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經營部落格揪出Uber的不足,也能成為一門生意

他經營部落格揪出Uber的不足,也能成為一門生意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甘布爾成了Uber駕駛的發聲者,很多駕駛都批評Uber對待他們只看數字,罔顧人情。「我基本上會提供很實際的觀點。Uber絕對有它的好處,但要列出質疑的話,洋洋灑灑可以寫一大張。比方說,你有試過寫電郵給Uber求助嗎?他們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幹什麼。」

文:亞當・藍辛斯基(Adam lashinsky)

人人唾棄,卻都想取代他

我決定要寫這本書時,覺得應該至少找個空檔來當Uber司機。雖然有點擔心自己會做不來,但也很興奮有這個機會。

很少有商業記者能有機會,親身體驗他所報導公司的業務。我沒辦法幫Google寫程式,Apple也不可能請我,去他們的直營店販售iPhone。但是,幾乎每個人都能為Uber開車。所以,這一次我可以從基層的視角,來看看這家我努力想了解的公司。

我應該和很多人一樣,對於開計程車都有浪漫的想像。以前我都會吹噓,在芝加哥當記者,讓我對城市的街道瞭若指掌,厲害的程度可媲美計程車司機。

但我心知肚明,其實並非如此。只有連續在街頭開幾小時的車,並且和城市中的居民與遊客互動,才有可能真正了解,而且我從沒有時間或足夠的興趣,去開計程車。不過,這個念頭本身很有吸引力,現在,做類似事情的機會來了。

事實上,我之前差一點就能開Uber。2010年Uber才剛起步,我曾找他們洽談,為了《財星》雜誌撰文所需,我要體驗擔任Uber駕駛。我承認,我非常有可能是因為,想看到自己戴著黑色司機帽的照片,登上雜誌內頁。

我無法說清楚,為什麼這點讓我興奮,但就是如此。當時的Uber只做黑頭車生意,而在坐上駕駛座之前,我得通過的考驗可是非常扎實的,事後看來尤其如此。

舉例來說,當時不可能只註冊,就能成為Uber駕駛,只有具有牌照、有投保,並可取得適當車輛的豪華轎車司機,才有資格。

Uber當時還是一家渴望曝光率的年輕公司,主動要為我聯繫,他們招募來合作的豪華禮車服務:舊金山的「7×7行政勤務運輸」(7×7 Executive Transportation)。7×7會雇用我當一個星期的駕駛,並且會暫時把我的名字,加入公司的保險裡。

準備上路可不輕鬆。首先,Uber寄電郵給我,內容是一些建議。公司代表建議,我去熟悉一下舊金山的道路,可以開車到處繞繞,或是研究地圖。

我還被要求做藥物檢測。然後,我必須和Uber訓練人員,約好一個半小時的報到流程,還得花大約一小時,進行紙筆測驗及面試。

遺憾的是,我從未成為Uber豪華禮車司機。2010年秋天,和新創公司Uber接洽後不久,我的時間就被更急迫的案子占滿了,包含完成《蘋果內幕》。不過,我在這個半路夭折的實驗所做的紀錄,以後會派上用場。

時間快轉到2016年春天,此時我開始準備,再次撰寫加入Uber行列的過程。首先,我需要一輛車。我認為,我那輛2002年出廠的日產探路者(Nissan Pathfinder)太老舊,不能用來載客,我之前曾在Uber的網站上讀到這個限制。

申請到通過檢核只要三天,正式成為Uber司機

我考慮要透過Uber提供給旗下駕駛的服務,選擇短租、長租還是分期付款買車。

但當我在5月下旬一個晴朗的日子,接近午餐時分坐在電腦前研究時,我發現我那車齡14年、里程數將近10萬英里(1英里約等於1.6公里)的老車,其實符合資格。這是因為,Uber後來大幅放寬駕駛用車的車齡限制,以提升駕駛的數量。我輸入駕照號碼,並授權Uber對我進行犯罪紀錄調查,總共花了15分鐘。

接下來,我從書桌起身,開車到Uber的舊金山檢驗中心,剛好就在我家附近。到了中心完全不用排隊,一名Uber員工對我的車粗略檢查,草草結束。

然後,另一名Uber員工查驗我的汽車保險和車輛登記,協助我下載駕駛的應用程式到手機裡,並核發給我到當地機場接送客人時,放在擋風玻璃上的許可證。

我拿到一包迎賓禮袋,內有Uber標誌貼紙,讓我放在前後窗戶上。隨即一名提供洗車服務的男子遞給我一張傳單,告訴我有乘客在後座嘔吐時,就打電話給他。此言代表嘔吐是遲早的事,難以倖免。

至此已大功告成。從我在網路上註冊,到謝過那位遞給我迎賓禮袋的Uber員工,大概經過1個小時。我很快收到簡訊通知,說我的背景查核會花上5個工作天。不過,實際上只花了3天。所以到了下一週,我就是完成受訓的Uber駕駛了。

我不需要額外的執照,因為嚴格說起來,我不是專職的駕駛。沒有考試、沒有面試,什麼都沒有——不過至少還有有用且非正式規範的建議,告訴我喝到爛醉的乘客,要是在後座吐了該怎麼辦。我準備好打開Uber駕駛App,開始賺錢了。

上路準備真的就是那麼簡單。我第一次打開Uber駕駛App時,應用程式推薦我看一段影片,裡頭有給新手駕駛的叮嚀。影片中包含建議我要詢問乘客大名,證實我載對人了。此外,影片還教我要有禮貌,這才是好的服務,也才能得到好評。

我一心想給乘客好印象,所以第一步就是去洗車。然後,我買了保冰桶放在前座,裡面裝滿了小罐瓶裝水,可以提供給每位乘客。真可惜,沒有乘客接受我的水;不過,也許他們欣賞我這樣的舉動也不一定,因為一直到今天,我的Uber駕駛評等都是完美的五顆星。

路況不熟、語言不通,照樣能上路

儘管車子乾淨,還提供冷飲,我仍是個新手,我自己也知道——因為接下來我繞了一小時都載不到客。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