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來西亞的轉型正義困境:可以為「救國」而遺忘「威權時代的馬哈迪」嗎?

馬來西亞的轉型正義困境:可以為「救國」而遺忘「威權時代的馬哈迪」嗎?
Photo Credit:AP/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烈火莫熄開啟了大馬政黨政治的多元,也讓民眾站出來抗議獨裁政府。如果不去處理歷史問題,請問誰還記得當時景況,若不理清來龍去脈,如何讓下一代作為警惕,甚至讓加害者依然坐在最有權力的位置掌控政治發展,難道,我們就真要認可他曾犯下的錯誤?

文:黃振峰(東吳大學政治系研究生、馬來西亞外籍學生)

還記得兩年前,馬哈迪脫離巫統,成立了土著團結黨並有意與昔日反對黨合作時,我在《當今大馬》投書,認為馬哈迪必須要為曾經犯下的錯誤道歉,並要在執政後成立真相與和解委員會。然而,當時的氣氛,大家只想要盡快政黨輪替,其他事都擺在後面。

大馬政治現實

在馬哈迪有意加入希望聯盟成為當時反對黨時,最關鍵人物就是安華的態度。依照事後的說法,馬哈迪到監獄探望安華並開始討論有關合作,雖然整個過程安華的家人不了解甚至憤怒,但安華對此表示,這是為了能政黨輪替推翻貪污政黨,在現實的考量下必須聯手對抗國陣。政黨輪替後,媒體聚焦於馬哈迪是否有向安華道歉,但得到的回應都是「沒有」,而安華也坦然接受,覺得為大局不需拘泥在小細節上。除了安華外,因茅草行動遭逮捕的民主行動黨林吉祥,也為了「救國」而選擇與馬哈迪站在一起。

AP_17038410521567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2017年2月,馬哈迪與林吉祥在記者會上合影。林吉祥擁有馬來西亞民主改革之父的稱號。

民眾反應

在希望聯盟接受馬哈迪時,民眾對這項決定有很大的反彈,因為正是因為馬哈迪,才有人民公正黨的出現,而民主行動黨更是見證馬哈迪威權時代,對兩黨與馬哈迪合作,民眾的心裡狀態可說是完全無法反應過來,對支持馬哈迪和安華的支持者而言,更是處於矛盾的心理狀態。為何民眾能接受?或許就如各黨領袖說的「為大局著想」。

在馬來西亞談轉型正義面對的困難,是民眾對歷史與真相的渴望不深。歷經長期一黨獨大的狀況,民眾的歷史觀都是來自執政黨的安排,如要重新談起歷史脈絡和真相都需漫長的時間。政黨輪替後,與民眾談歷史問題,大家的焦點仍落在金字塔最底層的基本需求。民眾現在渴望的,是對前首相貪污的制裁和新政府如何讓經濟起飛,對看不到,碰不到的正義,卻選擇延遲再談或不談。但,大家可能忘了,轉型正義最大的敵人是——時間。

AP_18136138579708
Photo Credit:AP/ 達志影像
安華於2018年5月15日在得到國家元首特赦後重獲自由。

一定要談轉型正義嗎?

「如果不做轉型正義會怎樣?」這應該是大家的疑惑。或許可以換個角度思考,人生中有一段記憶消失了,或是有件事情被冤枉了,難道沒有好奇心想要去找回?是這段記憶重不重要還是因人而異?但假如這是一段集體記憶呢?

還記得當初烈火莫熄的訴求是什麼嗎?在烈火莫熄誕生,呼喚大家對政治關注,因種種弊端引起馬來社會的憤怒,甚至讓有人20年來因同樣的罪名被控被困在牢裡。烈火莫熄開啟了大馬政黨政治的多元,也讓民眾站出來抗議獨裁政府。如果不去處理歷史問題,請問誰還記得當時景況,若不理清來龍去脈,如何讓下一代作為警惕,甚至讓加害者依然坐在最有權力的位置掌控政治發展,難道,我們就真要認可他曾犯下的錯誤?

我們來思考

在這裡要強調,本人支持轉型正義,尤其是在是馬來西亞政黨輪替後,過去威權國家所做的暴力事件,打壓民主和自由事件都必須一一重新檢視和思考,尤其是重大社會議題都必須還原真相。

談轉型正義面對最大的問題,是我們沒有強而有力的論述說服身邊民眾的疑惑。舉個政治案例——安華。在面對20年的政治打壓,在沒有任何道歉前,受害者及家屬都選擇用原諒的方式接受加害者。這20年的打壓,包括家破人亡甚至失去自由,卻為了改變政治局面,所以選擇在不還原歷史和道歉的基礎,讓茅草行動受害者成為馬哈迪的政治夥伴。或許我們要思考的,是馬來西亞需要一個怎樣的轉型正義?所謂的轉型正義的模式,是否需要依照不同的國家有所變動?

若要深化民主,要讓民眾了解過去的歷史才能向前走。轉型正義不再是加害者和受害者之間的問題,而是讓公民充分了解過去的歷史真相,並且針對威權時代所犯下的錯誤負起責任,才能讓我們往前行。

願歷史真相攤開在陽光底下,犯錯的人也能得到應有的懲罰。

相關報導:

責任編輯:吳象元
核稿編輯:李牧宜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