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電子煙須衡量利弊,但這不只是公共衛生問題

禁電子煙須衡量利弊,但這不只是公共衛生問題
Photo Credit: Richard Vogel / AP Photo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行政長官林鄭月娥提出全面禁電子煙,到底有甚麼理由支持,又有甚麼理由反對?

一如傳聞所言,今日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宣讀的《施政報告》中,提出全面禁止電子煙和其他新型吸煙產品(例如加熱煙)的入口、製造、銷售、分發及宣傳。

早前我寫過美國新興電子煙Juul在當地青少年之間迅速流行,所以看過一些關於電子煙爭議的資料,但自覺讀得不夠多,至今我也沒有一個非常明確的立場。

然而近來讀到支持和反對全面禁電子煙的文章,以及今日在Facebook上見到的相關討論,我認為雙方有些分歧可以收窄,而這是涉及重大公共政策的重要討論,不應淪為互相指摘、抹黑和對罵,因此寫下這篇文章,希望能夠整理部分論點。

衡量利弊

禁電子煙的一大爭議,在於如何衡量其潛在好處及風險。

反對禁電子煙者認為,電子煙的健康風險比傳統的可燃煙低,將之合法化的話,傳統煙民可以透過改為吸食電子煙,逐步邁向戒煙,或至少先降低健康風險。

提倡全面禁電子煙的一方,則著眼於電子煙本身並非完全無害,亦會上癮,擔憂合法化後會吸引年輕一代,而且會誤以為電子煙沒有健康風險,帶來虛假的安全感。

討論電子煙問題的時候,這兩點都應該要納入考慮範圍內。完全不吸煙固然比使用電子煙健康,而按照現有的研究證據,使用電子煙的短期健康風險比可燃煙低,但並非完全無害,而且電子煙面世時間尚短,目前未有長期的研究證據。

協助戒煙?

要了解電子煙帶來的整體風險,還需要同時考慮兩個問題︰一,電子煙為能否減少煙民吸煙、協助他們戒煙?二,電子煙吸引了多少新煙民,這些人會不會進一步吸可燃煙?

要回答第一個問題,不能單說電子煙比可燃煙安全,我們還需要知道電子煙會否協助煙民減少吸煙甚至戒煙,然而目前這方面的研究未有一致證據。英國公共衛生部(PHE)的報告分析了找到14份研究以電子煙戒煙或減少吸可燃煙的系統綜述(systematic review),全部認為需要進一步的隨機分配對照實驗。這些研究當中有7份包括統合分析(meta-analysis),得出不同結果︰2份有正面影響,4份發現不確定的影響,1份有負面影響。

美國國家學院(National Academies of Sciences, Engineering, and Medicine)的報告則指,從觀察研究中有中等證據顯示常用電子煙跟增加戒煙有關聯;另一方面,隨機分配對照實驗並未有足夠證據顯示電子煙比現有戒煙方法有效。

吸引新煙民?

至於第二個問題,我們可以先看電子煙對年青人的吸引力。PHE的報告指只有少數從未吸煙的年青人會受電子煙吸引,變得經常使用;同時從未吸煙者在嘗試過電子煙後,會有較多人(跟未用過電子煙的人相比)嘗試吸可燃煙,不過未知其因果關係。(例如電子煙可能會增加吸煙的傾向,亦有可能這些人本來已想吸煙,於是先嘗試電子煙。)

不過美國國家學院的報告則表示,有實質(但未至於確鑿的)證據顯示,使用電子煙會增加青年或年輕成人吸可燃煙的風險。

另外根據美國疾病控制及預防中心(CDC)調查數據,在2011年至2017年中期間,美國的初中及高中學生30日內曾吸煙(傳統可燃煙)比率均下跌一半,分別由4.3%跌至2.1%,以及15.8%跌至7.6%;同期30日內使用電子煙比率大幅上升數倍,初中生由0.6%升至3.3%,而高中生則由1.5%升至11.7%。

AP_18117734898514
Photo Credit: Steven Senne / AP Photo / 達志影像

特別需要留意的是,這個數字截至2017年6月,而新興電子煙品牌Juul在過去一年內在青年之間變得非常流行,更稱霸了美國的電子煙市場。因此上述數字很有可能屬低估。

要深入討論的話,應該要詳細比較各項數據,例如相對的健康風險、醫療成本等,然而這並非本文能處理的問題。我想指出的是,如果並非追求一刀切的政策,「擔心失去電子煙這個能協助戒煙的工具」及「擔心青年人會開始使用電子煙」兩者未必對立,無論支持抑或反對禁電子煙,在討論時最好能夠回應對方的憂慮,這樣更容易說服對方。

不公平——為甚麼不禁傳統煙?

不過,禁電子煙的爭議絕非單純公共衛生及醫學問題,由於它是一項公共政策,涉及政府使用公權力,除了健康理由外,正反雙方背後可能抱持不同的政治及經濟立場。

就我所見,不少人認為現時提出全面禁電子煙的政策有一大問題︰不公平——為甚麼不提出全面禁煙,而只針對電子煙及加熱煙等新興產品?

這自然是非常合理的質疑,因為如果以健康理由禁止電子煙,而且目前證據均顯示電子煙的健康風險比可燃煙低,就沒有理由禁止傳統煙草產品吧?我自己亦有相同疑惑,但當我仔細看推動禁電子煙一方的理據,發現他們其實有回應這個質疑,只是似乎不夠「禁電子煙」這個訊息傳播得廣。

AP_18156667761277
Photo Credit: Steven Senne / AP Photo / 達志影像
多款電子煙產品

例如香港吸煙與健康委員會的新聞稿就指出,多個國家均為全面禁煙訂立時間表,由2025年至2035年不等,而委員會則提倡到2027年香港的吸煙人口減至5%,亦以「無煙香港」為目標。委員會指傳統煙已在香港有過百年歷史,今天仍有超過61萬香港人抽煙,全面禁煙無法一蹴而就,但認為既然禁煙方向已定,便不應引入新的煙草產品。

這亦帶出更多問題,例如︰

  • 禁止電子煙是否有效?
  • 以全面禁煙為前提引入電子煙、加熱煙等產品是否可行?
  • 如是的話應怎樣實施?
  • 只禁傳統可燃煙、容許電子煙存在又是否合理?
  • 電子煙是否含尼古丁又有沒有分別?

而最根本的問題是︰政府到底應否全禁煙?這就涉及個人自由與公權力界線的討論,本文篇幅有限,唯有留待其他人討論。

慎防陰謀論式思考

在本文完結之前,我想強調一點︰有些人討論此問題時以陰謀論式思考,認為支持全面禁電子煙就是維護傳統煙草商利益,甚至是「收了煙草商錢」,我認為這對電子煙的討論有害無益。

誠然,煙草商以金錢收買專家、干預研究以至影響輿論方面可謂惡名昭彰,我們必須提防這些企業為求利潤而左右政策、犧牲民眾健康。與此同時,即使我仍未被說服要全面禁電子煙等產品,但認為提倡者的理由絕對值得理性討論及反駁。

更何況,其中一種應在被禁之列的煙草加熱系統IQOS,正是來自最暢銷煙草產品品牌萬寶路(Marlboro)的生產商菲利普莫里斯國際公司(Philip Morris International Inc.),這是該公司嘗試擺脫依賴傳統煙草的產品。在吸煙人數不斷下降的情況下,要維持這些大煙草商的利益,提倡禁電子煙等新興產品似乎並非好方法(或者非常短視)。

這種陰謀論式思考更會破壞討論,例如支持禁電子煙者亦可採用相同策略,指摘對方「收了電子煙公司錢」才反對禁煙,結果只會令到大家在明明能夠尋求共識、至少可以互相理解的議題上,淪為互相指罵,對所有人都沒有好處。

相關文章︰

參考資料︰

核稿編輯︰王陽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