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媒體調查「關西機場」事件,指台灣面臨「假新聞危機」

日本媒體調查「關西機場」事件,指台灣面臨「假新聞危機」
Photo Credit: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讀賣新聞指出,中國成立了「對台工作小組」,利用台灣媒體競相爭取網路新聞點閱率,只愛關注吸引人的話題,疲勞式連環報導相關等,訂下有組織散布假新聞的方針,來動搖台灣政府。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日本「關西國際機場」上月遭強颱燕子重創後關閉,上千名旅客受困,日本媒體紛紛在滿月時推出相關報導,《讀賣新聞》則在4日以「假新聞動搖台灣」為題,大篇幅報導了當時在網路上盛傳的「中國領事館派車到機場接中國旅客」但後來證實是子虛無有的假消息,卻被認為可能間接造成了台灣駐日本大阪代表蘇啟誠自殺的悲劇。

《蘋果日報》報導,《讀賣新聞》指出,中國成立了「對台工作小組」,利用台灣媒體競相爭取網路新聞點閱率,只愛關注吸引人的話題,疲勞式連環報導相關新聞等作法,訂下有組織散布假新聞的方針,來動搖台灣政府;旅日作家劉黎兒投書《新頭殼》指出,小組的工作方法是以身邊生活問題來散播假新聞,如果能成功讓台灣媒體轉載的話有獎金可拿。 

像是這次關西機場事件就很有殺傷力,在日本雅虎新聞等地方,可以看到許多留言都對假新聞殺人事件感慨良多,除了自我提醒不要上中國當外,也反省日本官方如果能早一點主動發佈澄清,或許就不會發生外交代表自殺的悲劇,亦即關西機場應積極說明從機場將受困外國旅客載走的,並非中國領事館調度的巴士,而是關西機場的巴士,關西機場並沒有特別優待中國遊客。

《中央社》報導,日本媒體也整理出台灣最近3件假新聞事件:

  • 關西機場事件,台灣駐大阪辦事處處長自殺。
  • 香蕉豐收導致價格崩盤,卻是使用2007年的舊照片。
  • 蔡英文總統到中南部視察淹水災情搭裝甲車,下令士兵可隨時射擊,將人民當成敵人,但事實上士兵和裝甲車並沒有武裝,因災區水患還未退去,所以總統搭乘距地面較高的裝甲車勘災。

這些假新聞及網路上留言,被未求證的台灣媒體與社群網站廣為引用,以第1則關西機場疏散事件為例,台灣的駐日機關、外交部因此飽受抨擊和批判,《新頭殼》指出,日本週刊《東洋經濟》在9月下旬也推出調查報導,追究當時假新聞到底是怎麼製造出來的。

關西機場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東洋經濟》指出,9月4日當天有約700名中國遊客被困在機場;雖然中國領事館的確曾對關西機場要求派出巴士協助中國遊客脫困,但事實上這是各國駐日單位都有要求,不僅中國,因為當時連絡橋破損,通行必須設限,關西機場擔心導致混亂,因此對此類要求全都加以拒絕。

雖說如此,因為外國旅客中陸客人數最多,而且團客多,也因此檢討了接受中國領事館來幫忙的提案,讓關西機場與各航空公司及中國領事館三者一起協調讓陸客脫困。

中國領事館是派了巴士到關西機場對岸的泉佐野市內接人,也因此關西機場有把中國遊客跟其他的外國旅客分開,但是在中國遊客搭上巴士前,其他外國旅客也早就開始搭上巴士,並沒有特別優待中國遊客,中國遊客最後撤離時間還比其他外國旅客晚,其他外國旅客是5日的23時全部撤離完畢,但陸客則到5日23時30分才撤離完畢。

報導也指出,中國領事館在19日表揚負責撤離的南海巴士,但是南海巴士自己承認「要求南海巴士出動的是關西機場而非中國領事館」,但是因為網上傳出中國領事館人員也跟到巴士的影像,更讓優待中國遊客的假新聞「加碼」。

《東洋經濟》也指出,中國總領事館表示新華社報導就是官方見解,而沒有直接回答問題;不過新華社其實只報了「領事館有協助脫困」而已,無法確認有任何詳細內容。其下的留言則指出這原本是中國共產黨機關報《環球時報》的報導引起的,製造中國搶救中國遊客的論調。

《蘋果日報》報導,另外《產經新聞》早前也向日本讀者介紹了「關西機場事件」,指有位「自稱」搭乘中國巴士離開關西機場的台灣人,在社群網路上抱怨,稱台灣的大阪辦事處不幫她訂飯店還冷言冷語,導致台灣民眾狂批駐日代表謝長廷與大阪辦事處。

隔天北海道強震,因為新千歲機場關閉,約700名台灣旅客受困,台北駐日經濟文化代表處札幌分處開放大廳,讓這些台灣旅客過夜,結果又被抱怨「怎麼只提供泡麵」。

熟悉台灣政治的東京外語大學小笠原欣幸准教授認為,從關西機場(沒派車、不幫忙訂飯店就被痛罵)及新千歲機場的情況可以看出,台灣人的反應「逸出常軌」(脫離常識),他認為這些對政府過度要求的「怪物選民」,是造成台灣政治不安定化的其中一項因素。

《中央社》報導,事實上蔡英文多次對於假新聞表明憂心,曾說「這次選舉有很多假新聞,其中也有來自對岸(中國),企圖破壞民眾對我們的信賴,激化選舉。」蔡政府本來就對搧動詆毀政府的假新聞不斷發生而懷有危機感,行政院也在今年5月在官網設立「澄清專區」,反駁假新聞以及反駁或澄清會產生誤解的報導。

新聞來源:

核稿編輯:楊之瑜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新聞』文章 更多『社會』文章 更多『李秉芳』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