諾貝爾獎得主的發現,如何為癌症治療帶來革命性轉變?

諾貝爾獎得主的發現,如何為癌症治療帶來革命性轉變?
Photo Credit: Sara Lemel / dpa / AP Images (L) ; Naoki Ueda / The Yomiuri Shimbun via AP Images (R)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從前我們都認為已擴散的癌症都只能紓緩治療,但隨著科技的進步、醫學的發展,癌症或許不再是末日,醫學界希望在往後的日子可以把癌症當做長期疾病般治療。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作者按︰為令讀者明白,以下內容經過簡化。)

今年諾貝爾生理學及醫學獎的兩位得獎者艾立遜(James P. Allison)及本庶佑(Tasuku Honjo)為免疫學家,分別發現了CTLA-4 和 PD-1 兩種免疫受體。

這個發現為癌症治療帶來革命性的轉變。有看《工作細胞》的讀者們應該對免疫細胞T cell不會陌生。你可以把他們當作身體裡的警察,維持治安,遇到流氓(病毒、細菌或癌細胞)時便會衝去攻擊他們、好讓身體免受流氓傷害。

但到底警察(T cell)是怎樣去分辨這千千萬萬種的細胞中,哪那些是良好市民(自身的細胞)、哪些是要殲滅的流氓呢?其中一個辦法便是用PD-1的受體。 有賴免疫學家一直以內的研究,發現原來T cell是有一個受體叫做PD-1(program cell death-1),你可以把這受體當作「身份證scanner」。

當我們自體細胞有「身份證」PD-L1(Programmed death-ligand 1)的時候,警察的PD-1受體便會和良好公民的PD-L1結合——像scan你張身分證——那麼警察便會把該個細胞認做良好公民而放行,好讓警察不會不小心殺錯良民,引起自體免疫系統反應和疾病。

但無奈的是癌細胞非常聰明而且頑強,他們在突變期間發現原來只需要弄個身分證(PD-L1)便可以避過警察的盤問。就這樣,科學界發現有不少的癌症都有express這個PD-L1令到自身的免疫系統不懂得去殺死癌細胞。

有見及此,藥廠和科學家合作,研發出不同針對PD-1及PD-L1的藥物,讓警察可以更成功地認出流氓,把癌細胞趕盡殺絕。

臨床研究發現,這些新的藥物在不同的晚期癌症裡都有顯著的效用,由最先的黑色素瘤,到之後的肺癌、肝癌,甚至現在血癌、淋巴癌、鼻咽癌等等都開始進行臨床試驗,去看看免疫療法在這些癌症的效用。

但是,任何藥物都會有副作用,由於免疫療法會影響警察分辨有身分證的流氓,所以可能會「點錯相」。在免疫療法中,我們發現原來會增加自體免疫系統疾病的風險,所以進行任何免疫療法之前都必須經醫生評估,在監察的情況下使用,並定期回診再作觀察。

從前我們都認為已擴散的癌症都只能紓緩治療,但隨著科技的進步、醫學的發展,癌症或許不再是末日,醫學界希望在往後的日子可以把癌症當做長期疾病般治療。

科學的好處就是所有事情都有根有據、有physiology去解釋,有臨床試驗計劃的數據支持。這些都是偽科學的自然療法和順勢療法缺乏的。

本文獲授權轉載,原文見作者Facebook專頁

相關文章︰

責任編輯︰鄭家榆
核稿編輯︰王陽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