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神話到歷史》:從中國通史看「農耕」與「游牧」兩個文化軸

《從神話到歷史》:從中國通史看「農耕」與「游牧」兩個文化軸
禹貢九州圖|Photo Credit: Wikimedia Commons Public Domain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本書所敘述的史前社會,強調舊石器時代以來,中國大陸有北方與南方兩個區域社會文化軸。而且,這兩條文化軸中,北方的文化軸是經常與歐亞草原地帶進行交流,但在南方的文化軸裡誕生的物質文化,就相對地顯得保守與變化緩慢。

文:宮本一夫

初期國家的形成

讀者們讀到這裡,對於商王朝應當已有大致的了解。商王朝這個古代王朝,利用祭儀、更利用身分秩序象徵的禮制,來形成以王權為中心的宗族、氏族組成安定的階層構造;同時以進貢系統為基礎,建立了古代國家。這是新石器時代以前,以農耕社會為基礎的社會組織,逐漸進化的結果。

農耕社會的社會組織單位就是農耕的經營單位,那是以血緣家族為中心形成的。農耕社會原本是男女雙系共同體的單位,但後來轉變成以男系為中心的父系家族體制單位。而所謂的農耕社會基本上指的是在黃河流域與長江流域,各自以粟黍農作和水稻農作為生計的社會。

農耕社會因各個區域自然環境與地形環境的不同,而有數個區域文化之分。這些區域文化都有其原有的特性,也在進化速度上多多少少有前後時間差,但都如上述,在社會進化上從男女雙系共同體,轉變成以男系為中心的父系家族體制階層社會,並隨著父系家族以氏族為母體的首長制的出現,又出現了為使社會階層構造安定的,世襲性的首長制。

而率先出現父系家族體制的黃河中游流域,確立了以祭祀祖先的方式,來穩定社會秩序的宗教祭祀。另外,在農耕祭祀時使用動物供品,以及為了鼓勵社會組織的團結而以人為犧牲的祭祀活動,也開始盛行。

另一方面,同樣是粟黍農耕社會的黃河下游流域,為了維持已經達到階層化社會的秩序,發展出以酒器為中心的禮制,並且創造出祭祀祖先時象徵各氏族的族徽。

至於以長江中、下游流域為中心而發達的稻作農耕社會,在形成以太陽為信仰的共同體基礎下,階層化社會中逐漸確立了把太陽神奉為權威的首長制,首長藉著玉琮或玉璧與太陽神進行溝通,能夠在太陽神的庇護下行使政權。有了借助神的力量行使政權的神政,就能夠讓社會組織或生產組織順利運行。

新石器時代終末期,各地已經發達的農耕社會,擴大相互間的交流關係,除了交換物資外,也開始了精神生活交流的階段。各區域的交流活動除了能夠導入異地域的宗教祭祀、這種精神生活上的社會系統外,更大的作用是促成了社會的進化與複雜化,進而完成諸群體的統合。

還有,就像各個區域興建起大型的建築物般,這是接近古代國家強大王權的首長權出現的象徵,也是物質文化更加發達的表現。也有研究者把這個階段稱為初期國家,不過,我不認為這個階段是可以被稱為初期國家的階段。國家的定義或社會進化的定義是相對的,人類進化的發展法則絕對不會是固定的!

在東亞世界以外的地方,關於世界各區域初期國家形成過程的討論,也是非常活絡的。不過,我覺得藉由和世界其他地域的相對比較,來確認是否存在著社會進化上的要素,這對定義東亞的初期國家來說,是沒有什麼意義的事。我本人對人類學的新進化主義議題深感興趣,在此想從東亞或中國大陸的特殊性中,探討這個問題。

如果從這個觀點來看,新石器時代終末期時,各地域的農耕社會已出現絕對化的首長權,而其社會發展也在此倒塌。因為能超越此前社會單位的首長權並不存在。或者,即使首長權力大到能夠建立巨大建築物的情況,能維持其系統的首長權,並不是維持同氏族的權力,所顯現的只是一種不安定的現象。

這樣的現象可以說是初期國家的階段嗎?不得不說這種現象還是首長制社會階段。

問題是新石器時代之後的階段。之前傳統性時代區分下的青銅器時代開始期,也就是二里頭文化階段,該如何來看待呢?

根據文獻史料,這個階段也就是夏王朝時期;前面已經說過了,文獻史料裡所說的夏王朝,指的便是二里頭文化的政治勢力。

但是,就算文獻史料所說的夏王朝就是二里頭文化,這個社會在歷史性的發展階段裡,是否能夠被稱為初期王朝,還必須慎重看待。二里頭文化期顯示的,是舊有地域社會的、政治領域內的地域統合與地域發展。還有一點很重要,這個階段也是從其他地域吸收精神基礎,來維持農耕社會的社會組織秩序的階段。

農耕社會的各地域,在各區域形成了維持社會體制的宗教祭祀,如果一直不做改變的話,很快就會失去維持社會體制的機能。為了社會組織的進一步發展,就必須統合各區域的社會維持體制,形成新的社會組織系統。關於這一點,二里頭文化可以說是成功的。這個維持系統,應可以視為是社會進化上的新階段吧!而在其發展過程中,引進了禮制,採用了當地大汶口文化的身分標識,也就是酒器;此外,還在其中加入「樂」這種當地的階層標識,形成多層性的禮制。應該可以說這就是商周社會道德觀「禮樂」的開始。

做為身分標識的酒器,使用了當時貴重的青銅原料來製作後,終於完成了革新的階層秩序。

採用這種階層標識與禮樂的祭祀行為,就是新石器時代以來,以祖先祭祀為中心的氏族間,再一次確認為同祖同族關係的儀式。就像在二里頭遺址中可以見到的,其祭祀的空間就設在都城內的固定場所,並與宮殿及墓葬一體化,進行祭祀祖先的儀式。在宮殿內舉行的祭祖行為,成為宮廷禮儀的儀式後,逐漸走上制度化。

這個階段裡,這樣的新社會組織的組織原理成形了,並且吸收了來自其他地域的社會維持體制,被認為是歷史性的劃時代發展。不過使用這種社會維持體制的社會組織範圍,並沒有超越以前的區域社會的範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