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貿易拔河戰是「虛張聲勢」還是「新常態」?

中美貿易拔河戰是「虛張聲勢」還是「新常態」?
Photo Credit: Carlos Barria/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個人覺得,雙方彼此延續虛張聲勢的態度可能會變成「常態」,就像美國過去50年對抗蘇聯,冷戰整整打了50年,大家不要期待中美貿易的拔河戰會雷聲大雨點小地一下子就縮回去。

先提出我的結論:坊間有關中美貿易戰最終輸贏如何的論述很多,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看法與意見。我個人覺得,「兩敗俱傷」是正常的結論。「美國短期先贏,中國大陸長遠扛霸」則是面面俱到的看法。也有很多人説,中美貿易戰正好給了台灣的大好新機會,這就是典型的一廂情願了。我建議,討論這個題目,最好先拔掉個人地域性主觀,也不要顧慮媒體或讀者對個人看法是否會有偏頗反應,我們從幾個簡單角度來觀察就好,沒有對錯,只是個人看法。

貿易戰之前 内部自己人看中國大陸經濟

今年(2018年)春季,我到北京參加一場會議,在座有好幾位中國大陸知名的投資基金代表,共同語重心長地說,2017下半年到2018上半年的好一陣子,不管是股市或房市,生產或消費,都是他們長久以來所看過的中國大陸經濟最不好的時段。

類似如此對中國大陸國内經濟憂慮的觀察,遠在中美今年關稅戰升溫之前就存在了。

外邊唱旺唱衰中國大陸經濟的言論多如過江之鯽,但自己人關起門來的討論,我覺得可能比較正確也比較嚴重。因爲整個中國大陸在過去30年都沉迷在超英趕美的自我良好感覺之中,但逐漸的,他們自己也看到,如果他們房市與金融泡沫破滅的話,災禍會遠大於2008年華爾街造成的金融海嘯好幾倍。

大概就在這個時刻,美國政黨輪替偏偏換上了一個狂人川普。

美國政壇鷹派當道 不按牌理出牌

説起美國現今政壇鷹派對中國大陸的各種戰略看法,不得不回顧美國總統川普身邊以前的親信戰略紅人史蒂芬.巴農(Steve Bannon),他曾經斬釘截鐵説過的4個重要戰略觀:

1、美國與中國大陸的貿易戰並非現在才開打,而其實是早就打了25年,只不過過去美國一直在輸。現在美國在剛剛開始反擊:重點在「剛剛開始」這4個字。

2、俄國只是一個麻煩annoyance,但中國大陸則是最大的威脅challenge。這個新看法很像當年冷戰時期,美國數十年視蘇聯為最大威脅一樣,所有戰略都針對蘇聯。時光快速向前推動,中國大陸與美國對抗,不妨回顧冷戰之後蘇聯解體的這個實例。

3、總統川普對中國大陸的態度一直是耿耿於懷的。從他競選政見大主題就可以看出來,川普一直認爲中國大陸每年帶來貿易赤字3750億美元,是衰減美國國力的主因之一,而起源都來自於中國大陸政府自己玩起來的不公平游戲規則。

4、美國的貿易政策,對象完全不是中國大陸人,而是在針對那操弄不公平游戲規則的中國大陸政權。長久以來中國大陸政府以低價傾銷,貨幣操作,政策補貼subsidy等各種行爲,在世界市場爲所欲爲,這個時間已經過了。美國最終要求的,就是中國大陸政權改正這樣的不公平行爲。

我個人非常厭惡川普這個人,覺得他根本是個白人至上主義的奸商,對多數族群與女性都明顯的不尊重。與先前的數位美國總統相比,你幾乎可以説川普是個非常不正派的惡人。

但川普上任之後的2年,我們卻隱約看到當年雷根總統上任之後的氣勢。這兩人的人品當然不可同日而語,雷根是個廣受大家喜愛的可愛老人,川普則是許多人親痛仇快的對象。不過一個事實反映了川普今天選擇强硬作風的緣由:雷根之前,俄國與歐洲唱衰美國很久。電影明星雷根上任之後雷厲風行,讓大家跌破眼鏡,直接影響了蘇聯解體,東西德復合,更帶動了好一段强盛時期。

現在這樣的鷹派又回來了,而且真地徹底硬起來。中國大陸過去訕笑美國為「紙老虎」,認爲自己不久之後就可以取代美國的霸主地位。中國大陸的領導核心也始終認爲自己是麻將高手,對美國完全可以領先三步怎麽出牌扣牌。現在忽然發現「紙老虎」變回「真老虎」,能飆能咬,不再按照他們的推論打牌,那些大頭症帶動的老套,忽然閒好像行不通了?

中國大陸是否誤判低估了美國的重要性與力量?

以前我常説,任何區域的成就,取決於「人才,技術,資本,市場」這4大支柱,而其中又以「市場」為最主要的驅動因素。

美國當然是全世界最主要的市場,這對任何行業來説都是不爭的事實。中國大陸上絕大多數企業,大概很少人敢説「我不要美國市場或美國技術」(有人說「華爲」就不需要美國市場,他們不理解「華爲」過去數十年在美國市場的努力掙扎)。

看中國大陸80%的企業直接間接都與外銷美國或與美國市場有關,如果關稅貿易戰一直繼續,這些企業過去的榮景不再,大批企業會陸續崩盤,它的漣漪效應,吹動的問題就不會只限於單純的經濟問題而已。

儘管中國大陸的媒體過去一直吹噓他們如何在幾年之後要科技自主,企業大如「中興ZTE」可以在川普一聲令下之後幾乎一夕瓦解,就知道這個世界不會有誰可以「獨霸」,更不會有誰可以「衆人皆死我獨活的「苟且偏安」。301法案有大部分内容都是針對中國大陸祭出的,怎麽可以全世界都照規矩游戲,唯獨你中國大陸可以置身法外,我行我素及予取予求?

中國大陸當然不是省油之燈,他也認爲自己遲早翻身變成世界的消費大國,但那一天還未到。今天的中國大陸,經濟其實還是大量地牽掛在美國這塊市場的:

1、中國大陸政權評估美國不能沒有中國大陸,因爲美國人喜歡與依賴他們的便宜貨,這個神話逐漸在美國優先的策略下瓦解。川普領導美國生產回流,所使用的方法就是稅率優惠投資優惠,這一套正是中國大陸玩的最好、玩了30年的游戲。然後美國也積極的開發全新的供應鏈Supply chains,目標是歐盟,東南亞,以及其他新興地區。以子之矛攻子之盾,中國大陸壟斷生產的美麗神話正在逐日消減。

2、中國大陸反擊,也相對課徵美國進口中國大陸的貨物,這一招其實就是困獸猶鬥,説穿了只是替自己做面子而已,有點可憐。2017年中國大陸出口美國5060億美元,進口美國物資1300億美元,互相課稅的游戲在開頭就差距太大了。這套游戲令我想起台灣一再地被小國斷交,然後每天就關起門在裏面嚴正抗議,其實都只是對自己自圓其説,爲自己緩頰做面子而已,可憐。

3、中國大陸的評論認爲美國一定是色厲内荏,貿易戰打不久的。這個看法倒有它的可能,但不會是因爲美國手軟。而是因爲美國是個政黨正常輪替的國家,川普在政壇上敵人尤其多,民主黨早就虎視眈眈地等著取代國會多數,然後要來impeach彈劾川普。不過中國大陸已經長久誤判了美國人心態,如果川普在這一兩年内貿易戰奏效,接替的政黨當然也會打蛇隨棍上,不見得換了總統或換了政黨就會鬆綁貿易政策。

這場貿易拔河戰,不曉得會打到那一天,在中間遭難的還是所有真正從事生產與經商的企業。就像以往的世界大戰,國與國之間開打,死的都是老百姓與他們的子弟。我個人覺得,雙方彼此延續虛張聲勢的態度可能會變成「常態」,就像美國過去50年對抗蘇聯,冷戰整整打了50年,大家不要期待中美貿易的拔河戰會雷聲大雨點小地一下子就縮回去。

本文經林富元授權刊登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