延邊朝鮮族:全中國「最聽話」的少數民族自治州

延邊朝鮮族:全中國「最聽話」的少數民族自治州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大多數的朝鮮族除了不像藏人、疆人一樣排斥中國政府之外,甚至年輕一輩對於「祖國」的認同已經從父爺輩的朝鮮半島轉變成中國。朝鮮族的國族認同在這幾年來,是如何有這樣的轉變呢?

在2005年,一位南韓議員曾經發表言論,希望延邊朝鮮族自治區的「同胞」發起公投加入南韓,這使得當時中國與南韓之間產生了一連串的齟齬。中國政府害怕這樣的星星之火會煽起延邊朝鮮族併入南韓的欲望,隨即威脅取消延邊自治區的特殊地位,並且提出各種證據和說法,表示「延邊是屬於中國神聖不可分割的領土」。

其實這樣的爭論不只在近代的中國。二次大戰剛結束時,原本在東北的金日成就曾經要求蘇聯,將延邊和長白山地區劃為北韓領地。但當時蔣介石隨即派出使團到蘇聯,駁斥這項領土要求,甚至公開表示,希望當地的朝鮮族全部回到朝鮮半島、在中國領土內不要有朝鮮族。當然,最後金日成的領土要求,還是無疾而終。

愛國詩人尹東柱是中國人還是朝鮮人?

除了上述近代民族認同複雜的情感因素之外,還有歷史上的糾結。延邊的龍井市,有一間相當知名的博物館「尹東柱紀念館」,為的是紀念一位家鄉在朝鮮半島咸鏡北道的愛國詩人尹東柱,他的詩詞影響了後代許多人(南北韓及中國朝鮮族)的思想。在日據時期,他因為參加地下抗日活動被日本逮捕,年僅29歲就在日本福岡遭到處死。

尹東柱去世時,雖然國籍為日本,但他自認為是朝鮮人,並且表示他的抗日行動就是為了要建立朝鮮半島上獨立自主的「朝鮮國」。然而,中國目前卻將他認定為中國人,而非尹東柱所認同、但不存在的「朝鮮國」,因此引來了相當多的爭議。

根據我在延邊及南韓的觀察,雖然大多數朝鮮人的國家認同偏向中國,但是並不代表他們沒有反思自己民族地位的特殊性。另外,各種外部局勢的轉變也不斷在拉扯這個民族的自我認同。比如南韓人民普遍因為負面的刻板印象歧視朝鮮族,導致新一輩的朝鮮族也對南韓產生反感;另外,漢人在延邊蠶食鯨吞自治州的特殊性,也讓朝鮮族有苦難言。另外更糟的是,北韓與中國的關係時好時壞,或許在不久之後的將來,可能使得原生家族大多來自北韓的朝鮮族會需要面對「兩個祖國對立」、自己成了夾心餅乾的尷尬局面。

相關書摘 ►到底要不要「統一祖國」?韓國人對兩韓統一的看法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最陌生的鄰居:韓國》,臺灣商務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楊智強

華麗面紗之下的韓國社會逐一浮現──
曾在韓國NGO工作的國際獨立記者楊智強,
抱持記者的使命站在示威現場與邊境禁區,
揭露朝鮮半島的風光與闇黑!

從世越號獵巫、閨蜜門事件、濟州島反海軍基地、演藝生態內幕,
到親訪脫北者、朝鮮族、韓國華僑這群在政治角力裡犧牲的民族……
一趟關懷與反思齊行的採訪,一回理性與感性交織的閱讀,
勢必要你重新認識一次既熟悉、卻又如此陌生的韓國。

  • 人的生活可以像商品一樣被販賣,制式化產出頂尖韓流明星?
  • 劇團經濟拮据,經費補助被政治勢力綁架,演員窮到餓死?
  • 世越號船難發生時搜救不力,甚至發出學生全數獲救的假新聞?
getImage
Photo Credit: 臺灣商務出版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丁肇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