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西總統大選:「搞垮國家」的左派執政黨將對上右派「巴西版川普」

巴西總統大選:「搞垮國家」的左派執政黨將對上右派「巴西版川普」
Photo credit: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這是巴西自1985年恢復民主後,舉行的第8次總統直選,也是第一次有右派能夠和左派抗衡。原因可能是巴西正經歷1985年以來,最嚴峻的政治、經濟、社會治安動亂。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中央社)巴西總統大選,民粹極右派候選人波索納洛(Jair Bolsonaro)是首輪最大贏家,但能否在28日決選勝出仍是未定之天。這是巴西自1985年恢復民主後,第一次有右派能夠和左派抗衡。

巴西最高選舉法院表示,波索納洛首輪獲46.7%選票,左派候選人哈達德(Fernando Haddad)28.37%,由於沒有人票數過半,這兩名得票數最高的候選人28日將行第2輪投票。

波索納洛首輪雖然大贏,不過第2輪與哈達德對決能否勝出,還很難說。選前多數民調顯示,兩人的支持率只有2個百分點差距,而首輪其他11名落選候選人的支持者,很可能在第2輪把票投給哈達德。

這是巴西自1985年恢復民主後,舉行的第8次總統直選,也是第一次有右派能夠和左派抗衡。原因可能是巴西正經歷1985年以來,最嚴峻的政治、經濟、社會治安動亂。

巴西政治、經濟、治安一團亂,首輪投票成為「左派」與「反左派」的對決

《上報》報導,2000年至2012年,巴西成為世界上成長速度最快的主要經濟體之一,然而,自2014年起經濟大幅衰退後,巴西便一蹶不振至今。

不僅經濟節節敗退,2014年以來,巴西還爆出多起高層貪腐醜聞。其中以巴西國營石油公司(Petrobras)弊案牽連最大,自2004至2012年間,巴西國營石油公司,以每份合約3%的回扣,賄賂政治人物與權貴,不法金額高達數十億美元,直到2014年司法機關展開名為「洗車行動」(Lava Jato)調查,巴西石油公司弊案才被揭發。

廣受歡迎的巴西前總統魯拉(Luiz Inácio Lula da Silva)也因涉嫌在2017年擔任總統期間收賄,協助建設公司成功獲得合約,而在於2018年1月被判12年1個月有期徒刑,此外更有150名政界、商界領袖在「洗車行動」中判有罪。

「洗車行動」調查結果徹底擊垮巴西民眾對政治人物與民主制度的信心,根據美國民調公司蓋洛普(Gallup)的數據顯示,相較於10年前有51%巴西公民對國家政府具備信心,如今僅剩下17%。

同時,暴力犯罪在近幾年也不斷飆升。2017年的巴西共計發生多達63,880起凶殺案,相較於2016年增加2.9%,世界最暴力城市排名前20名光是巴西就佔據7個名額。

這一切都導致國民對左派領導人極度不滿,而此時宣布參選的極右派波索納洛,不只是提供「換人做做看」的選擇,他強硬、要求以暴制暴的作風,也切合人民對「重建倫理道德秩序」的希望。

「巴西版川普」歧視女性和同志,卻被支持者認為是巴西「救世主」

(中央社)首輪投票中最高票、極右派的波索納洛,過去在巴西政壇的影響力其實微乎其微,現年63歲的他曾為陸軍空降部隊一員,在1986年因帶頭抗議軍人薪資過低而遭判刑入獄,但也因次成為巴西軍人心目中的英雄。1988年波索納洛被高等法庭宣判無罪,同年參選里約熱內盧市議員,由此展開政治生涯,並在兩年後當選眾議員,連任7屆至今。

雖然從政近30年,但波索納洛在巴西政壇沒什麼影響力,只有在發表帶有種族歧視和激烈的反人權和同性戀言論時,才會引起公眾注意。由於波索納洛經常大放厥詞,西方媒體甚至封他為「巴西版川普」或「熱帶版川普」(Trump of the Tropics)。

2014年,波索納洛高票連任眾議員後,有意逐鹿總統大位。過去兩年,波索納洛頻頻上電視宣傳理念,讓全國民眾認識他。他捍衛傳統家庭和宗教價值,支持槍枝合法,反對任何毒品合法化,也反對擴大現行墮胎範圍。

波索納洛的保守態度和爭議言論,博得激進派選民好感;他的強硬形象和以暴制暴的觀點,也被解釋為軍人出身、個性鮮明,富有膽識和魄力,讓支持者相信他能解決貪腐和公共治安等問題。九月初,波索納洛在街頭掃票遇刺受傷,更加鞏固他在支持者心目中的形象。支持者相信波索納洛可以重建倫理道德秩序,進而將他奉為「神話」(Mito)。

第二輪投票,將著重「誰能提出有意義的政見」

(中央社)首輪投票結果,打破左派「工黨」和中間派「巴西民主社會黨」連續6屆總統選舉的對戰。《聖保羅頁報》(Folha de S.Paulo)政治專欄作家蓓嘉摩(Monica Bergamo)指出,這樣的結果顯示原本支持中間派候選人的選民,其中一部分改投波索納洛;而原本支持哈達德的選民,也有部分在最後一刻改變立場。

相較於首輪投票集中在「反工黨」與「支持工黨」的拉鋸戰。分析家普遍認為,第2輪將是一場全新戰役,結果將取決於兩位候選人是否能清楚說明政見方針,而不只是提出一些口號。

經濟學家暨政治分析家謝尼斯(Ricardo Sennes)表示,波索納洛必須尋求中間派的支持,讓社會各界更清楚了解他的執政計畫與工黨的不同,並與其他政黨達成某些必要共識,確保執政能力在建設方面能取得成效,增加選民的信心。

經濟學家巴羅士(Mendonca de Barros)認為,進入第2輪的工黨將面臨兩難處境,如果不改變一貫的左派言論,將很難在第2輪爭取到更多選民支持;但一旦改變立場,則可能失去政黨屬性的認同,讓左派選民對工黨失去信心。

XP投資顧問公司首席經濟學家拉提夫(Zeina Latif)指出,未來的國家領導人必須正視當前巴西的真實狀態,兩位候選人應該對選民有所交代,提出資源合理使用又符合永續經營的內政方針,尤其是到目前為止候選人都還迴避有關財政、經濟、福利等的各項改革問題。拉提夫表示,選民對波索納洛和哈達德在第2輪的期待,將不再滿足於右派或左派的口號。

《中央社》報導,然而無論是誰當選,波索納洛和哈達德兩人,前者宣揚酷政和軍人干政,後者推崇委內瑞拉、古巴和尼加拉瓜等專制政府,實際上都闡揚違背民主、自由、人權的價值觀。巴西權威雜誌《就是》(Isto E)政治專欄作家馬貴斯(Carlos Jose Marques)指出,無論是波索納洛還是哈達德在本屆總統大選勝出,都代表巴西民主制度的衰敗。

《關鍵評論網》2014年也報導過當年度的巴西總統大選,當時社會黨原總統候選人8月空難身亡,為當時選情投下震撼彈。競選搭檔接替參選後民調支持率急速竄升,聲勢直逼當時尋求連任的羅塞芙,該次選舉被視為是巴西史上最激烈總統大選 。

新聞來源: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