沖繩遺志繼承者:Denny縣長「地方戰中央」有勝算嗎?

沖繩遺志繼承者:Denny縣長「地方戰中央」有勝算嗎?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美國這佔有者某種程度上也帶給沖繩許多經濟復甦,讓許多縣民對美軍至今仍抱持複雜情感。玉城丹尼在競選時就說:「我這張美日混血的面孔,也許就是沖繩這幾十年來歷史的象徵。」

美日混血的圖騰

10月4日的日本南端沖繩縣,迎來了與眾不同的新氣象。58歲的新任知事玉城丹尼(Denny)在早上10:15進入那霸市內的沖繩縣廳,在一樓受到縣廳職員廣大的歡迎並接受當選證書,他在致詞時表示:「我會真摯地接受縣民們的聲音,每天努力精進自己。」

玉城丹尼有著一張與眾不同地混血兒臉孔,父親是沖繩的駐日美軍,母親是沖繩當地人,然而父親卻在駐日期滿回國後「不告而別」,讓玉城丹尼由母親一人扶養長大。在沖繩念完高中後的玉城、前往東京的專門學校進修後回到沖繩,擔任過老人院臨時雇員、室內設計還有音響相關的工作。在30歲時獨立成為藝人,主持不少沖繩廣播節目外、也兼主持人賺外快,他用一口道地的琉球話搏感情,獲得許多在地鄉親支持。

就在2002年時,藝人身份的玉城丹尼,搖身一變成為進軍沖繩市議會的新科議員,就此進軍政壇。而在2009年時,玉城更邁向中央,當選為代表沖繩的眾議員,在擔任將滿10年之際,沖繩縣的前知事翁長雄志卻突然胰腺癌離世,讓玉城在決定跳出來競選,他在競選宣言中即名言「我要繼承翁長的遺志。」

自從2014年當選以來,翁長雄志這位前知事,就打著鮮明地旗幟反對位於沖繩中部宜野灣市的美軍普天間基地,移設到位於北邊的邊野古基地。這幾年以來,沖繩地方反抗東京中央,嚴然成為最受矚目的地域政治戲碼。

就在這次的選戰中,由執政的自民黨等四黨推薦的宜野灣市長、54歲的佐喜真淳,也以強勢姿態挑戰玉城丹尼,雙方選戰最後是39萬票對上31萬票,玉城以八萬多票大勝,成功問鼎大位,只是另一方的支持勢力,依舊不容小覷。

AP_18273554868247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普天間與邊野古

就在二次大戰之後,美軍依據《美日安保條約》,大批駐紮在全日本各地,其中又以南端的沖繩縣最有軍事風格,沖繩全島幾乎十分之一的土地屬於駐日美軍專有,就連土地的使用權限上,都比日本政府還要高。

設立於1945年的普天間飛行場,原先是日軍專屬的飛行場,在二戰後由美軍接收,逐漸擴建成軍事要塞。1972年沖繩回歸日本本土後,美軍更把原先那霸空軍基地的部隊移往普天間,目前約為5平方公里,駐有6400人的海軍陸戰隊第一航空聯隊,基地面積佔當地宜野灣市四分之一,也是美軍在海外唯一的海陸大型編制。

當時設立時,普天間還算是郊區,但長年以來發展下,普天間周邊已經成為人口近10萬的小城市。有著眾多的美軍酒吧、漢堡店、住宅區外,普天間基地也衍生不少治安問題。除了美軍的性騷擾頻傳外,每天震耳欲聾的美軍機起降,讓當地人民飽受疲勞轟炸,日本編列預算,在各級學校加裝隔音牆。2002年前,當地已經發生多達77件的直升機或飛機降落意外,不少美軍士兵因此受傷或死亡。

2006年,當時日本政府終於跟美軍達成協議,預計在2014年前「全數歸還普天間基地」,並指定北方的邊野古山地與叢林地帶成為新基地區域。然而,邊野古當地沿岸,有著相當豐厚的珊瑚礁資源與自然生態,許多沖繩縣民因此起而反對。2009年,當時民主黨打著「基地縣外移設」口號獲得執政權,但是隔年新首相鳩山由紀夫立刻態度反轉,決定還是將基地轉移到邊野古,讓沖繩人深感被欺騙。

隨後到了在2014年,翁長雄志終於打敗當時自民黨擁立的時任知事仲井真弘多,並在2015年宣佈邊野古基地的一期填海工程「取消」,讓安倍政府開始提起國家訴訟,展開一場「地方戰中央」的戲碼。

終於到了2016 年底,最高法院判決中央勝訴,2017四月底開始進行填海工程,但在2018年8月8日翁長雄志過世後,沖繩縣為了表示對翁長的尊重,8月31日宣佈原先因敗訴被迫承認的填海工程承認將暫時撤回。直到玉城丹尼當選後,他再度宣佈不會容許邊野古基地,十幾年來中央與地方一來以往的對決,完全沒有結束。

轉移工程仍持續

在知事就任的記者會上,玉成丹尼表示,對於邊野古基地的移設,將用「全身全靈」來阻止,不過這樣的雄心壯志,也受到不少媒體的質疑。《讀賣新聞》的那霸支局長高橋宏平就認為,如果要從住宅區與商店街轉移普天間基地,只有在人跡罕至、美軍也中意的邊野古沿岸才是「最現實的方式。」

該報社論也認為,基地移轉沒有真正的滿意方式,目前唯一的妥協案就是接受基地轉到邊野古,才能真正讓普天間基地有機會被遷走。按照玉城丹尼說的「既不要普天間、也不要邊野古」,這種選項根本就不存在,一來美軍不會同意、二來安倍政府也不會同意。高橋宏平則說,在中國軍備持續擴大、北韓仍然不放棄核武與導彈的現狀下,沖繩美軍的軍事抑制仍有一定程度的作用「基地移轉問題不能停滯。」

《朝日新聞》的那霸總局長伊東望則認為,連續2屆多數民意都選擇了非自民黨系的候選人,就是代表安倍晉三「邊野古基地是唯一選擇」這樣的說法需要再被檢驗。他表示,很多人會認為邊野古基地是過去20年來的「老問題」,不過他則認為,每一次選舉結束後,邊野古基地都成為「現在的問題」,若是貿然遷移基地,就會成為影響沖繩歷史100年的問題,不單是當今政權要審視,日本國民都要理解並審視。

而玉城丹尼在選戰中,除了打出「兩基地都不要外」,還主打「待機兒童歸零」、「保育費免費」還有「孩童醫療免費項目擴增」等社福政策,預計將花費大筆預算支撐。不過沖繩縣財政預算本來就相對拮据,原先的基地遷移計畫從2014年延到2022年,中央政府也允諾到2021年以前,給予沖繩每年3000億日幣「振興基金」,保障縣市內的基礎設施更新。不過在翁長雄志與中央開始打官司後,雖然這筆錢中央還是照給,但往後會不會出現變數,則有待觀望。

Japan US Military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複雜的沖繩感情

大部分沖繩人之所以對基地轉移抱持反對,其中很大原因在於過去歷史。在二次大戰的美軍沖繩登陸戰中,美軍在沖繩損失約8萬的兵力、日軍則有約10萬人陣亡,但是當時的沖繩人被日軍強制徵召為車伕、要求後勤,甚至在必要時要「集體自決」殉國,一度有數字指出有近15萬平民在當時喪生,等同每4位沖繩人即有一人犧牲。

但是在戰後,美軍以戰勝國姿態,堂堂入主沖繩,成立琉球軍政府,並在縣內建設大批軍事基地。至今駐日美軍中的7成設施全都在沖繩境內,嘉手納空軍基地則成為日本在遠東的第一大軍事基地,擁有2座3700公尺的跑道,規格完全不輸給成田國際機場與關西國際機場。曾經被中央徵召,強制面對的最大敵人,如今變成最大的佔有者,但這佔有者某種程度上也帶給沖繩許多經濟復甦,讓許多沖繩縣民對美國與美軍,至今仍抱持複雜情感。

玉城丹尼在競選時就說:「我這張美日混血的面孔,也許就是沖繩這幾十年來歷史的象徵。」戰後的沖繩,開始走向自己的和平之路,雖然擁有比例最高的軍事基地,但是縣內諸多的和平紀念公園,還有博物館等,訴諸給後世,期許未來不要再有戰爭,沖繩縣民用投票表達意志,某種程度也是種守護和平的表現。

不過就在玉城丹尼當選沖繩縣知事後,擁有普天間基地的宜野灣市市長也同時舉行改選,由自民黨推薦的松川正則當選,在未來沖繩縣內,有關基地轉移的爭論依舊會持續下去。外界預估,日本中央會在10月底再度申請原先的填海工程繼續進行,而玉城丹尼先前已經放話會全力阻止,甚至不排除在12月時動用縣民投票,訴諸全體民意。美日混血的玉城,如何用自己的政治思維,在當今的國際局勢中,找出日本與美國兩邊在沖繩軍事問題上的最大交集,一切考驗才剛剛開始。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