:方聲

「公民社會」一詞竟曾是行文全中國高教的「七不講」之一,足見這在作為第四權之新聞自由之後的第五權多讓標榜威權與效率的一黨專政者忌憚。

原因無他,因公民社會預設了黨國壟斷的一元之外的多元價值,是諸子十家九流並列而非儒家獨尊的時代、是積極開放政府的公民社會、是讓V怪客能奪回媒體話語權的開放社會,也是主席正經八百發言時,全民能夠聽出歐威爾在《一九八四》式的胡說八道的公民社會。

公民社會的本質,可由三權分立的國家機器運作之外,自行由公民自己定義實踐何謂「公義」,在民主體制國家極右與民粹浪潮興起背景下,公民社會開放與包容多元價值恰是對抗諸如當今俄羅斯、土耳其、菲律賓、委內瑞拉等反民主逆潮的穩定力量。

因此,不管是極權政治的威權治理,或民主政體裡對包容多元價值的不耐與厭棄,我們都應該用更堅定更開放的溝通,理性面對被誘引放棄參與政治之公民責任的人民。從各種社會弱勢族群人權,到政治、生態、環保文化、勞權等等議題,來自民間自發的公民社會非政府組織與力量,的的確確是對抗壟斷公民社會人生信念與價值的唯一途徑。

面對民主體制裡一人一票、票票等值之普選形式價值的各種質疑,我們應該勇敢克服公民社會的各種自主價值的誘惑與挑戰,讓民主逆流不致於使威權政體再起,而是透過公民社會的理性溝通運作,找回民主的價值。

我們可以做的事情很多,例如在公民社會裡,教育公民掌握更積極普及的媒體近用與識讀能力,如去中心化網路社群自主事實查核對抗假新聞的網路環境;又如看見屏東縣議員蔣月惠咬警事件,關心背後一連串抗爭土地徵收反映的民間公民社會的自主力量,了解監督國會、司法與政府行政職權的種種民間自主團體,這些聲音,都是公民社會解構國家權力、政府掌握,與主流多數意見的典範。

總之,凡能打破國家公權力與壟斷價值判斷的一元力量,皆是公民社會創造有別於政府行政公權力的空間,這空間理應隨民主體制深化而擴大而蓬勃;這猶如隱私權、言論自由權、環境正義,讓真理與事實都不致於被壟斷。

由此而言,難怪對岸政權會用力打壓代表「公民社會」之維權運動與團體,而也正因如此,我們鞏固與擴大公民社會,便是對抗對岸反民主的威權專制政體最有效與最有意義的努力。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