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影山裕樹:日本地方刊物與「地方創生」的關係是什麼?

專訪影山裕樹:日本地方刊物與「地方創生」的關係是什麼?
Photo Credit: 關鍵評論網 游家權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日本地方刊物的功能與價值是什麼、有哪些新型態的嘗試?而遠離媒體資源中心的地方刊物,該如何生存?地方刊物與「地方創生」的關係又是什麼?在《進擊的日本地方刊物》作者專訪與書籍中,影山裕樹提出了他的深刻觀察。

能邊泡溫泉邊讀的當地限定小說、由地方媽媽們發行並振興在地的手工刊物、一人包辦出版20年的免費銀髮報紙、另類照顧機構發行的爆笑雜誌、持續10年的公部門質感刊物⋯⋯《進擊的日本地方刊物》一書蒐羅了15個散落在日本各地的獨特刊物,並充分展現地方刊物的多元潛力。

但在這個實體出版迅速衰微、數位化閱讀崛起的時代,紙本刊物該如何存活下來?地方刊物的價值又是什麼?


本書作者影山裕樹從小在東京長大、讀書、工作,怎麼會對「地方」刊物的故事感興趣呢?從《進擊的日本地方刊物》中,我們能略見一些端倪。在全書平實的語調下,有幾頁筆鋒一轉,字裡行間散發著淡淡的「火藥味」:

「東京媒體扮演的角色」(P61、62)

出版業的蕭條情形比以前更加惡化,創辦新媒體不只是在地方舉步維艱,就連在東京也是狀況嚴峻。但這真的只是因為年輕人都不讀書或經濟不景氣的緣故嗎?

⋯⋯1980年代,文案寫手將都市生活者的日常化為品牌,創造出所有商品都在東京聚集的幻想,而「雜誌」就是介紹這股熱潮的媒體。在進入90年代之後也依然持續這股趨勢,文化雜誌、流行雜誌接連不斷地誕生。

地方的大型書店與便利商店擺出這些雜誌,吸引嚮往東京的人取來閱讀,更是助長了城鄉之間的不均衡。中央媒體報導的都市風景令人眼花撩亂,對此懷著憧憬的年輕人,便看不見自己故鄉的土地魅力,加快速度地往都市流動。

東京中心的媒體,是建立在排除與選擇之上。換句話說,這些媒體透過強調差異、告訴讀者「XX比XX更好」,好將資訊突顯出來,成為可以換算成金錢的「價值」,並驅動人們的欲望。這類資訊不斷累積,「東京比你住的城市更好」的訊息就在暗地裡膨脹。

厭倦了「東京獨大」所造成的資訊與價值單一化,加上311大地震後的「移居地方」、「地方再發現」熱潮,以及出版業沒落等背景因素下,原本任職於東京出版社的影山裕樹決定出走。但當他開始造訪「地方」(指首都圈、中京圈、關西圈以外),想找尋當地特有的刊物時,卻發現商店與圖書館顯眼處所陳列的雜誌,幾乎跟都市沒有差別。

為了扭轉城鄉的資訊不對等,並讓地方上的多元聲音被聽見,影山裕樹花了一年深入調查日本各地的獨特刊物,寫出《進擊的日本地方刊物》。

影山裕樹日前來台做新書發表,並接受關鍵評論網的專訪。從書中案例、專訪內容與新書發表會中,我們能夠對以下問題有進一步的思考:

  1. 地方刊物的功能與價值是什麼?
  2. 日本地方刊物有哪些新型態的嘗試?
  3. 公部門出版的刊物,如何避免停擺與呆板?
  4. 遠離媒體資源中心的地方刊物,該如何生存?
  5. 日本地方刊物與「地方創生」的關係是什麼?
影山_翻雜誌_(1)
Photo Credit: 關鍵評論網 游家權
在訪問開始前,筆者帶了幾本台灣的地方刊物給影山裕樹翻看,包括新竹的《貢丸湯》和《風起》、苑裡的《掀海風》、《雞籠霧雨》、《南方澳誌》、《實況中壢》等。

地方刊物該如何生存?一人出版、會員訂閱制、結合其他業種

影山裕樹認為,雖然出版業逐漸衰微,但在各式技術的進步下,出版的成本與門檻皆下降不少,因此讓地方刊物得以普及。但是扎根於非都市地區的地方刊物,在讀者、廣告和出版資源都相對較少的狀況下,出版者還是得面對嚴峻的生存問題。

台灣其實也有許多不錯的地方刊物,但不少刊物均支撐不久便陸續停刊。而在《進擊的日本地方刊物》中,卻有好幾份刊物存活超過十年,他們能夠長期營運的秘訣是什麼呢?

  • 如何抓住讀者的心?一人包辦出版,持續發行20年的免費月刊──《宮城銀髮交流網》(仙台市)

曾為刊物編輯的千葉雅俊在母親病倒後發現:「身邊有許多給年輕人看的媒體,卻沒有老人看的媒體」,跟老人很合拍的他便決定離職,專做出版。

這份免費報紙的營收是靠廣告,為了節省成本,千葉雅俊的工作室就在家中,出版事務更全由他個人處理,廣告、內容和發行點也都經過他的琢磨慎選。而《宮城銀髮交流網》之所以能夠屹立不搖,最主要還是因為千葉雅俊抓住了老年讀者的表現欲和分享欲。

像讀者們競相投搞的「銀髮川柳」專欄(類似打油詩、俳句),便是個能夠發揮創意和幽默的低門檻空間;同樣熱門的「讀者問卷結果」專欄,也讓讀者能藉由有趣且切身的日常問答,分享自己的老年生活。而這本高互動的刊物,更建立起了老年讀者的線下社群,一些長者便時常相約去唱卡拉OK或泡溫泉。

值得一提的是,影山裕樹曾問千葉雅俊為何不把這個一人包辦採訪、編輯、設計、排版、行銷和派送的月刊,改成三個月一刊,反而要把自己搞得那麼累?千葉雅俊回,因為怕有些老年人等不到「川柳」的發表就去世了。或許正是這顆細膩的同理之心,讓《宮城銀髮交流網》能夠長期獲得讀者們的青睞。

宮城銀髮交流網1_(1)
Photo Credit: 關鍵評論網 游家權
《宮城銀髮交流網》和它的招牌「川柳專欄」。因為投稿絡繹不絕,川柳的版面不斷擴大,連報紙內頁都有。
  • 以會員制、附贈食材和體驗活動,重建生產者與消費者的連結──《東北食通信》(岩手縣)

許多刊物只仰賴出版或廣告來維持生計,但影山裕樹認為,這些方法在未來恐怕不太管用。如果要讓一個刊物能夠長久經營下去,最重要的是要擁有自己的會員。其中,在日本和台灣都有姐妹誌的《食通信》便是值得借鏡的例子。

311大地震時發生了核災,不少消費者擔心日本東北的海產有受到汙染之虞,導致當地的一級產業受到重創。原本是岩手縣議員的高橋博之,在災後離開議會,投入復興工作,並與幾位夥伴共創了《東北食通信》,希望打破以東京為中心的食材流通網絡,讓各地的生產者和消費者都能重新建立連結。

《東北食通信》總編輯高橋博之認為,食物議題中最大的問題是「消費者看不到生產者的臉」,所以消費者容易對生產現場漠不關心。因此,《食通信》除了有生產者專訪外,買雜誌還會附贈當期介紹的食材,並推出生產現場的體驗活動。

此外,《食通信》在評估刊物的影響力時,不是看發行量,而是分析社群中的「人情濃度」。他們也採取有會員人數上限的訂閱制,以確保生產者與讀者/消費者的互動品質(例如在臉書社團的交流)。

當讀者與生產者產生了連結之後,就不再會覺得生產者是與自己無關的陌生人。高橋博之在《進擊的日本地方刊物》中便提到幾個深刻的故事:「過去生活在都會的消費者,遇到颱風的時候只會看交通資訊,但《食通信》的讀者就會調查三陸的浪高。他們真的擔心東松島漁民的漁筏能不能撐過颱風,還傳了訊息過來。」還有幾次,當預計要附贈的食材因為漁獲欠佳而延遲交貨時,讀者們不會因為已經付了錢而大肆抱怨,反而會到臉書社團給生產者鼓勵。

東北食通信
Photo Credit: 《東北食通信》
《食通信》既是物流、平面媒體、社群事業,也是一個廣納各地姐妹誌的聯盟。

突破刻板印象的地方刊物:結合地方特色吸引讀者實地造訪

  • 店家x刊物x特產──「真鶴出版」(神奈川縣)

影山裕樹觀察到,地方媒體跟其他業種結合是新趨勢,也能夠增加生存率。他以結合旅店經營的「真鶴出版」為例,真鶴出版的刊物是用當地特產魚乾來做視覺呈現,而買刊物也可以拿到魚乾兌換券,藉此吸引讀者到當地取貨和觀光,並住上一晚。

  • 書本如何結合當地產業?新型態的地方刊物──《城崎審判》(兵庫縣)

「小說之神」志賀直哉曾到城崎溫泉療養,並寫下《在城崎》。2013年時,為了紀念志賀直哉造訪此地一百周年,幾位溫泉小老闆委託知名小說家萬城目學來當地短居和創作,最後推出以毛巾為書衣、防水紙印刷的《城崎審判》。而這本書只能在城崎溫泉才買得到。

  • 擺脫既定印象的公部門刊物──《在雲端上》(福岡縣)

公部門出的刊物等於無聊呆板,或是只能維持兩、三年就停擺嗎?從2006年發行至今的《在雲端上》,創刊號就以當地的「角打」文化為題,深度傳達主流雜誌不會報導的在地魅力。而這份刊物明明是為了促進觀光而創,裡面卻連旅遊資訊都找不到,因為出版團隊只想以最扎實的在地內容打動人心。

《在雲端上》是由北九州市公所發行,並和來自東京的編輯團隊合作。來自外地的團隊雖有一身專業,但也難以自己發掘當地的冷門資訊,這時擁有廣大在地網絡的公部門人員,就扮演了初步調查和交涉的「窗口」。而人員異動頻繁的公部門,則是盡力輔助編輯團隊,並尊重他們的主體性,以保持刊物風格的一貫。

日本地方刊物與「地方創生」的關係是什麼?以振興沒落地區的《谷根千》為例

為了解決長期困擾日本的三大問題:少子化、人口過度集中於東京、地方經濟發展面臨困境,日本總務省在2009年成立「地域振興協力隊」,鼓勵都市人口移居鄉村,2014年起也推出「地方創生」政策,力圖在地方創造就業機會,以恢復地方活力。而面臨類似困境的台灣,也把2019年定為地方創生元年

關於「地方創生」,影山裕樹表示:

在談地方創生時,很多人想的都是如何立即吸引觀光客或是能產生多少經濟效益這種短期指標,所以就會蓋出很多大型商場,導致地方的文化基因慢慢消失。而大家也會對自己生長的土地難以產生認同感,漸漸跑到外地去生活。所以,如何讓大家對地方產生認同感是很重要的課題。

影山裕樹補充,「衡量地方創生效果的依據,可能是吸引了多少觀光客或移居此地的人,但這是短期的指標,像出版地方刊物,很難在一兩年內看出『成效』,必須用長時間來觀察。」影山裕樹認為,雖然地方刊物無法立即解決那三大棘手的問題,但能阻止問題的惡化。對此,他以《進擊的日本地方刊物》裡有提到的《谷根千》為例:

  • 讓沒落社區重生的手工刊物──《谷根千》(東京)

三位因為結婚生子而離開職場的主婦,不甘人生就此平淡,決議製作一份社區雜誌。這份雜誌在它二十五年的生命中,細緻記錄著「谷中、根津、千駄木」等地區的人事物,最後讓這個充滿下町風情卻沒落的「谷根千」地區重新活化起來,近幾年更變成了旅遊景點。

谷根千_(1)
Photo Credit: 關鍵評論網 游家權
這個被影山裕樹稱為「地方刊物元祖」的《谷根千》,從1984年發行到2009年,總共94期。

地方刊物的價值與功能:傳達地方魅力、串聯不同社群、促成雙向交流、消弭分裂對立

或許是因為社會長期推崇著大都市的美好,影山裕樹認為,地方目前最大的問題是地方的人對自己的土地沒有認同感,所以最重要的是先去挖掘地方的魅力,進而能夠認同自己的家鄉,讓大家有願意留下來的想法。他覺得這是地方刊物能夠辦到的事,而上述幾個地方刊物也都秉持著這個信念在製作。

從影山裕樹的訪談和書中也能發現,地方刊物的價值在於促進作者跟受眾之間的交流;它的重點其實不在成品,而在製作過程。畢竟要深入探索一個地方的獨特之處──那些東京媒體沒有報導的事,在製作時便需要和當地居民大量溝通、互動。

影山_演講_內文尾_(1)
Photo Credit: 關鍵評論網 游家權
創辦「千十一編輯室」的影山裕樹,目前在日本各地開編輯實務工作坊,希望讓更多人能夠自辦地方媒體。(圖右為口譯曾鈺珮)

而在這個「同溫層效應」和「我群vs他群」對立盛行的時代,影山裕樹也一直在思考如何消弭社群之間的分裂。他在新書發表會中提到一個例子:

在今年(2018),一間位在東京銀座的公立小學想把制服改成亞曼尼所設計的衣服,一套要價八萬日幣(約兩萬多台幣)。如此一來,會讓這間公立小學變成有錢人小孩才讀得起的學校,引起階級上的排除。

但學校應該是不同背景的孩子,都能夠共同生活、吵架、認識不同背景的人的珍貴空間。但現在社會上有一種以安全為名的階級化狀況:把比較「危險」的貧窮孩子,跟有錢人的孩子分開。

因此影山裕樹認為,地方刊物除了是一個促成雙向溝通的「媒介」外,另一個重要任務就是「串聯不同的社群」。如同日本最早的詩歌集《萬葉集》,一個地方刊物的成品背後,也是由眾多背景各異的無名「編輯」參與其中,才能促成百花齊放,而非一枝獨秀。

延伸閱讀

書籍介紹

進擊的日本地方刊物》,行人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影山裕樹
譯者:林詠純

一份地方刊物,總是從如此微小的單純心願出發──「為了讓老人家也可以有讀報樂趣」「為了幫機構募款」「為了讓更多人知道我看見的文化多美」「為了生活在此的大家都愛這片土地」⋯⋯但一份「地方刊物」除了傳達在地的大小事訊息之外,還能做什麼?

影山裕樹經採訪、蒐整,精選超過十五則日本地方刊物的案例成書,以地方刊物之「發現在地的魅力」、「嘗試發行型態的新實驗」與「促進外地人與當地人的交流」三大特色,詳細介紹每一個案例的發源背景、尋找企劃題材的方法、適合在地的傳遞派送管道、刊物如何讓一地面貌有了一百八十度的轉變影響等等,讓讀者得以在紙上參與了一次地方刊物自胚胎萌生到茁壯成熟的完整過程。

透過「觀察力×溝通力」「全新形態的刊物×嶄新的傳播形式」「當地人×外地人」三章節,將不僅更加了解地方刊物的編輯如何挖掘出有趣或深度題材,也能感受到蘊含在地方刊物社會責任之中的蓬勃力量,更看到一份地方刊物的熱情與浪漫理想,如何實際牽起人與人之間的心念、甚至是復甦了地方的活力。

「地方刊物」與獨立刊物、常見的免費報或一般觀光宣傳手冊最大的差異就在於,不只是為了與自己興趣相投的人產生連結而製作的媒體,更是能夠以「地方」的各種面向來串起在地與外地、人與人的交流和生活。儘管這個時代,紙本微薄、低調得幾乎快被多數人捨棄和遺忘掉,但這些燃自渺小火光的地方刊物,仍努力地想方設法,試圖燒熱那份埋存於人心中,對日常小事、對文化、對土地的愛。

getImage_(1)
Photo Credit: 行人出版社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