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礎建設不足的緬甸東枝,開放民間鋪路還可收「過路費」

基礎建設不足的緬甸東枝,開放民間鋪路還可收「過路費」
Photo Credit:高紹沖 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東枝,在緬甸,雖不算富足之地,但與世無爭的印象深入人心。相信無論貧富貴賤,都能在緬甸找到安身立命之處,畢竟「此心安處是吾鄉」啊!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緬語屬於漢藏語系中的藏緬語族,依照緬語授課老師緬甸華僑的教導,是講究「韻」的語言。緬甸俗諺「書寫求正確,唸讀講音韻」正是此意。緬語為追求聲調,有時詞彙或變音或省略,只為讓聽者如聞詩歌一般,這也成為緬甸的特色之一。而在我緬甸四大城之旅中(仰光、奈比多、蒲甘、東枝),又以東枝之行最為貼近緬甸風土民情,深入當地體驗如詩如歌的緬甸文化。

緬甸夏季酷熱,暑氣逼人,但東北的撣邦因地處高原,氣候宜人,並以東枝為首府。我直接搭機越過千山萬水,飛抵東枝黑河機場,黑河機場相當簡易,一棟航廈便分內外。

快步踱出,一踏入撣邦,只覺秋意襲人。我親愛的僑生同學已喜孜孜地在機場迎接,老友異地久別重逢,心情格外激動,他看似健康無恙,生活富足,更是讓我開心。此行半是訪友,半是深入緬甸在地,便乘坐友人休旅車拜訪東枝市。東枝是座位處半山腰的小城,越離機場,越是山路蜿蜒,海拔也漸次升高,行經一座附帶緬甸地圖的歡迎告示後,隨即進入東枝市區。

東枝市區幅員不大,主要由兩條沿山平行,高低毗鄰之街道構成。至友人家拜會家長問好後,便至當地信仰中心蘇臘幕尼塔(Sulamuni Pagoda)參拜,入境隨俗祈求平安。蘇臘幕尼塔身處東枝後山,潔白塔身搭配金黃尖頂,高貴典雅。塔中闢有各室,諸佛居內供信眾瞻仰,緬式佛陀的祥龍盤桓模樣展現出東南亞上座部佛教的特色。再往內走,下行還有類似「基隆仙洞巖」的鐘乳石洞穴,洞內空氣沁涼冷冽,諸佛環繞岩壁之上,益顯莊嚴。

洞口外是座懸空平台,憑欄眺望東枝市區,夕陽在遠方地平線逐漸隱沒,東枝自昏黃瞬間漆黑。此時靜默無語,只覺俗世的紛紛擾擾一時化為烏有,生活其實也能如此簡單純粹。

蘇臘幕尼塔
Photo Credit:高紹沖 提供

東枝民居櫛比鱗次地散佈於山間小盆地中,但山間小鎮也有間類似東枝版的「圓山大飯店」,是為東枝飯店,乃過去東枝達官貴人接待外賓之處,據說還曾接待過許多金三角大毒梟!雖然因年代緣故,我所住的房間設備裝潢稍嫌古舊,但飯店寬敞氣派,庭園花草繁茂,還可見到園丁修剪,儼然是一塊邊疆樂土。

隔日東枝的行程仍舊相當生活化,在友人的招待下,緬甸日常的家常菜滿滿一桌,家傳巴巴絲道地好吃。偶也上餐館享用套餐,身旁盡是僅通緬語的服務人員與東枝人,完全融入當地。東枝的日常不僅如此,上午在東枝酒莊啜飲緬甸紅酒,下午在東枝超市驚艷於緬甸名模的亮麗非凡,另購買台灣罕見的炸豬皮小吃,晚間則於夜市品嘗最道地的緬甸料理Mohinga(魚湯米粉),形形色色,不一而足。

緬甸巴巴絲
Photo Credit:高紹沖 提供

最有趣的是東枝佛寺也有比擬台灣土地公似的「分區負責」,朋友便帶我到他們家鄰近的小寺院,於佛像上貼完金箔外,另添香油錢資助擴建寺院,住持還特意音譯我姓名為緬文,登錄至捐款芳名錄中,留下我在東南亞最神奇的回憶。

鄰近東枝的茵萊湖(Inle Lake)是緬甸鼎鼎大名的高原湖泊,海外遊客絡繹不絕,旅行團及背包客遍布湖岸,紛紛不遠千里到東枝近郊欣賞這無邊美景。我既至東枝訪友,老友也招待赴茵萊湖一遊。赴茵萊湖車程不遠,但路程迭遇關卡,原來緬甸基礎建設緩慢,政府開放民建道路並准予收取過路費,完全是台灣難以想像的畫面!

而茵萊湖也如同緬甸諸多景點,採國外遊客差別訂價,駛近便有關口攔下收費,過柵欄後湖區頓時熱鬧起來,胡亂穿越馬路的各國人潮,轟隆作響的日韓二手車,鑲嵌在湖邊丘陵的民居民宿,獨霸一方高聳矗立的富麗飯店,都共同分享此湖邊山色。友人與船家講好價,我們便踏上真如一葉扁舟的遊船,馬達聲達達啟動,船頭微微翹高,迅捷駛向浩渺大湖,轉瞬被湖水包圍,四人一舟在湖上自在遨遊,輕風拂面,乘風破浪,湖面觸手可及,偶有浪花點綴,再一口沁涼的呼吸,便是茵萊湖迷人之處。

湖中人家
Photo Credit:高紹沖 提供

此時海鷗盤旋而下,若即若離地尾隨,船家馬上見機兜售麵包,眼見海鷗賣力跟隨,我居然有些心疼,當即購下數包,開展一場餵食秀,雖然這遊戲玩過多次,但看著緬甸海鷗嗷嗷待哺,並在空中精準覓食的模樣,仍是相當有趣。

就在人鷗默契中駛近湖心,茵萊湖遺世獨立於山岳間,水系綿延,由眾多支流匯聚而成,湖面有許多植物堆疊形成的「浮島」,上方甚至建有房舍,湖邊居民便以浮島與湖水謀生,並發展出單腳操槳,雙手灑網捕魚的精湛技巧,也成為茵萊湖最知名的人文景觀。

再行至湖深處,湖中民居突然櫛比鱗次起來,浩浩然頗具規模,甚至有便橋連接,多間紀念品商店藏身其中,捨舟登上,一進屋便見脖上沉甸甸銅環的長頸族婦女賣力編織飾品,古樸的風味也讓我帶了幾件竹製品。

隨後再至Paung Daw Oo Pagoda佛殿,湖畔的金頂佛寺外尚有巍峨的龍船船塢,出巡專屬的緬式龍船華麗壯觀,與小舟旁圍繞停駐水面歇息的海鷗相映成趣。參拜佛寺已是緬甸旅遊的平常,不過無法穿鞋還是讓細石扎得我有些刺痛。寺內氛圍則一如既往地莊嚴肅穆,還可見身著傳統服飾的少數民族婦女集體靜默參拜,而佛殿正中卻見數尊「葫蘆」,細看才知單薄金箔已將佛像金身厚厚包裹,圓拙造型極為可愛,更見證緬甸人虔誠的佛教信仰。

佛像貼金箔
Photo Credit:高紹沖 提供

稍事休憩,搭船輾轉再至湖上人家用餐,餐館全立於水面,僅以步道相連,船家展現技術於複雜水道中左右前行靠岸。緬甸菜色以茵萊湖所在的撣邦菜最為知名,身入寶山豈可空手而回,五大魚拌飯堂堂登場,這幾天我已在友人招待下,餐餐飽足,頓頓豐美,緬甸菜式又分量十足,雖深怕回台圓了一圈,但美食當前,也顧不得其他了。

魚拌飯以薑黃作成圓形飯餅,搭配茵萊湖淡水魚別有風味,大快朵頤後已近黃昏,茵萊湖又掀開另層面紗,露出金黃夕陽,波光瀲灩的模樣,登岸後再於湖畔靜坐一晌,星夜降臨,真切體會都會叢林難得的靜謐悠閒,享受短暫恬適的山居歲月。

魚拌飯
Photo Credit:高紹沖 提供

東枝身處內陸,沒有仰光的燈紅酒綠,卻另有一番獨特的緬甸韻味。離別前日傍晚時分,我與友人一台野狼機車直奔山間小路,嘻笑懷念大學時期的荒唐。盤旋至東枝山丘之上,一方是荒野的原始蒼茫,野狗慵懶攤在路旁,一方卻也見民居炊煙裊裊,老人門前閒聊。

在東枝,在緬甸,雖不算富足之地,但與世無爭的印象深入人心。相信無論貧富貴賤,都能在緬甸找到安身立命之處,畢竟「此心安處是吾鄉」啊!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