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掉工作後,你的人生還剩下什麼? 》:為什麼我們容易耽溺於「替代性滿足」?

《拿掉工作後,你的人生還剩下什麼? 》:為什麼我們容易耽溺於「替代性滿足」?
Photo Credit: Deposit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人類越有知識,就該越謙虛,對自己不懂的事物就不會太過自信,而是會慢慢花時間辨其真偽。然而,很狡猾的,「現代○○」中,有不少事物都很巧妙的趁虛而入。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泉谷閑示

何謂「真正的東西」?

現代的我們之所以很容易就會耽溺於「替代性滿足」,和社會趨勢有極為密切的關係。

物質富足與資訊爆炸雖然是引起21世紀「品質」低落的其中一個重要因素,但20世紀後半對某種風潮的反動,也被認為是主要原因之一。

20世紀後半,興起了「現代思想」、「現代音樂」、「現代美術」、「現代戲劇」、「現代文學」、「現代建築」等進步主義風潮。但是,這些風潮帶來了某種副作用,也就是說,這些風潮在之後的時代所引起的反動,造成了今日的品質墮落。

20世紀,因為科技迅速發展,人類醉心於這些技術突飛猛進的進步,開始對理性的力量抱持過度的信賴和自信。而且,大家深信新鮮玩意或不太能讓人理解的物品都是好東西,天真的幻想在這個世界不斷蔓延。

當時人認為,在「現代思想」中,越是難以理解的言論,其中越可能隱含著寓意深遠的真實。

比方說,在精神分析學的領域中,法國拉岡(Jacques-Marie-Émi le Lacan)的思想曾經風靡一時。因為日本人向來就瘋狂喜愛外來的事物,加上其難以理解的特色,信徒大量增加,市面上出現非常多品質粗糙的日文版譯作,但因為原本就艱澀難懂,所以國人不認為那是個問題。在學會或拉岡派進行發表的會場,也瀰漫著邪教集會般的狂熱氣氛,大家熱烈進行著宛如在比賽「誰最難理解」般的討論。而讓拉岡的理論變得更令人費解的是後來還突然出現了宛如高等數學般的算式,其中,還包括近年被數學家認為是胡言亂語的漏洞。

在「現代音樂」這一塊,作曲家則是拚命發明破壞調性,或極力避免排列出美妙音符的方法;樂器演奏法也以「特殊奏法」為名推出,竭盡所能地只想演奏出毫不悅耳的音樂。甚至還出現拉動鋼琴內部的琴弦,或是用瓶子或橡皮擦夾著鋼琴琴弦發出奇特的聲音,以及完全沒有碰觸鋼琴地坐了4分30秒,宣稱「在這段時間,耳朵聽到的雜音就是音樂」這種概念的作品。

那些受到音樂吸引而進入音樂大學、希望成為作曲家的學生,也受到「嚴禁美妙音樂」這種無聲的束縛,被迫學習「只要這麼做,不管誰都可以寫出沒有調性的樂曲」這種破壞調性的方法論,只能專心研究讓人嚇一跳的「發明」。

某位現代音樂的作曲家曾發下豪語:「我只為了終將來臨的未來知性而寫。」而其他音樂家則在臨死前的病床上流下悔恨的眼淚說:「我真的很想寫出像巴哈作品般的動人樂曲。」這完全就是常被用在日本相聲中的引子:吃蕎麥麵時不太沾醬油就吃下的蕎麥通江戶人,臨死前留下這麼一句話:「只要一次就好,我想沾著醬油吃蕎麥麵。」

「現代美術」中也有類似的狀況。眾人以能否「發明」出嶄新方法來一決勝負,感覺就像是專利競賽一般。比方說,一個人只要赤裸裸的展出便器,並表明「這是現成作品(ready made)的概念」,他就是「現成作品」的最高權威。這就是觀念藝術(conceptual art),這是如果沒有冠上「觀念」這種誇張的說法,就無法成立的奇特美術。

「現代建築」也出現了即使是犧牲居住的舒適度,也要表現出新穎設計或嶄新概念的趨勢。就算居住者抱怨「太冷了」,只要說句「不,這是與自然共生的概念建築」,就可以將其簡單打發。

就像這樣,在20世紀後半的「現代○○」,瀰漫著不能對「光著身子的國王」說「你光著身子!」的獨特氛圍。如果喊出「你光著身子!」,就會陷入被人嘲笑「你不知道這作品厲害的地方嗎?」的危機。

人類越有知識,就該越謙虛,對自己不懂的事物就不會太過自信,而是會慢慢花時間辨其真偽。然而,很狡猾的,「現代○○」中,有不少事物都很巧妙的趁虛而入。

當然,我並不是說所有的「現代○○」都毫無意義。這個趨勢從頭開始探究過去被視為理所當然的前提,是蘊含深意的懷疑精神的基礎。其中懷著對「完全不帶任何批判地認同既有前提」的重要提問和質疑,也具有發現在過去的邏輯中找不到的新式美感和真實這個目標。事實上,達成這個目標的精彩作品確實非常多。

但是,不管怎麼說,那個運動逐漸偏離本質,不知不覺間,單純的方法變成目的,這個「現代○○」深陷在「把手段當成目的」的陷阱中。在20世紀後半相當活躍的作家米歇爾.恩德(Michael Ende)就留下了〈給想成為藝術界天才者的建言〉這篇諷刺意味極為濃厚的文章:

如果你希望可以盡早在現代文化界揚名立萬,就必須遵守以下三大規則:

第一,請隨時留意自己生活在鎂光燈下。決定在哪一個藝術領域以天才的身分出道之前,請仔細思考一下自己的裝扮。這套服裝你可能必須長年不分晝夜地穿著。它會變成你的商標,在像今天這種市面上到處充斥著奇特事物的時刻,是絕對必須的。(中略)但是,這個時候最重要的是,你的裝扮必須呈現出一種「令人討厭的感覺」。「好感」根本沒啥用處,這種「令人討厭的感覺」會讓人家覺得你是了不起的人物。(中略)

第二,你必須投注一點心力在藝術和文化邏輯含義的闡述上。這個時候你必須注意,相較於你所做的事,它們的根據更重要,因為在這個世界上,可以討論的也就只有那些而已。你的「陳述」應該要簡短且容易理解。上電視和收音機的文化性節目時,問答要在三分鐘之內結束,而且,談話內容也要比國民的平均教養程度稍微高一些。大眾越理解你說的話,你就越容易被瞧不起。所以,最好不要說大白話。你用的詞彙最好是很少人用而且無人可以談論的,同時,最好是可以讓人認為是「進步的」或「具批判性的」。(中略)

第三,很遺憾的,你不能完全沒有「作品」。因為你必須讓自己的創作在藝術市場上創造價值,所以你必須有些作品,但這點最毋須擔心。(中略)你破掉的內褲、壞掉的電冰箱,甚至是你的腳趾甲都可以是作品。(節錄自《恩德的檔案盒》﹝Michael Ende's File-card Box﹞〈給想成為藝術界天才者的建言〉,米歇爾.恩德著)

但是,這種宛如「國王的新衣」般的「現代○○」,在時序步入這個世紀之後明顯式微,越來越少看到。

大眾透過讚賞「國王的新衣」來彰顯自己很有品味這樣的事,在世界經濟逐漸衰退的狀況下,逐漸顯得過時且漸趨式微。與此同時,對「現代○○」的反動瞬間在社會上蔓延,這正是造成過度偏向「簡單易懂的東西」、「有趣的東西」、「有用的東西」的主要原因。

物極必反,就因為太過重視「難以理解的事物」,所以瞬間形成了今天這種除了「很容易就可以立即弄懂的東西」之外都無法接受的風潮,那些需要些許理解的內容,不管再怎麼好都無法被接受。

就這樣, 形成了從「難以理解的東西」這個極端, 往「極容易理解的東西」這個極端的反撲,不過,就本質上來說,「不講究品質」這個問題絲毫沒有任何改變。

換言之,「難以理解/容易明白」這件事,完全就是擅長比較「量」這個層面的「大腦」來判斷的問題, 而重要的「真實事物/ 虛假事物」這種「品質」的判斷,則是由負責我們動物性直覺的「心=身體」來執行。難以理解的「現代○○」中,有被稱為「真實事物」的東西,現代的容易理解的東西中,應該也隱含著「虛假事物」。也就是說,這種由「大腦」來判斷「難以理解/容易明白」事物的行為,會讓我們看不清事情的真面目。

相關書摘 ▶《拿掉工作後,你的人生還剩下什麼? 》:脫離「勞動教」是現代人最重要的使命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拿掉工作後,你的人生還剩下什麼? 關於人生、工作與生命的36種終極思考》,時報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泉谷閑示
譯者:吳怡文

工作不是你的「正職」,人生才是。

工作只是生活的一部分,而生活是人生的全部過程。
日本精神科醫師以獨特的精神療法,擷取佛洛姆、尼采、夏目漱石等世界級名人的哲語,
教你全方位思考生命,活在當下,找尋幸福而有意義的人生。

許多現代人對於工作所秉持的信念,就如同納粹集中營奧斯威辛收容所大門上掛著的標語:「勞動帶來自由」,以為更勤勞、更踏實地工作,終能享受人生。但事實上,我們被工作所綁架,人類淪為「勞動動物」。

如果只是為了活著而必須工作,會讓人對工作毫無成就感,而且越來越討厭工作,也厭倦「活著」這件事。

本書告訴你,別再為了工作、金錢、他人,以及虛幻的遠大前程而活,生命的意義,是要選擇你想過的人生。

深信「一日不做,一日不食」的人們,請仔細思考在工作之外,人生的理由。

  • 為何現代憂鬱症的病源是「失去自我」?
  • 當「中年危機」,提前變成「青年危機」時該怎麼辦?
  • 「為麵包而工作」是光榮還是墮落的?
  • 「真正的自己」真的存在嗎?
  • 曾經被輕蔑的「勞動」,如何轉而獲得讚美?
  • 如何從「料理」這件事中,學習品味人生?
getImage
Photo Credit: 時報出版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生活』文章 更多『精選書摘』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