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話心理學》:「搗蛋鬼」在世界各地的民間故事當中有什麼意義?

《神話心理學》:「搗蛋鬼」在世界各地的民間故事當中有什麼意義?
Photo Credit: Deposit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雖然「Trickster」這個字只能翻譯成搗蛋鬼或詐騙犯,但他們的行為不單單只是「搗蛋」。他們有時候是不折不扣的反派,但有時也會帶來意想不到的成功,使他們被視為英雄。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河合隼雄

騙與被騙

在世界各地的神話中都非常活躍的角色,就是搗蛋鬼(Trickster)。

雖然「Trickster」這個字只能翻譯成搗蛋鬼或詐騙犯,但他們的行為不單單只是「搗蛋」。他們有時候是不折不扣的反派,但有時也會帶來意想不到的成功,使他們被視為英雄。

匈牙利神話學家卡爾.凱倫伊(Károly Kerényi)與深層心理學家榮格寫了一本名為《搗蛋鬼》(The Trickster)的書,書的另一位作者,美國文化人類學家保羅.瑞丹(Paul Radin)說,搗蛋鬼是「在文明根本的起源中,擁有特別且永遠的訴求力,以及對人類而言具有少見魅力的人物」,並且描述「搗蛋鬼既是創造者也是破壞者,既是贈與者也是反對者,是一個欺騙別人,而自己也被欺騙的人物」。

總而言之,搗蛋鬼絕對不是可以用一般方法理解的存在。而搗蛋鬼的神話,在非洲與北美的原住民之間,占有相當重要的地位。瑞丹在書中介紹的,就是其典型。

美洲原住民溫尼巴哥族(Winnebago)的酋長(這個人就是搗蛋鬼)準備出征。他首先舉辦宴會,叫人取來四頭鹿做成料理飽餐一頓,接著中途離席回到自己的帳篷。他心想客人應該看不到,就在帳篷裡和女人上床......,對溫尼巴哥族來說,這是一連串荒唐至極的事情。

首先,溫尼巴哥族的酋長無論如何都不能出征。再者,無論是主人在客人還沒走的時候中途離席,還是在出征之前發生男女關係,這些全部都是禁忌。換句話說,酋長原本就沒有打算上戰場,他只是想要欺騙大家,找理由享用鹿肉而已。

酋長在外出旅行時捕到野牛,並用右手料理,但左手卻主張野牛是自己的,抓住野牛想要搶回來。換句話說,他的左手與右手分別具有不同的人格,彼此相互競爭。

搗蛋鬼的部分身體有時候表現地就像擁有獨立人格一樣,尤其臀部與陰莖的獨立性更是明顯。

搗蛋鬼利用自己擅長的騙術抓到許多鴨子。他將鴨子埋進火裡,等鴨子烤熟,並趁這段時間小睡片刻。他睡覺時,就吩咐自己的臀部看守鴨子。

幾隻小狐狸在他睡覺的時候,被烤鴨的香味吸引過來,但卻被「噗」的聲音以及排出來的氣體嚇得落荒而逃過了一會兒,小狐狸再度靠近,卻又被氣體嚇跑。但是反覆了幾次之後,小狐狸發現氣體並不可怕,終於成功吃掉烤鴨。

臀部拚命發出聲音卻完全沒有效果,被聲音吵醒的搗蛋鬼發現肉全都被偷吃了。他對臀部看守不力感到相當氣憤,覺得應該給臀部一點懲罰,於是取來燃燒的柴火灼燒肛門。

當然,被火灼傷而痛得大叫也是他自己。他說:「痛死我了!大家就是因為這樣才叫我搗蛋鬼嗎?」

各位說不定會覺得怎麼有這麼愚蠢的事情,心想臀部怎麼可能擁有獨立的人格。但在現代的日本,某些大人物也會說「上半身和下半身是分開的」。至於攻擊別人反而傷到自己的人,想必更是不計其數。有趣的是,搗蛋鬼在感覺到痛的時候,才有臀部屬於自己的自覺。重要的自覺或自我認知,通常都會伴隨著痛苦而來。

搗蛋鬼酋長的故事還沒結束,他接下來變身成為女人。

搗蛋鬼的樣貌也經常能夠變換自如。他真的成了女人,所以這次的變身非常不得了。他取來大鹿的肝臟當成陰部、腎臟做成乳房,接著換上女裝變成女性,和某個村子的酋長之子結婚。兩人甚至還生下了三個孩子,實在相當驚人。

搗蛋鬼後來恢復男兒身,回到故鄉的妻子身邊。他在故鄉與水貂及土狼成了好朋友,結果卻被這些動物耍得團團轉,鬧了不少笑話。後來他成功報復了水貂及土狼,變得愈來愈像個人。

這部分的詳情在此省略,總而言之,他自由奔放的生活方式與失敗出糗的樣子,讓人看得樂不可支。

這裡雖然只是簡單介紹了溫尼巴哥族的搗蛋鬼神話,但我想大家應該都能充分感受到搗蛋鬼(Trickster)的破壞性、反道德性,以及伴隨而來的意外性與引發的笑點,還有當中強烈的生命力。

展現不同的可能性

話說回來,把這個荒誕至極的故事,當成神話長篇大論介紹一番,有什麼意義嗎?而且動不動就想馬上得到「道德啟示」的人,說不定反而讀得一肚子火。

但如果把這個故事說給孩子們聽,他們聽到搗蛋鬼放屁趕跑小狐狸的地方,應該會笑到打滾吧?話雖如此,從搗蛋鬼變成女人時的描述來看,這明顯不是為孩子們寫的故事。

搗蛋鬼的故事不只出現在神話裡,也出現在世界各地的民間故事當中。譬如在日本民間故事中大顯身手的吉四六與彥市等角色,就是日本代表性的搗蛋鬼,日本全國各地都流傳著類似的故事。在此我們就透過其中一個故事來思考搗蛋鬼的意義。

故事是這樣的。很久很久以前,有一個名叫大作的人(高知縣民間故事中的搗蛋鬼),到處跟人說他在山上聽到佛法僧鳥的叫聲。藩主大人也想聽聽看,於是修建一條通往山裡的大道。大人順著這條路前往山裡,結果只聽到「咕咕咕咕」的聲音,沒有佛法僧鳥的叫聲。

大人把大作找來,但是大作若無其事地說,佛法僧鳥的叫聲不就是咕咕咕咕嗎?大人雖然把他罵了個狗血淋頭:「你這個蠢貨,那是山鳩。」但也就這樣放過他了。不過村民很開心,因為大作讓村裡有了一條又寬又直的大道。

前面引述過保羅.瑞丹的話「搗蛋鬼既是創造者也是破壞者」,在這個故事中,大作成功騙過藩主大人,修建了一條又寬又直的大道通往村子。因此大作屬於「創造者」。

但大作的行為其實相當危險,藩主大人在他說出「佛法僧鳥的叫聲就是咕咕咕咕」的時候,只覺得這個人蠢到無藥可救,但如果大人震怒,將大作斬首,毀掉道路,那麼故事就會在單純的破壞中結束。刻意鋌而走險也是搗蛋鬼的特徵。

我這裡雖然使用「刻意鋌而走險」來形容,但有些搗蛋鬼自己打從一開始就相信佛法僧鳥的叫聲就是咕咕咕咕。這些搗蛋鬼的行為既非「刻意」也沒有「計畫性」,他們只不過是自以為聰明的愚者,後來透過結果仔細一想,才發現他們的行為帶來極大的貢獻。

再者,如果藩主大人在聽了大作的話之後沒有先修路,而是命令隨從去調查發出叫聲的是否真的為佛法僧鳥,故事就會在大人發現大作愚蠢的誤會與對他的懲罰中結束。大作在這個情況下,就只是個低級的搗蛋鬼,既沒有帶來破壞,也沒有產生什麼創造。

這個民間故事完全沒有闡述大作的想法,但很有可能是大作為了得到一條從中央通往自己村子的道路,而絞盡腦汁設下的陷阱吧?

這時候大作就成了村子裡的英雄。換句話說,搗蛋鬼的身分千變萬化,可能只是單純的頑皮鬼,也可能是愚者,甚至還有可能成為英雄。

這裡再稍微多探討一下日本民間故事中的搗蛋鬼吧。接下來是大家熟悉的吉四六的故事。吉四六與村民們一起上山砍柴。但在村民們努力砍伐錐栗樹的時候,吉四六卻不工作,而是在一旁抽菸偷懶。

正當大家準備打道回府的時候,吉四六說「錐『栗』樹是不吉『利』的樹,會帶來厄運」。村民們聽了他的話,就丟下木材回去了。後來吉四六把這些木材全部收集起來撿回家,村民們看到之後問他「你不是說錐栗樹不吉利嗎?」吉四六坦然回答「這些錐『栗』樹是吉『利』的樹,會帶來好運的」。

這個故事充分展現出搗蛋鬼的自在性與歧義性。

村民們的想法單一,吉四六告訴他們錐栗樹是不吉利的樹,他們就被這句話綁住,不去思考其他可能。但錐栗樹同時具有「吉利」與「不吉利」的兩面性,瞭解這點的吉四六,成功將村民們耍得團團轉。

搗蛋鬼就像前面「不吉利」的故事一樣,能夠在人們深信某件事的時候,提出不同的可能性。有時候他們單純只是破壞舊有秩序的破壞者,而這樣的破壞也未帶來創造。

前面介紹的溫尼巴哥族的故事中,搗蛋鬼明明是男人,但也能成為女人,顯示男女的區別也非絕對。想必這個部族的男女有著絕對的區別,男人是這樣、女人是那樣,或者男人應該如此、女人應該如何云云,在部族的秩序中是重要的支柱吧?

但是搗蛋鬼卻對這樣的區別視若無物,這是相當嚴重的秩序破壞。只不過在溫尼巴哥族的故事中,似乎並未從中產生新的創造。

相關書摘 ►《神話心理學》:殺貓就相當於殺死女兒——人與動物的對稱性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神話心理學:來自眾神的處方箋》,心靈工坊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河合隼雄
譯者:林詠純

深受村上春樹推崇的日本心理學家,
妙談35則世界神話對理解人心的「神」啟發

人活在世上,需要對自己「內心世界的住民」多少有點瞭解。——河合隼雄

神話的存在早於心理學,是最早對生命中疑難雜症的探索與見解,被保存在傳統信仰當中,具有安頓人心的力量。

隨著社會發展日新月異,河合隼雄發現,在看似進步的現代生活中人們卻失去了歸屬,無法回答「支持自己活下去的,到底是什麼?」甚至為了逃避這個問題,使自己陷入「忙碌」與不斷透支的人生……解決之道在於,人們需要更認識自己,並與周遭萬物重拾「具生命意義」的連結,而這正是閱讀神話能夠做到的——因為眾神就像我們內心的住民。

例如,在日本神話中,太陽是名為天照的女神,儘管現代人講究科學多半已不這麼理解,但每當在山頂看見旭日初升時,人們內心往往會湧現一股深深的感動與虔敬,甚至因此做出雙手合十的動作。追究這背後的原因,並不在於「太陽」等於「神」,而是因為這份感動、這種發自內心的情感本身就是一種神聖體驗。換句話說,人們敬拜的是顯現於自己內心世界中的太陽女神。

眾神的姿態呈現了人類的內心體驗,神話就是將「人類內在體驗」的世界,以故事的方式表達出來,這也是神話至今歷久不衰、仍具意義的原因。

透過35則來自日本、中國、北歐、希臘、羅馬、蘇美、埃及、印尼、紐西蘭、非洲、美洲等各地的神話傳說,河合隼雄以輕鬆趣味的筆調,將神話與人生巧妙連結,不僅具體呈現人人具有的「神話產生機能」如何為人生帶來轉變,也討論孤獨與死亡、兩性的心理、親子間的矛盾、搗蛋鬼的魅力,並賦予惡及原罪更豁達的見解,讓人看完升起不可思議的感觸與療癒。

各地神話帶來的神啟發

  • 對神明來說,有時說謊也是一種「方便」?(日本)
  • 「混沌」開竅後就死了、創世之神只是睡覺也可以完成任務——人生有時忙得半死還不如「無為」。(中國、美洲阿克瑪維族)
  • 與首領妻子偷情竟能帶來世界進步——新觀念的產生真是各種意想不到的「結合」。(美洲納瓦荷族)
  • 婚姻代表少女之死,以人妻的身分絕地重生。(希臘)
  • 人在獨立的過程中,必須象徵性地殺父弒母,而父母也必須象徵性地拋棄孩子。(希臘羅馬)
  • 若伊甸園裡沒有蛇,就能有不死的幸福。但人真的想要無知的永生嗎?(舊約聖經)
  • 搗蛋鬼到處都有,連神話也不例外。他們為習以為常的生活增添新意,但這行為會被扼殺還是善加利用,端看周圍的人如何看待。(日本、美洲溫尼巴哥族)

本書特色

  • 一本以「理解人心」為出發點的神話學入門。
  • 融合深層心理學與現代觀察,論述古老神話的現代意義。
  • 每個人無意識中都具有「神話產生機能」,如何善加利用活出自己?
getImage
Photo Credit: 心靈工坊出版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潘柏翰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人文』文章 更多『精選書摘』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