延邊朝鮮族:全中國「最聽話」的少數民族自治州

延邊朝鮮族:全中國「最聽話」的少數民族自治州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大多數的朝鮮族除了不像藏人、疆人一樣排斥中國政府之外,甚至年輕一輩對於「祖國」的認同已經從父爺輩的朝鮮半島轉變成中國。朝鮮族的國族認同在這幾年來,是如何有這樣的轉變呢?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楊智強

並肩作戰的血盟關係:聽話的少數民族

「來!來!來!大家乾一杯!」韓國K-POP的音樂將小酒館炒得火熱,半開放包廂的桌上擺滿了明太魚和延邊特產的「冰川九度」啤酒,瓜子殼散落在桌邊與煙灰缸旁,桌面上還有幾包「長白山」香菸。席間互相調侃打屁,場面相當熱鬧。酒過三巡之後,大家談論的話題漸漸從玩笑打鬧,轉移到了嚴肅的政治議題。

在台灣出生長大的我,對於少數民族在中國所受到的對待,以新疆及西藏地區的情況印象最深。比如漢人對當地文化的蠶食鯨吞,以及青藏鐵路讓軍隊運輸更便利,還有大量漢人計畫性地移民,改變了當地風土民情的樣貌。因此在既定印象中,我認為中共對少數民族都不懷好意,且雙方是對立、衝突的(例如東突厥斯坦問題及藏獨運動)。但是來到這個跟北韓相鄰的朝鮮族自治區,卻有了相當不一樣的感覺。觀察這次的受訪對象後發現,幾乎所有朝鮮族人民對於中共政權都給予正面的肯定,只有少數民眾感受到政府對他們的壓迫,或者說,只有深受其害的個案才有所抱怨。

朝鮮族的國家認同:哪裡是祖國?

朝鮮族人普遍喜愛喝酒、享受熱鬧的氣氛,所以在延邊採訪時,幾乎每個晚上都在不同的酒吧度過。但由於大多是去當地人開的酒吧,很難聽到不一樣的聲音,所以後來為了要採訪在延邊的外國人,特地到一間由南韓人經營的酒吧,聽聽一些外來者對於延邊的看法。

席間除了幾位朝鮮族朋友之外,還有兩位外國留學生,他們的中文及朝語(韓語)都相當標準。在問完一些不敏感的問題後,我提出了一個假設性問題,想知道朝鮮族朋友們的反應:「如果現在兩韓統一了,這個統一的韓國希望朝鮮族回歸『祖國』,你們會想回去嗎?」其中一位朋友馬上給了一個相當大的反應:「不可能!我是中國人,這裡才是我的家,為什麼要過去那邊?」經過這幾天在延邊一連串的採訪之後,對於這樣的答案我一點也不驚訝。

但就在我們要結束這個話題時,旁邊一位剛加入對話、在中國演藝界小有名氣的朝鮮族桂大哥爆出一句話:「那些該死的共產黨!我恨透他們了!」感到驚訝的我內心冒出了OS:「終於讓我遇到有不同意見的人了!」而後來與桂大哥深聊之後,才發現他反對中國政府的主要原因,其實來自社會制度以及內部資源不平等的問題,跟朝鮮族在當地所受的對待並沒有直接關係。甚至桂大哥也向我強調過,他反對的是共產黨政府,而不是中國這個國家。

「最聽話」的少數民族自治州

為什麼朝鮮族自治州不像新疆或西藏等少數民族自治區一樣,受到中國政權的壓迫?或許,是因為延邊朝鮮族自治州是全中國30個少數民族自治州中「最聽話」的地區。

為什麼這麼說呢?延邊朝鮮族自治州在1994年首次被授予「全國民族團結進步模範自治州」殊榮後,截至2015年總共拿了五次。一位在延邊科大教學的漢族教授曾跟我說,會讓朝鮮族「很乖」的原因,最主要是韓戰時期北韓跟中國並肩作戰,血濃於水的血盟關係,讓中共政府不但不擔心朝鮮族會有二心,而且還讓朝鮮族人任職自治州政府的州長,在中國的少數民族裡,待遇算是還過得去。

但事情真的這麼單純嗎?其實從一些數字上的變化,可以看出中共政府在淡化朝鮮族自治州的特殊性,將其偷偷「漢化」。有位朝鮮族朋友在閒聊中,曾向我透露出他的憂慮。「雖然這裡是朝鮮族自治州,但是在這裡掌握經濟、政治大權的都還是漢族,朝鮮族沒有什麼實質的權力,自治州只是個好聽的稱呼罷了。」

在延邊的朝鮮族人口一直不斷地向外移動,除了前往使用相同語言的南韓之外,也有很多人到其他省份工作,使得朝鮮族的人口成長速度越來越緩慢。根據自治州政府統計,從1953年到2000年,朝鮮族人口從75萬增至114萬,但漢族從原本的1000多萬成長到2400多萬,相較之下,朝鮮族人口僅增加了65%,而漢族則劇烈成長了240%,幾乎是朝鮮族人口成長速度的三倍。在最近一次2010年的全國人口普查中,朝鮮族甚至只有73萬人,佔自治州32%的人口數,漢族則佔了高達64%。這樣的狀況,讓不少朝鮮族對延邊這個「朝鮮族自治區」的稱號,越來越感到心虛。

朝鮮族自治州「韓化」與「漢化」的拉扯

雖然在延邊的街上,看到的都是韓文招牌與南韓流行音樂,表面上相當「韓化」,若沒有深入了解,一般人會以為這裡的朝鮮族相當哈韓,但事實並非如此。大多數的朝鮮族除了不像藏人、疆人一樣排斥中國政府之外,甚至年輕一輩對於「祖國」的認同已經從父爺輩的朝鮮半島轉變成中國。朝鮮族的國族認同在這幾年來,是如何有這樣的轉變呢?

相較鄰居北韓人民悲慘的生活,早期在延邊的朝鮮族擁有較高生活水準,因此也有著相對的優越感。後來在1992年南韓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建交後,大量朝鮮族人開始合法前往南韓打工賺錢。而由於當時中國處於改革開放初期,多數地區發展程度仍較低,邊境城市延邊也不例外,因此對於當時在南韓工作的朝鮮族來說,大多非常嚮往南韓這個繁榮的國家,自然對移民或「認祖歸宗」有比較高的認同。

但是新一輩年輕的朝鮮族(1992年後出生),由於在外工作的父母寄錢回家、開始享受到經濟改革開放的甜美果實,再加上與長輩想像中的「祖國」(朝鮮半島)漸漸失去情感上的聯繫,以及南韓民眾普遍歧視朝鮮族,導致他們儘管到了南韓工作或讀書,都傾向想要「回」中國,在所謂「祖國」的認同上漸漸偏向中國。

在2005年,一位南韓議員曾經發表言論,希望延邊朝鮮族自治區的「同胞」發起公投加入南韓,這使得當時中國與南韓之間產生了一連串的齟齬。中國政府害怕這樣的星星之火會煽起延邊朝鮮族併入南韓的欲望,隨即威脅取消延邊自治區的特殊地位,並且提出各種證據和說法,表示「延邊是屬於中國神聖不可分割的領土」。

其實這樣的爭論不只在近代的中國。二次大戰剛結束時,原本在東北的金日成就曾經要求蘇聯,將延邊和長白山地區劃為北韓領地。但當時蔣介石隨即派出使團到蘇聯,駁斥這項領土要求,甚至公開表示,希望當地的朝鮮族全部回到朝鮮半島、在中國領土內不要有朝鮮族。當然,最後金日成的領土要求,還是無疾而終。

愛國詩人尹東柱是中國人還是朝鮮人?

除了上述近代民族認同複雜的情感因素之外,還有歷史上的糾結。延邊的龍井市,有一間相當知名的博物館「尹東柱紀念館」,為的是紀念一位家鄉在朝鮮半島咸鏡北道的愛國詩人尹東柱,他的詩詞影響了後代許多人(南北韓及中國朝鮮族)的思想。在日據時期,他因為參加地下抗日活動被日本逮捕,年僅29歲就在日本福岡遭到處死。

尹東柱去世時,雖然國籍為日本,但他自認為是朝鮮人,並且表示他的抗日行動就是為了要建立朝鮮半島上獨立自主的「朝鮮國」。然而,中國目前卻將他認定為中國人,而非尹東柱所認同、但不存在的「朝鮮國」,因此引來了相當多的爭議。

根據我在延邊及南韓的觀察,雖然大多數朝鮮人的國家認同偏向中國,但是並不代表他們沒有反思自己民族地位的特殊性。另外,各種外部局勢的轉變也不斷在拉扯這個民族的自我認同。比如南韓人民普遍因為負面的刻板印象歧視朝鮮族,導致新一輩的朝鮮族也對南韓產生反感;另外,漢人在延邊蠶食鯨吞自治州的特殊性,也讓朝鮮族有苦難言。另外更糟的是,北韓與中國的關係時好時壞,或許在不久之後的將來,可能使得原生家族大多來自北韓的朝鮮族會需要面對「兩個祖國對立」、自己成了夾心餅乾的尷尬局面。

相關書摘 ►到底要不要「統一祖國」?韓國人對兩韓統一的看法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最陌生的鄰居:韓國》,臺灣商務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楊智強

華麗面紗之下的韓國社會逐一浮現──
曾在韓國NGO工作的國際獨立記者楊智強,
抱持記者的使命站在示威現場與邊境禁區,
揭露朝鮮半島的風光與闇黑!

從世越號獵巫、閨蜜門事件、濟州島反海軍基地、演藝生態內幕,
到親訪脫北者、朝鮮族、韓國華僑這群在政治角力裡犧牲的民族……
一趟關懷與反思齊行的採訪,一回理性與感性交織的閱讀,
勢必要你重新認識一次既熟悉、卻又如此陌生的韓國。

  • 人的生活可以像商品一樣被販賣,制式化產出頂尖韓流明星?
  • 劇團經濟拮据,經費補助被政治勢力綁架,演員窮到餓死?
  • 世越號船難發生時搜救不力,甚至發出學生全數獲救的假新聞?
getImage
Photo Credit: 臺灣商務出版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丁肇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