詹順貴在觀塘案環評前「請假變請辭」,環保署長:他不顧我死活

詹順貴在觀塘案環評前「請假變請辭」,環保署長:他不顧我死活
Photo credit: 李秉芳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面對副署長下台,環保署長李應元表示,觀塘案環評歷經一年半的時間,他認為就實質面、程序面,詹順貴應該都可以接受,對「好兄弟」從請假變成請辭,實在是「沒有必要」,他也認為,在這種時候請辭,不顧他的死活,是不顧江湖道義的行為。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2018.10.8 18:00更新)

以士林王家都更案、台東美麗灣度假村等案件為人知的「社運、環保律師」詹順貴在蔡英文上台後入閣成為環保署副署長,主力改革環評制度,不過《環評法》修法草案至今仍未送到行政院。詹順貴今(8)日早上在臉書上提出「離職聲明」,行政院也在下午表示同意,環保署長李應元則表示,在這種時候請辭,不顧他的死活,是不顧江湖道義的行為。

環保署副署長詹順貴今日上午在中油觀塘案第三次環評前,在臉書貼出「離職聲明」,行政院發言人Kolas Yotaka(谷辣斯・尤達卡)下午表示,行政院體諒詹順貴在深澳電廠環差審查會中,依法行使職權而投下關鍵一票,卻遭致社運團體的批評,「為了避免詹副署長再度面對同樣的壓力,勉予同意他的請辭。」

Kolas Yotaka也強調,行政院在推動中油觀塘案的過程中,仍然沒有偏離發展經濟同時亦兼顧環保的原則,賴清德多次要求中油必須尊重環評會議的結論,並說,觀塘天然氣接收站方案已經調整,取消大面積的填海造陸,改以離岸碼頭停靠天然氣船,以棧橋連接碼頭,並將儲氣槽的位置更動,針對藻礁採取迴避措施,並且縮小開發面積由232公頃減至23公頃,努力將對環境影響降到最低,這樣的修正方案也經過環保署、農委會等相關部會共同討論,獲致共識,才提送環評委員會。

面對副署長下台,環保署長李應元出席中油觀塘案環評會後表示,觀塘案環評歷經一年半的時間,他認為就實質面、程序面,詹順貴應該都可以接受,對「好兄弟」從請假變成請辭,覺得非常可惜、不忍心,認為這實在是「沒有必要」。他也說,在這種時候請辭,不顧他的死活,是不顧江湖道義的行為,他非常遺憾。

李應元也替行政院長賴清德澄清,指出賴清德只是要求中油和經濟部應該盡快回應環評大會中的委員們的意見,鼓勵他們好好做調查,而不是下指導棋,施壓環評大會趕快通過此案。

(以下為2018.10.8 13:30發布原文)

詹順貴決定離職的「最後一根稻草」,恐怕就是近來爭議頗多的中油觀塘案,環保署的環大會從9月底開始召開環評大會,針對已經多次審查都未能順通過的「中油觀塘第三天然氣接收站環境影響差異分析案」討論,此案由於環團和部分環評委員都憂心開發後將破壞當地的藻礁生態,雖然中油數度縮小開發面積,至今仍未能通過,最後送到環評大會作最後決定。

不過至今兩次環評大會都「流會」收場,因多數的學術界環評委員退席、缺席抗議,表示不願意和官派代表的「投票部隊」一起走到「表決」,變成幫此案通過的結果背書,現場人數不足,只剩下官派代表而流會,而詹順貴在主持第一次會議後(9月12日),第二次(10月3日)則是請假未出席,當天下午就有媒體報導,傳他已經遞出辭呈,但環保署立刻發新聞稿否認。

5日行政院長賴清德在立法院備詢時表示,「若觀塘案能夠順利興建,可以考慮重新評估深澳燃煤電廠是否停建」,引發環團十分不滿,批評賴清德不應該這樣「交換」,也讓詹順貴認為,賴清德的對觀塘案「希望9月通過」的發言,之前就已讓部分環評委員不滿,在會議上批賴清德透過這種方式讓環評大會變成政治決議而非專業審查,詹順貴也因此備受壓力。

今天是中油觀塘案的第3次環評大會,詹順貴選擇一早在臉書上發表離職聲明,在離職聲明中他也強調,

環評制度的開會程序,環評、環差、環現差以及環調等案件,都是先組成專案小組審查,做成結論建議後,再送大會決議。現在攸關第三天然氣接收站的觀塘工業區、工業港環現差、因應對策以及環差等案件,因為賴院長過度期待的發言,釀成部分委員退席抗議,接著又被迫過於密集加排大會,讓委員更加不滿,消極不出席杯葛,不僅環評制度公信力盡失,甚至連正常運作都有困難。

可以理解,整體施政或決策,有許多面向的價值要權衡,不可能將單一價值無限上綱。但在決策時的價值取捨或排定優劣、輕重緩急時,總要兼顧制度的穩定性,才能建立可長可久的公信力。否則,縱使形式上程序合法,仍會讓制度崩潰,公信力蕩然無存。

詹順貴在環署任內,持續擔任環評大會主席負責主持會議,《環境資訊中心》報導,詹順貴任內經手的重大爭議環評案件,包括這次的觀塘案,大多與能源有關,除了最後投下「關鍵贊成票」的深澳電廠案外、還有台電大潭電廠「緊急發電計畫」環差案,當時環評大會在14天內就推翻了他自己擔任小組召集人的重作環評建議快速通關。

深澳電廠案時,詹順貴的一票讓他成為眾矢之的,許多過去對他信任的環保團體都批評他已經「忘記初衷」,不過詹順貴的法律見解認為,當時深澳電廠是「環差」審查,開發單位提出的版本確實比過去進步,他「依法」只能投下贊成票,也再次強調這就是環評制度需要改革的理由,讓延宕多年的老案有退場機制,盼各界支持《環評法》修法,解決目前的制度上的漏洞。

但這場爭議也成為幾位環評委員心中的「創傷」,在這次的中油觀塘案環評大會審查時,就有環評委員當場對主持會議的詹順貴表示,「當時深澳案討論了那麼多,提出許多專業意見要求開發單位回應都沒有,最後竟然還是投票表決比人多,讓他難過好幾天都睡不著,為了不讓深澳案重演,只能退席離開,不再幫環評背書。」

詹順貴從1990年代就開始投入環保運動,以其法律專業背境,經常在許多環保運動的幕後協助環保團體分析法令,研擬法律對策,且義務幫缺乏資源、弱勢的團體打官司,曾參與2003年雲林林內焚化爐、新店安坑垃圾掩埋場、新竹橫山垃圾掩埋場、台東杉原美麗灣度假村、中部科學園區三期及四期開發案訴訟、雲林麥寮六輕大火、大埔徵地事件、反台南鐵路東移自救會等案件。

2016年3月24日,詹順貴進入蔡英文政府組織的林全內閣,擔任行政院環境保護署副署長,主要任務為環評制度改革與空污問題。《空污法》母法雖然已經在上個會期完成修法,但後續攸關施行細節的上個百子法仍未完成,《環評法》母法雖已有草案,也已經在全台灣各地開過數場公聽會,但遲遲仍沒有將草案送入行政院核定。

在2017年9月,行政院長賴清德上任時,詹順貴就曾一度表示要退出內閣,回到民間,但被蔡英文總統強力慰留;由於賴清德和詹順貴過去在「南鐵東移案」就已經明顯立場相左,詹順貴認為在賴清德的內閣團隊中,他繼續做下去雙方難以共事,賴清德上任後一年期間,多次傳出詹順貴仍想離職,如今果然還是提出辭呈。

詹順貴離職聲明中表示,林全離職後,他仍然念茲在茲,以修《環評法》做為他的核心目標,然而最近一年,在行政院可以完整、深入討論政策的機會,已然大幅減少。現今初始的使命尚未完成,更要面對既有環評制度再度天搖地動,制度的社會信任基礎受到嚴重傷害,離當初修法目標越來越遠,「實在有愧職守......此時此際,唯有辭去環保署副署長一職,以為政策、理念負責。」

詹順貴離職全文:

核稿編輯:楊之瑜、羊正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