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瘋狂亞洲富豪》的東西價值觀:為什麼華裔常常成為兩種文化的邊緣人?

《瘋狂亞洲富豪》的東西價值觀:為什麼華裔常常成為兩種文化的邊緣人?
圖片來源:《瘋狂亞洲富豪》劇照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簡單來說,華裔常常成為兩種文化的邊緣人。小時候希望能夠既擁有華裔父母對孩子關愛,又有西方家庭的自由,很可惜文化沒有好壞之分。華裔的父母也不知道他們在兩種文化間的拿捏一直是以不同的標準,華裔就在這樣不平衡的標準下成長,形成了一種特殊的人格特質。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什麼是「Yellow on the outside, white on the inside」?作為一個華裔家庭的孩子,關於這點感觸很深。尤其在電影《瘋狂亞洲富豪》(Crazy Rich Asian)中,對於東西方文化差異與價值觀不同的劇情呈現,更是讓我印象深刻。

在《瘋狂亞洲富豪》中,女主角的母親得知女兒要回亞洲見男主角的家人時,對她說:

“You are Chinese, you speak Mandarin, but in here,” she says, pointing to Rachel’s heart, “You are American.”

其實這稱呼對許多華裔來說是甜蜜的負荷。華人父母對於孩子在西方受教育的期待,理應是接受更「美式的」教育文化,意思就是「更做自己、更自我主義、更求自我表現,與對自己的選擇負責」。

近幾年,我有許多待在美國多年的長輩回來亞洲生活,父母與子女分隔兩地,但在年邁時,多少會希望曾受西方教育的女子能歸國陪伴父母。

Fk8kjMYsoFbeWBXCiALk-3360x2240
圖片來源:《瘋狂亞洲富豪》劇照

根據我最直接的觀察,長期受西方教育的子女回亞洲生活後,最直接的文化衝突可以分為三大類。

婚姻觀:愛情不需要門當戶對,但是婚姻需要

其實亞洲與美洲文化都講求門當戶對,只是各自看重的點有些許不同。亞洲就像是《瘋狂亞洲富豪》劇中的婆婆一樣,希望女婿或是媳婦的社會、經濟與教育背景能夠相仿。在經濟條件更好的家庭裡,還會看兩個家族是否能相處。這其實是有幾分道理的,畢竟成長背景會影響人的生活、工作等觀念。婚姻不僅是一個新家庭的建立,也是男女雙方承襲父母家庭的家庭氛圍、生活方式和文化,並進行一定程度的融合,我爸媽就常叫我們自己選擇,卻又幫忙我挑半天。

西方的門當戶對,講求的是心理素質與精神層面,婚姻在於互補,不在於門檻高低,兩個人能不能溝通,相處的於不愉快,日常生活有沒有互動性。現實生活中,大多數激情和浪漫的愛情會隨著時間而冷卻。但是,對於那些具有共同理想、興趣、價值觀的夫妻來說,其感情卻是與日俱增。

人生規劃:亞洲的父母希望孩子走安穩路,西方能接受孩子失敗後再度闖蕩

亞洲父母怕孩子輸在起跑點,從小學習才藝、要求課業,父母間更是熱衷於相互較勁自家小孩的優秀程度,為的就是期望孩子長大後少走些冤枉路,「失敗」對亞洲的父母來說就是條不必要經歷的路。若父母有家業,便會更重視小時候的教育,長大後華人父母對孩子的期待是更多的服從,就像劇中的男主角一樣,希望孩子能夠儘早回家幫父母分擔家業。

西方父母則偏向實用教育,即是要對自己的人生負責。在工作規畫上,選自己所愛,愛自己所選,強調自由發展,讓孩子自己去發掘自己的才華。劇中女主角在大學教「遊戲理論」,這是個非常小眾的專業,但她選擇忠於自己。

愛迪生曾說過,「我沒有失敗。我只是找出了一萬個行不通的做法」。還記得自己當初在劍橋要選擇讀國際政治研究所時,父母擔心太辛苦,政治環境不好,認為女生不要去太複雜的工作環境,但若是小時候還沒回來台灣前,父母因受西方開闊的文化環境感染較深,哪怕我想念的是哲學、宗教學,他們都不會阻止我。

bJvIeSKznLt8ROTIfN5X-5120x2880
圖片來源:《瘋狂亞洲富豪》劇照
家庭觀:亞洲做任何重大決定前先考量家庭,西方先考慮自己愛不愛

在東方的家庭中,每個人都有他應該扮演的角色;劇中男主角的的母親否定女主角,只因她無法為了男主角的家族放棄自己的事業。亞洲的節慶與假日都是家族與家庭的事情,而西方的假日則是慶祝與休假。西方的家庭觀念較個人主義,成員的關係主要仰賴個人的意願來維繫,不常見面便會疏離;華人家庭觀念強調倫理,成員的關係主要以道德與血緣來要求維繫,父母重視的人我就要重視,在親情不足時仍可以維持關係緊密。

有許多華裔在這一點的價值觀上,時常與自己有心理對話,從小沒有被訓練如何營運龐大又不熟悉的家族關係,回到華人社會後,便要應付許多不熟悉的人,難免心裡感到壓力。

劇中有句話:

What would it mean for Rachel to buy into this world, when it is implied that everywhere she walks she exists in a space where she is not enough?

簡單來說,華裔常常成為兩種文化的邊緣人。小時候希望能夠既擁有華裔父母對孩子關愛,又有西方家庭的自由,很可惜文化沒有好壞之分。華裔的父母也不知道他們在兩種文化間的拿捏一直是以不同的標準,華裔就在這樣不平衡的標準下成長,形成了一種特殊的人格特質。現在社會越來越國際化,不只是單純的東方或西方文化,而是要了解東西文化大致上的衝突,並做最好的融合。

本文經Madeleine授權刊登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藝文』文章 更多『Madeleine』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