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裝沒看見」比拒絕還令人難過,清晨4點看見「貧窮人的台北」

「假裝沒看見」比拒絕還令人難過,清晨4點看見「貧窮人的台北」
Photo Credit:關鍵評論網/李秉芳攝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對貧窮的偏見和歧視,讓本來狀態已經不好的人,跌入更困窘的狀態,更少的自信、更少的朋友、更少的資源,更難以脫離貧窮的狀態。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清晨4點,當大多數人還在睡夢中時,有些人的一天才將要結束,或已經悄悄開始,這些未曾被看見的台北和台北人,是「貧窮人的台北」一系列活動想說的故事,主辦團隊盼能讓社會認識貧窮真實的樣子,消除對貧窮的歧視與污名。

為了響應10月10日「世界街友日」與10月17日「世界拒絕赤貧日」,由台北8個非營利組織組成的「向貧窮者學習行動聯盟」(以下簡稱窮學盟)和台北仁濟院,發起「#4AM」停止貧窮歧視運動,藉由最能看見台北貧窮一面的凌晨4點,希望讓社會正視、認識貧窮。

窮學盟發言人巫彥德表示,當他們問街賣者,被拒絕還是被假裝沒看見比較難受?街賣者回答,「被假裝沒看見」好像這個人不存在一樣,對他們來說是很難過的事情,巫彥德說,假裝沒看見,有人可能以為這是對人的禮貌,但其實是一種忽略和傷害。

貧窮真的只是因為「不努力」嗎?

策展人之一的朱冠蓁表示,很多人對貧窮還是有很多不理解,甚至會有刻板印象,她就曾聽過有位媽媽帶著小孩指著那些在清晨工作、下工正在休息的無家者說,「你看,小時候不好好讀書、不努力,才會變成這樣」,但他們做這個展覽就是想讓社會大眾去理解,這些人背後發生的事情,體會他們每天睜開眼所面對的生活處境,才能真正懂「窮人為什麼會是窮人」。

「貧窮人的台北」共有4位主線人物——離婚後留在台灣,獨力撫養2個孩子的越南媽媽「小星星」、經歷城市部落遭拆、輟學去做工的原住民青年Amimi、曾是無家者,已經60歲的「斜槓中年」徐大、和社工EJ,展出他們的日常生活和生命故事,盼能讓更多人理解貧窮的「為什麼」。

原住民青年Amimi,曾經住在新北市的城市部落裡,也是學校的田徑隊,但後來傳出部落將被拆除,隨著族人開始發起長期抗爭,他也參與其中,升學考試這些事情,都只能暫時放在一邊,後來抗爭失敗,部落遭拆後他們都被安置到國宅居住,Amimi也輟學,到工地工作賺錢,想辦法餬口。

喜歡唱卡拉OK的徐大,年過60,曾經露宿街頭,現在體力越來越差的他,能找到的工作有限,但還又還沒到可以申請低收入戶的程度,每天靠著從早到晚到處打不同的零工維生,他也不知道能做到何時,「那些工作你很難期待明天,他也常常說,要哪天受了傷,真的不知道接下來還能做什麼……」朱冠蓁說。但徐大個性樂觀,他常常到街友團體的工作站聊天、目前也住在共居公寓和青年一起生活,他現在最大的願望就是能有穩定收入,然後和兩個女兒見面。

從越南遠嫁到台灣的「小星星」,過去被經常酗酒的前夫暴力對待,甚至砸破頭流血送醫,因為怕被打而在深夜抱著孩子在街頭遊蕩,離婚後的她在台灣找工作也不容易,替人幫傭煮飯、在餐廳洗碗、做美甲美容、到工廠當女工等,靠著微薄收入扶養兩個孩子,生活辛苦卻無法符合領取低收入戶的資格。

在許多人和社福團體的協助下,小星星終於在萬華開了一間賣家鄉傳統美食的小吃店「越窩越好」,除了能自力更生外,她更熱心幫助其他新移民姊妹和經濟弱勢家長「顧小孩」,還準備「待用餐」請街友吃飯,也許因為曾經「窮過」,小星星現在覺得「有什麼能做的,我就可以做。」現在她最期盼就是小孩平安長大,然後他也能靠著自己的一份力量回饋社會。

擔任社工的EJ則是典型「貧窮青年」的代表,領著「吃不飽也餓不死」的薪水,在台北過著看起來不算太差的生活,但EJ說,他接觸到很多個案後,覺得其實很多時候,一般人都有可能落入貧窮的困境,「貧窮」其實離社會大眾沒有那麼遙遠,他也說,「很希望大家的失敗都是能被聊出來的,說出就會發現,失敗也不會讓你失去自己的價值。」

人生勝利組「呱吉」:我知道有些先天優勢在支撐我

從小就領低收入戶補助的社工陳姿宜昨(5)日也現身展覽開幕記者會,鼓起勇氣談自己從小的貧窮經驗,小時候陪母親撿資源回收維生、累了就坐紙箱上,那就是她的童年:「那時候我就很會垃圾分類,不是因為我環保意識特別高漲,是因為媽媽就在做這工作。」

「我可以去讀大學、選喜歡的科系,是因為有『低收入戶』這資格撐著我。」陳姿宜上大學後,有天卻不知何故,低收入戶資格忽然被取消,校方行政人員還對她說,「其實你也沒那麼可憐。」讓她至今無法忘懷,後來她用課餘時間拼命打工、推掉幾乎所有跟朋友的聚會來省錢,才有辦法繼續學業;而這也讓她思考「真的是因為我不夠努力才會這麼窮嗎?」

被視為「人生勝利組」的知名youtuber呱吉聽完陳姿宜的敘述後也回應,坦言自己從小家境就不錯,爸爸是公司總經理,媽媽也很重視他的教育,他一直到長大後才知道,不是所有人都會像他那樣天天讀報紙、可以常常買書看書,這些都是他的資源:

我在39歲時離開本來在外商公司的高薪工作,把所有存款、房地產都投入創業,可能很多人會覺得這樣很勇敢,我出社會後也沒跟家裡拿錢一直很努力,但我心裡知道,「我失敗了可以回家、爸爸媽媽還是會幫我,這是我在創業過程中,很重要的安全感的來源,我也比較容易信任、願意幫助別人……我不敢說我比別人勝利,但比起貧窮的人,我確實有更多的優勢。」

巫彥德強調,對貧窮的偏見和歧視,讓本來狀態已經不好的人,跌入更困窘的狀態,更少的自信、更少的朋友、更少的資源,更難以脫離貧窮的狀態,唯有大家願意看見貧窮最真實的面貌、聆聽貧窮者的心聲,才可能真正消除對貧窮的歧視。今年的活動除了展覽,更規劃紀錄片放映、百人夜訪街友、街賣者講座等不同活動,來讓人能更貼近貧窮者的狀態,「當我們身處其中,便將不再置身事外。」

看見貧窮人的台北特展
Photo Credit: 關鍵評論網/李秉芳攝

延伸閱讀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