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主教」首次出席世界主教會議,方濟各哽咽的背後「說不出的苦」

「中國主教」首次出席世界主教會議,方濟各哽咽的背後「說不出的苦」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中梵之間歷經數十年僵局,針對誰來領導中國大約1200萬名天主教徒僵持不下,雙方22日簽下協議,教宗認可北京政府任命的7名主教。

(中央社)9月底「中梵協議」簽署後,教宗方濟各今(4)日上午主持2018世界主教會議開幕式時,提到本屆首度有兩位中國主教出席,一度情緒激動,哽咽許久說不出話來。這也是「兩岸代表」首度在世界主教會議同台,備受關注。即便如此,協議簽署的背後,仍有許多說不出的苦及重要問題未解決。

許多義大利媒體以特寫轉播教宗這段情緒反應。紙媒《梵蒂岡內部通訊》形容,教宗方濟各(Pope Francis)聲音哽咽,激動地用顫抖聲音歡迎中國主教,電視羅馬報導《Rome Report》則直接以「教宗哭了」下標。

被譽為教宗知己的耶穌會期刊主編斯帕達洛(Antonio Spadaro),也立刻在個人臉書貼出與中國主教的自拍照(封面照片:斯帕達洛為左一,而中國主教團秘書長郭金才是左二、愛國教會副主席楊曉亭為左四),強調這是羅馬天主教的大喜事,中國教會終於與普世教會共融合一了。

中梵9月22日簽署協議後,中國首度放行兩位主教到梵蒂岡參加主教會議,教廷視為這是中方釋出的善意。不過中國派出的主教團秘書長郭金才與愛國教會副主席楊曉亭,都是官方組織幹部,引起輿論質疑。

台灣今年由嘉義教區主教鍾安住代表出席,這也是「兩岸代表」首度在世界主教會議同台,備受關注。

教宗致詞時,非常精確地稱呼郭金才、楊曉亭兩位主教是來自「中國」(Mainland China)。

教宗說,今天第一次有兩位來自中國的弟兄和我們同在,讓我們向他們表示熱烈歡迎。教宗哽咽停頓後繼續說,因為這兩位中國主教的出席,全體主教與伯多祿繼承人(指教宗)的共融,更加明顯可見了。

開幕式第一段信友禱詞也是以中文宣讀,內容祈求天父賜給教宗和主教們智慧與明辨,使他們用敞開的心懷尋找真理,在一切事上服從天主的意願。

本屆世界主教會議長達一個月,將於10月28日落幕,共有來自世界各地266位主教參加,會議中將討論有12億信徒的羅馬天主教教會中年輕人的角色。

「中梵協議」簽什麼?

教宗方濟各在9月25日首度證實簽署「中梵協議」,教宗將對中國主教有最終任命權。他表示,中國政府再也無法自行任命主教,中國主教最終必須由教宗決定。

教宗說,談判過程是進兩步退一步,中間可能好幾個月又斷了溝通,時機掌握在上帝手中。談到赦免7位中國非法主教,教宗說,每個個案都經過逐一檢討,這些中國非法主教的檔案逐一放在他的書桌上,最後是他簽字決定的;隨後的中梵協議草案也在書桌上,他跟參與談判的代表討論,並給予意見。

教宗表示,有愛國教會的主教寫信給他,也有地下教會的教友寫信給他,展現合一的信仰,他認為這就是上帝的意思。

中國2月實施極嚴苛的宗教事務條例,拆毀教堂十字架和聖像,禁止未成年者上教堂,引發外界質疑教廷為何此時與中國談判。外界也擔憂中國主教任命是由中國政府提名、官方宗教團體表決,再交由梵蒂岡核可任命,教宗可能淪為背書的橡皮圖章。

9月26日教宗又發表了長達11點的〈致中國天主教信友及普世教會〉文告,教宗再度強調,「聖座有意徹底做到屬於自己的部分」,中國信徒也要扮演好自己的角色,一起在教會選出良好的候選人,不要任命掌管宗教的官員,要任命合乎耶穌心意的真正牧者,為貧民和最弱小的人服務。

雖然決定重新接納7位中國官方任命主教,他同時要求這7人,「要用行為表達與教宗和全球普世的合一,即使在困難中也應該保持忠貞」。教宗也說,在主教任命問題上,協議只是工具,需要更新的是信徒的觀念和態度。

中國, 天主教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中梵協議簽署的背後「說不出的苦」

中梵簽署主教任命協議後,中國主教團與愛國教會(簡稱「一團一會」)9月23日就聯合發出聲明,強調繼續堅持「獨立自主自辦」原則。

中國國家宗教事務局網站9月23日也發布新聞稿,雖然開頭表達「一團一會」衷心擁護中梵簽署主教任命協議,但隨後嚴詞重申將以愛黨愛國為優先,以及與外國天主教會地位平等、互不隸屬的獨立立場。

中國一直以來對宗教活動進行廣泛鎮壓,包括搜索或剷平「非法」教會、騷擾信徒等。地下神職人員需要保護,大約20%的地下主教年紀超過90歲。

9月24日《紐約時報》一篇由普立茲獎得主張彥(Ian Johnson)撰寫的報導提到,對北京來說,這份協議與境內拆毀教堂與十字架的目的相同,都是加強控制信徒迅速成長的基督教。

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神學院長邢福增表示,北京認為過去管控太鬆,現在想要加強施壓。報導指出,北京認為,與教廷達成妥協,是朝消滅中國地下教會邁出的一步。因為教宗方濟各一旦承認中國官方教會所有主教和神職人員,數十年來拒絕服從中共領導的地下教會,恐就此失去存在的理由。

梵蒂岡一名消息人士表示,「中國對宗教自由的立場沒有改變」,但教廷目標是為天主教徒爭取「更多空間」,協議「不完全令人滿意」,但「這是我們目前僅能獲得的」。他預估雙方會在未來幾年內修訂協議。

協議當中沒有納入40名左右直接由教廷任命的主教,這些主教隸屬於地下教會,從來不曾得到中國共產黨政府的認可。梵蒂岡要求北京保護他們的權益,中國方面已經提出保證,他們不會被迫併入官方主導的中國天主教愛國會。

這名消息人士指出,目前為止,地下教會主教當中「2或3」名主教已獲北京政府接受,教宗的談判代表希望,12月之前讓北京政府認可另外12名主教。

此外,《路透社》報導,知悉協議內容的3名消息人士透露,目前還有約10餘名神職人員和主教遭中國拘禁,其中有些人年事已高,但他們所面臨的困境仍未獲解決,將留待梵蒂岡日後持續努力。

梵蒂岡一名高層消息人士指出,據信遭中國拘禁的確切神職人員人數至今仍不清楚。追蹤天主教會人員在中國現況的天主教神職人員和維權人士認為,部分遭拘押的教士恐怕已死於拘禁中。

香港天主教正義和平委員會6月曾發布聲明,除抗議中國4月決定繼續拘押天主教河北宣化教區助理主教崔泰外,還敦促北京釋放所有遭「不合理和非法拘押的神職人員」。保定教區正權主教蘇志民也遭拘押,現年已86歲的蘇志民自1997年10月被捕後就被拘禁,但外界對他的下落或狀況詳情毫無所悉。

熟知中梵協議的一名天主教神職人員表示:「實際情況就是這項協議只是一小步,非常小的一步⋯⋯針對多項尚未解決的議題,未來還有許多艱困的工作。」

長期研究中梵關係的美國新罕布什爾大學政治學副教授李道明(Lawrence C. Reardon)指出,教廷必須說服台港兩地抱持懷疑態度的天主教徒,「這是他們必須一直跳下去的舞,也是大中華區天主教會的和解」。

面對官方立場堅持無神論的中國,香港過去數十年來一直是天主教會極其重要的灘頭堡。這份協議令許多中國天主教徒吃驚,天主教香港教區榮休主教陳日君等人更嚴詞抨擊,警告外界不能相信中共。

香港天主教週報《公教報》報導,天主教香港教區主教楊鳴章對外表示自己還不清楚中梵協議內容,「臨時協議無法阻止打壓,無法阻止教堂遭拆除,18歲以下的年輕人也仍無法上教堂。這些事都需要時間解決。」

新聞來源: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