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斯四大領域宣言,定義了新時代全面轉向的新鬥爭

彭斯四大領域宣言,定義了新時代全面轉向的新鬥爭
photo credit: Eduardo Munoz/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再美的修飾辭藻,都無法掩飾内含的憤怒。不說憤怒的理由是否完全屬實,是否值得大張旗鼓翻臉,但一旦憤怒的態度表達出來之後即覆水難收,絕對會造成下一分鐘開始的正反爭執繼續升高。

美國副總統彭斯近日發表了對中國的言論,在全世界,尤其是中台日韓與亞洲地區都掀起了軒然大波。與其說彭斯在共和黨智庫的40分鐘談論是他個人的演講,還不如認知它是一份代表今日美國政權整體對中國的態度,重新劃分舊時代與新時代思維、有如轉捩點般的宣言。

美國精神:總認爲自己代表光明,要與黑暗勢力對抗

幾年前好萊塢在經過30年的沉潛之後,重新推出星際大戰《原力覺醒》(Star Wars: The Force Awaken)故事延續的影片,我應邀寫了一篇影評。當時我除了針對這部全球票房冠軍的電影做了講評以外,還語重心長地提出,其實這部電影相當程度代表了美國人總體的思維。美國人總認爲這個世界上有光明與黑暗,美國人羅曼蒂克地代表了光明正義的一方,需要不斷與隱藏中或已經突顯的黑暗勢力對抗。

事實上,全球最賣座的電影,大多都根據如此的劇本拍攝出來的:讓大家感覺反派越來越強,激起劇烈的光明與黑暗之爭。就像《蝙蝠俠》需要有小丑Joker那樣強勁的得對手;《星際大戰》需要有天行者Skywalker對抗黑武士Darth Vader;《復仇者聯盟》需要有全體英雄對抗超級反派Thanos。於是正派一方就可以團結大衆力量,票房也就大賣。

當年二次世界大戰,反派希特勒的納粹與日本軍閥協助了美國總動員,順理成章地建立了戰後不可一世的世界霸權。之後的50年,反派蘇聯被塑造成美國全體上下團結意識的共同冷戰敵人,一直到蘇聯解體,東西德合并之後,敵對意識也尚未消失。來到了今日,中國的迅速崛起,她本身又在大頭症的催眠之下,毫不掩飾地吹噓自己成爲足以抗衡的世界強權(不管你如何修飾解說,一帶一路就是最明顯的大頭症代表),於是中國逐漸蛻變成第一反派主角。

美國政權輪替,換上了不按牌理出牌的鷹派狂人川普。爲了實踐他自己的選舉承諾、鞏固自己的地位聲望,川普也需要一個反派來協助他平息民怨,增加票房。實際上也爲了追回過去30年美國逐漸失去的力量,誰賺了最多老美的錢?誰是舞臺上最具威脅的新星?請君入甕,中國今日政權就成了美國最新團結對抗的對象了。

彭斯針對4大領域的宣言,定義了新時代全面轉向的新鬥爭

副總統彭斯的宣言,我反覆聆聽了好幾次,大概可以分爲4大塊。讓我用老百姓的口語及角度,來描述這4塊「新仇舊恨」:

(1)經濟貿易赤字之痛:讀者可看看我日前撰寫的<中美貿易拔河戰>一文,很多痛可以忍,一直虧錢的痛不能忍。說經貿問題是中美對抗冷戰開始的導火線也算合理。

(2)軍事外交的無限擴張:這是美國長期霸權的原始基礎,也是她自己擅長的手腕,現在眼看著中國以同樣劇本在世界各地設法取代美國地位,等於是直接在老美腳上一再痛踩。(台灣沒事做的外交官,這下子終於找到新題目,狂下猛藥,繞著副總統彭斯的宣言大肆渲染)

(3)長期以來對共產内政的不滿,今天統合算帳:美國精神裡頭有一大塊是民主與共產的抗爭,以及自由與集權的分界,兩者是無法並存的。所以從卡特總統時代就不斷地對中國的人權與自由問題見縫插針,煽風點火。這一點,絕非新意。你甚至可以說欲加之罪,何患無辭?

(4)近年來中共對美國本土的全方位滲透:這一點是晚近的新指控,全新整理出來的罪狀,大概也是中國流亡美國一些異議人士的最愛。我不曉得實情有多嚴重,但我經常旅行,實際上看見央視CCTV在全世界每個角落都建立了好幾個頻道,反而美國只剩下CNN與彭博比較普及。感覺央視代表了中國政權的態度與聲音,正在取代美國過去世界各地的《美國之音》與《美國新聞處》。兩者異曲同工,殊途同歸。

如此又打又愛的交錯,可能帶動幾個演變

當然,政治家的宣言,後面都會還加上一些橄欖油來潤滑一下。副總統彭斯的宣言當然結尾就說了:

我們還是希望雙方能夠友好共存。競爭歸競爭,競爭(Competition)不一定需要有敵對(hostility),未來世界是屬於美國與中國一起的。

但是再美的修飾辭藻,都無法掩飾内含的憤怒。不說憤怒的理由是否完全屬實,是否值得大張旗鼓翻臉,但一旦憤怒的態度表達出來之後即覆水難收,絕對會造成下一分鐘開始的正反爭執繼續升高。

中國無障礙地成長擴張了30年,現在具體的障礙終於來了。美國在世界各地自以爲的領導地位被動搖了,終於現在也知道要再硬起來了。就像2個小孩在校園裡打架,被抓到訓導處長跟前處罰,2個小孩一定會彼此指控:「都是他先動手!」、「是他先罵我,吐我口水!」、「是他先不對!」、「都是他害的!」。不管原因是什麽,打架就是打架,打架起來,一定會有損傷。

逐日升高的言論與態度對抗,總的來說,對夾在中間的老百姓不是好事。它所引發的趨勢,大概會有這幾個可能:

(1)川普將中國升高爲新反派標的是個險招,但在美國國内大概短期會有不錯的渲染效力。是否可以挽回他日漸低落的民調,則要看長遠是否能夠真的帶出成果(經貿差距減少?軍事外交擴張彼此收斂?中國内政大幅改革不用去想?對美國本土的滲透如果屬實,怎麽處理?)。尤其川普、彭斯到目前還沒有給出一個下台階,對於迫切需要維持面子的中國政權,就算想協調都很難。

(2)中國在30年的努力之後,確實力量膨脹了許多,是否在得到下台階之後願意調整步伐,還很難說。對領導團隊來說,這是一場根本意識形態、政權地位、名聲威望,以及實際利益綜合起來的錯綜複雜爭鬥。不處理是不行的。處理不好,帶動的問題就不只是這表象的4大塊。

(3)可以看見的是,如果美國執意進行全面新供應鏈,減少對中國的依賴,增加對其他地區的採購,確實台灣、日本、韓國一直到東南亞、歐盟、南美,都可以獲得部分的利益。最明顯的例子就是美國鄰居加拿大與墨西哥。川普在痛罵以前建立的北美自由貿易協議(NAFTA)之後,自己又快速重建了一個類似的USMCA協議。這其實又再次地像極了小孩打架:我不跟你好,跟你絕交,我就要開始跟別人好,把你氣死。這些「別人」短期内大概都可以有新商機新利益了。

除了以上這3個可能演變,還有什麽具體結論?哈!且戰且走,大家慢慢看,且待下回分曉吧。

本文經林富元授權刊登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