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沒有神》:58歲攝影師為何成為外籍漁工的「爸爸桑」?

《這裡沒有神》:58歲攝影師為何成為外籍漁工的「爸爸桑」?
Photo Credit:李阿明/時報出版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拍船員不難,只要小小的幾個『夠』:夠窮,夠老,夠髒(耐髒),夠粗鄙,生命中難以承受之……夠不要臉。」李阿明自嘲。

李阿明甚至代為叫過價:「不行!要500!」最後還是300成交。他神情憫然,「我ㄍㄧㄥ了快一年,才拍下她第一張照片,當時喝了酒,才有勇氣。」

是紀錄也是修行,在暗處看到光

李阿明拍漁港,剛開始也是從客觀紀實的角度出發,盡量讓自己空白,摒棄先入為主的意識形態。慢慢地,他從單純的旁觀者到深入群體,主觀的表現漸趨強烈。

無時不混在船上,何時何地會有最佳光線與場景,他了然於心。他只需耐心地「等」,等主角走進畫面。

維持不干涉、也不擺拍的前提,儘管要編導畫面對他而言並非難事。「反正我時間多,『愚工』拍漁工。」李阿明不想被刻意創作的欲念所綁架,希望保持最初的隨性自在。

然而,隨性的背後其實是更多的思索。他並不滿足於現狀,開始閱讀人類學家和社會學家的民族誌田野書寫,如《我的涼山兄弟》、《地下紐約》,為自己的紀錄工作尋求更深層的意義與突破。

走過生命低谷,李阿明在漁港的暗處看見了光。與其說他的鏡頭關照的是漁工和漁港,不如說是他所修行的這個生猛又蒼涼的人生道場。

相關書摘 ►《這裡沒有神》:無一官半職的廚師,船上人人尊而敬之

書籍介紹

《這裡沒有神:漁工、爸爸桑和那些女人》,時報文化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李阿明

因為受到朋友所激:「拍什麼漁工?有種,上來和漁工一起睡!」,讓李阿明在漁港一拍就拍了將近四年,他24小時與漁港人菸酒交陪,一有機會就避開船公司和外籍漁工近身接觸、彼此廝混,李阿明不僅視自己為漁工們的其中一分子,更發自肺腑地感到「自在」,也可能因此比都會人少一些獵奇心態,多一些同理。

大海是一個不被神眷顧的地方,卻有一群人在那裡自在地行走。

一物一世界,一命一天堂。

能待陸上,誰願漂泊海上?

getImage
Photo Credit:時報出版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