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科醫師X心理治療師的診療告白:你的人格特質適合養什麼樣的狗?

精神科醫師X心理治療師的診療告白:你的人格特質適合養什麼樣的狗?
Photo Credit: Deposit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人類和寵物的關係世界裡,投射模版大量地作用在自己的身上。關鍵的解碼要素在於:「這件事告訴了我自己什麼事?」

要解碼這個問題,就得需要一位懂得破譯的治療師來介入干預。

犬隻品種選擇的投射

雖然不可能在這裡羅列出所有寵物和飼主個體投射的案例,但我會描述一些主要的犬隻,當牠們因為特定的功能而被選擇飼養時,飼主性格與犬隻品種的關聯性。一般來說,人類的投射與犬隻所表現出來的能力恰好相反,這些投射只表現了人類個性的其中一個面向。

什麼樣的人格特質適合什麼樣的狗?

  • 牧羊犬

適用於集聚羊群的牧羊犬(如邊境牧羊犬、澳大利亞牧羊犬等),展現出搜集和積累的能力。相關的人格投射包含害怕失去、佔有慾和偏好累積(價值觀、訊息、知識)。

  • 護衛犬(以及分流出來的戰鬥犬)

展現出對敵意的保護能力。在人格投射中體現的是自卑和優越交融的複雜心理。有趣的是,這種類型狗往往會遭受到種族主義法條的攻擊或是遭到企圖性的滅絕。

  • 槍獵犬,如嗅覺獵犬(小獵犬、布拉克犬、指標犬、巴吉度犬等)或是尋回犬(拉布拉多犬、黃金獵犬等)

展現出定位、引導的能力。投射在缺乏方向感的人格特質上。有趣的觀察是,在這個品種當中選擇的導盲犬,能夠引導外出和返家的路途;而選擇護衛犬品種作為導盲犬(例如德國牧羊犬),比起引導的作用,顯露出更多對於保護的需要。

  • 梗犬狂(臘腸犬)

展現出安心、(對他們的意圖)忠誠以及堅忍不拔。投射在喜愛這些特質的人身上。

  • 競賽犬(格雷伊獵犬、哈士奇)或運動競技犬(例如敏捷的邊境牧羊犬)

展現的是實現的能力。投射的是那些無法自我實踐的人。除此之外,牠們也被認為是最能與人類合作而非依賴的犬科。

  • 巨型犬(愛爾蘭獵狼犬、巨型貴賓犬、聖伯納犬等)

表現出過度發展的能量。投射的是內心受到傷害而過度膨脹的精神自我。

  • 陪伴犬(迷你貴賓犬、比熊犬、拉薩犬、獅子狗、蝴蝶犬等)

展現的是同情以及/或是開心果的能力。也就是吸納所投射的飼主的愁苦(抑鬱、悲傷、憤恨、走投無路、畏縮......等)。也因此這類型的犬種成為人類伴侶的一種情感藥物。

話說回來,投射並非事實的真相,而更像是開啟和自己對話的那一扇門。

普遍的責任

從二元論的觀點來看,人們通常對刺激的觸發作出反應。為了變得更好,以為只要刪除或修改觸發點便足矣。這就是當寵物造成困擾時,飼主向我提出的要求:「只要能改變我的寵物貓或寵物狗的行為,我就能更快樂!」確實,我們可以在有限的動物特質範圍內,用比較可以被接受的行為來取代寵物的問題行為。

但從系統性的觀點來看,在問題之中我們是被動同時也是主動的。要解決問題,就必須也肩擔起自我改變的責任。

用普遍責任、業障、道家、荷歐波諾波諾(Ho’oponopono)或量子哲學的觀點來看,我們都在努力從根本上改變自己。既然我們沒有辦法控制別人,也很難改變別人,而且最終我們還是必須對自己的生活負責,特別是要對自己感受和生活的方式負責。那麼,解套的方式就只有敞開心懷接納發生在我們身上的事,以及改變自己。

改變自己

人類(或動物)是基因和經驗交互作用、信仰和外在條件複雜構成的產物,對特定的情境做出反應行為。我們很難改變基因和生活經歷,然而,有朝一日卻有可能改變過去習慣的信仰和條件,但這些信仰和條件在今時今日或許只淪為無用的負擔,甚至阻礙了我們的福祉和個人發展。

接納自我

對於那些無法接受改變的人來說,能夠接納自己就已經很足夠了,對他們來說這無疑已經是最困難的事。在所有的動物之中,人類擁有一顆蓬勃發展的腦袋,這是一份天賦,卻同時也是一個災禍。大腦不停地思考,人類必須在嘈雜的噪音當中採取行動。這些噪音甚至會永久地存在,能在寄生的長篇廢論之中將兩個通情達理的思緒梳理出來簡直是一種奇蹟。在這種過度發展,甚至是有點病態發展的功能之中,憂慮和評斷起了重要的作用。人們罕能接納自我,總是與他人相提並論,然而除了自己之外,沒有人能和你有相同的生活。每個人都是獨一無二的,每一個人生也都是無與倫比的。但即便如此,人們還是在身體上、心靈上將自己與社會(或他人)理想化的標準做比較。

在普遍責任的哲理中,人們選擇自己的模樣、存在的地點和時間、與誰一起生活著。人類就像動物一樣,可能受到特殊遺傳基因的影響而焦慮、抑鬱、衝動與興奮。在未能有精神藥物的作用而強行制約基因表達的情況下,除了接受自己並採取行動之外,還能有其他辦法嗎?

如果我有一個焦慮的人格,能預見未來會出現的厭惡情況,也許是一個我完全無法忍受的情況,但我知道自己的思維模式以及感知世界的方式並不會有所改變,若有一天我不再焦慮了,抑鬱從我的生活中消失了,我也不會為此而感到快樂。儘管焦慮、抑鬱、痛苦,我仍然能生活著、努力著。正是因為接納自己這方面的個性,不完全相信大腦喧囂又蒸騰地創造出來的那些災難,我才能完整地活著。而這便是日常。

如果我活在失望之中,被過往的懊悔與罪惡感折磨著,有朝一日當我不再相信自己腦中的長篇大論,我會相當開心,一步又一步紮實地踏在追尋幸福與個人創造力的路上。

從經驗當中自我接納

生活的本質就是採取行動。但是,在被遺傳因子、被社會、文化、信仰、慣性、以及身體束縛住的情況之下,該怎麼行動呢?方法無它,雖然不總是容易的,但仍然必須一步一腳印地向前行。

蹣跚學步的嬰兒為我們展示的是日常生活中的奇蹟,跌倒了一百次,就在第一百零一次重新站起來,這是多麽強韌的動機。當我們解釋混沌理論時,初始狀態的一個細微調整,一個實際行動,一個微乎其微的事件也可能帶來可觀的影響。有些人可能會擔憂這些影響的不安全性,後悔參與了行動,想收回勇往直前的勇氣。但也可以選擇從經驗當中接納自己,包容那些作為後果的情緒紊亂和信念騷動。

結論與建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