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院線《搖滾樂殺人事件》:兇手不是人,而是「時代」殺人

焦點院線《搖滾樂殺人事件》:兇手不是人,而是「時代」殺人
《搖滾樂殺人事件》,Photo Credit:星泰娛樂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搖滾樂殺人事件》故事從1998演到2018年,20年的大跨距卻只有17天的拍攝期與有限的預算,對幕前幕後團隊來說都是極大的挑戰,正如戲中一般,堅持搖滾精神正與現實條件搏鬥。

這是一部「搖滾電影」,卻不是「只給搖滾迷看」的電影。

原創故事來自董事長樂團貝斯手林大鈞,他以在台灣搖滾圈打滾超過20年的生命經驗與觀察,再經由電影專業團隊的打造,端出了這部集劇情片的娛樂性、紀錄片的真實感,音樂片的悅耳度三者之大成的電影,它或許不夠完美,但絕對是今年最有誠意的電影。

20歲的學生貝斯手娃娃,接到了一通電話:她的爸爸死了。她的爸爸,是個殺人犯,「殺人犯的女兒」身份如同胎記般,是娃娃永遠無法擺脫的陰影。

在整理遺物的過程中娃娃得知,爸爸原來是當年傳奇樂團「獨裁者」的成員魔神仔,與主唱小四、鼓手脫線、吉他手黑狗以及吉他手布蘭卡等,整天練團耍廢,天不怕地不怕。他們揮霍不屈的青春,看似頹廢其實熱血躁進。

在一度幾乎要成功發片的時刻,卻被委屈擔任嘻哈偶像大堡的伴奏樂隊,但這些都敵不過爸爸跟女友愛莉絲相知如故卻終究分手殊途,以及樂團經理人一心想守護的樂團,最後仍瀕臨散夥。隨著接收到的訊息越來越多,娃娃越發不安⋯⋯ 一塊又一塊的拼圖,將解開她耿耿於懷的身世之謎,也拼湊出當年樂團面貌,以及殺人事件的始末。

搖滾樂殺人事件_娃娃與男友
Photo Credit:星泰娛樂
主角娃娃與男友

故事從1998演到2018年,20年的時間大跨距,卻只有17天的拍攝時間與有限的預算,對幕前幕後團隊來說,都是極大的挑戰,正如戲中一般,堅持搖滾精神在與現實條件搏鬥。

電影的初衷是為了記錄台灣搖滾樂草創的時期,與那些參與其中人們的生活與態度,以及經過時間考驗後,最終變成怎樣的結果。電影並非按時間順序呈現,透過交叉的剪輯,逐漸揭露真相,為一般觀眾保留住了觀影時的懸疑與樂趣。但對搖滾迷來說,電影又留下了許多破口:可能是練團室裡的一張海報、可能是樂器行的老闆身份,這種「Google」概念的手法,讓觀眾自主去搜尋電影裡沒說白的事情,則是另一層樂趣。

phpv5Kvcj
Photo Credit:星泰娛樂

沒說白的部分,還有大背景的淡化效果。從「獨裁者」樂團的命名、被潑紅漆的銅像、手繪海報的影射,都只是委婉地點到為止,這是電影對觀眾的體貼,既不說教也不倚老賣老。時代的壓抑是透過電影氣氛,順著劇情主軸去營造,一切留給觀眾去判斷。

本片最出色的部分,當屬以「樂器的思維模式」來編排演員的角色。除了主唱小四(宋柏緯飾)本身是專業演員,劇中樂團成員的真實身份都是搖滾樂手,可是在分配角色時,除了吉他手黑狗(Trash吉他手林頤原飾)是本色演出外,鼓手脫線(八十八顆芭樂籽吉他手兼主唱阿強飾)、貝斯手魔神仔(滅火器吉他手兼主唱楊大正飾)都被安排到他們不擅長或不熟悉的位置,甚至形象大於演奏功能的吉他手布蘭卡(舞陽飾)根本不是樂手。

這樣的安排很自然地呈現台灣樂團在地下開拓期的粗糙感,不用刻意去演,就能呈現出早期玩團聲音破破爛爛的感覺。

這群素人的整體演技,專業水準之高令人出乎意料,演員血液裡的搖滾基因隨著劇情自然律動,融入角色之中,因此對白、表情、動作絲毫沒有扭捏與做作,這要大大歸功導演帶戲的功力。

小四與魔神仔是「獨裁者」樂團的兩大支柱,也撐起了電影沉甸的重量。貝斯手魔神仔的角色,特別值得探討。搖滾的基本三件樂器(吉他、鼓、貝斯)裡,貝斯是最容易被忽略的部分,但它卻是樂團最不可或缺的成員,兼具旋律與節奏的功能,貝斯是串起樂曲的關鍵。

搖滾樂殺人事件_幕後花絮_海邊殺青照
Photo Credit:星泰娛樂
《搖滾樂殺人事件》海邊殺青

優秀的樂團裡,通常有一位具想法的貝斯手。所以魔神仔在樂團中扮演穩住全團重心的角色,正是搖滾思維的呈現。楊大正確實沒有辜負這個沉默、壓抑、視團員為家人,面對壓力與衝突時又必須忍辱負重的角色,其演出甚至超越專業演員的程度。

楊大正那場在錄音室的戲,當他說出:「當我們未來一無所有的時候,起碼、起碼留下一張專輯」的片刻,又或者當他被關在拘留室裡,獨自一人流露的的絕望與徬徨,觀眾實在很難不為之動容。也因為有了他的演出,做為專業演員的宋柏緯,才得以在主唱小四這個全片最瘋狂的角色上,盡情狂飆。

搖滾樂殺人事件_魔神仔與愛莉絲_3
Photo Credit:星泰娛樂
魔神仔與愛莉絲

而3位女性角色在電影裡則扮演了畫龍點睛的效果。愛莉絲(林辰唏飾)周旋在兩位男主角之間,其實是印證了一句帶有偏見卻也實在的搖滾樂老話:「女人是搖滾樂最大的殺手。」

而這部電影唯一缺憾之處,也在於她的角色層次紋理略顯單薄。不論從清純少女加入樂團大家庭成員的轉變、到同情小四的脆弱而投入其懷抱的心態,若有更多她的深入描繪,或許電影裡的重大轉折會令觀眾更有感。經紀人Lulu(李亦捷飾)的戲份雖然有限,但不熅不火的演出,在濃稠地化不開的三角情感中,提供給觀眾一個更為冷靜客觀的視角。

娃娃(姚愛寗飾)則是貫穿全片的敘事者,這個角色的情感累積是逐漸升溫而且隱而不現的,如果觀眾對她最後驚人的舉動感到訝異,不妨從頭回想,她是如何在拼揍真相的過程中,重新拾回父女在精神上的連繫,當她知道身世真相後情緒潰堤,這份她費盡千辛萬苦才找回的「家庭碎片」,卻被她的男友(歐陽倫飾) 當成可拿來行銷販賣的「產品」。

用「家庭」的概念去理解樂團,就能明白為何最愛的人總是傷你最深。

整部電影還有顆超大的彩蛋,就落在那位最令人厭惡的刑警。做為威權時代殘餘的代表,這個角色不可避免地被刻板化與庸俗化。但請注意這位演員的姓名:王啟贊。如果你對台灣影史經典《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還有印象的話,王啟贊年輕時在該片裡飾演的就是重要的男配角「小貓王」。而男主角張震在戲裡的名字「小四」——導演親口向我證實他並無連結與致敬《牯》片的念頭或安排,但巧合的是,這兩部同樣以「殺人事件」為片名的電影,最終指向的兇手,都不是動刀開槍的那個「人」,而是「時代」殺人。

搖滾樂殺人事件_小四迷幻狀態
Photo Credit:星泰娛樂
小四迷幻狀態

我們在電影裡看到的是屍體,但死掉的其實是搖滾精神——我寧願相信電影裡反射出的只是人入中年、回首過往的浪漫喟嘆。在後網路時代,我們已無須在各論壇討論區裡為「真/假搖滾」的定義戰個你死我活。

搖滾不是披在肩上、穿在腳上、戴在耳上,而是在你的呼吸裡、在你眨眼的瞬間、在你起床睡覺的每一天之中。管他是魯蛇、斜槓、厭世,就算青春不值錢,一旦你真的投入去做了,就像這部電影,那你起碼、起碼為自己留下了一些什麼,即使你日後一無所有。

Keep on rockin’!

責任編輯:游千慧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