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榮格觀點探索童話世界:直到基督教時代,貓從此被視為行巫術之獸、邪魔之獸

從榮格觀點探索童話世界:直到基督教時代,貓從此被視為行巫術之獸、邪魔之獸
Photo Credit: Deposit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們現在可以知道貓是聖母瑪利亞的陰影面向。牠是官方聖母瑪利亞意象無從象表的陰性面向,然而這面向卻屬於陰性本質之完整意象的範疇。因此我們可以說,聖母瑪利亞本身就具有貓的陰影面向。

文:瑪麗-路薏絲.馮.法蘭茲(Marie-Louise von Franz)

神話中的貓

我們現在應該同時從神話和真實世界兩方面來思索貓及其衍生的意義(amplifications)。貓這個象徵最引人注目的地方是它的矛盾性:跟蛇一樣,貓的意象擺盪在仁慈和惡毒這兩種意義之間。

在人類歷史上,貓初被賦予原型意義是在埃及人開始視牠為神聖動物之後。貓取得神聖地位,這意謂的是:不僅牠天性中的所有黑暗面向都幾乎被清除一空,牠也與人的靈性生命連結了起來。埃及的艾希絲女神信仰很早就認為貓是神聖動物,但要直到埃及第二十二王朝期間,貓才成為偉大的貓頭女神巴絲帖(Bastet),也就是艾希絲女神和她丈夫奧賽里斯的女兒,其地位超越了其他所有女神。她被稱為「布巴絲帖城的守護女神」(Lady of Bubastis),有水環繞著她位於城中心的神廟四周。

雖然巴絲帖是女神,但她常被人視同於她的父親拉(Ra)。正如埃及的其他神祇,奧賽里斯、拉和赫洛斯三者常被古埃及人視為同一個神。在貓女神被視同於生命之神(或太陽神)拉的時候,人們相信她每晚都在宇宙中跟蛇形的黑暗之神埃波非斯(Apophis)作戰。因此,在所有神話中,貓也是眾多以不同方式對抗邪惡的太陽神英雄之一。

但貓也被人崇拜為月神。據信在黑夜時刻,當人們看不到太陽光的時候,太陽光會反映在磷光閃爍的貓眼之中,就像太陽光反映在月亮上一樣。我們在這意象上看到的正是之前提到的陰性意識。

在古埃及晚期,巴絲帖跟狩獵女神(處女之身的原野女神)阿提米絲(Artemis)合而為一;後者也是生殖力的象徵並主管女人的生產過程。根據某個神話的說法,當希臘眾神在蛇形巨人泰風(Typhon)的追趕下逃往埃及時, 阿提米絲變身為貓並躲到月亮上。女神海克緹(Hecate)也曾變身為貓;如同嫁給太陽的條頓民族(Teutons)生育女神弗雷雅(Freya)(其座車的駕駛就是兩頭貓),海克緹也象徵了陰性本質的邪惡面向:女巫、使人瘋狂偏執的恐怖母親(Terrible Mother)。

最後,到中古世紀時,貓開始被大眾視為邪惡勢力的象徵。有些女人據稱能把自己的靈魂依付在黑貓身上,藉以成為不再獻身於光明、卻獻身於黑暗和魔鬼的女巫。天主教信仰之所以會不正視本能、性慾以及——整體來講——大自然的陰性面向,其原因很可能就跟貓演變為具有毀滅性、代表動物本能和陰性本質的象徵有很大關係。事實上,黑貓可被視為聖母瑪利亞的陰影面向,是人們將自己想向教會報仇的無意識欲念往外投射的對象。由此可見,人類的認知基模如何建立了貓這原型的兩極屬性。現在,讓我們簡短討論一下貓的光明和黑暗屬性。

貓與意識及創造過程有很密切的關係。據信巴絲帖信仰中的縱慾雜交儀式可以增進植物、動物和人類的繁衍能力。然而,在月黑之夜進行的黑貓崇拜狂歡儀式卻只能說是不孕儀式。與變成黑貓的魔鬼交合,是無法結果和綿延後代的,反而會帶來冰雹、暴風雨、農作災殃、動物死亡、以及人類無孕或性無能等等不幸事件。白貓是療癒者和哺育者,可以解毒、消除發炎及強化復原能力。她的尾巴被廣泛用來治療盲人,而且眾人多認為貓的神力聚集在其平衡器官尾巴上。相反的,女巫的黑貓會毒害人心並使人的身體罹患疾病。魔鬼藉自己的化身來迷惑大眾,迫使他們屈從他的意志。

在民間傳說和童話故事裡,白貓能解放被壓迫者以及協助窮人或低下階層的年輕人。牠能運用機智和各種資源來推翻黑暗勢力,並帶來財富、權力和榮耀。黑貓常是災難的惡兆,給人帶來貧窮、失望和折磨。牠也是壓迫者、背叛者和偷竊者。坐在基督腳邊的貓象徵太陽(世界之光),坐在背叛者猶大腳邊的貓則象徵魔鬼。在正面意義上,貓跟蛇一樣與長生不死有關,因為蜷曲成圓形的牠據說擁有九條性命。但在負面意義上,牠蜷曲成圓的身體乃暗指「惡性循環」。由於牠的眼睛一眨也不眨、而且能在黑暗中視物,貓被人視為先知,具有先見之明和洞見。但反過來說,貓眼也暗示了蠱惑能力,能使受害者動彈不得。由於貓具有獨立不拘的性格,人們把牠跟聖母瑪利亞連結了起來,但同時——如我們已見到的——也把牠跟女巫連結起來。貓是療癒者及人類的僕人,但也被認為是施咒者、蠱惑者、和吸血鬼。

貓還有另一個面向,使牠得以位於上述的兩極之間:貓是中介者。根據諾斯底教派的信仰,貓是伊甸園生命樹(也就是提供善惡知識的那棵樹)的守衛者。同樣的,埃及的太陽神貓也與代表生命和意識的油梨樹(persea tree)有關。凱爾特人(Celts) 的一則傳說也提到,位於某個山洞裡的一座神諭之龕是由一頭躺在銀色臥塌上的貓守護著。貓因此是中介者,是善惡之間的橋樑;牠了解善惡,因而能夠調解兩者之間的衝突。牠也成為內在和外在生命、神祇之超自然力量和人類的調停者。牠能前往兩極領域並熟悉兩者,因此牠可以傳達先知般的智慧、教我們如何平衡互相衝突的價值觀。作為意識的象徵,牠是心靈中為人帶路的靈性存體,只要我們信任牠、尊敬牠、服從牠並追隨牠,無論牠把我們帶往何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