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誤解的台灣古地圖》:一窺歐洲古地圖中〈臺灣創世紀〉的混沌亂象

《被誤解的台灣古地圖》:一窺歐洲古地圖中〈臺灣創世紀〉的混沌亂象
Photo Credit: 野人出版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奇怪的是,從1560~1630年代的70年間,當臺灣周邊地區隨著時間推演,輪廓日漸完善時,惟獨臺灣島的輪廓非但沒有明顯的進步,反而出現三島式如此脫離現實的樣貌。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陸傳傑

前言:一窺歐洲古地圖中〈臺灣創世紀〉的混沌亂象

福爾摩沙是臺灣的另一個通稱,荷蘭時代Formosa是臺灣的正式名稱。關於「福爾摩沙」的起源,在臺灣即使是小學生都能朗朗上口。這是一個美麗的傳說,臺灣島上的人們大都深信不疑,甚至還有人以為Formosa是臺灣專屬的地名,世上獨一無二。我的老友,已故攝影家李文吉,就是這麼想的。

1980年代,李文吉曾接受某雜誌社委託,深入菲律賓群島採訪數月之久。回臺之後,他告訴我,當他向菲律賓朋友自我介紹他來自Formosa時,菲律賓朋友竟然回他:「我們菲律賓也有好幾個Formosa。」李文吉聞之愕然,無言以對。剛開始李文吉還以為這位朋友和他開玩笑,後來陸陸續續又聽到其他菲律賓人也有類似的說法。

李文吉說,當年葡萄牙人大概是海上航行太久了,一看到島嶼就狂喊「Formosa!Formosa!」他估計從印尼到菲律賓,叫Formosa的島嶼超過一百個。李文吉生性詼諧,一百多個Formosa大概是戲謔之言,當不了真,但我想真如菲律賓人所言,應該總有幾個吧?東印度地區曾是葡萄牙的勢力範圍,出現幾個Formosa應該不令人意外。

古地圖比一般文字資料具有更高的參考價值

因為對地名學的興趣,長期以來,「臺灣」、「Formosa」之名的起源一直為我所關注。聽了李文吉的說法,我當真在東南亞地圖上認真地尋找叫Formosa的島嶼,結果一無所獲。地理學大師陳正祥說,全世界叫Formosa的地方至少有六處,其中一處是阿根廷的一個內陸省分;巴西叫Formosa的地方也在內陸;英國泰晤士河上也有一個小島叫Formosa。這是當時關於Formosa我僅有的、也極為貧乏的知識。

在探討地名學時,我發覺古地圖提供的線索通常比一般文字資料具有更高的參考價值。地圖以實用為目的,地圖繪製的成本比撰寫文字資料要高很多,所以地圖的隨意性或造假的可能性相對也較低。一般的文字資料撰寫動機多元,隨意性和造假的成本低,所以在判斷可信度時要十分小心。這也是為什麼在所有文獻資料中,古地圖的價值通常高於單純的文字資料。當然任何地圖都有它的局限性,錯漏難免。說地圖參考價值高於單純的文字資料也只是相對而言,並非一概而論。

我曾認為荷蘭占領臺灣之前的歐洲古地圖,應該有探討Formosa地名起源的重要線索。可是那個年代,學界對歐洲古地圖的認識還十分有限,甚至可以說是忽視,臺灣的歐洲原版古地圖十分稀有,難得親眼目睹。一般學術著作上即使有這方面的附圖,也多半是從國外出版品上翻拍下來,結果當然是慘不忍睹,常是模糊一片根本看不出細節,完全無從參考。

當時我還不曉得曹永和早在1962年就已經發表了〈歐洲古地圖上之臺灣〉一文,只知道曹永和與李文吉是姻親,李文吉曾在《人間雜誌》上發表過曹永和的專訪。所以關於Formosa之名的探索,我只能到此為止,無法再進一步了。直到1989年歲末,IBM臺灣分公司發行了一份關於臺灣古地圖的月曆,才有了轉機。

當年IBM發行的臺灣古地圖月曆是超級搶手的公關贈品,真是有錢難買。月曆內容是16~18世紀初歐洲國家繪製的亞洲古地圖,其中幾張是以臺灣、澎湖為主題的單幅地圖。這些古地圖雖然以月曆的形式印製,但印刷水準不亞於一般的單張地圖,整本月曆甚至可以算得上是一本大開本的地圖集。跨國企業的作風真是氣勢非凡。

這份月曆在年前發送時,學界圈早已傳得沸沸揚揚。學者爭相走告,務必拿到一份。因為月曆中的部分地圖在臺灣還不曾出版,有的甚至連學者也未必看過。當時我還在《大地地理雜誌》服務,既是媒體,跟學術機構也能沾點邊,風聞IBM的大手筆,於是動用了一些關係,總算得到一份,欣喜之餘,迫不及待地欣賞起來。沒想到頭一張,月曆封面上的《亞洲新圖》(Asia Noviter Delineata),就把我給矇住了。

到底是福爾摩沙?是小琉球?還是兩者皆是?

《亞洲新圖》是1630年發行於阿姆斯特丹,彩色印刷,由著名的地圖出版世家布勞(Willem Janszoon Blaeu)出版的。此圖非洲、阿拉伯半島、南亞印度、中南半島以及東南亞部分,經過百餘年的實測,已經有模有樣,唯獨東亞地區的海岸線,好像被拍扁了一樣,不但輪廓嚴重失真,臺灣居然還被畫成三節、類似脊椎骨組成的列島。更令人不解的是,北島的標示為Formosa,中島Lequeo pequeno,南島Lequeo minor。為什麼福爾摩沙和小琉球並列?而且三個島中竟然有兩個叫小琉球?

09圖_前言圖1
Photo Credit: 野人出版提供

圖1:《亞洲新圖》Asia Noiter Delineata, 1638年。此圖中的東亞海岸線像是被拍扁了一樣,不但輪廓嚴重失真,臺灣居然還被畫成三節、類似脊椎骨組成的列島。很難相信這是經過實測的作品,但若是沒有經過實測,為何會標示北回歸線通過臺灣呢?實在很矛盾。

Lequeo pequeno、Lequeo minor都是「小琉球」的意思,只是用字不同罷了。根據中國方面的史料,明中葉以後,官方與民間刊行的輿圖把臺灣島標示為「小琉球」,《亞洲新圖》上標示的Lequeo pequeno、Lequeo minor應該是來至中國方面的地理信息。

1987年解除戒嚴令之前,官方或一般學界在談臺灣早期歷史時,幾乎全都像流水帳一樣,將中國歷代史書上,和臺灣相關的古地名,「東鯷」、「夷洲」、「流求」、「小琉球」之類的,像通關密語一樣念上一回。當時已有學者希望運用西方的史料,探討臺灣早期的歷史;這也是這份月曆引起學界重視的原因之一。但這份得來不易的月曆,不但沒為我帶來新的視野,反而帶來新的問題,而且問題還沒有就此打住。

再翻到七月,是歐提留斯(Abraham Ortelius)出版的《中國區域新圖》(Chinae olim Sinarrum Regionis, Nova Descriptio),臺灣島畫得也很離奇,福爾摩沙島(Ins. Fermosa)的南面,居然還有一個大小相當,標示為Lequeio parua 的島嶼。Lequeio parua島和上一圖中的Lequeo pequeno島拼法類似,也是「小琉球」的意思。三個島變成兩個島,真是太不可思議了。

10圖_前言圖2
Photo Credit: 野人出版提供

圖2:《中國區域新圖》Chinae olim Sinarrum Regionis, Noa Descriptio, 1595年。臺灣島又變成兩島式了,而且福爾摩沙島(Ins. Fermosa)的南面,居然還有一個大小相當的島嶼Lequeio parua,即「小琉球」。

這兩張地圖的繪製年代應該不會相差50年,為什麼會有這麼大的差別呢?難道17世紀初之前,荷蘭人、葡萄牙人都沒實測過臺灣島?如果沒實測過,他們又根據什麼樣的地理信息繪製臺灣島?不論Lequeo pequeno還是Formosa,指的都是臺灣島,為何要將兩個名稱並列,來個「中西合璧」?甚至還重複兩個小琉球?

歐洲古地圖都經過實測繪製的?

轉眼之間,我從獲圖的喜悅,一下子墮入疑惑不解的深淵。當時我完全沒有能力提出解釋,甚至也不知道尋求解答的途徑與方法。IBM臺灣古地圖月曆發行不久之後,我在一份學術刊物上看到一篇關於布勞《亞洲新圖》的文章,作者說臺灣之所以被畫成由三個島嶼組成的列島,可能是因為當時的西方海員經過臺灣海峽眺望臺灣本島時,將寬闊的河口誤以為是海峽。這個說法令我十分訝異,他難道不覺得Lequeo pequeno、Formosa、Lequeo minor同時出現在臺灣島上很奇怪嗎?我想他很可能不知道Lequeopequeno就是中國輿圖上的「小琉球」。把河口看成海峽,我覺得這種說法和小學生「看圖說故事」的邏輯差不多。然而現在臺灣相信這個說法的人還不少。

把河口看成海峽的說法源於伊能嘉矩。伊能嘉矩在其著作《臺灣文化志》上曾引用了一幅1596年林蘇荷頓(Jan Huygen van Linschoten)出版的《中國領土及海岸線精確海圖》(Exacta et Accurata Delineatio cum Orarum Maritimarum tum Etjam Locorum Terrestrium quae in Regionibus China)。圖中臺灣也被畫成由三個方形島嶼組成,北島是I. Formosa,中島、南島為Lequeo pequeno。伊能嘉矩說林蘇荷頓之所以這麼畫,是因為他經過臺灣海峽時,「據其實地勘查繪製成此圖云,竟將全島北方三分中位之巨大河口,誤認為海岸線,而將南方一島命名Lequeo pequeno者。……」

11圖_前言圖3
Photo Credit: 野人出版提供

圖3:《中國領土及海岸線精確海圖》Exacta et Accurata Delineatio cum Orarum Maritimarum tum Etjam Locorum Terrestrium quae in Regionibus China, 1596年。這幅圖是法蘭德斯派「山寨」葡萄牙的地圖中,相對較好的。曹永和認為,與其說林蘇荷頓畫出三島式的臺灣,是因為誤把河口看作是海峽;不如說是因為他沒有實測過臺灣,而是將多方地理信息拼湊在一起的結果。

伊能雖然清楚圖中Lequeo pequeno指的是「小琉球」,也知道這個名稱是源於中國方面,但奇怪的是,他並不覺得林蘇荷頓將北島稱為Formosa,中島、南島合稱為Lequeo pequeno有什麼不妥。我不知道伊能究竟根據何種資料,那麼篤定地認為此圖是林蘇荷頓經過「實地勘查繪製」的。其實直到現在,還是有很多人,甚至學者,一看到歐洲人繪製的古地圖,便不假思索地認為是經過「實地勘查繪製」的,當時我也是這麼想,我想這就是問題所在。

其實《中國領土及海岸線精確海圖》並非林蘇荷頓「實地勘查繪製」的,而是因為他曾擔任印度果阿大主教的祕書多年,趁職務之便,遍覽了葡萄牙東印度總部關於亞洲地區的機密圖檔後而摹繪的。這些都是我研讀了曹永和的〈歐洲古地圖上之臺灣〉之後,才逐漸了解的。

曹永和在〈歐洲古地圖上之臺灣〉上提到:「舊說對林蘇荷頓的三島圖,認為係由於在海上看到很大的河口,誤認臺灣是三個島。……這種說法似有問題。這很可能是當初葡萄牙的航海記有些是根據得自中國人的見聞,記著小琉球,有些是把他們自己望見而所命名的美麗島(Ilha Formosa)記錄下來,……有的僅註名小琉球,有的只記Fermosa島,有的認為小琉球和Fermosa為另外的島嶼,於是遂有小琉球在南,Fermosa島在北的描法……,後來布朗休斯根據拉素和杜拉多的地圖……把臺灣繪為南島是小琉球,北島則是Fermosa的三島型圖後,由於林蘇荷頓的水路志頗受歡迎和重視,遂使這種三島型的地圖更流行於全歐了。」

12圖_前言圖4
Photo Credit: 野人出版提供

圖4:《羅伯.歐蒙世界圖》World Map of Lopo Homem, 1554年。這是西方地圖中首次將臺灣畫成一座島,但不知為何,在歐蒙之後的繪圖師卻都沒有沿用他的畫法。

顯然曹永和並不認同伊能嘉矩的說法。曹永和認為17世紀之前,葡萄牙人繪製的地圖是當時較先進的,而荷蘭法蘭德斯派繪圖師所出版的地圖幾乎全是「山寨」自葡萄牙的。有些山寨得不錯,例如林蘇荷頓的《中國領土及海岸線精確海圖》,但有些就大有問題了。曹永和認為林蘇荷頓的《中國領土及海岸線精確海圖》受到布朗休斯(Petrus Plancius)的影響,這個說法似乎有問題,稍後再作說明,先談談關於三島式的現象。

〈歐洲古地圖上之臺灣〉一文沒提到1630年布勞出版的《亞洲新圖》,此圖中臺灣以三島三名的形式出現,可說是山寨地圖中的「極品」。國內刊物介紹歐洲古地圖中的臺灣時,布勞的《亞洲新圖》是經常出現的例子。有些學者將Lequeo pequeno翻譯為「小琉球」,卻把Lequio minor翻成「小小琉球」,或「微小琉球」,那就真不知從何說起了。

近幾年荷蘭時代的臺灣史成為顯學,不少公私機構主辦的相關展覽中,法蘭德斯派出版的東印度海圖或是中國地圖成了展覽會場上亮眼的展品,有些博物館也跟著收藏這方面的古地圖,以致臺灣有些文化人,甚至學者誤認法蘭德斯派的地圖是當時歐洲最先進的亞洲地圖。

這說明了我們雖然已經開始重視從歐洲古地圖的角度探索臺灣早期的歷史,但事實上這些古地圖卻常常淪為學術上,甚至政治意識型態上的裝飾品,我們並沒有好好剖析這些古地圖所承載的歷史地理信息。以致臺灣學術界關於歐洲古地圖的研究領域,至今還沒出現比曹永和半個世紀前撰寫的〈歐洲古地圖上之臺灣〉更有見地的著作。

引用歐洲古地圖只是為了異國情調?

17世紀之前,荷蘭法蘭德斯派的地圖出版商「山寨」葡萄牙人的一手地理資訊,這是無庸置疑的歷史事實。那麼被「山寨」的葡萄牙人在繪製東印度海圖、東亞地圖時,是否真的都經過實地測量呢?曹永和在〈歐洲古地圖上之臺灣〉沒有正面說明這個問題,他在談到臺灣被葡萄牙人畫成雙島式、三島式時提到:「……葡萄牙的本國製圖家從這些不同來源的資料,據他們技術上的想像,妥為安排……。」

這句話的意思分明是葡萄牙人在繪製雙島式或三島式的臺灣時,並不是根據實地測量繪製的,而是根據「不同來源的資料」而想像出來的。如果真的實際測量過當然不可能犯下如此拙劣的錯誤。因為有河口的島嶼太多了,不可能一看到河口就誤認為海峽。這種「看圖說故事」的理解方式,太幼稚了。說白了,曹永和認為三島式、雙島式的畫法都是「想像畫」,不是實測繪製,只是他的說法比較婉轉罷了。但是這又該如何解釋北回歸線穿過三島式的臺灣呢?如果沒有經過一定的天文測量,北回歸線應該無法靠想像標示在臺灣島上。可見這不是一個容易回答的問題。

13圖_前言圖5
Photo Credit: 野人出版提供

圖5:《世界圖》Orbis terrarum typus,1594年。這幅圖的東亞部分,除了臺灣之外,對歐洲地圖出版界的影響力幾乎持續了整個17世紀,直到1720年代之後,歐洲地圖中關於中國的畫法才被《皇輿全覽圖》取代。

曹永和在〈歐洲古地圖上之臺灣〉中,對各種葡萄牙地圖中的臺灣島做類型分析的同時,也對周邊地區如中國大陸、菲律賓群島、日本列島做了詳細的描述。

奇怪的是,從1560~1630年代的70年間,當臺灣周邊地區隨著時間推演,輪廓日漸完善時,惟獨臺灣島的輪廓非但沒有明顯的進步,反而出現三島式如此脫離現實的樣貌。曹永和沒有嘗試解答問題發生的原因,似乎也沒有意識到這個問題的獨特性。

早在1554年,葡萄牙著名的繪圖師羅伯.歐蒙(Lopo Homen)便將臺灣描繪為單一大島,島名為Fremosa(應為Fermosa之誤),而當時的日本和菲律賓群島在歐蒙的圖中都還不成形。可是在後來的6、70年間,日本列島與菲律賓群島從無到有,從局部到完整,完全可以說明葡萄牙製圖大師實事求是的精神。但為何1554年之後,葡萄牙的製圖大師們卻開始靠「想像」來繪製臺灣島呢?

這個問題不但曹永和沒有深究,半個世紀以來臺灣的學界也沒人深究。似乎當時歐洲地圖對臺灣奇特的詮釋,和《創世紀》中所描述的渾沌一樣,是再自然不過的現象,沒什麼好奇怪的,也沒有什麼需要進一步探討的。由此看來,近年臺灣頻繁地引用這些歐洲古地圖,很大的成分是基於「異國情調」的趣味使然,並沒有太多的研究意圖。

布朗休斯的1594年《世界圖》或許有助於釐清問題

探討16世紀下半葉臺灣在歐洲古地圖中的面貌,葡萄牙人繪製的東亞海圖無疑是最重要的線索之一。但是以目前我們所能掌握的葡萄牙地圖,卻出現極其怪異的三島、雙島類型,和周遭逐漸明朗的地理信息十分不相襯。

這說明了葡萄牙人在臺灣地理信息的取得上,不太可能是依靠自身的測繪能力,應該是得自其他的信息來源。曹永和在這方面的說法,除了「得自中國人的見聞」之外,並沒有更多敘述。經過長期的古地圖比對,我發覺以法蘭德斯派的著名繪圖師布朗休斯於1594年繪製的半球形世界地圖切入,或許有助於釐清這個問題。

曹永和認為布朗休斯是17世紀之前,荷蘭最重要的地圖繪圖師。布朗休斯1590年以麥卡托的《世界圖》為藍本,繪製了半球形世界地圖。此圖中包括菲律賓在內的東亞地區還是十分粗略,臺灣也還是雙島式的畫法。四年之後,布朗休斯重繪的半球形世界地圖進步神速,不但菲律賓群島十分完整,日本也擺脫了葡萄牙人「烏蠋蟲」形的傳統畫法,較接近實際的圖形,連朝鮮半島、遼東半島、山東半島也都有了一定的輪廓,惟獨臺灣島還是模仿葡萄牙人三島式的畫法。

14圖_前言圖6
Photo Credit: 野人出版提供

圖6:《1660年新阿姆斯特丹城堡規劃紅皮書》Redra of the Castello Plan New Amsterdam in 1660。荷蘭西印度公司占領紐約曼哈頓島(當時稱新阿姆斯特丹),時間與東印度公司占領臺灣差不多,城堡的形制、規模也很類似。但熱蘭遮城有些獨特之處,是荷蘭其他殖民地城堡不曾出現過的。

問題是布朗休斯1594年半球形世界地圖中的東亞部分,除了菲律賓、臺灣是摹自拉素(Bartholomeu Lasso)等葡萄牙人繪製的地圖外,中國、日本、朝鮮等最新的地理信息究竟是從何處取得?

布朗休斯為了繪製最新的世界地圖,曾花費巨資購買了當時世界最先進、由拉素所繪1590年版的24幅地圖作為參考。拉素地圖集中的東亞部分,除了菲律賓之外,其他部分和法蘭德斯派「山寨版」的地圖也沒多大差別。所以布朗休斯1594年的半球形世界地圖中,中國、日本、朝鮮最先進的地理信息,應該都不是拉素地圖集所能提供的。其實,完整的菲律賓群島也不是葡萄牙人測繪的,而是得自於西班牙人。當時葡、西兩國合併,共享了彼此的地理信息。更重要的是,此時葡萄牙人原本在地圖繪製上的優勢,開始逐步被荷蘭人所取代。如果再比對著名的1596 年林蘇荷頓的《中國領土及海岸線精確海圖》,更可以說明問題所在。

林蘇荷頓的《中國領土及海岸線精確海圖》中,除了三島式的臺灣和完整的菲律賓外,中國海岸最突出的特徵是「寧波角」,而長江以北的海岸線全無蹤影,朝鮮像是長江口外的瓜子形大海島,日本則是延用葡萄牙人傳統的「烏蠋蟲」畫法。此圖和布朗休斯1594年半球形世界地圖中的東亞部分完全是兩回事。曹永和說林蘇荷頓的《中國領土及海岸線精確海圖》可能得到布朗休斯的協助,這個說法恐非事實。

林蘇荷頓的《中國領土及海岸線精確海圖》真正能說明的,是此圖為葡萄牙人「終極版」的東亞海圖。因為林蘇荷頓在葡萄牙東印度總部果阿擔任大主教祕書多年,閱盡了葡萄牙關於東印度地區的機密圖檔,才得以繪製《中國領土及海岸線精確海圖》。此圖和布朗休斯1594年半球形世界地圖中的東亞部分相比,更加證明布朗休斯有異於葡萄牙之外的地理信息來源。

曹永和說布朗休斯是17世紀之前,荷蘭最重要的地圖繪圖師,可能還小看了布朗休斯的影響力。事實上,布朗休斯1594年半球形世界地圖中的東亞部分,除了臺灣之外,對歐洲地圖出版界的影響力幾乎持續了整個17世紀,直到1720年代之後,歐洲地圖中關於中國的畫法才被《皇輿全覽圖》取代。

15圖_前言圖7
Photo Credit: 野人出版提供

圖7:《大員鳥瞰圖摹本》TAIOAN, 1644年。從這張圖可以看出熱蘭遮城最明顯的不同之處,在於主城之外又蓋了附城,將東印度公司的倉庫、職工宿舍、大員長官官邸全圍了起來,甚至與大員市街分開,彷彿大員的中國人比海上來的敵人更讓他們忌憚。

整個17世紀歐洲出版的地圖,除了臺灣因荷蘭占領,經過實測之後做了修正,還有朝鮮半島也有所修正之外,東亞其餘地區和布朗休斯1594年的半球形世界地圖差別並不大。那麼布朗休斯東亞全新的地理信息究竟從何而來?

這個問題曹永和沒有留下答案。經過多年的比對、思索,我發覺17世紀前後,和布朗休斯1594年的半球形世界地圖最接近的世界地圖,應該是1602年李之藻出版發行的《坤輿萬國全圖》。兩者相差不足10年,而利瑪竇完成此圖的時間應該是在1601年之前,如此一來,兩者相差的時間就更短了。

布朗休斯1594年的半球形世界地圖中,日本列島還沒有北海道。《坤輿萬國全圖》看似乎有北海道,但地名卻標示為北陸道、加賀、能登、佐渡、越中後,可見類似北海道的島嶼,應該是本州西部的海島。所以《坤輿萬國全圖》和布朗休斯的圖一樣,都沒有北海道。臺灣部分兩者類似,都是三島式,可見兩者東亞部分的信息來源似乎有所關聯。

目前學者相信《坤輿萬國全圖》中,中國、日本、朝鮮的部分,利瑪竇應該是摹繪自中國舊有的圖檔,而非歐洲地圖。那麼布朗休斯1594年的半球形世界地圖的東亞部分也是源於中國嗎?目前還沒有明確的答案,可以確定的是,當時歐洲地圖東亞部分沒有相似的例子。當然也不可能是布朗休斯自己實地測繪的,所以最大的可能性還是來自中國,問題是布朗休斯從什麼途徑獲得呢?

如果歐洲古地圖已經無力解答的話,我想應該盡早展開「中國古地圖中的臺灣」這個課題的研究,或許可以找到答案。本書除了引用歐洲古地圖之外,也嘗試以中國清代之前的古地圖來釐清這個問題。

熱蘭遮城是荷蘭殖民城堡中的特殊個案?

荷蘭時代的臺灣古地圖是曹永和〈歐洲古地圖上之臺灣〉中的另一個研究重點。其中熱蘭遮城相關的地圖占了相當的比例。熱蘭遮城是臺灣本島最古老的城堡,所以一直是我關注的焦點。

一次偶然的機會,我發現荷蘭西印度公司占領紐約曼哈頓島的時間與荷蘭東印度公司占領臺南安平的時間差不多,而且兩地同樣流傳荷蘭人向原住民買一張牛皮大小土地的傳說。於是我特別找出曼哈頓(那時還叫新阿姆斯特丹〔New Amsterdam〕)荷蘭時代的地圖和大員的熱蘭遮城相互比對。

結果發現不但新阿姆斯特丹城堡和熱蘭遮城最原始的樣貌幾乎完全一樣,連荷蘭人在曼哈頓上的市街布局也差不多。剛開始我以為只是偶然的巧合,後來我又搜尋了其他荷蘭人在東、西印度殖民地上的城堡地圖,才發覺荷蘭人在殖民地據點構築的城堡幾乎全部是同一個模式。

16圖_前言圖8
Photo Credit: 野人出版提供

圖8:《澎湖島海圖》De Eylanden van Pehou, 1753年。從圖中可以看出澎湖確實有兩座城堡,但兩座都是紅毛城嗎?或者有一座是明朝的「天啟明城」?

但奇怪的是1636年之後,荷蘭人挨著熱蘭遮城一側,開始構築附城(network),將東印度公司的倉庫、職工宿舍、大員長官官邸全圍了起來。除了熱蘭遮城,包括曼哈頓的新阿姆斯特丹城堡在內,我還沒發覺荷蘭殖民地的城堡有過類似的做法。

更奇怪的是,有些殖民據點為了強化防衛能力,一般是在市街的外圍構築短牆,例如曼哈頓的新阿姆斯特丹和印尼的巴達維亞都沒有構築附城,而是在市街的外圍構築短牆。曼哈頓著名的華爾街(Wall street)原來就是新阿姆斯特丹城短牆的遺址,因此以牆為街名。

熱蘭遮城所在的大員構築附城,應該是為了加強防衛,但奇怪的是,荷蘭人寧願花大錢構築附城,卻不願修築一道經濟又實惠的短牆?這個奇怪的設計,好長一段時間讓我苦思不得其解。

後來我又發現有些學者將熱蘭遮城半圓形的城牆稱為半月堡(ravelin),這也是錯誤的說法,而且類似的半圓形城牆也不曾出現在荷蘭其他殖民地的城堡上。為何熱蘭遮城會出現其他荷蘭殖民城堡不曾出現的附城、半月堡呢?為什麼熱蘭遮城會如此特別?本書將以較多的荷蘭時代古地圖來探討這個問題。

風櫃尾紅毛城是荷蘭人唯一在澎湖修建的城堡?

澎湖風櫃尾蛇頭山的紅毛城是比熱蘭遮城更古老的荷蘭城堡,但是澎湖卻很少有人知道風櫃尾有座紅毛城,澎湖居民慣稱的紅毛城是位於馬公朝陽里的「紅木埕」。其實「紅木埕」是林豪主撰的《澎湖廳志》誤植所造成的錯誤,後來日本人將「紅木埕」定為正式地名,一直沿用到現在。但一般澎湖人仍以「紅毛城」稱呼該地,因為澎湖人認為朝陽里的「紅木埕」有座荷蘭人(紅毛番)構築的城堡。

1988年澎湖縣政府邀請中研院曹永和等知名學者辦了一場高規格的學術座談。會上曹永和發表了一篇名為〈澎湖之紅毛城與天啟明城〉的論文。根據曹永和的考據,馬公朝陽里紅木埕的古城遺址並非荷蘭人營建的城堡,而是明末天啓年間,福建水師將荷蘭人逐出澎湖之後,福建巡撫南居益善後規劃、澎湖游擊王夢熊主持修築的「天啟明城」。曹永和認為風櫃尾蛇頭山的紅毛城才是荷蘭人在澎湖唯一修建的城堡。這是真的嗎?本書也有深入的分析。

相關書摘 ►《被誤解的台灣古地圖》:歐洲人最初認識的臺灣是兩個島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被誤解的台灣古地圖:用100+幅世界古地圖,破解12~18世紀台灣地理懸案&歷史謎題(隨書贈17世紀古地圖復刻書衣海報&19世紀手繪臺灣輿圖拉頁)》,野人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陸傳傑

12~18世紀臺灣史╳100+幅古地圖
從世界的視角再一次重新認識臺灣

隨書贈.超大尺寸古地圖海報3幅

  • 【書衣海報】17世紀《卑南圖》57.6×51cm
  • 【拉頁正面】16世紀《世界圖》73.5×50cm
  • 【拉頁背面】19世紀手繪《臺灣輿圖》76.5×37.5cm

中國古地圖首次出現的流求,是臺灣,還是琉球群島,抑或兩者皆是?
葡萄牙海圖上的臺灣是Fremosa(福爾摩沙),還是Lequio pequeno(小琉球)?
世界認識臺灣的第一印象,居然是兩島式甚至三島式臺灣?
都是白銀惹得禍?西班牙與荷蘭的貿易之戰!
《卑南圖》是黃金尋寶圖?臺北湖真的存在過嗎?

本書收錄超過100張世界&臺灣古地圖,從地圖中抽絲剝繭,
精采呈現12~18世紀臺灣所處的世界舞臺與開發腳步

  • 古地圖年代:1100年(宋朝)~1753年(清朝)
  • 古地圖來源:世界各國航海圖、亞洲海圖、各朝方志或地圖集、臺灣區域圖
  • 縱橫臺灣開發史:北宋、南宋、明朝、西班牙、荷蘭、明鄭、清朝

臺灣自古就是亞太貿易轉運據點。
從西班牙、葡萄牙「南洋-中國-日本」貿易路線的主要航標、
大明、明鄭與荷蘭東印度公司的角力到日本初期的南洋跳板……
不只是中國歷朝對臺灣的治理,西方諸國或是東方鄰國為了獲取利益,
紛紛想占據臺灣這個戰略及經濟要地。
然而,想要抵達、了解、運用、甚至占領一個地方,地圖扮演了關鍵的角色。
100幅古地圖,承載了執政者的經營目的、繪圖者的視角與使用者的解讀,
也代表了那個時代的歷史與真相。

《被誤解的臺灣老地名》獲獎作家陸傳傑,
精心蒐集超過100張西洋與東方繪製的古地圖,
深入解讀、抽絲剝繭、逐步推演,一一揭露與臺灣有關的歷史&地理謎團。
不論是因地圖而起,或是因地圖而解,
地圖之中隱藏的訊息,比你我想像的更多。透過100幅
世界 → 亞洲 → 臺灣古地圖,
我們從世界的視角再一次重新認識臺灣。

本書特色

  1. 這是第一本全書以世界&中國古地圖為證據,討論臺灣如何進入世界舞臺的書。
  2. 收錄精美且豐富的古地圖,研究典藏皆宜:本書蒐羅超過100幅世界古地圖、中國古地圖、相關插畫、老照片等。
  3. 引用豐富的史料、地圖證據:作者豐富的經歷與長年研究,文字深入淺出,讓讀者跟著他的思路,重新建構對「臺灣&世界史觀」的理解與想像。
  4. 圖解說明清晰易懂:每幅地圖除了圖說,搭配拉線說明、局部放大等版面設計,讓讀者一眼就能掌握地圖的重點與特色。
getImage
Photo Credit: 野人出版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羅元祺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人文』文章 更多『精選書摘』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