仇恨和歧視言論,不會因為限制言論自由而消失

仇恨和歧視言論,不會因為限制言論自由而消失
Photo Credit: John S. Quarterman@Flickr CC BY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任何事情都沒有絕對的善與惡,而是看我們如何用邏輯和智慧去化解面對,在這個資訊爆炸泛濫的時代中,我們缺乏的不是資訊的獲取,而是去培養用邏輯思考每一件事情真偽的能力。

文:陳管仲

我們真的需要去限制所謂的言論自由嗎?

還是,我們只是在害怕一些我們不希望會發生的事物,但只要所有人在公共場合都絕口不提某件存在的事,真能使社會有所進步嗎?這些言論有被限制的必要?真能為社會帶來進步?

當仇恨和歧視言論出現時,如果社會只靠法律嚴格禁止卻忽略其他被遺忘的角落,這些言論永遠不會消逝,因為歧視永遠不會因為被打壓而滅絕,歧視只會不斷在檯面下蠢蠢欲動,在社會陷入動盪之時傾巢而出,再掀起一場更大的歧視仇恨流行。

在德國,將納粹圖案出示於公共場合是違法的,依據德國刑法第86條,可處以最高3年的徒刑,歐洲地區也禁止納粹圖案以及納粹舉手禮出現在公共場合之中,曾有希臘足球員在比賽中比出了納粹舉手禮,而被希臘國家足協裁定終生不得代表國家隊出賽。

曾經台灣某高中因為在變裝遊行中,使用了納粹服裝跟旗幟,被駐台北以色列經濟文化辦事處強烈譴責,各國也加以抨擊台灣國際歷史教育的缺乏,認為這是對歷史受害者的侮辱。但是對台灣人而言,這算的上是真正的仇恨言論嗎?

沒錯,就算沒有惡意,也不代表這不是仇恨或歧視的言論,但這不表示任何人都有資格對這些言論做出批評,當以色列要求各國正視猶太人遭受種族迫害,同時卻也不斷對巴勒斯坦人實行種族隔離政策,當某些人在大聲疾呼要求政府面對戰爭慰安婦的歷史,卻對揭開白色恐怖的歷史真相時閃爍其詞。這不禁讓我們開始懷疑這些人是否活在平行世界之中,又為何這樣矛盾可笑的言論立場,卻常常出現在社會裡頭?

解開這個問題,才能了解言論自由真正的重要性:言論自由的可貴,並不在於人們對於發表言論的自由權利,而是在於人們對於言論的思辨能力。

RTR3WJ9Q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因為我們永遠無法阻止他人說出可笑又荒謬的言論,但我們又為何會去相信那些可笑又荒謬的言論?也許真正的問題是我們的教育,我們的教育從來沒有教導我們懷疑事物的能力,所以只能相信課本上所教授的內容,看見考試題目永遠都有標準答案驗證,我們便理所當然的認為每個問題都有標準解答。

但現實社會永遠不是如此簡單,世上沒有能醫治所有疾病的萬靈藥,也沒有能解決所有社會問題的政府,更沒有能拯救每一個人的英雄,能拯救我們的,就只有我們自己。

任何事情都沒有絕對的善與惡,而是看我們如何用邏輯和智慧去化解面對,在這個資訊爆炸泛濫的時代中,我們缺乏的不是獲取,而是培養用邏輯思考每一件事情真偽的能力,並讓我們的下一代能有更多的思辨教育和邏輯課程。

政治不是把問題丟給別人去面對,而是我們選出了代表,並且一同去面對各種問題,當人民真的願意認真思考每一件社會問題時,我們的社會才能真正有所進步。

延伸閱讀

本文經新公民議會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