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冰冰信中多處暗示委屈、劉德華拍片撐填海惹憂慮

范冰冰信中多處暗示委屈、劉德華拍片撐填海惹憂慮
Photo Credit: Eric Gaillard /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不久前范冰冰公開發布一封「致歉信」,整件事前前後後對我們了解中國局面有何啟示?未來香港演藝界受影響嗎?作者以不同角度加以分享。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范冰冰受監督之下,「致歉信」多處暗示委屈
42990386_929676767226089_482293582312715
Photo Credit: 范冰冰微博公開致歉信

一直以來,娛樂圈是叫人迷醉的名利王國,當中成功打出一片天的人,男的叫天王,女的叫天后,現在,王國的迷人亮麗今不如昔,在威權政治底下,沒有天王天后這回事。近年從商界到娛樂圈,看來無人不姓黨。

相信今天令我們印象深刻的一件事,是看到中國、香港兩地鋪天蓋地報導范冰冰事件,她與代表公司正式被控逃稅,合共追討近9億人民幣的稅項及罰款,不久前她發布公開致歉信正式承認逃稅。

事件前後之所以擾攘接近半年,反映當局在蒐證、具體指明罪行的過程有難度,到了最近才千辛萬苦「列出」她「個人」在電影《大轟炸》逃稅618萬元,最大筆追討是她作為公司法定代表人涉1.34億元稅項。足見范冰冰掙扎至最後才公開認罪。

留意一下,這封所謂「致歉信」,所有涉及逃稅罪行的部分,行文全都依循政府官腔調子,內容明確、直白、不重複。但是,當她述說個人情感時,意思變得迂迴,形容感受的部分屢次重複且突兀。她在首兩段已兩次聲明自己「深感羞愧與內疚」,然後相隔數段再說:「今天,我對自己的過錯深感惶恐不安!⋯⋯我相信,經過這次整頓,我會講規矩、遵秩序、重責任⋯⋯」。

由初段形容自己「愧疚」到後來說「惶恐不安」,由表明「會遵守法紀」到後來說「會講規矩」,多處流露受威迫恐嚇的無奈和委屈之情。看來范冰冰一度自信問題沒那麼大,拖延日久,才終於屈服寫下這封看似簡單又「誠懇」的自述。在當局監督之下仍話中有話,不得不佩服她臨危的聰明與堅毅。

國家級「集資」,上中下層無一倖免
RTR2MDRG
Photo Credit: Vincent Kessler / Reuters / 達志影像

正當中國一帶一路受挫、貿易戰仍陷僵局,需要大筆資金持續開路、投資科研和各樣補貼,中國對外難有進展,對內卻是步步進迫,由上、中、下層層開闢財源。上層自然是指「(上市)企業姓黨」,增稅之餘,直接修改公司章程增設黨委,馬雲早聞聲響急流勇退,找人頂替;下層則是宣布「收緊境外收入稅」,下年起在內地住滿183日便要雙重徵稅。

而中層便看準娛樂圈存在「陰陽合約」問題,針對中間厚厚一塊「稅收肥豬肉」落手,表面上依法辦事,實際是殺雞儆猴,先以影壇天后范冰冰作為震懾對象,天價罰款,只留重返娛樂圈的機會,「呼籲」所有涉逃稅者自首,可免罰款和刑責,似乎,之前有不少演藝名人急退公司代表人,如今為時已晚。

暫時,中國的做法是鎖定身分,只要你此刻國籍是中國人,不論是巨企龍頭,抑或影壇天后,必須效忠與順從黨國,任何鮮明的反抗均可提升至叛國層面,這不是一般尋求政治庇護可以安然了結,可見,早前傳出范冰冰可能到美國尋求政治庇護,「爆料人」身分不明,明顯來者不善,很可能將私下聽聞成龍含糊的訊息,扭曲得言之鑿鑿,間接令當局不打算對她從輕發落。

如果連巨企龍頭也不敢有半分越軌舉動,以防被標籤為叛國者,而范冰冰明明最後免受刑責,問題看似是交罰款可以解決,卻依然稱自己做錯事後「惶恐不安」,這還是「人之常情」的情緒反應嗎?

威權寒風吹至,香港演藝界能倖免嗎?
RTR2MGQF
Photo Credit: Christian Hartmann / Reuters / 達志影像

無論如何,演藝人順從政治形勢的寒風已經吹至,只保有「兩制」門面的香港,亦不例外。三個月前,香港一眾歌星為大灣區合唱主題曲《共同家園》;同月,黃子華以《金盆啷口》大談政治,明言感到壓力不再做棟篤笑;三個月後,天王巨星劉德華參與團結香港基金會影片旁白,直接表明立場支持政府力推的填海政策,稱「填海方案」較可取,沒有百分百完美方案,懂取捨香港未來才有希望。

當然,這只是邀請天王巨星站邊的廣告影片,不可能出現有養分的討論,影片內容除了優雅唯美地宣示政策立場之外,對於政府沒著力規劃全港1300公頃棕地的利害得失,付之闕如。不管怎樣,到底香港真是「走到最後一步,只能犧牲環境填海」,抑或有些更有利保存環境的政策可以先做,皆因為政治因素,政府沒有意志打開缺口?影片不說,當然,因為這是一段欠缺具體理據的廣告,我們難以了解劉德華的「取捨」。

還記得《人民網》近來發布一份橫跨中國、香港的「明星責任、愛國精神」報告嗎?范冰冰0分「包尾」,成龍是香港出身影星之中最高排第42。威權之下,中港出入境有黑名單,也有這份中港明星責任名單,恰恰要向全國所有人說:We are watching you。目前為止,我們難以確切評估中國變局對香港影響程度多深,日後,香港演藝人在考慮接不接拍廣告的時候,若題材附帶「政治含意」的話,選擇拒絕接拍是否真的毫無壓力?對往後事業發展是否絲髮無損?誰知道當中的真心假意?最近發生的事,看來無法令我們完全安心。

大約兩年之前,曾有人指香港失落了政改與普選,可能窮得只剩下「咨詢式民主」,停滯不前,原來,「剩下」二字開始變得多餘,根本連麥理浩以來卑微的「咨詢式民主」也沒殘餘多少。

或者,不少人仍未清楚,香港在未有民主制度之前,昔日的繁榮不只是自由市場,它實情孕育在地方主義之上,英國對香港總督保持曖昧的關係,總督並非事無大小依從英國聖上意旨,有了這樣的關係,才保存了香港特殊的自主發展地位,是行政的自主度興旺了一個時代的香港。

如今,香港不出20年已大為失色,是因為這個小城即使明知該走那個方向,亦無權選擇如何走下去。一旦失去富有活力和自主的文化土壤,香港的前途,再多20萬條巨星廣告片,也不可能挽救回來。

核稿編輯:周雪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