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話心理學》:殺貓就相當於殺死女兒——人與動物的對稱性

《神話心理學》:殺貓就相當於殺死女兒——人與動物的對稱性
Photo Credit: Deposit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人類為了活下去,必須奪去其他生物的生命。如何解釋這點,是個很大的問題。而原始時代的神話,就對此準備了相當完美的答案。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河合隼雄

「貓神」扮演的角色

動物也是神。日本的神社,有時候也會把「蛇」當成神靈寄宿的「御神體」崇拜。而後面也會介紹到,神話當中出現的動物,也經常是與人類平等的存在。

前面已經介紹過搗蛋鬼了,而在非洲的搗蛋鬼神話中,兔子是以主角的身分大顯身手。換句話說,這些故事將神、人、動物全都一視同仁。或者應該說,人類在與其他生物沒有區別的狀態下,才會產生堪稱「神體驗」的敬畏情感。

這是一種相當重要的情感,但許多現代人都已經遺忘了。

美國小說家保羅.葛立軻(Paul Gallico)的精彩作品《唐瑪西娜》(Thomasina),就出色地描寫出「動物神」與現代生活方式的盲點。筆者已經在拙作《貓魂》中詳細討論過這點,不過這裡還是稍微介紹一下與本章主題有關的部分。

古埃及將貓當成神崇敬。貓神被稱為巴絲特(Bust)或巴絲塔特(Bastet),大約從第二王朝左右開始,就被視為展現歡喜與太陽豐足的溫暖的女神膜拜。埃及現在仍保留許多貓神的神像,在美術館就能看得到。

有些神像呈現貓頭人身,有些則展現出貓原本的姿態。有些神像中膜拜的僧侶非常小,透過人與貓神的對比,展現貓神的偉大。也有神像雖然呈現的是貓的姿態,卻能讓人感受到神聖與威嚴。

埃及的神相當複雜,也經常與其他的神混為一談。雖然不確定是否可以說明得清楚,但接下來姑且就我理解的範圍,試著描繪出貓神的樣貌。

崇拜巴絲特神的地方,是古埃及的城市布巴斯提斯(Bubastis)。貓在當地被視為神聖的動物,特別的貓甚至被做成木乃伊,舉行盛大的葬禮。祭祀貓木乃伊的盛大儀式,在古代世界相當有名。

貓神巴絲特與獅子神泰芙努特(Tefnut)被視為同一尊神。巴絲特也是太陽神拉(Ra)的女兒,是太陽的左眼,但同時也被視為是月亮。換句話說,巴絲特既如同前面的說明,是展現太陽溫暖的神,但同時也被視為月神。這個部分展現出埃及神明的複雜性。

說到複雜,巴絲特神雖然被視為擊退蛇的神明,但另一方面,在展現其破壞力時,也以蛇來表現。換言之,巴絲特有時與蛇戰鬥,但有時又是蛇本身。

又或者,巴絲特神因為擊退蛇的關係,具有抑制毒性的治療之神的形象,但另一方面,她有時又像是帶給人類痛苦的魔女。

雖然巴絲特神既混亂又矛盾,但如果將其形象解釋成與人類理性難以控制的深刻情感以及情緒有關,或許就很容易理解。在古埃及人眼中,這就是貓神的形象。

保羅.葛立軻巧妙地以貓神的形象為背景,寫出一則現代奇幻故事。這則故事就是《唐瑪西娜》。故事中登場的重要人物——獸醫麥都(McDhui),是典型的現代人,他治療動物時快速俐落,不帶任何情感。一旦判斷藥石罔效,就乾脆地以氯仿「處理掉」。

所有一切在他眼中都清楚明確,「鬼神」這類曖昧的存在沒有介入的餘地。

幾乎沒有人類情感的麥都卻對女兒瑪莉(Mary)相當疼愛。他所有的情感生活就像是靠女兒來平衡。然而,女兒瑪莉最愛的貓唐瑪西娜生病了,父親麥都判斷唐瑪西娜無法治療,於是不顧女兒反對,果斷地將貓「處理掉」,但這個行動卻帶來問題。

瑪莉覺得父親將唐瑪西娜「殺掉」,後來再也不跟父親說任何一句話,甚至絕食尋死。麥都在女兒身邊徬徨、憤怒、求救,由此體會到人類的理性有多麼無力。

最後貓神巴絲特登場,拯救了這對生病的父女。故事詳情在此省略,想知道的人一定要去讀讀《唐瑪西娜》。但我想要強調一點,保羅.葛立軻希望透過這個故事傳達的觀念之一,就是「貓神」在現代依然意義重大。

不只如此,現代或許更需要動物神,否則就會像信奉科學的理性主義者麥都一樣,雖然所有的一切都能處理得乾淨俐落,最後卻失去了自己的靈魂(以麥都的情況來說,就是女兒瑪莉)。

相較於現代人這種接觸動物的方式,原始時代的方式是如何呢?

熊的靈魂

人類剛出現在世界上時,與動物之間的關係和現代更是不同。

人類學者中澤新一的著作《從熊到王:野生筆記Ⅱ》就詳細討論了這點。接下來就一邊介紹中澤的想法,一邊闡述書中視為「神話的智慧」所介紹的,人與熊的相處方式。

中澤在〈最初,神就是熊〉的章節中,介紹了加拿大的阿塔帕斯卡人(Athabaskans)流傳的神話。其摘要整理如下。

從前從前的某個夏天,有一名少女外出摘莓果。少女與家人分開,她獨自一個人摘了許多莓果裝滿籃子。這時一位英俊的男子出現,他邀請少女到另一個莓果品質更好的地方去。

兩人生火烤地鼠,搭配著莓果一起吃。男子告訴少女之後會再送她回家,於是少女就在那裡過夜。

隔天早晨,少女想回家了,但男子卻突然敲了一下少女的頭頂,順著太陽運行的方向繞著頭畫圈。於是少女就把父母、家人全都忘記了。

後來,少女就與男子一起行動,在男子身邊過了一天又一天。少女在這時發現,男子其實是熊。

某天,少女與熊一起去到少女的兄弟們經常獵熊的地方,少女對這個地方有印象。於是她貼在附近的地面磨擦自己的身體,將自己的氣味沾上去。她心想,這麼一來,兄弟們帶來的狗就能發現自己了吧?

雖然男子挖洞的時候看起來是熊,在其他時候看起來卻是對少女溫柔的英俊男子。

到了十月,他們住進巢穴裡。少女生下了男孩與女孩。男子對少女說「你是我的妻子」,並且告訴少女,自己將與接下來出現的少女的兄弟們戰鬥。

少女拚命求他不要與兄弟們打起來。熊唱了一首歌,並告訴少女如果自己被殺,就收下自己的頭與尾巴,在自己死去的地方火化,並且唱著這首歌直到完全燒盡。

少女的兄弟們終於帶著狗過來。少女請求熊:「求求你,不要戰鬥。如果我的兄弟們想要狩獵你,就讓他們這麼做。」於是熊就被少女的兄弟們殺了。

少女從巢穴出來,告訴兄弟們「你們殺了自己的連襟」。少女聽從熊的話,燒掉他的頭與尾巴,唱著歌為他舉行葬禮。

少女帶著兩個孩子,在遠離兄弟們的地方建造小屋居住。少女的兄弟們討厭她,把熊皮蓋到她身上捉弄她。結果少女突然變成一頭灰熊,把兄弟們與母親都殺了,只留下對她親切的么弟。

少女的臉上流下淚來。後來少女熊就帶著兩隻小熊離開了。於是,熊成了半個人類。人們不吃灰熊的肉,就是因為灰熊有一半是人。

這個神話的特徵,就是人與熊幾乎沒有區別,人能夠與熊結婚,也能生下孩子。但兩者也不是完全相同。人會獵熊,而熊也會殺人。但即使彼此互相殘殺,也必須知道對方是姻親,或者是真正的親子與手足。

在《唐瑪西娜》的故事中,現代人麥都認為人與貓是完全不同的存在,如果有需要,人類把貓「處理掉」也是理所當然。但事實上,一個沒弄好就成了父親害死女兒。

如果沒有麥都的悔改與貓神的幫助,瑪莉想必就會死去。說得簡單一點,殺貓就相當於殺死女兒,麥都如此明確地區分人類與動物是個問題。動物與人類並非沒有區別,但沒有任何一方占據絕對的優勢。

中澤新一稱這種關係為「對稱性」,並強調人與動物的對稱性在神話中的重要性。

既然人與動物之間存在著「對稱性」,為什麼人類可以殺熊來吃呢?在中澤介紹的其他神話中,可以看見解決這個問題的智慧。

故事在此就不多加詳述,重點就是熊原本也是人,他們披上熊皮變成了熊,為了被人類獵殺而走出巢穴。他們把自己的皮與肉分給人類,希望靈魂能夠藉此升天為神。

這當中存在著一種犧牲精神。犧牲者透過這樣的行為被當成「神」祭祀,所有的一切都圓滿收場。但為了完成這一切,人類必須對熊懷著相應的敬意。無論是在獵殺的時候,還是對屍體的處理與葬禮,全部都必須透過繁瑣的儀式執行,絕對不可疏於細節。

日本原住民愛奴人熊靈祭(iomante)的儀式與祭典,就與之相當。

人類為了活下去,必須奪去其他生物的生命。如何解釋這點,是個很大的問題。而原始時代的神話,就對此準備了相當完美的答案。

人類雖然會將動物殺來吃,但也因為神話的解釋而對動物懷著感謝與敬畏,避免濫捕與無意義的殺生。

相關書摘 ►《神話心理學》:「搗蛋鬼」在世界各地的民間故事當中有什麼意義?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神話心理學:來自眾神的處方箋》,心靈工坊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河合隼雄
譯者:林詠純

深受村上春樹推崇的日本心理學家,
妙談35則世界神話對理解人心的「神」啟發

人活在世上,需要對自己「內心世界的住民」多少有點瞭解。——河合隼雄

神話的存在早於心理學,是最早對生命中疑難雜症的探索與見解,被保存在傳統信仰當中,具有安頓人心的力量。

隨著社會發展日新月異,河合隼雄發現,在看似進步的現代生活中人們卻失去了歸屬,無法回答「支持自己活下去的,到底是什麼?」甚至為了逃避這個問題,使自己陷入「忙碌」與不斷透支的人生……解決之道在於,人們需要更認識自己,並與周遭萬物重拾「具生命意義」的連結,而這正是閱讀神話能夠做到的——因為眾神就像我們內心的住民。

例如,在日本神話中,太陽是名為天照的女神,儘管現代人講究科學多半已不這麼理解,但每當在山頂看見旭日初升時,人們內心往往會湧現一股深深的感動與虔敬,甚至因此做出雙手合十的動作。追究這背後的原因,並不在於「太陽」等於「神」,而是因為這份感動、這種發自內心的情感本身就是一種神聖體驗。換句話說,人們敬拜的是顯現於自己內心世界中的太陽女神。

眾神的姿態呈現了人類的內心體驗,神話就是將「人類內在體驗」的世界,以故事的方式表達出來,這也是神話至今歷久不衰、仍具意義的原因。

透過35則來自日本、中國、北歐、希臘、羅馬、蘇美、埃及、印尼、紐西蘭、非洲、美洲等各地的神話傳說,河合隼雄以輕鬆趣味的筆調,將神話與人生巧妙連結,不僅具體呈現人人具有的「神話產生機能」如何為人生帶來轉變,也討論孤獨與死亡、兩性的心理、親子間的矛盾、搗蛋鬼的魅力,並賦予惡及原罪更豁達的見解,讓人看完升起不可思議的感觸與療癒。

各地神話帶來的神啟發

  • 對神明來說,有時說謊也是一種「方便」?(日本)
  • 「混沌」開竅後就死了、創世之神只是睡覺也可以完成任務——人生有時忙得半死還不如「無為」。(中國、美洲阿克瑪維族)
  • 與首領妻子偷情竟能帶來世界進步——新觀念的產生真是各種意想不到的「結合」。(美洲納瓦荷族)
  • 婚姻代表少女之死,以人妻的身分絕地重生。(希臘)
  • 人在獨立的過程中,必須象徵性地殺父弒母,而父母也必須象徵性地拋棄孩子。(希臘羅馬)
  • 若伊甸園裡沒有蛇,就能有不死的幸福。但人真的想要無知的永生嗎?(舊約聖經)
  • 搗蛋鬼到處都有,連神話也不例外。他們為習以為常的生活增添新意,但這行為會被扼殺還是善加利用,端看周圍的人如何看待。(日本、美洲溫尼巴哥族)

本書特色

  • 一本以「理解人心」為出發點的神話學入門。
  • 融合深層心理學與現代觀察,論述古老神話的現代意義。
  • 每個人無意識中都具有「神話產生機能」,如何善加利用活出自己?
getImage
Photo Credit: 心靈工坊出版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潘柏翰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人文』文章 更多『精選書摘』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