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媳婦的辭職信》:你跟那位大哥比跟我還像夫妻

《媳婦的辭職信》:你跟那位大哥比跟我還像夫妻
Credit: Reuters / TPG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 上班真的很痛苦」、「 職場生活好像在打仗」、「 我作為一家之主已經這樣犧牲了, 為什麼那點小事妳就不能忍耐呢」 等等。這些話, 其實是他在為自己能隨心所欲生活, 且完全不關心在家裡的我而找的藉口。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金英朱

有名無實的婚姻生活

婚後,先生把我放在媳婦的位置後,自己就好像完全退出似的總是不在場。他完全不做家務事。離開娘家來到這裡生活的我,好像獨自被關在名為「公婆家」的巨大島嶼上。公婆家距離娘家很遠,我連一個可以訴苦的對象都沒有。在公婆家,先生本該是唯一能支持我的人……。

我每天盯著時鐘,等待先生下班,以為跟先生訴苦,得到他的安慰後,心中的鬱悶就可以減少。我之所以能熬過一整天,期盼的是先生回來能安撫辛苦的我。之所以能撐過一整週,希望的是假日可以跟先生享受兩人世界。

但是先生在婚後一週,就說為了健康要加入了晨間足球社。於是,我變成了「週日寡婦」。不久之後,先生又說為了學習英文,下班後要去補習班,每天都很晚回來。

先生總是不在我身邊。我們沒有一起外出過,他也從來不曾好好聽我說話。我的期盼和希望完全破滅後,心中只剩下憤怒。婚前,母親知道先生是大家族的長男,就極力反對我結婚。當時,讓我下定決心還是要結婚的,是先生的一句話:

「有我在,不會有任何問題。不管有什麼困難,我都會承擔!」

當時,這句話讓我覺得先生相當可靠。我就這樣因為相信先生的一句話,跟著他走進了公婆家,等我走出來時,已整整過了23年。

先生希望我可以扮演「好妻子、好媳婦」的角色。只要我一跟他說自己內心的痛苦,他就會開始說起自己的工作是多麼辛苦和艱難。

「上班真的很痛苦」、「職場生活好像在打仗」、「我作為一家之主已經這樣犧牲了,為什麼那點小事妳就不能忍耐呢」等等。

這些話,其實是他在為自己能隨心所欲生活,且完全不關心在家裡的我而找的藉口。

「我如果沒有參加足球社,(因為壓力)都不知道會變成怎樣了。」

先生每個星期日都會出門參加足球社活動,他認為那是為了健康一定要做的重要活動。就像瘋狂的信徒般,不管發生什麼事情,都絕對不能不參加。當然,運動之後的聚餐,也很自然的要全程參與。

結婚3週年的紀念日,我們安排了去濟州島兩天一夜旅行。我每天數著日子,等待旅行的到來。那時候兒子還小,還要事先請公婆幫忙帶。我真的非常期待婚後第一次兩個人的旅行。但是我們的旅行時間卻是,星期六凌晨6點從首爾出發,星期日凌晨6點就得搭飛機回來。原因是先生要參加「晨間足球社」。到濟州島旅行只安排兩天一夜時間本來就不夠,而且也不是能常常搭飛機去。於是,我哀求先生這次先不去社團可以嗎,但他居然完全沒考慮就拒絕了我。

先生本來只有在星期日跟足球社員碰面,慢慢的變成連星期六也和他們在一起,一起打撞球,甚至喝酒。每當我對此表示不滿的時候,他總是拿「需要消除累積了一週的工作壓力」來敷衍我。就這樣,我的先生連星期六也被晨間足球社搶走了。慢慢的,星期五下班當他回到家,快速停好車後,就又出門了。我的「週末寡婦」時間,提早到從星期五就開始。即使是平日下班,或是休假日難得在家,他也說為了舒緩上班的疲累,只是躺在沙發上看電視。我雖然有先生,卻過著沒有先生的生活。

每當我表示不滿的時候,先生就會拿工作壓力當藉口,理直氣壯的反覆強調這是沒辦法的事情。於是,先生的週末時間變成我無法碰觸的話題。偶爾會因為我的請求勉強一起去旅行,但對他來說,陪我一起出門已經是給我恩德了,所以從出發到回來,所有的事我得一手包辦。出門前,我要忙著打包行李,又要照顧小孩,若先生已經準備好,就會用質問的眼神看著我,責備我為什麼還沒準備好。

除了晨間足球社搶走了我先生之外,我還有一個長久以來說不出的痛苦。

我跟先生雖然是夫婦,但他不是陪在我身邊,總是待在別人那裡。那是先生在晨間足球社認識的大哥,他們無話不談。從星期五晚上到星期日,先生全都和那位大哥在一起。當時,大哥被公司裁員,很長一段時間都找不到工作。

先生經常陪他喝酒,好幾次都喝醉了才回家。他說看到大哥辛苦的樣子自己很心疼,不管怎樣,都希望自己可以成為大哥的力量。不論是誰來看,先生跟那位大哥的關係已經超過朋友間的關懷。甚至連那位大哥的妻子也說,兩個人根本就是沒有睡在一起的夫妻。

有一次,先生喝得爛醉才回到家,對我感嘆的說,他看到大哥辛苦的樣子,心如刀割。說完,竟然在我面前流下了眼淚。被先生冷落的我,此時更顯得倍加淒慘。我看著他,整個心全碎了,眼淚再也止不住。我好想在先生面前死去。

他把心思放在那位大哥身上的時候,是否曾想過被他長期冷落的我。他對那位大哥的關心的十分之一,不,就連百分之一也好,是否曾給過自己的妻子,是否曾為在公婆家一個人流淚的妻子心疼過。

隔天,我對酒醒了的先生說:

「你跟那位大哥比跟我還像夫妻。你要跟我過日子,還是跟那位大哥過,你選一個。我實在再也忍不下去了。」

先生認為我是在無理取鬧而拒絕回應。之後,他跟那位大哥的關係又維繫了好幾年才結束。結束的理由是大哥覺得先生不理解他,因而內心受傷了……。

對我來說,這段就像外遇的關係整整維持了10年以上。

每個週末,我都必須一個人過,真的非常痛苦。特別是春天和秋天,每當週末好天氣時,我更是倍感寂寞。而先生依舊自顧自的獨自外出。

某個秋天的週六早晨,看到耀眼的陽光灑滿陽台,我突然感到悲傷。那天先生睡得很晚,吃完早餐後,就說要出門。像這樣美好的天氣,我真的想跟他一起過。並不是特別要做什麼或去哪裡。只是,想跟他在一起而已。於是,我問他今天可不可以不要出去,一起待在家裡好嗎?他一口就回絕我了。

鄰居家的先生會陪小孩玩,會跟家人一起去旅行、看電影、買東西……。

這些都是家庭間平凡的生活。可是,為什麼在我們家卻無法擁有那樣的週末日常呢?

我當然也想過,即使沒有先生的陪同,我也可以獨自出門度過寂寞的週末。可是,當時孩子們還很小,我也不方便出門。等孩子們較大了,我就獨自帶著兩個小孩到處爬山。去爬山的時候,我最羨慕看到全家人一起出來,特別是看到爸爸把小孩背在肩上的畫面。我也有先生,小孩也有爸爸,為什麼我們全家人不能一起出來爬山。每次我都會因為這樣而傷心。

有一次,聽到比較親近的鄰居這樣說我:

「我還以為某某媽媽是沒有老公,一個人養小孩的單親媽媽呢!因為每個週末,只看到她一個人帶小孩出門……。」

小孩一下子就長大了,也不想跟媽媽出門了。於是,我就開始一個人去爬山。慢慢的,我也習慣了一個人,不管去哪裡、爬哪座山都覺得很愉快。所以,每個週末我都去爬山。

某個晚秋的日子。楓葉實在太美,我邊賞楓邊慢慢的往山上爬。楓葉一路蔓延到山峰,那天我貪心的整整爬了6、7個小時。雖然身體非常累,但是內心卻感到十分滿足和愉快。

讓雙腿稍微休息之後,我慢慢往山下走。爬上來的時候還沒有注意到,下山時才發現身邊全是情侶、夫妻和家庭。走在我前面的是一對中年夫婦,兩個人手牽著手,和睦的邊輕聲聊天邊走下山。當我發現自己正羨慕著他們時,突然意識到自己的孤單。我以為我早已習慣,但此時此刻我的腳步卻越來越沉重,整個人顯得淒涼不堪。午後的一陣涼風突然吹來,眼淚就這樣流了下來。

當全身被冷空氣包圍時,似乎連孤寂都沁入了骨髓。我真的非常寂寞。身旁沒有人的空虛感,從皮膚擴展出去的瞬間,眼淚再也止不住。

「為什麼我的先生不在身邊?我的先生在哪裡?」

密密麻麻的落葉掉滿地,每走一步就會發出沙沙的聲音,我的眼淚止不住。我喜歡爬山,我明明已經堅強的一個人爬了很多年的山。但其實我一直在欺騙自己,我不寂寞。我竭盡全力支撐住的大壩,就在那天一下子崩塌了。

就在那個美麗的秋天,我每週的爬山習慣就此停止了。因為我再也不想一個人去爬山了。

相關書摘 ►《媳婦的辭職信》:讓我下決心離婚的兩個關鍵事件

書籍介紹

《媳婦的辭職信:在婚姻裡我選擇不當媳婦,勇敢抛下婆家束縛後,奇蹟竟一一出現》,采實文化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金英朱
譯者:劉小妮

作者金英朱是大家族的長媳,也是兩個小孩的媽媽。她和丈夫婚前十分相愛,以為和自己愛的人結婚,就能開始過幸福的人生。婚後英朱與公婆同住,公婆雖好,但同住的沉重壓力,讓她不敢表達心中的想法,經常得勉強自己去配合公婆的生活。時間久了,她只得把自己的感受埋在心底最深處,以為只要自己配合,公婆開心、老公開心,她就能越來越幸福?但是,婚後的日子,她與先生的距離卻越來越遠,有了孩子之後,和公婆之間也因為孩子的教養問題,心裡累積著許多委曲。

原本以為婚姻會是幸福的,但她卻越來越不快樂,所愛的丈夫也似乎變成了陌生人,該是幸福的婚姻卻往不幸的地方加速前去。

她不希望女兒看著她的背影長大,過著與她相同的人生。於是在中秋節前夕,她決心對公婆提出辭職,不再當媳婦了!

對公婆提出辭職後,原以為公婆會大怒,想不到他們平靜的接受了,相反的,大力反對的竟是自己的母親?於是,她開始思考自己的問題和婚姻的困境。

這不是一本咒罵公婆的媳婦日記,金英朱說她的公婆人很好,但她依舊覺得痛苦。更別說是嫁入家庭更加傳統的女性,會有多麼辛苦。而讓人痛苦的傳統包袱大多是從小到大束縛住女性的觀念,有時我們並不輕易發現,但卻已不合時宜,更可怕的是它已傷害到婚姻。

為什麼相愛的兩個人,結婚後卻不再相愛?為什麼婚後努力扮演好媳婦、好太太、好媽媽,卻感受不到幸福?為什麼該支持自己的丈夫,卻總是要我忍耐?

作者透過自身的經驗反思這些問題,經過了數年的時間,察覺內在的問題,培養自己的力量,放下不知不覺從小就背負在她身上的女性束縛。原本以為會以離婚收場的悲慘人生,竟大逆轉。於是,人生的奇蹟,在她的下半場一一出現……

立體書封(大)
Photo Credit:采實文化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