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面迎接美中長期對決時代的來臨

正面迎接美中長期對決時代的來臨
photo credit: AP Photo/Alex Brandon/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美國藉由清楚的政策宣示向盟友表達立場,希望朋友們也清晰以對,不要再模擬兩可,而台灣不僅要選邊,也要選對的邊,還要做對的事,如果自以為是的搞兩面下注,屆時會淪為對兩邊都無法討好的下場。

文:賴怡忠(讀錯書,入錯行,生錯時代的政治邊緣人)

美國副總統彭斯(Michael Pence)於10月4日在哈德遜研究所(Hudson Institute)發表美國對中政策的重大演說,對中國的強硬前所未見。

因為其標題是對中政策演說,代表這不是針對最近美中關係的短期事件的態度發言,而是長期政策的立場宣示。川普總統於9月26日聯合國演講提到中國在干涉美國選舉時,就預告了這個演說,10月3日美國國安會更以資深官員先向華府媒體吹風送信,預告這是重大宣示,顯見彭斯的發言與其是保守福音派基督人事的立場無關,而是以副總統身分的重大政策宣示。

彭斯的演說表示美國冷戰結束後的對中政策是認為中國不可避免的會成為自由國家,在這個樂觀的基礎上美國對中國敞開大門,希望中國的自由可以蔓延到不限於經濟的各領域,但是這個希望落空,中國不僅未遵守自由貿易的基本規範,也向外進行軍事擴張、對美發動經濟侵略、並運用美國提供的科技對內形成無以倫比的監視國家,還對美國內部發動分化鬥爭與政治干涉。彭斯攻擊過去的政府忽視中國的行動,甚至在很多情況下還助長中國的行動,但彭斯宣布,這樣的日子已經結束,美國會堅定地捍衛身價值與美國人民的利益,並與從薩摩亞到印度整個地區分享美國價值觀的國家建立更牢固的新紐帶,美國不會被嚇倒,也不會退縮。

從內容來說,這個演說類似討伐檄文,標誌了美國對中政策的巨大轉向,與1972年美國打開與中交往的作為可以比擬。但彭斯的演說又不是空穴來風,從去年底發表的國家安全戰略就有類似宣示,這份針對中國政策的演說則是在國安戰略的基礎上,進一步明確定調美國未來與中國的關係。

台海爭議從統獨爭論變成價值對決

這份演說有兩段提到台灣,一處談及中國拔除台灣邦交國會危及台海穩定,並說擁抱民主的台灣可做中國人未來的發展典範,另一處抨擊中國意圖對國際與美國企業施加荒謬的政治要求。因此與台灣相關的篇幅不算太少。

由於彭斯演說指責中共領導者不願給與中國人民自由,還提到台灣民主可以是中國未來發展的典範,這意味著台海爭議從統獨論爭變成價值對決。一邊是支持自由民主的台灣,另一邊是獨裁極權專制的共黨政權。美國支持台灣反對中共兼併,其意義就在於保存民主體制不要被獨裁政權消滅,不再是單純的美國反對中國以軍事方式統一台灣。這樣的政策轉變意義極為深遠。

後冷戰時代美國的台海政策是維持和平與穩定,美國對於台灣與中國是統是獨沒有意見,強調過程需要和平,台灣的未來也要兩岸人民都可以接受,美國固然不會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對台灣的主權,但也同樣不支持台獨(雖然不反對)。針對90年代台灣民主化後產生的台灣意識與自決訴求,當時美國政策界擔心這會動搖其一中政策的根本,因為一中政策出台時,在台灣執政的國民黨與中國共產黨都接受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但對誰代表中國有不同意見。這個兩岸一中的默契在台灣民主化後被嚴厲挑戰,這個挑戰復因台灣民主轉型使其訴求更具正當性,但美國政策圈基於安全管理依舊堅持一中,並嚴格要求台灣不挑戰一中政策。

為此美國設計出另一種做法,亦即「台灣不獨換取中國不武」的「不獨不武、雙重嚇阻」,還擔心美國的對台支持會被台灣濫用,因此當問到美國是否會協防台灣時,克林頓政府官員發明一個「戰略模糊 」(Strategic Ambiguity)的怪異主張。認為即便有《台灣關係法》,但是美國協防台灣不是自動給予的空白支票,而要看狀況而定。美國也反對任何一方改變現狀。

RTS1J6KU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這些看似平衡的作為,實際上卻使中國取得對現狀的定義權,因為只要中國不攻打台灣,中國就遵守其對維持台海現狀的承諾,但台灣卻被施加種種對其政治行動的限制。這個限制在於避免被中國解讀為向獨立與改變現狀,這又給中國一個新的權力,意即中國取得了何謂台灣獨立的定義權。

當台海議題開始從兩岸的統獨爭議轉為兩種價值與政治體制的對決後,維持現狀的意義就不再是維持中國不武的現狀,而是要維持台灣民主可以繁榮發展的現狀,因為這是中國未來可以走的方向,也正因如此,台灣會遭受來自中國更進一步的銳實力與國際封鎖戰的攻擊。

當台海危機成為價值對決後,不獨不武與戰略模糊等管控技術就會變得毫無意義。因為這兩者都是進行台海維和與危機管理的作為,本質上是要台灣犧牲民主以迎合中國不武,或是把民主台灣與獨裁中國放在同樣的道德天平上。後者在台灣面對中國的攻擊時,使美國可以基於現實利益考慮而有不幫忙台灣的選項。但當台海問題是價值對決時,保衛台灣民主的優先性就會顯著提高。

支持台灣反對中國霸凌是美國國益的政策意涵

彭斯的演講把中國拿掉台灣邦交國的行為視為破壞台海的和平與穩定,這是過去美國從未表達過的立場。畢竟過去美國對於台灣被拔除邦交國的反應是不評論,因為美國也與台灣維持非邦交關係,嚴格來說,當自己都與台灣沒邦交且與中國建交後,是沒什麼立場要求別的國家不能與中國建交的。但現在美國開始對台灣邦交被拔除的現況表達意見了,而且將其與台海穩定連繫在一起,暗示著台灣邦交的維繫是美國國家利益的一部分。

台灣邦交的維持是美國國益的一部分,這句話顯然是說給中國聽的。一方面是要中國不要再拔除台灣的邦交國,否則這會影響美中關係。但另一方面,這也顯示美國認為中國拔除台灣邦交國背後有著剷除美國影響力的因素在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