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斯演說代表美中關係的冰界點,進入新冷戰競逐時代

彭斯演說代表美中關係的冰界點,進入新冷戰競逐時代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川普政府想要發聲的最主要對象顯然是華府政策圈、國際各界、以及中國本身。這也是為什麼此篇演講像極了一篇川普給中國的正式「分手信」,而不是情侶之間爭吵後的氣話。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川普(Donald Trump)的路線正在發揮效果,中國想要美國的總統被換掉!」當這句話從美國副總統彭斯(Mike Pence)口裡說出時,美國媒體和觀察家們領悟到,川普日前在聯合國發表演說指控中國「干預美國選舉」引發世界譁然不但不只是發牢騷,而是反映出川普政府已經在全盤重新定位美國的對中關係,彭斯等於代替川普向習近平發出了分手信。

彭斯10月4日在美國華府智庫哈德遜研究所(Hudson Institute)發表的演說,廣受觀察美中關係的外交政策圈人士關注,在這篇大剌剌定名為「就本屆政府對中國的政策」演講中,彭斯不但以許多空前強硬的用詞從各方面譴責中國的擴張,也繼續加碼追擊川普近來指控中國將黑手伸入美國政壇的議題。

2016年美國總統大選結束以來,民主黨及美國左派主流媒體不斷提及,當年俄國是如何地透過駭客及網路水軍干擾川普對戰希拉蕊(Hillary Clinton)的選戰,儘管兩年來美國情報單位收集許多證據顯示俄國有介入搞破壞,民主黨人不斷宣稱的「俄國的普亭積極幫川普助選」的指控仍然沒有被確切證實。

而當下,川普則稱習近平領導下的中共正積極地要把他「換掉」、要讓共和黨在今(2018)年11月期中選舉中選輸,近而達到停止貿易戰、減緩美國對中國鷹派政策的結果。

川普提出的證據是中國近日投錢在愛荷華州的《狄蒙紀錄報》(Des Moines Register)內頁中安插看似新聞、實質為宣傳稿的廣告,企圖左右愛荷華州農民們對美中貿易戰產生恐懼,進而不願支持他。

許多偏左派的美國主流媒體例如《華盛頓郵報》認為該指控「沒有證據」,並且推論這是因為時逢美國11月期中選舉,川普為了幫共和黨保住參、眾兩院多數席次而說出的選舉語言。

然而不可否認的是,川普政府已經咬定了中國干預美國內政,而且這一說法不但不像《華盛頓郵報》所說的「缺乏證據」,近年來許多其他媒體都有陸續的調查報導證實,中共的確對美國政治進行各種程度的干預,美國情報單位也公開點名中國對美國社會的滲透是全面而廣泛的。

「北京正在動用一種政府上下全面參與的方式,利用政治、經濟、軍事以及宣傳手段來擴大其影響,增進其在美國的利益。」彭斯說。

彭斯還透露了一位「資深美國情報單位官員」給他的說法:「與中國在我們國家所進行的活動相比,俄國人的所作所為實在是相形見絀。美國人民應該知道這一點。」

除了在愛荷華州報紙的宣傳外,彭斯也提到了許多其他案例,例如北京逼迫達美航空將台灣改稱為「中國的一個省」、對好萊塢伸出政治黑手、還有中共砸大錢在美國經營的廣播電台和電視台「直接從共產黨主子那裡獲得指令」向美國閱聽大眾進行宣傳戰。

如同對川普演說的反應,不少評論人士臆測彭斯的批中演說疑似「選舉操作」,是川普在距離投票日不到幾個禮拜特意用攻擊中國來凝結同仇敵愾氣氛、吸引美國選民支持執政的川普政府效果。這一說顯然忽略了川普政府為何安排由彭斯特意選在美國智庫發表此一演說的別有用心。

若川普只是為吸引公眾目光、要將中美矛盾在美國大眾前毫無保留的一攤而開,這場演講必然會由川普自己來說出,而且發送的平台不會是選在一般只有美國政策圈菁英和國際人士關注的華府智庫哈德遜研究所,而是會選在有數百萬上千萬美國人觀看的有線電視新聞網路,例如透過川普和保守派觀眾最愛的福斯新聞頻道進行專訪。

事實上川普也沒什麼意願要幫北京在美國大眾前「保留面子」,但從此一演講由彭斯講出、選在智庫發表、而且內容包含諸多細節的美中分歧點來看,川普政府想要發聲的最主要對象顯然是華府政策圈、國際各界、以及中國本身。這也是為什麼此篇演講像極了一篇川普給中國的正式「分手信」,而不是情侶之間爭吵後的氣話。

yzh5vognbdgx5lijhp89vyz9swkeqt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個人關係」終究不敵大國競逐的現實洪流

美國國際關係和研究中國學者普遍認為彭斯4日的演講代表美中關係的冰界點,甚至連向來親中的學者包道格(Douglas Paal)都形容這儼然是「戰鬥的號聲」已經響起。國際與戰略研究中心(CSIS)的葛來儀則說「新冷戰不是不可能。」這對那些一直宣稱川普政府會被習近平牽著鼻子走、甚至把台灣和其他美國盟國「賣掉」給中國的人來說,真是莫大的諷刺。

自從2016年上台後,川普曾經多次誇耀自己與習近平發展出密切無比的「個人關係」,說習是「很好的人」、自己「真的很喜歡他」等等。許多評論人士不知道這些阿諛奉承是川普自己經商談判多年培養出來的話術,以為川普真的因為自己的虛榮心而被中國收買了,實際上這些話語完全沒有反應在美國實際的對中政策裡。

長期仔細觀察川普政府內部的人士都注意到,川普的對中政策班底是美國與中共建交幾十年來以來最硬的組合,包括川普的首席貿易顧問、美中貿易戰的掌旗手納瓦羅(Peter Navarro)、國家安全顧問波頓(John Bolton)、還有美國國防部的亞太事務助理部長薛瑞福(Randall Schriver)等人,都是知名的對中強硬派。

彭斯發表演講的幾天前,川普另一名對中鷹派大將、白宮國安會亞太事務資深主任帕廷格(Matt Pottinger)在華府參加中國駐美大使館9月29日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慶酒會,本來是慶祝的場合,帕廷格卻在演講中潑了一大桶冷水,秀中文引用論語的「名不正則言不順,言不順則事不成」,形容美國與中國之間已經完全進入了一個戰略競逐的冷戰階段,預告了彭斯演講的內容。

川普的這些對中鷹派官員,共通點是極度反感中國如何投資巨量資源打造解放軍、在南海和東海武力擴張、對台灣和其他亞太地區國家進行各種大小程度的統戰滲透、透過一帶一路撒錢把政治魔爪伸向幾乎全世界,又在經濟和貿易上以國家政策培植補貼畸形的大型國企、大幅消滅美國的製造業和工作機會。川普既然靠著「讓美國再偉大起來」的口號當選,在國際上首要的戰略目標當然就是要處理中國這個夢想取代美國的競爭者。

追根究柢,中共之所以企圖藉由貿易戰宣傳和其他手段打擊川普政府,正是因為判定了其自身對川普的超鷹派團隊已經沒有影響的可能、基本無力為天,所有只能放手一搏、直接露骨的干預美國政治,企圖讓支持川普的共和黨團在11月的國會選舉中落敗。

事到如今,川普他引以為傲的與習近平的「個人關係」也隨著彭斯替他遞上「分手信」而徹底終結,美國與中國之間毫無疑問地進入一個新冷戰的競逐時代。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黃柏彰』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