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漢字有意思!2》:從甲骨文學漢字,就像從山裡的小溪順著往下找到大河

《漢字有意思!2》:從甲骨文學漢字,就像從山裡的小溪順著往下找到大河
Photo Credit: Deposit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他們問的方法很特殊——先在烏龜肚皮上的那塊甲殼或其他野獸的骨頭上鑽小孔,再把一小塊燒紅的炭或金屬放在那小洞上,甲骨被烤焦而且膨脹造成裂紋,那些巫師則根據裂紋的樣子解說老天爺給的答案,再把答案刻在裂紋的旁邊。這些由西元前一千多年留存到今天的甲骨文上的文字,可以說是中國最早的文字。

文:劉墉、劉軒、劉倚帆

甲骨文

中國人的老祖先很迷信,碰上重要的事,像是能不能打仗、什麼時候適合種田打獵、什麼時候會下雨、甚至王后會生男孩還是女孩,都要問老天爺。

他們問的方法很特殊——先在烏龜肚皮上的那塊甲殼或其他野獸的骨頭上鑽小孔,再把一小塊燒紅的炭或金屬放在那小洞上,甲骨被烤焦而且膨脹造成裂紋,那些巫師則根據裂紋的樣子解說老天爺給的答案,再把答案刻在裂紋的旁邊。

這些由西元前一千多年留存到今天的甲骨文上的文字,可以說是中國最早的文字。

由於甲骨文是用金屬刀子刻在很硬的甲骨上,所以多半線條很細、筆觸很直、頭尾比較尖。又因為當時的文字還沒統一,所以同一個字可能刻得不同,而且許多像圖畫,比較容易猜出它的意思。

我們由這些最早的甲骨文開始,一點一點看它們後來的演變,就好像先找到山裡的小溪,再順著往下,很容易就能找到大河,也很輕鬆地就能學會現在的漢字了。

書裡凡是作「

」這個好像「烏龜肚皮甲」符號的都是甲骨文。

金文

既然刻甲骨文是用刀,表示中國人早已使用金屬工具。考古學家也確實挖掘到不少當時以金屬(主要是青銅)製造的武器和餐具。其中的餐具尤其講究,像是煮食物的「鼎」、盛東西的「盤」、裝酒的「壺」,上面不但有美麗的花紋,而且常常刻鑄了文字。起初那文字很簡單,可能只像個商標圖案,漸漸愈刻愈多,甚至成為整篇大文章。

在銅器上刻字或鑄字,比在甲骨上麻煩得多,也自然要小心得多。所以銅器上留下來的字,多半比較整齊、筆觸較粗、分佈得較平均,也修飾得比較美。而且因為不用甲骨占卜之後,中國人還不斷製造青銅器,所以上面的金文,呈現了許多比甲骨文晚期的字。

書中凡是作「鼎」狀「

」符號的,都是金文。

小篆

西元前221年,秦始皇統一中國,他除了規定全國度量衡和車輪的距離,而且命令宰相李斯把原先寫法不同的文字標準化,是為「小篆」,至於未統一之前的文字則稱為「大篆」。兩百年後,東漢的許慎又寫了一本《說文解字》,把小篆的源流做出分析。

在這本書裡凡標示秤砣符號「

」的都是根據《說文解字》寫的「小篆」,可以看得出來,對比之前的大篆,每個字都成為更整齊的方塊字,筆觸也更均勻了,漢字到了這個時候已經稱得上相當進步。

竹木簡牘書

研究中國文字,不能不瞭解中國人的毛筆。因為必須有很好用的毛筆,中國書法才能發展得那麼變化多端。

從史前陶器上的花紋和甲骨上寫的字,可以知道那時候已經有了不錯的毛筆。甲骨文不是刻的嗎?為什麼還有毛筆寫的痕跡呢?那是因為當時的人常先用黑墨或朱紅色的顏料寫一遍,再刻。有些字寫好了沒刻,所以現在能看到。

由銅器上的文字筆觸,也可以看出古人多半先用毛筆寫好刻好再鑄。可惜既然做成銅器,就再也看不到原來的筆跡了。

現在的人,如果想看中國人老祖先的筆跡,最好的材料是西元前5世紀左右留下的,寫在木簡和竹簡上的文字。而且因為那些字都只有寫,不必刻,有些只是帳冊、書信甚至日記,所以寫得特別自由,可以看出很多瀟灑而有個性的表現,也逐漸把中國文字從拘謹的篆體中解放出來。

當時中國人把一根根長長的竹片或木片用繩子編在一起。中文一直用到今天的「冊」字,就是「兩條竹木簡中間串一根繩子」的「象形字」。傳說「孔子讀易,韋編三絕」,也表示孔子當時讀的是用皮繩子編的竹簡或木簡。

隸書

教育愈來愈進步、知識愈來愈豐富、書信愈來愈普遍,加上西元前1世紀左右有了紙的發明,中國人覺得篆字實在太不方便了,因為既要在轉彎的地方畫得圓,又得把線條寫得勻,非常花時間。於是開始改變,筆觸向兩邊伸長而且擺動的「隸書」就出現了。如果形容寫篆字,是把雙手綁起來跳舞,「隸書」則是鬆了綁,你可以很容易地看出來寫字的人自由多了——本來圓形的框子,現在成為方形,尤其向左右的「撇」和「捺」,先壓一下,再挑起來,十分瀟灑。

中文「隸書」的「隸」,意思是「在下面乖乖聽話做事的人」,也可以解釋為低層公務員,因為隸書是下面辦事人員圖方便和快速最先使用的字體。為了書寫方便,中國文字由巫師使用的「甲骨文」、貴族使用的「金文」,秦始皇統一的「小篆」到漢代的「隸書」,真是愈來愈實用而且平民化了。

書裡凡是作「

」這種「文書人員寫字」圖案的都是隸書。

行書・草書

如果說「篆書」是坐、「隸書」是走、「行書」應該是跑,「草書」則是飛。

雖然「隸書」寫起來已經比「篆書」快,為了實用,人們還是不滿意,他們要寫得更快,於是有了「行書」和「草書」。我們很難說行書和草書產生在什麼時候,因為就算早在西元前3世紀還是以小篆為主的秦代,如果打仗時軍情緊急,為了求快,也會寫行書和草書。但是至少可以說:到西元4世紀的王羲之、王獻之父子,行草已經發展到巔峰。

行書和草書最大的特色是它們轉動得比隸書圓滑。為了求快,寫字的人不再費時間慢慢表現每一筆的開頭和收尾,而是上一筆連著下一筆寫,就算不真的相連,每一筆之間也好像有一根無形的線牽著。「行書」比「隸書」寫得快,但比「飛快」的「草書」還慢些。所以行書筆觸連得少,不像草書有時候好幾個字不但筆筆相連,而且字字相連,好像拉起其中一根線,所有的字都能被扯起來了。

因為中國文人特別愛寫行書,以前又流行在牆壁上題詩,所以書中凡是有「文人在牆上題字」「

」符號的,都是行書或草書。

楷書

楷書又叫「真書」或「正書」,是從西元7世紀初,一直到今天中國人都使用的標準字體。除了中國大陸1949年之後又簡化了其中一些字,成為所謂「簡體字」,至今臺灣、香港都還在使用「楷書」,並且為了與簡體字區別,稱它為「正體字」或「繁體中文字」。

楷書應該是與行書、草書同時發展出來的,也可以說為了寫得快,並且使上一筆與下一筆更容易連接,楷書是在隸書的基礎上,加了行書和草書的一些筆觸。舉例說:小篆的「手」字邊是「

」,隸書的「手」字邊是「
」,草書的「手」字邊寫成「
」,楷書的「手」字邊則成為「
」。

比起較死板的小篆和沉重的隸書,楷書增加了許多輕巧、像小鳥啄食的「點子」和「勾」、「挑」,這些筆觸因為都是「重重落筆、輕輕出筆」,一頭鈍、一頭尖,所以寫來快些,看來也輕巧些。雖不像草書可以好幾筆相連那麼快,但是比起篆、隸,它是既工整又比較好寫的字體。從7世紀以來,中國人凡是重要的公文,絕大多數使用楷書。

這本書裡凡作「線裝書」符號「

」的,都是楷書。

簡體漢字

嚴格說一般所稱的「中文字」,應該叫作「漢字」,因為中國許多民族都早有自己的文字,只因為漢人佔大多數,所以採取漢字為全國通用的文字。

今天所謂的簡體漢字,除了少數是新造的,許多都在以前的行書或草書裡出現過,也可以說雖然從7世紀到20世紀,中國人都用「楷書」,但是人們為了求快,早就發展出一些簡體字。譬如「幾」寫成「几」、「畫」寫成「画」、「舉」寫成「举」、「舊」寫成「旧」、「龜」寫成「龟」、「勸」寫成「劝」、「區」寫成「区」、「慶」寫成「庆」、「親」寫成「亲」、「橋」寫成「桥」、「豈」寫成「岂」、「盡」寫成「尽」、「擊」寫成「击」、「還」寫成「还」、「蝦」寫成「虾」、「開」寫成「开」、「會」寫成「会」、「國」寫成「国」、「龍」寫成「龙」、「劉」寫成「刘」、「麗」寫成「丽」、「歷」寫成「历」、「難」寫成「难」、「頭」寫成「头」、「廳」寫成「厅」、「達」寫成「达」、「當」寫成「当」、「豐」寫成「丰.」、「無」寫成「无」、「寶」寫成「宝」。以上這些字,就算完全不懂中文的人也可以看得出「後者」好寫得多。

此外在「偏旁」上,中國大陸也是根據行書和草書簡化。譬如「言」字邊寫成「

」,「食」字邊寫成「
」,「車」字邊寫成「
」。由此可知學習四世紀的行書和草書,對認識今天的「簡體漢字」也有幫助。漢字怎麼變,還是血脈相通的。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漢字有意思!2:跟著劉墉一家趣味玩漢字(中英文對照)》,聯合文學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劉墉、劉軒、劉倚帆

追索漢字的演變,創意生動的學習,《漢字有意思》第2集,重磅上市!

認識各體漢字,發掘文字起源,欣賞書法之美,探尋趣味典故,學習中英語文,增添生活樂趣,立即學以致用!

  • 書中有畫,畫中有字

每一個漢字,都有一幅劉墉手繪美麗的畫,手寫該字的「剪影」、「甲骨文」、「金文」、「小篆」到「楷書」,揭示漢字的誕生和演變過程,再加上深入淺出的生動中英文解說,孩子輕輕鬆鬆很快就能學會這個字。

  • 一個字一次捉迷藏,每個字都是尋寶

愈能用在生活中的學習方法,學起來就更簡單容易!

每一個漢字,都有一張取材自日常生活的照片當例子,讓孩子試著從照片找一找,找到這個字,會特別興奮,也會記得特別牢。以後上街看到招牌或餐館的菜單,隨時隨地都能學認字。

  • 圖像教法好記憶,增強聯想跟創意

當一個人用圖像記憶法學漢字,文字就不再生硬死板,非但可以幫助認字,而且能夠增加聯想,甚至由此加強創意。

  • 本書為「中英文對照」

本書英文由劉墉女兒劉倚帆從小邊學邊譯,經劉軒校正,盡力保持簡單易讀,適合孩子學習同步學習中英文。

劉墉:「過去幾十年,我總用圖像教漢字的方法做實驗。早年在美國大學教書,發現能讓洋孩子立刻愛上中文。後來生了女兒,用這套方法教ABC娃娃,居然也事半功倍,使她而今能在北京作中英文翻譯。而現在劉軒的孩子到了認字的年齡,也是用這一套方法學習漢字。

getImage
Photo Credit: 聯合文學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