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以為的「台獨」和黨外時期不盡相同,跟中國定義的更不一樣

你以為的「台獨」和黨外時期不盡相同,跟中國定義的更不一樣
Photo Credit: 關鍵評論網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臺獨的主張很多,有些人認為臺獨是要建立臺灣共和國取代中華民國,有些人主張中華民國作為主權獨立的國家在臺灣地區,另有些人強調統一的分裂狀態就是臺獨,隨著時間演進,大致能分為早期臺獨、近期臺獨和中國政府認定的臺獨。

文:許庭瑋(台大政研所碩士班)

近期中國政府和網友很努力地舉發和抵制所謂的台獨勢力。從周子瑜、林心如、宋芸樺等一系列的「台獨藝人」,到蔡英文總統造訪的「台獨企業」85度C,中國極其所能地制裁它所謂台獨的個人與組織。中國這些行動在許多人的心中可能會覺得大吃一驚:「某某人怎麼會是台獨呢?」

為了替企業和台商緩頰,國民黨的連勝文還特別發文呼籲對岸冷靜,並且解釋85度C「沒有特定的政治色彩與政黨屬性,不參與政治」,[1]順便譴責民進黨當局和台獨基本教義派刺激對岸、操弄中國打壓的悲情。既然如此,北京當局抨擊民進黨便是,為什麼又要牽連不太具有政黨色彩、統獨偏好的藝人和企業呢?筆者認為更應該被提出來的問題是:為什麼沒有特定政黨、立場,甚至不是參與政治活動的藝人和企業,全部都「一秒」變台獨份子呢?這個標籤是怎麼來的?難道只是對岸的相關單位和民眾不冷靜、搞錯了?這個問題的答案其實不難:你我的國家認同不重要,誰是台獨份子是中國說了算。

中國以一個大國之姿,秉持雄厚的政治、經濟和軍事力量在東亞和世界舞台崛起早已是事實。海峽對岸的台灣,受到中國的影響自然不在話下。於是台灣在面對國際處境和國內政局之變遷時,必須要加以考慮潛在的中國因素。就以台獨為例,國內部分政治人物和民間輿論對於台獨的認知,多半停留在「中華民國與台灣的對立」,也就是認為台獨份子要推翻建立中華民國、建立台灣共和國。然而,如果加入中國因素,台獨就不只是台灣國內的爭議,更代表兩岸關係的矛盾。為了理解概念的轉變,本文在此先簡要回顧台獨的歷史。最後,本文指出台灣的自由民主之可貴,在於包容多元的政治立場與國家認同,然而這個價值卻受到對岸威權政府的挑戰。

究竟台獨什麼是意思呢?徵諸戰後台獨運動之發展與演變,台獨的認定並不是靜態的法律問題,而是動態的政治問題,[2]事實上,有許多種不一樣的台獨主張,經過很多人的論辯和不同的推動方式。有些人認為台獨是要建立台灣共和國、取代中華民國;有些人主張中華民國作為主權獨立的國家在台灣地區,也是一種獨立的形式;也有些人強調兩岸統一的必然,指出沒有統一的分裂狀態就是台獨。本文試圖以時序――台灣解嚴的前後與中國崛起――來突顯早期和近期台灣獨立運動之異同。筆者主張有三種台獨的定義:早期台獨、近期台獨和中國政府認定的台獨。

早期台獨:族裔民族主義和自由主義

如果我們回到歷史時間軸上來看,廖文毅在二二八事件之後於1948年籌組的「台灣再解放聯盟」算是最早的台獨組織。後來台獨運動在島內受到壓制,多半轉往美、日為主的海外據點運作或發展地下組織。日後該運動出現經典著作和重要文件像是1962年由史明著書的《台灣人四百年史》,彭明敏、謝聰敏和魏廷朝在1964年發表的《台灣人民自救運動宣言》。[3]

這段時期,台獨反抗的是外來統治者,要實現「台灣人的台灣」的殖民地解放運動,同時追求進步的社會革命和爭取真正的自由與民主。[4]然而,台獨在黨外運動時期,也躋身反威權、追求民主的浪潮,開始有擺脫族裔民族主義的跡象。台灣社會中,不僅身為「台灣人」的自我意識與自由、民主、人權等概念逐漸抬頭,也出現為了身份認同和自由民主而坐牢,甚至罹難、獻身的先驅,例如1979年發生的美麗島事件、1981年的陳文成事件和1989年的鄭南榕事件。[5]解嚴、組黨之後,民主進步黨成為支持台灣獨立的主要政黨,該黨在1991年全代會中的黨綱表明「建立主權獨立自主的台灣共和國」(也就是所謂的台獨黨綱)。[6]從威權統治到解嚴時期,台獨反應在台灣政治的本土化和民主化,在意識形態上表現主要為族裔民族主義和自由主義的結合。

許信良, 施明德, 林義雄
Photo Credit: New Taiwan foundation 公有領域

近期台獨:公民民族主義與進步價值

隨著台灣民主化之後,自由平等和人權的價值開始普及,民主的制度和生活方式被採納,台灣出現一群不受「黨國思想」制約的年輕世代。這群年輕人來自公民社會的各個角落,在野草莓(2008)、反強制徵收土地的苗栗大埔事件(2010)、反媒體壟斷(2012)、公民1985(2013)、和太陽花(2014)等一系列社會運動中嶄露頭角。學者吳叡人指出:「他們所關心的,比較不是這個國家的形式(國名),而是它的內容:台灣是不是一個自由民主、多元開放、公平正義、有源源不絕的文化創造力、有美麗豐富的生態環境,有開闊進步的國際視野,經濟上可以永續發展,代代子孫可以長久在此安身立命的家園?」他稱這股由下而上、源於自主多元公民社會的力量為「以台灣為中心的進步本土主義」。[7]

此時中國的政治、經濟和軍事力量崛起帶來的影響,也間接造成台獨運動本質上的轉變。有學者提到,台灣社會原本的省籍、族群對立趨緩,取而代之的是國家認同議題,[8]還有台灣人在身分、文化認同和經濟利益之間「愛情與麵包」的糾結。[9]換言之,對於認同和統獨討論的根本的問題從自己是本省人還是外省人,變成是中國人還是台灣人,以及該認同會不會受到中國經濟誘因的影響而改變?中國因素的加入,使得台獨從原本省籍情結的對抗,變成國家認同與經濟利益之間的衝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