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誤解的台灣古地圖》:歐洲人最初認識的臺灣是兩個島

《被誤解的台灣古地圖》:歐洲人最初認識的臺灣是兩個島
Photo Credit: 野人出版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1590年之前的法蘭德斯派地圖有一個很重要的特徵,就是他們對自己繪製的地圖缺乏統一的判斷能力,而且在「山寨」葡萄牙地圖時也不夠嚴謹。他們的態度似乎是:地圖純屬「山寨」,孰是孰非,讀者自行判斷,繪者恕不負責。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陸傳傑

1569-1590年《寰宇概觀》地圖集出版暢銷
歐洲人最初認識的臺灣是兩個島……

17世紀之前歐洲人對東亞,尤其是臺灣的普遍認知,主要歸功於法蘭德斯派地圖出版商的產品。當時的尼德蘭(法蘭德斯所在地)並非海上強國,但其出版業發達,於是他們「山寨」葡萄牙的解密海圖,大量發行。相較於同一時期多為手繪本且注重保密的葡萄牙海圖,法蘭德斯派的印刷品地圖在民間廣為流傳。不過,將知識普及的同時,也由於他們「山寨」的大多是過期的地理信息,導致錯誤的知識不斷複製及散布……

《世界圖》Typus Orbis Terrarum

出  處|《寰宇概觀》地圖集(eatrum Orbis Terrarum)
繪 製 者|歐提留斯(Abraham Ortelius)
繪製年代|1570年
出 版 者|吉爾斯(Gilles Coppens de Diest)
印製形式|銅版彩色印刷
地圖尺寸|48×36公分
相關地圖|1.《世界圖》,1569年
     2.《東印度與鄰近諸島圖》Indiae Orientalis, 1570年
     3.《韃靼圖》Tartariae sive Magni Chami Regni, 1570年
     4.《亞洲新圖》Asiae Noa Descriptio, 1570年

64圖_第7章圖1
Photo Credit: 野人出版提供

圖1:此圖引自《寰宇概觀》地圖集,圖中只標示了琉球(Lequio)沒有小琉球或福爾摩沙,但是從日本列島到臺灣的西太平洋第一島鏈的畫法,和《東印度與鄰近諸島圖》(圖4)幾乎完全一致,所以可以斷定圖中琉球群島末端的兩個大島就是所謂的「小琉球」(Lequio pequino,即臺灣)。這個畫法極可能是受到葡萄牙1561年維利烏的《世界圖》影響。1561年維利烏的《世界圖》不但將臺灣畫為兩個大島,還賦予兩個島名,北島叫福爾摩沙,南島叫小琉球。葡萄牙人為什麼會這麼畫,令人費解。

但是1561年維利烏的《世界圖》是手繪本,當時並沒有公開發行,而此圖則是印刷版,且在歐洲的商業發行獲得巨大的成功,所以此圖可以說是一般歐洲人認識臺灣的起點。

65圖_第7章圖1_格放圖
Photo Credit: 野人出版提供
地圖商業出版崛起

近幾年荷蘭時代的臺灣史成為顯學,不少公私立機構主辦的相關展覽中,法蘭德斯派出版的東印度海圖或是中國地圖成了展覽會場上亮眼的展品,有些博物館也跟著收藏這方面的古地圖,以致臺灣有些文化人,甚至學者誤認為法蘭德斯派的地圖是當時歐洲最先進的亞洲地圖,這可就誤會大了。

法蘭德斯是一個地理區域的名稱,16世紀中葉的法蘭德斯是西班牙屬地低地國尼德蘭(Nederlanden,今日荷蘭的正式名稱,古時曾涵蓋荷蘭、比利時、盧森堡等三國)的一部分,區內的居民講佛萊明語(Vlaams),宗教信仰以新教為主,兩者都不同於西班牙。法蘭德斯位於歐洲第一大河萊茵河的出海口,因為地理條件十分優越,所以帶動了商業、製造業的發展,製圖、印刷出版也是此地的強項之一。

1570年西班牙基於宗教及殖民商業利益的考量,對尼德蘭採取高壓政策,以限制當地的產業發展,尤其是對當地最重要的輸出毛紡織品課以重稅,因而引發當地居民反抗,法蘭德斯從此淪為戰場。法蘭德斯派的繪圖師為了逃避戰火,紛紛逃到阿姆斯特丹或倫敦,後來兩地都成為地圖出版的重鎮。

法蘭德斯派的繪圖師以1590年為界,分為前後期。前期以麥卡托(Gerardus Mercator)為代表,後期以布朗休斯(Petrus Plancius)繪製的世界地圖影響深遠,發揮了承先啟後的重要作用。

麥卡托開啟現代製圖學

麥卡托是現代製圖學的開山祖師之一,也是法蘭德斯派地圖繪圖師的領軍人物。他獨創的麥卡托投影法,至今仍是主流的地圖繪製方法之一,兩半球的世界地圖畫法也是他首創的。同期法蘭德斯派的另一位大將是歐提留斯(Abraham Ortelius)。1570年歐提留斯出版的《寰宇概觀》地圖集則是當時歐洲最暢銷的地圖集。

麥卡托雖然在製圖學上有諸多創見,但並不代表他繪製的地圖是當時最優秀的。因為當時的尼德蘭並非海上探險強國,缺乏第一手的地理資訊,所以法蘭德斯派繪製的地圖,尤其是東亞部分,和同一時期葡萄牙的地圖相比有不小的差距。因為他們得到的地理資訊應該都是葡萄牙解密的圖檔,並非最新的資訊。而他們出版的地圖之所以能成為熱銷的商品,可以說是拜葡萄牙人對地圖採取嚴格保密制度所賜。

曹永和院士在〈歐洲古地圖上之臺灣〉對麥卡托的評價是:「……惟他似未看到葡萄牙人所繪遠東地圖、只根據若干旅行記、報告等文字,故其大部分仍為歐洲古代、中古地理知識之混雜集成而已。」這個評價何其嚴酷!

麥卡托繪製的臺灣島和1550年《亞洲―大洋洲圖》一樣在一串島鏈最後畫成兩大島,只是增加了Lequio minor(小琉球)的島名而已。中國海岸線方面,則特別突出所謂的寧波角(Cde Liampo),這應該也是受到早期葡萄牙海圖的影響;葡萄牙人早期曾經試圖在寧波外海的雙嶼建立貿易站。

追根究柢,麥卡托繪製的臺灣島的母本,只是得自於中國船員的航海經驗,沒有任何實測的地理信息,所以葡萄牙海圖也只扮演了一個轉述者的角色。

66圖
Photo Credit: 野人出版提供
16世紀最暢銷的歐提留斯《寰宇概觀》地圖集

除了麥卡托,早期法蘭德斯派最著名的繪圖師暨地圖出版商要屬歐提留斯。歐提留斯於1570年出版的《寰宇概觀》地圖集有五幅地圖和臺灣有關。曹永和認為其中的《世界圖》(圖1)、《東印度與鄰近諸島圖》(圖4)是同一類型,與曹永和〈歐洲古地圖上之臺灣〉中引述的麥卡托1569年版《世界圖》(圖2)完全相同,只是地名增加,這說明了歐提留斯、麥卡托兩人的信息來源並不完全相同。

另外,《韃靼或大汗屬地》(圖6)與《亞洲新圖》(圖7)是第二種類型。曹永和認為這兩幅圖與葡萄牙繪圖師維利烏1561年的《世界圖》十分類似,只是日本的部分畫得不盡相同。

曹永和將維利烏的《世界圖》中日本的輪廓,稱為「烏蠋蟲」狀,而《亞洲新圖》與《韃靼或大汗屬地》兩幅地圖中的日本變成長條形,因此認為兩者不同。「烏蠋蟲」狀的日本是葡萄牙地圖的標誌之一,但這很可能只是葡萄牙繪圖師採用的投影法偏向南方所造成的「特殊效果」,如果採用其他投影法,日本未必呈「烏蠋蟲」狀。

《亞洲新圖》與《韃靼或大汗屬地》皆採用以北極為中心的圓錐投影法,與葡萄牙地圖的投影方式不同,導致「烏蠋蟲」狀的日本,被「拉直」成長條形,這也是理所當然。所以這兩幅圖參考的葡萄牙地圖比前兩幅(圖1、圖4)參考的版本更新,「烏蠋蟲」形日本的畫法就是一個明證。

山寨版古地圖出現獨一無二的錯誤

《寰宇概觀》中除《世界圖》(圖1)外,另四幅和臺灣有關的地圖(圖4、6~8),雖然被分為兩種類型,或是兩個參考來源,但奇怪的是,日本以下各島的輪廓即使各圖畫得完全不同,可是大琉球以下島名排列的次序竟然完全相同。由北而南,依次是Lequio maior(大琉球)、ÿ Fermosa(福爾摩沙島)、Reix magos(三王,即宮古島)、Lequio minor(小琉球);當然有些海圖並沒有標示出全部島名。

葡萄牙人的海圖中I. Fermosa、Lequio pequeno 也有同時出現的情形,例如前面提到的維利烏1561年的《世界圖》就是一個有名的例子,但絕沒有出現Reix magos位於I. Fermosa之南的情況。顯然歐提留斯1570年出版的《寰宇概觀》地圖集的臺灣部分,出現了獨一無二的錯誤,這應該是他自己造成的,與其他版本無關。所以後來《寰宇概觀》地圖集的增訂版,歐提留斯便做了修正,臺灣部分改採維利烏1561年版《世界圖》的畫法。

1590年之前的法蘭德斯派地圖有一個很重要的特徵,就是他們對自己繪製的地圖缺乏統一的判斷能力,而且在「山寨」葡萄牙地圖時也不夠嚴謹。他們的態度似乎是:地圖純屬「山寨」,孰是孰非,讀者自行判斷,繪者恕不負責。

69圖_第7章圖2
Photo Credit: 野人出版提供

圖2:《世界圖》Noa et Aucta Orbis Terrae Descriptio ad Usum Navigantium Emendate Accommodata, 1569年,麥卡托繪製。麥卡托圓柱投影地圖,相當適合水手海上航行使用,是航海地圖一大創舉,但可惜的是,東亞部分是參考舊的葡萄牙解密海圖,缺乏第一手的實測資料。曹永和在〈歐洲古地圖上之臺灣〉對麥卡托《世界圖》的評價不高,認為大部分地理資訊只是歐洲古代、中古地理知識的混雜集成而已。本圖中臺灣和琉球的畫法,明顯是抄襲自1550年無名氏所繪《亞洲─大洋洲圖》(第5章,圖2)。

69圖_第7章圖3
Photo Credit: 野人出版提供

圖3:《世界圖》Orbis Terrae Compendiosa Descriptio, 1587年,魯摩德.麥卡托繪製。麥卡托獨創的麥卡托投影法,至今仍是主流的地圖繪製方法之一,兩半球的世界地圖畫法也是他首創的。此圖是其子魯摩德.麥卡托繪製,內容幾乎完全沿襲自他父親1569年的《世界圖》,臺灣與琉球群島的畫法也是一模一樣,北回歸線仍在小琉球之南,但此時葡萄牙的地圖已開始出現三島式的臺灣而且北回歸線貫穿島上。

69圖_第7章圖3_格放
Photo Credit: 野人出版提供
70圖_第7章圖4
Photo Credit: 野人出版提供

圖4:《東印度與鄰近諸島圖》Indiae Orientalis, 1570年,收錄於《寰宇概觀》地圖集。此圖中的臺灣和《世界圖》(圖1)以及《亞洲─大洋洲圖》一樣在一串島鏈最後畫成兩大島,只是增加了Lequio minor(小琉球)的島名而已。中國海岸線方面,則同樣特別凸顯寧波角。

歐提留斯的《寰宇概觀》中的臺灣部分,出現了獨一無二的錯誤。各島的名稱由北而南,依次是Lequio maior(大琉球)、 ÿ Fermosa(福爾摩沙島)、Reix magos(三王,即宮古島)、Lequio minor(小琉球)。宮古島位於福爾摩沙島之南的情況過去從未出現過,這應該是他個人的疏失,因為他參考的1561年維利烏《世界圖》中,Lequio pequeno(小琉球)北面的大島標示為I. Fermosa(福爾摩沙島)。所以後來《寰宇概觀》再版時,這個錯誤也更正過來了。

71圖_第7章圖4_格放
Photo Credit: 野人出版提供
福爾摩沙為何出現在大琉球與小琉球之間?

1570 年出版的《寰宇概觀》地圖集中,與臺灣相關的有五幅,除了《世界圖》(圖1),分別是《東印度與鄰近諸島圖》(圖4)《韃靼或大汗屬地》(圖6)、《亞洲新圖》(圖7)、與《中國地圖》(圖8)。這四幅地圖對福爾摩沙島地理位置的描繪,在地圖史上出現一個奇特的例子。這幾張圖對福爾摩沙島的輪廓外形、大小不盡相同,但在琉球群島中的位置卻是一致的,即大琉球在北,小琉球在南,福爾摩沙島居中。這種畫法長期以來令學者困惑不解。如果單從歐洲繪製的地圖,是很難理解其中的原由。或許我們可以比對中國與歐洲的古地圖,嘗試解開其中的原因。

1550年代出版的羅洪先《廣輿圖》中的《東南海夷圖》是歷史上最早將琉球區分為大、小琉球的地圖之一。此圖因為是民間出版發行,不像同一時期的《籌海圖編》有海防軍事上的背景,所以很容易被歐洲航海界取得。羅洪先的《廣輿圖》出版後,歐洲關於東亞的地圖繪製水平立即上了一個臺階,從1554年羅伯.歐蒙的世界圖及其之後的歐洲地圖可以明顯發現其間的關聯。

1550年代之後的歐洲地圖不但「山寨」了中國地圖中關於中國海岸線的畫法,同時也「山寨」了大、小琉球的概念。1554年羅伯.歐蒙的世界圖中,臺灣單獨以福爾摩沙島標示,這應該是根據葡萄牙的航海「獨家發現」。可是沒多久,葡萄牙人就改變了畫法,1561年維利烏《世界圖》中的福爾摩沙島便被標示在大、小琉球之間。顯然,葡萄牙人雖然還堅持福爾摩沙這個「獨家發現」,但也接受了大、小琉球的概念,1561年的維利烏《世界圖》就將兩者「結合」在一起而呈現了出來。

1570 年《寰宇概觀》地圖集是由荷蘭人出版,但荷蘭當時尚未掌握東亞的地理信息,幾乎完全抄襲葡萄牙地圖,所以其中與臺灣相關的四幅地圖對福爾摩沙島的描繪,雖然輪廓外形、大小不盡相同,但福爾摩沙在琉球群島中的位置和1561年的維利烏《世界圖》卻是一致的。

到了1563年之後,葡萄牙人對福爾摩沙這個「獨家發現」也不再堅持了,路易斯、杜拉多等人世界圖中的福爾摩沙不見了,而以小琉球單獨標示臺灣島,顯然是更進一步向中國地圖「靠攏」。所以長期「山寨」葡萄牙地圖的法蘭德斯出版商也跟著將福爾摩沙刪除,僅剩下大、小琉球。《寰宇概觀》地圖集的出版商歐提留斯1589年出版的《太平洋諸島圖》(圖9)中,臺灣還是雙島,但僅剩小琉球之名,福爾摩沙也被刪除了。

72圖_第7章圖5

圖5:《廣輿圖.東南海夷圖》, 明嘉靖年間(1550年代),羅洪先繪製。

73圖_第7章圖6
Photo Credit: 野人出版提供

圖6:《韃靼或大汗屬地》 Tartariae sive Magni Chami Regni, 1570年。

73圖_第7章圖6_格放
Photo Credit: 野人出版提供
73圖_第7章圖7
Photo Credit: 野人出版提供

圖7:《亞洲新圖》Asiae Noa Descriptio, 1572年德語版。歐提留斯於1570年首次出版的《寰宇概觀》地圖集有53幅地圖。直到1598年,他去世時,共出版了拉丁文、義大利文、德文、法文和荷蘭文等25個版本。

73圖_第7章圖7-格放
Photo Credit: 野人出版提供
74圖_第7章圖8
Photo Credit: 野人出版提供

圖8:《中國區域新圖》Chinae olim Sinarrum Regionis, Noa Descriptio, 1584年。此地圖中的福爾摩沙島位置是比較正確的版本,但還是兩島的形式。這個錯誤後來也被更正過來了。

74圖_第7章圖8_格放
Photo Credit: 野人出版提供
74圖_第7章圖9
Photo Credit: 野人出版提供

圖9:《太平洋諸島圖》Maris Pacici, 1589年。

74圖_第7章圖9_格放
Photo Credit: 野人出版提供

相關書摘 ►《被誤解的台灣古地圖》:一窺歐洲古地圖中〈臺灣創世紀〉的混沌亂象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被誤解的台灣古地圖:用100+幅世界古地圖,破解12~18世紀台灣地理懸案&歷史謎題(隨書贈17世紀古地圖復刻書衣海報&19世紀手繪臺灣輿圖拉頁)》,野人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陸傳傑

12~18世紀臺灣史╳100+幅古地圖
從世界的視角再一次重新認識臺灣

隨書贈.超大尺寸古地圖海報3幅

  • 【書衣海報】17世紀《卑南圖》57.6×51cm
  • 【拉頁正面】16世紀《世界圖》73.5×50cm
  • 【拉頁背面】19世紀手繪《臺灣輿圖》76.5×37.5cm

中國古地圖首次出現的流求,是臺灣,還是琉球群島,抑或兩者皆是?
葡萄牙海圖上的臺灣是Fremosa(福爾摩沙),還是Lequio pequeno(小琉球)?
世界認識臺灣的第一印象,居然是兩島式甚至三島式臺灣?
都是白銀惹得禍?西班牙與荷蘭的貿易之戰!
《卑南圖》是黃金尋寶圖?臺北湖真的存在過嗎?

本書收錄超過100張世界&臺灣古地圖,從地圖中抽絲剝繭,
精采呈現12~18世紀臺灣所處的世界舞臺與開發腳步

  • 古地圖年代:1100年(宋朝)~1753年(清朝)
  • 古地圖來源:世界各國航海圖、亞洲海圖、各朝方志或地圖集、臺灣區域圖
  • 縱橫臺灣開發史:北宋、南宋、明朝、西班牙、荷蘭、明鄭、清朝

臺灣自古就是亞太貿易轉運據點。
從西班牙、葡萄牙「南洋-中國-日本」貿易路線的主要航標、
大明、明鄭與荷蘭東印度公司的角力到日本初期的南洋跳板……
不只是中國歷朝對臺灣的治理,西方諸國或是東方鄰國為了獲取利益,
紛紛想占據臺灣這個戰略及經濟要地。
然而,想要抵達、了解、運用、甚至占領一個地方,地圖扮演了關鍵的角色。
100幅古地圖,承載了執政者的經營目的、繪圖者的視角與使用者的解讀,
也代表了那個時代的歷史與真相。

《被誤解的臺灣老地名》獲獎作家陸傳傑,
精心蒐集超過100張西洋與東方繪製的古地圖,
深入解讀、抽絲剝繭、逐步推演,一一揭露與臺灣有關的歷史&地理謎團。
不論是因地圖而起,或是因地圖而解,
地圖之中隱藏的訊息,比你我想像的更多。透過100幅
世界 → 亞洲 → 臺灣古地圖,
我們從世界的視角再一次重新認識臺灣。

本書特色

  1. 這是第一本全書以世界&中國古地圖為證據,討論臺灣如何進入世界舞臺的書。
  2. 收錄精美且豐富的古地圖,研究典藏皆宜:本書蒐羅超過100幅世界古地圖、中國古地圖、相關插畫、老照片等。
  3. 引用豐富的史料、地圖證據:作者豐富的經歷與長年研究,文字深入淺出,讓讀者跟著他的思路,重新建構對「臺灣&世界史觀」的理解與想像。
  4. 圖解說明清晰易懂:每幅地圖除了圖說,搭配拉線說明、局部放大等版面設計,讓讀者一眼就能掌握地圖的重點與特色。
getImage
Photo Credit: 野人出版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羅元祺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人文』文章 更多『精選書摘』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