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栗也有「瘋峇里島」:穿越店門彷彿來到南方島國,這裡都是以快節奏的印尼語交談

苗栗也有「瘋峇里島」:穿越店門彷彿來到南方島國,這裡都是以快節奏的印尼語交談
Photo Credit:民進黨婦女部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店門口有道無形的牆,穿越之後你將來到南方島國印尼,沒有什麼淺色面孔也沒有中文出現,都是以快節奏的印尼語交談,大家有說有笑,即使Iss很累也會微笑招呼同鄉,說這裡是印尼同鄉會也不為過。樓上還有卡啦OK,是平常印尼人聚集的地方。

採訪捕手:吳冠頡

「喂,您好,我是新島嶼故事捕手計畫,這個計劃是要採訪新住民,想說能不能過去跟你們聊聊天……。」

常常最後都落得這樣的回應:「不好意思,我們不接受採訪,謝謝。」

掛上電話的那一刻,我真的覺得頭頂上飄來一陣雪,大概被拒絕四次了,不知道是不是被當成詐騙集團。心想不行,要是如果都被打槍,那我豈不是沒故事得寫了?所以,我決定放手一博,前往曾經拒絕我的店家之一。

五點多的苗栗火車站,人潮已散去,跟我家鄉台中火車站的偌大燈光形成強烈對比。我先到便利商店備戰,祈禱一下,等等能夠成功。眼看時間逼進七點,我想這時出發理應快沒有人了,徒步走到南苗市場已經七點半左右了。

早上的這裡非常多人,是苗栗市民採買的好地方,但在晚上,如入無人之境似的,地板潮濕,燈光灰暗,深怕有狗出來追我,但總算安全抵達,這裡不好找,因為它坐落在市場裡的小巷。

「瘋峇里島」,店名簡直說出我的心聲,真的會讓人為之瘋狂。看了一下,我決定點國宴指定餐Nasi Rendang Sapi(巴東牛肉飯)(註一),送來的時候令我驚艷,相信許多沒吃過的印尼菜的讀者們,也好奇有什麼菜色吧!

29872029_1877226012311719_89633119931370
Photo Credit:民進黨婦女部

蛋先煮過再油炸,炸得金黃酥脆,比水煮蛋脆,但又不是很硬,與小魚干拌炒的方塊TEMPE(發酵黃豆),吃起來硬硬軟軟的,比麥當勞薯條硬些的粗馬鈴薯條,淋上特製醬的牛肉。吃的時候我不自覺閉上眼睛,享受這新的味道,好好吃!雖然是第一次吃,但是卻沒有排斥感,有些酸麻酸麻,很適合在冷冷的天來一道印尼料理!

等到快沒人的時候,我主動出擊詢問是否能夠採訪,老闆欣然答應!殊不知,八點多的時候卻又湧入一群人點餐,使得安靜的店瞬間熱鬧了起來,與老闆Iss聊到天已是九點多的事了……。她穿著穆斯林傳統服飾(註二),印尼的款式與阿拉伯稍有不同,不會包到只剩眼睛。

30420165_1877226448978342_45539546748756
Photo Credit:民進黨婦女部

「聯合大學離這裡蠻近的,東南亞的交換生都會來這裡吃。」說到這,Iss自信了起來,想必這裡的菜,真的做的很道地。

採訪這天是大年初五,隔天就要上班,移工們也不放過最後一天放假,這天的瘋峇里島格外多人,連二樓也是人。

後來實在是Iss太忙,變成她的好朋友與我聊天,其他的印尼朋友指示我到最遠的空桌坐著,怕我站著腳酸,還幫我拉椅子,我想,他們也希望能夠更融入台灣社會,希望有多一點人了解這個加入台灣不甚久的族群吧!我們就這樣一來一往,廚房飄來印尼文回答,再轉換成中文給我聽,但是對於兩個母語不同的人,聊天過程中,常常會有詞不達意的狀況。

店門口有道無形的牆,穿越之後你將來到南方島國印尼,沒有什麼淺色面孔也沒有中文出現,都是以快節奏的印尼語交談,大家有說有笑,即使Iss很累也會微笑招呼同鄉,說這裡是印尼同鄉會也不為過。樓上還有卡啦OK,是平常印尼人聚集的地方,我想,他們把這裡當做第二個家吧!瞬時間我覺得我像孤獨的人類,聽不懂,很難參與些什麼,我想,就像他們剛來台灣的處境吧!應該說,這是每個旅人必經的過程,從不習慣到成為身體上的一部份。

29872464_1877226872311633_25061996464747
Photo Credit:民進黨婦女部

隨著新住民佔了台灣人口的四十分之ㄧ,東南亞料理店越開越多,也許在你家附近就有外國人開店,下次不妨在夏天嚐嚐重口味又鮮豔的印尼料理吧!

30052046_1877227158978271_45016093538393
Photo Credit:民進黨婦女部

註釋:

  1. 巴東是蘇門塔臘島首府,當地有一種醬汁叫 Rendang,又名巴東醬,用20多種香料製成,集酸辣甜於一身,複雜多層次,通常用來煮牛肉及雞,其中以巴東牛肉最馳名。在印尼,它屬於矜貴菜式,一般人只有節日慶典才會吃(資料來源:蘋果日報),如果讀者們也想嘗試,很多東南亞商店都有賣已調製好的Rendang調味粉包。
  2. 台灣比較常見的大概是Hijab(音近:Hee- 價伯)與Amira(音近:阿蜜拉)兩種,而在台灣的穆斯林以印尼為大宗,印尼相對其他穆斯林國家是較為開放的,所以通常頭巾只會包頭而已。
  3. Hijab(音近:Hee- 價伯)也許是台灣最常見的頭巾形式!遮蓋頭髮、耳朵、頸部上胸,臉孔全部露在外面。Hijab的樣式、花色相當多元,是世界各地都可見到的頭巾樣式,已經成為伊斯蘭信仰和穆斯林女性的象徵,Hijab一詞時常被英文媒體用作各種頭巾的泛稱。 Amira(音近:阿蜜拉)覆蓋身體的部分與Hijab類似,也會露出全臉,但有雙層,裡面會先戴上一頂服貼軟帽將頭髮包住,外面再圍上一層較薄的布料並露出內層,利用不同的顏色、材質創造層次感,常見於阿拉伯海灣國家,台灣及東南亞也頗為常見。

本文獲民進黨婦女部─新島嶼故事捕手計畫授權刊登,原文請見此

相關評論:

責任編輯:吳象元
核稿編輯:李牧宜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