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走過烽火邊緣》:美軍跳島戰略關鍵決策——先攻呂宋或先打台灣

《台灣走過烽火邊緣》:美軍跳島戰略關鍵決策——先攻呂宋或先打台灣
同盟國跳島戰術(1943~1945)。藍色代表1945年8月日軍領土及日本本土、深紅色:同盟國領土、紅色:1943年11月收復、深粉紅:1944年收復、粉紅色:1944年10月收復、淺粉紅:1945年8月收復|Photo Credit:San Jose@Wikimedia Commons CC BY-SA 3.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夏威夷軍事會議後,台灣與呂宋何者優先的問題,仍有激烈的爭論,但有一點是確定的,就是在攻擊台灣或呂宋之前,美國必需先佔領菲律賓中部或南部。

文:王景弘

太平洋戰爭重大決策/先攻呂宋或先打台灣/聯參會海陸之爭
政治決定/後勤考量/麥帥的感情/先放過台灣

1944年2月,美軍跳島戰略進行順利,華府軍事計畫者開始研究及尋找新的目標,逐步逼向日本本土。3月間,聯合參謀首長會議發出指令,要求麥克阿瑟和太平洋區(兼太平洋艦隊)總司令尼米茲(Adm. Chester Nimitz)分別提出他們對呂宋、台灣及中國沿岸三角地帶的入侵計畫。

麥帥向聯參會建議,以太平洋區兩個陸軍師,由海軍支援,在4月中進攻新幾內亞的荷蘭迪亞(Hollandia),理由是從解破日軍密碼得知,日軍集中兵力在馬當─威瓦克(Madang-Wewak)地區,荷蘭迪亞防務相對薄弱,他要奪下荷蘭迪亞作為進兵呂宋的第一步。

1944年3月12日,聯參會發出作戰指針給麥帥和太平洋區總司令尼米茲,要求他們在1945年之前,致力於4個目標:第一,麥帥應把拉包爾孤立;第二,麥帥沿新幾內亞北岸西進,在1944年11月15日攻佔民答那峨;第三,尼米茲繞過特魯克,在6月15日攻下馬里亞納群島(Marianas)及孤立加羅林群島(Carolines),並在6月15日攻取帛琉建立太平洋艦隊基地,以支援麥帥進兵民答那峨;第四,尼米茲在1945年2月15日攻佔台灣,或如果有必要用以支援對台灣的進攻,麥帥應先在2月15日進攻呂宋。

馬里亞納群島包括關島、塞班島(Saipan) 及地尼安島(Tinian), 美軍6月18日進兵地位重要的塞班島,它是日本中太平洋艦隊的司令部,這支艦隊由負責偷襲珍珠港及中途島決戰的南雲忠一指揮,它也是日本陸軍第31軍團司令部和日本第5海軍基地空軍司令部基地。

7月6-7日的夜晚,塞班島日軍司令率同殘餘4千官兵,在高呼萬歲後集體自殺,6月9日,塞班島有組織的抵抗已經停止。24天的戰鬥,雙方傷亡都極慘重。美軍以6萬4千5百人登陸,死亡3千4百人,受傷1萬3千人;日軍2萬4千人死亡。這是美軍自太平洋戰爭爆發以來受到的最頑強扺抗,同時也取得最大面積的土地。日本政府在宣佈塞班島失陷的同時,東條內閣也總辭負責。

關島是馬里亞納群島的另一重要據點,美軍在攻克塞班島後於7月21日進兵關島。因為經過塞班島的扺抗,日本空軍飛機全被殲滅或損毀,在關島之戰已不發生作用,守軍只有全力壓制美軍登陸,開始登陸的頭7天美軍傷亡也極慘重,8月10日,日軍有組織的扺抗也中止,它有1萬1千人陣亡,另有9千人散居各地;美軍1千4百人陣亡,7千1百人受傷。

奪取馬里亞納三島,傷亡最輕的是地尼安島,美軍在登陸關島後3天登陸地尼安島,日軍扺抗在7月27日便瓦解,8月1日已無扺抗,日軍9千人陣亡,美軍只犧牲3百89人,1千8百16人受傷。

馬里亞納群島的戰略重要性,比美國海軍作戰部長金恩(Adm. Ernest King)的估計還高;金恩原只把它當作穿越太平洋之鑰,但工兵把它建造成B-29轟炸機基地及潛艇基地,使B-29可以從此摧毀日本軍事工業,同時也大幅減低潛艇作戰往返補給航程,註定日本海上航運的終結。

尼米茲把他的太平洋艦隊司令部從夏威夷遷到關島,以更接近戰場,美國不需要再對加羅林群島及特魯克動手,也不需要中國的基地進行對日本轟炸,它的跳島戰略達到逼近日本的功能:在10個月之內,美軍向西太平洋前進3千5百哩,距離東京只有1千2百50哩。

日本軍事首腦的結論:美軍B-29可以從馬里亞納飛到東京進行轟炸,日本已經輸了。日本沒有這種武器可以對抗,也沒有什麼辦法可想了。

在步步逼近日本本土之際,美國結束太平洋戰爭的計畫,假定最後必需登陸日本,因此,在登陸前必需大舉對日本本土進行轟炸,而對日本的轟炸必需動員所有空中、水面及潛艇作戰,以斷絕日本與它所控制之荷屬東印度群島及東南亞物資富裕地區的交通。

聯參會也評估,最好能從華東基地對日本進行轟炸,而要在華東取得適當的機場,就必需在華南佔據一個重要港口。盟國需要這樣一個港口來取代由緬甸、印度及駝峰空運補給中國的艱難路線。要取得華南港口,同時切斷日本通往東南亞的交通,盟國必需取得南海控制權,而要取得南海控制權,就必需在華南沿海、台灣和呂宋這個三角地帶佔取與發展一個大規模空軍與海軍基地。

聯參會考慮下一步棋

依此構想,盟軍在安全進入這個三角地帶之前,必需在菲律賓中部或南部取得空軍基地,以抗衡日本在呂宋的空軍力量,同時也需要在菲律賓中部或南部有集結兵力之基地,以便對呂宋、台灣及中國沿海港口進行兩棲作戰。

在研究進入這個三角地帶的計畫時,聯參會的顧問委員會認為台灣是最重要的一個目標,因為他們認為台灣居重要戰略要地,未來不論盟國在太平洋採取任何作戰,都必需佔據台灣;不佔據台灣,盟國不可能建立經由海上安全補祫中國的航路。因此,台灣是攻取中國海岸的必要跳板,而且,盟國海空軍從台灣比從呂宋,可以更有效的切斷日本與東南亞交通。

不但如此,美軍陸上基地B-29轟炸機,從台灣北部基地起飛轟炸日本,距離也比呂宋起飛更近,可以攜帶更重磅的炸彈。

聯參會的許多作戰計畫者認為台灣戰略地位如此,美國應繞過呂宋,直接進攻台灣:先攻呂宋或先攻台灣?這是聯參會及海陸軍之間爭辯最多,分歧最大的問題。海軍作戰司令、代表海軍出席聯參會的金恩上將是主張繞過呂宋先攻台灣的要角,但太平洋艦隊司令尼米茲和他的高級海軍指揮官至少是贊同在入侵台灣之前,重新奪回菲律賓中部或南部。他們的理由是在盟國陸上基地空軍足以抗衡日本在呂宋的空軍之前,盟國與台灣之間的交通安全並無保障。

聯參會主席、陸軍出席聯參會代表馬歇爾上將(Gen. George Marshall)一度傾向繞過菲律賓與台灣,直接進攻日本九州。陸軍成員、副參謀長麥納尼中將(Lt. Gen. Joseph T. McNarney)主張繞過呂宋先攻台灣;陸軍基地空軍(當時還未成立單獨空軍)出席聯參會代表阿諾(Gen. Henry Arnold)在1943年到1944年間也傾向繞過菲律賓;其他陸軍參謀,包括後勤司令薩姆維爾(Lt. Gen. Brehon B. Somervell),主張在攻佔中國沿海口岸或台灣之前,先攻佔全部菲律賓群島。

在戰區實際作戰的將領,以麥克阿瑟為主要發言人,堅決反對繞過菲律賓的任何一部份,他強力主張美國對菲律賓有道義責任,而且菲律賓對控制日本通往東南亞的交通有重要地位。他的立場獲得太平洋地區大部份陸軍將領的支持。

1944年3月,聯參會指令麥帥準備在1944年年底前完成進軍菲律賓的準備,並計畫在1945年2月進攻呂宋;聯參會也指令太平洋艦隊司令尼米茲準備在1945年2月進攻台灣的計畫。這兩項指令表面上解決了麥帥「重返菲律賓」的問題,但因為呂宋與台灣何者優先的爭論,也使得指令形同擱置。

實際上,從3月到6月間,太平洋地區、亞洲和歐洲的發展,都對主張繞過菲律賓的構想有利。美國陸軍獲得的新情報顯示日本正在西太平洋地區,包括台灣增援其兵力,盟國越是延後對台灣的攻擊,所付出的代價將越高。陸軍計畫參謀認為如果聯參會立即決定避過菲律賓,則盟軍有可能在11月間推進到台灣。

聯參會面對的情勢還包括擔心中國的抵抗會突然瓦解,要避免這種後果,唯一的手段是早日奪取台灣及中國沿岸的一個港口,且不要在菲律賓作過度消耗的作戰。6月13日,聯參會認真考慮加速太平洋作戰的時程,指示麥克阿瑟和尼米茲研究,是否可能不理會已經初步選定的台灣與菲律賓,繞過這兩個目標,更向前推進。

麥帥和尼米茲都不同意繞過菲律賓與台灣,麥帥在6月18日提出1份3頁的備忘錄給陸軍部,直指繞過菲律賓直取台灣的策略不適當。他認為美國應直接先攻佔菲律賓,因為那是美國國土,1千7百萬菲律賓人民仍忠於美國,卻因為美國未能支援他們而正受極大災難。

麥帥主張美國要負起大國的責任,如果蓄意避過菲律賓,讓美國的戰俘、國民和忠誠的菲律賓人民陷在敵手,不能早日獲解救,勢將引起極嚴重的心理反應,如同印證日本的宣傳,指控美國已經放棄菲律賓人,不願意美國人流血去救援他們,美國在遠東人民之間將失去威信。

6月24日,馬歇爾回覆麥帥的備忘錄,似乎傾向同意繞過菲律賓,他指出,因為日本運輸能力仍有限,重新佈署兵力的能力也有限;對菲律賓作戰是要在對日本艦隊作沉重打擊之前或之後進行,仍要考慮,但如果是在重創日本艦隊之後,美軍應盡快進逼日本以便縮短戰爭。

關於光復菲律賓,馬歇爾警告必需慎重,不能以個人感情和菲律賓的政治考量凌駕美國的戰爭目標:早日結束對日本戰爭。他認為「繞過」菲律賓,與「放棄」菲律賓並非同義詞,相反的,早日打敗日本將是最迅速和完全解放菲律賓的方式。

羅斯福親自出馬調解爭議

7月間,羅斯福總統親自到夏威夷,主持太平洋軍事會議,聽取麥帥與尼米茲的意見。麥帥除正式簡報外,還單獨與羅斯福進行密談,強調他先解放菲律賓的主張,因為事關美國的責任與國家榮譽。

尼米茲代表海軍發言主張先攻台灣,但並不是很堅持。他和麥帥有一個共同意見,即在進攻台灣或呂宋之前,麥帥的軍隊應先在菲律賓南部建立鞏固基地。他們各自向羅斯福簡報進攻台灣和進攻呂宋的方案。

麥帥自認他在簡報及單獨與羅斯福密談之後,羅斯福認同先攻菲律賓的方案,但這次軍事會議顯然並沒有對兩項爭論方案作成決定。

在夏威夷軍事會議後,台灣與呂宋何者優先的問題,仍有激烈的爭論,但有一點是確定的,就是在攻擊台灣或呂宋之前,美國必需先佔領菲律賓中部或南部。麥帥有堅持己見的個性,除個人感情、急於報復在菲律賓被打敗的一箭之仇外,也有他的戰略評估,與聯參會看法相反。他相信呂宋的戰略價值高於台灣,盟國必需先佔領整個菲律賓列島,才能完全切斷日本到東南亞的交通線。他也論述,除非他能從呂宋提供空中及後勤支援,否則入侵台灣是過度冒險。

麥帥更進一步指出,如果盟軍先攻下呂宋,便可繞過台灣,進攻更北方的目標,並加速戰爭的結束。他認為進兵呂宋所需的時間、人力、金錢費用,都會比進兵台灣低。

不但如此,麥帥還搬出菲律賓與美國關係,來說動華府的決策者,他指出,盡快收復菲律賓列島是美國的國家義務和政治上的必要。繞過菲律賓全境或任何一部份,即使不在全世界各地損害美國聲望,至少會在遠東損害美國聲望。

毫無疑問的,他這些訴求對華府的決策者相當有吸引力,也具政治上的威脅性。海軍作戰部長金恩主張先攻台灣,但他沒有麥帥那樣堅持,辯詞也不及麥帥帶政治與情緒成份。他認為在奪取台灣之前進攻呂宋,會延緩對北方更具決定性的作戰。他相信攻佔台灣有助於以後攻佔呂宋。

金恩比較著重實際作戰的需要,例如,他認定在進攻台灣之前,盟國無法在中國東南沿岸擁有據點,而盟軍如果繞過台灣,則它在西太平洋的主要目標已經是日本而不是呂宋。

到9月之前,聯參會的陸軍成員,包括主席馬歇爾仍保持先攻台灣的立場,而陸軍的航空隊也對在台灣建立B-29轟炸機基地感興趣。甚至到9月下旬,太平洋戰區海軍最高指揮官尼米茲還正式列入紀錄的支持先攻佔台灣,但他手下的第3艦隊司令哈塞(Adm. William Halsey)便堅決反對先攻台灣。

金恩並未堅持先攻台灣的立場。他在太平洋區的海、陸軍高階將領也以主張繞過台灣,先攻呂宋者居多;尼米茲比聯參會幕僚更早開始作奪取琉球的計畫,更顯示他先攻台灣的立場並不是一成不變。而羅斯福的軍事幕僚長李海(Adm.William Leahy)這時也改立場,主張先攻呂宋。

基本上,呂宋或台灣的選擇,在戰地揮官與華府參謀中形成兩派:在戰區的高階指揮官,除尼米茲外,海陸軍將領都反對先攻台灣;在華府的高參則除李海與後勤司令薩慕維爾之外,都認為先攻佔台灣在戰上比較適當。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台灣走過烽火邊緣》,玉山社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王景弘

「歷史是在危難時刻航行的指針。歷史說明我們是誰,我們為什麼是這樣。」

戰爭時期,強權的每一個決策,都可能對戰局以及戰後的世界,產生相當影響。

太平洋戰爭時,並非政治主體、沒有發言權的台灣,被夾在幾大政權中數次走過烽火邊緣。那麼,當時的台灣,又處在什麼樣的局勢之中?

歷任多家媒體駐美、駐華府特派員,長年從事美國東亞外交事務研究的資深記者王景弘,透過爬梳美國、日本的官方紀錄與研究資料,整理戰爭期間美日兩國的戰略與決策,從中看出台灣在戰爭中的重要性,以及成為空襲目標的原因。同時,更試圖從台灣人的角度,理解兩國在戰爭時的布局與策略。

戰後尋求建構自己國家的台灣人,不能再忽視這場決定台灣人民命運的戰爭,慵懶的把中國自己塗脂抹粉的「抗戰史」,當作自己的歷史。台灣需要從不同層面觀察,客觀尋找大國的戰略考慮與事實真相,從中得到教育。

getImage-2
Photo Credit: 玉山社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