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經營部落格揪出Uber的不足,也能成為一門生意

他經營部落格揪出Uber的不足,也能成為一門生意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甘布爾成了Uber駕駛的發聲者,很多駕駛都批評Uber對待他們只看數字,罔顧人情。「我基本上會提供很實際的觀點。Uber絕對有它的好處,但要列出質疑的話,洋洋灑灑可以寫一大張。比方說,你有試過寫電郵給Uber求助嗎?他們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幹什麼。」

文:亞當・藍辛斯基(Adam lashinsky)

人人唾棄,卻都想取代他

我決定要寫這本書時,覺得應該至少找個空檔來當Uber司機。雖然有點擔心自己會做不來,但也很興奮有這個機會。

很少有商業記者能有機會,親身體驗他所報導公司的業務。我沒辦法幫Google寫程式,Apple也不可能請我,去他們的直營店販售iPhone。但是,幾乎每個人都能為Uber開車。所以,這一次我可以從基層的視角,來看看這家我努力想了解的公司。

我應該和很多人一樣,對於開計程車都有浪漫的想像。以前我都會吹噓,在芝加哥當記者,讓我對城市的街道瞭若指掌,厲害的程度可媲美計程車司機。

但我心知肚明,其實並非如此。只有連續在街頭開幾小時的車,並且和城市中的居民與遊客互動,才有可能真正了解,而且我從沒有時間或足夠的興趣,去開計程車。不過,這個念頭本身很有吸引力,現在,做類似事情的機會來了。

事實上,我之前差一點就能開Uber。2010年Uber才剛起步,我曾找他們洽談,為了《財星》雜誌撰文所需,我要體驗擔任Uber駕駛。我承認,我非常有可能是因為,想看到自己戴著黑色司機帽的照片,登上雜誌內頁。

我無法說清楚,為什麼這點讓我興奮,但就是如此。當時的Uber只做黑頭車生意,而在坐上駕駛座之前,我得通過的考驗可是非常扎實的,事後看來尤其如此。

舉例來說,當時不可能只註冊,就能成為Uber駕駛,只有具有牌照、有投保,並可取得適當車輛的豪華轎車司機,才有資格。

Uber當時還是一家渴望曝光率的年輕公司,主動要為我聯繫,他們招募來合作的豪華禮車服務:舊金山的「7×7行政勤務運輸」(7×7 Executive Transportation)。7×7會雇用我當一個星期的駕駛,並且會暫時把我的名字,加入公司的保險裡。

準備上路可不輕鬆。首先,Uber寄電郵給我,內容是一些建議。公司代表建議,我去熟悉一下舊金山的道路,可以開車到處繞繞,或是研究地圖。

我還被要求做藥物檢測。然後,我必須和Uber訓練人員,約好一個半小時的報到流程,還得花大約一小時,進行紙筆測驗及面試。

遺憾的是,我從未成為Uber豪華禮車司機。2010年秋天,和新創公司Uber接洽後不久,我的時間就被更急迫的案子占滿了,包含完成《蘋果內幕》。不過,我在這個半路夭折的實驗所做的紀錄,以後會派上用場。

時間快轉到2016年春天,此時我開始準備,再次撰寫加入Uber行列的過程。首先,我需要一輛車。我認為,我那輛2002年出廠的日產探路者(Nissan Pathfinder)太老舊,不能用來載客,我之前曾在Uber的網站上讀到這個限制。

申請到通過檢核只要三天,正式成為Uber司機

我考慮要透過Uber提供給旗下駕駛的服務,選擇短租、長租還是分期付款買車。

但當我在5月下旬一個晴朗的日子,接近午餐時分坐在電腦前研究時,我發現我那車齡14年、里程數將近10萬英里(1英里約等於1.6公里)的老車,其實符合資格。這是因為,Uber後來大幅放寬駕駛用車的車齡限制,以提升駕駛的數量。我輸入駕照號碼,並授權Uber對我進行犯罪紀錄調查,總共花了15分鐘。

接下來,我從書桌起身,開車到Uber的舊金山檢驗中心,剛好就在我家附近。到了中心完全不用排隊,一名Uber員工對我的車粗略檢查,草草結束。

然後,另一名Uber員工查驗我的汽車保險和車輛登記,協助我下載駕駛的應用程式到手機裡,並核發給我到當地機場接送客人時,放在擋風玻璃上的許可證。

我拿到一包迎賓禮袋,內有Uber標誌貼紙,讓我放在前後窗戶上。隨即一名提供洗車服務的男子遞給我一張傳單,告訴我有乘客在後座嘔吐時,就打電話給他。此言代表嘔吐是遲早的事,難以倖免。

至此已大功告成。從我在網路上註冊,到謝過那位遞給我迎賓禮袋的Uber員工,大概經過1個小時。我很快收到簡訊通知,說我的背景查核會花上5個工作天。不過,實際上只花了3天。所以到了下一週,我就是完成受訓的Uber駕駛了。

我不需要額外的執照,因為嚴格說起來,我不是專職的駕駛。沒有考試、沒有面試,什麼都沒有——不過至少還有有用且非正式規範的建議,告訴我喝到爛醉的乘客,要是在後座吐了該怎麼辦。我準備好打開Uber駕駛App,開始賺錢了。

上路準備真的就是那麼簡單。我第一次打開Uber駕駛App時,應用程式推薦我看一段影片,裡頭有給新手駕駛的叮嚀。影片中包含建議我要詢問乘客大名,證實我載對人了。此外,影片還教我要有禮貌,這才是好的服務,也才能得到好評。

我一心想給乘客好印象,所以第一步就是去洗車。然後,我買了保冰桶放在前座,裡面裝滿了小罐瓶裝水,可以提供給每位乘客。真可惜,沒有乘客接受我的水;不過,也許他們欣賞我這樣的舉動也不一定,因為一直到今天,我的Uber駕駛評等都是完美的五顆星。

路況不熟、語言不通,照樣能上路

儘管車子乾淨,還提供冷飲,我仍是個新手,我自己也知道——因為接下來我繞了一小時都載不到客。

任何有經驗的駕駛都知道,大白天的舊金山住宅區,並非理想的載客區域。我也還不大會用,駕駛版App 的浮動費率熱區地圖,那張圖能讓駕駛知道,哪裡可賺最多的錢。

直覺告訴我,靠近傍晚時往市區開準沒錯;當然,我也成功收到叫車要求了。我的第一位乘客是丹尼爾,他是亞歷桑納大學的學生,才剛結束在求職網站LinkedIn第一天的暑期實習工作。

我下午4點18分載到他,要載他到內日落區(Inner Sunset)的一棟公寓,是他暑假和別人分租的。我很幸運,第一位客人親切到不行,即使我還在摸索如何正確使用應用程式,還轉錯了幾個彎。

從舊金山市中心商業區,開到終年霧濛濛的金門公園區,這段將近五英里的路程花了22分鐘。丹尼爾和我聊到他的實習經驗,還有他大學畢業後想往哪裡發展,而我告訴他我女兒去的夏令營。

我一直很在意這個反差:我這個受過大學教育的中年大叔,載著大學都還沒畢業的小夥子,他沒有搭大眾運輸工具,反而想都沒想就叫了Uber回家。他似乎對這個情況絲毫不以為意。

還好有Uber應用程式裡的地圖軟體——駕駛可以選擇Google Maps、也是Google旗下的Waze,或是Uber所有的地圖產品,我輕鬆找到丹尼爾的暑假住所。這部分也可以由乘客輸入,目的地的語音逐步導航,讓你完全不需要對當地路況有所了解,甚至語言不通也無所謂。

順帶一提,有一次我在舊金山叫車,司機是剛從中國來的年輕女性,幾乎不會說英語:她的導航還是中文發音。

讓丹尼爾下車之後,我停到路邊,立刻確認這一趟我賺了多少錢,順便想想接下來該怎麼做。經驗老道的駕駛就會繼續開,比較容易找到下一位客人,但我想看看自己辛苦工作的成果。

我第一趟載客的車資是12.22美元,扣除Uber25%的佣金、也就是3.06美元後,我剩下9.16美元,這是比半小時少一點的工時代價。

再扣除12美元的洗車費和9.99美元的冰桶飲料,意味著我還沒回本。而我當時停車的地點也載不到客,所以必須返回比較熱鬧的市區,所以,在毫無生意的25分鐘之後,我開回舊金山市政廳附近。

這一次,我的乘客是兩個二十來歲的科技人,一路討論才剛開完的會,他們的目的地是其中一人的公寓,他們要回家繼續工作。除此之外,我對他們一無所知,因為他們完全不理我。

話說回來,我自己搭Uber或計程車時也常這樣。這次一英里的路程只花了6分鐘。從右側下車的乘客,還沒把車門關好,等我要叫住他時,他早就揚長而去。我還得在過下一個紅綠燈後靠邊停,下車把車門關好。這一趟車資是5美元,扣除Uber的佣金,只剩3.75美元。

此時我已發覺,要靠這一行吃飯實在非常困難,我也更能同理做這行的朋友了。我決定關掉駕駛應用程式,直接回家吃晚飯。

人人能做Uber兼差?沒有你想像中簡單

我後來又開了好幾次,想深入了解Uber駕駛面臨的挑戰。有一次,我載一名巴西的軟體公司主管到機場,然後在機場載一名達拉斯來的管理顧問,到市中心開會。我和他們兩人分享我開Uber的原因,他們似乎很入迷。

同一天,我載到一對母女,她們帶了好大的行李箱,我把行李放到SUV車的後車廂。就像各地的小黃一樣,我興奮地以為她們要去機場。事實上並不是。她們只是要去1英里之外吃早餐。

又有一天早上,我載到一名衣著光鮮亮麗的年輕女性,住在離我家兩條街之外,非常有可能在投資銀行上班,因為我載她到的地點附近,就有好幾家投資銀行。我不確定她的工作,是因為她根本沒跟我說話,整趟旅程她都安靜地在滑iPhone,而那趟我賺取到6.08美元。

我想,至少要在這份暫時的司機工作中找點樂子。某個夏天早上,我載妻子和女兒到市中心,妻子要去上班,女兒要去營隊。

我的妻子坐在前座,我一打開駕駛App她就叫車,因為我是離她最近的Uber駕駛,演算法幾乎百分之百會選擇我的車。全世界我最愛的兩個人,整路批評我的駕駛技術,但我厚顏無恥地希望分數灌水,苦苦哀求妻子給我五顆星。

她的確這麼做了。這趟行程花了我妻子9.71美元,也就是說,為了執行這個小實驗,我們家付給了Uber2.43美元。

我不能假裝,自己已掌握擔任Uber駕駛的技巧。學會箇中所有的訣竅,例如,追浮動費率區域、利用期間限定的優惠、找出到機場的路,以及遠離最有可能,讓後座沾滿嘔吐物的區域,都是要花時間的。

此外,搭載陌生人、擔心他們給低分、被當成空氣,或是乘客趕時間時卻塞在車陣裡,這些種種的壓力,都讓我更珍惜我現在的正職。毫無疑問,當Uber駕駛很有彈性這點很吸引人,但收入太差、工作也很吃力。我很滿足還能繼續待在新聞界。

揪出Uber的不足,也能成為一門生意

哈利.甘布爾(Harry Campbell)意外成了全世界Uber駕駛的代言人。他30歲、身材瘦高、洛杉磯人,畢業於聖塔莫妮卡高中,大學在加州大學聖地牙哥分校,攻讀航太工程。二十幾歲時在兩家飛機製造廠,擔任結構工程師,其中一家是波音公司(The Boeing Company)。

他學以致用,薪水穩拿六位數字,但是他不滿足現狀。「我倒不是討厭那些工作,但也沒辦法對它們超有熱情。」我們有一次在曼哈頓海灘共進午餐時,他這麼說。曼哈頓海灘,是靠近洛杉磯國際機場的高檔社區,離甘布爾目前的住所長灘不遠。「我每個星期一,都會提不起勁去上班。」

讓甘布爾很有幹勁的是他的「副業」,在零工經濟的時代流行這種說法,其實指的就是過去所謂的「兼差」。有了一些可觀的可支配所得後,他迷上個人理財。

所以,2012年,他開始經營一個部落格,目標讀者就是他這一類的人。部落格名稱是「你的個人理財專員」,副標題是「給青年才俊的理財建議」。這個部落格小有成功,也為甘布爾帶來不錯的收入,不花什麼力氣,每個月大約有幾千美元進帳。

甘布爾發覺,自己很享受當部落客的直接收益,尤其和領死薪水的工作相比。「我心裡想,喔,老天,我辦到了,是我寫出來的。」他說。「我認為那種感覺真的很酷,很多人都低估了。」

接下來,2014年,甘布爾發現Uber的存在。他早已知道,自己喜歡在下班時間從個人嗜好裡賺點外快,所以他想試試看Uber的服務。他說,瞬間「一個燈泡在我腦裡亮起來」。

他不但可以試驗看看,這個很吸引他的創新想法,也可以將個人經驗寫下來。「我上線註冊,有一天晚上就出去實際載客。心想,哇!一點都不難。但是,這其中有比你想像中還多的小細節,不只是在甲地載客,然後開到乙地讓乘客下車那麼簡單。」

那時候,有很多給駕駛的遊戲規則,但大家都還在摸索。「當時有很多瘋狂的事情,比如說你得載客到機場,而那基本上是違法的,有可能會被罰錢。」甘布爾回想。「但Uber卻叫你這麼做。」

換句話說,那是新產業的開拓時期,而甘布爾會成為這個掏金小鎮的報社記者。他開了一個新的部落格,名為「共享駕駛人」(The Rideshare Guy),他善於分析,但很有熱忱,很快就成為各地Uber駕駛人的發言人。

甘布爾開始書寫自己當駕駛的經驗,特別是當Uber駕駛,但他也為其競爭對手如Lyft、DoorDash,以及其他比較小規模的公司開車。

他對這個領域很樂觀,也很欣賞這個行業可以獨立作業,又讓人耳目一新。但他對這個急速成長的區塊,也給予公正的批評。

「我會發布文章,詳細地——用很複雜精細的試算表,畢竟我是工程師,寫下我賺了多少錢,然後除以小時、除以搭載次數;我會記下我坐在車裡,有多少時間是有乘客、多少時間是空車等事項。」他說。

他成了Uber駕駛的發聲者,很多駕駛都批評Uber對待他們只看數字,罔顧人情。「我基本上會提供很實際的觀點。Uber絕對有它的好處,但要列出質疑的話,洋洋灑灑可以寫一大張。比方說,你有試過寫電郵給Uber求助嗎?他們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幹什麼。」

原本只是個寫作計劃的部落格,竟然因彌補Uber草率上路服務的不足,而成了一門生意。Uber在自家的駕駛應用程式中,提供了草草了事的影片,但「共享駕駛人」卻提供全方位的訓練影片,要價97美元。

對於購買汽車保險,Uber給駕駛最陽春的指導,但甘布爾卻經營了一個線上市集,讓仲介能推銷自家服務。

甘布爾還賣廣告空間,給小型企業導向的賣家,讓他們可以接觸到駕駛,包括專為自由接案者設計的、知名軟體QuickBooks、Self-Employed,這是矽谷知名軟體公司Intuit旗下的記帳軟體。

同樣地,甘布爾的廣告商包含一大堆賣家,就像他的部落格一樣,他們環繞著Uber,形成新的經濟結構和類似的公司。

舉例來說,舊金山的Stride Drive提供駕駛App來追蹤里程數,以及健保、洗車、停車和過路等的費用。DailyPay是個紐約新創公司,可以每日結算駕駛的所得。

彌補Uber最大漏洞:客服

「共享駕駛人」部落格最穩定的收入來源,來自Uber、Lyft等叫車服務的新駕駛。因為甘布爾的部落格,是Uber駕駛的資訊集散地,是想獲得箇中訣竅者的必訪網站。

即使甘布爾現在因為業務繁忙,而沒那麼多時間開車,他還是會為了保持活躍狀態,偶爾去開一下車,讓自己去收取各家車行,提供給他介紹新人的獎金。

相關書摘 ▶Uber中國被在地兩大龍頭夾殺,而執行長遠在6千英里之外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橫衝直撞:Uber刷新市值、3年成長20倍,卻成為全球麻煩製造機背後的教訓》,天下雜誌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亞當・藍辛斯基(Adam lashinsky)
譯者:謝儀霏

暢銷書《蘋果內幕》作者亞當・藍辛斯基深入Uber總部,全方位解密
學習成功,記取教訓,繼續跟著Uber狂野前進

它讓你用手機「一鍵叫車」、掀起全球零工經濟浪潮;飆進311個城市,全球使用次數突破100億次
卻也挑戰法令,造成個資外洩、司機抗爭……Uber讓人又愛又恨,凸顯多少矽谷新創不為人知的面貌?

在全球,Uber平均每天完成1,500萬趟搭車服務,活躍司機超過300萬人;
在台灣,你可以用UberEats訂餐,在家也能吃到排隊美食。
即使你沒用過它,但你一定聽過它、罵過它。

Uber在全球掀起浪潮,幕後的關鍵人物,就是前執行長卡蘭尼克。
在他的領導下,Uber市值飆至690億美元,卻也使Uber在16個國家被封殺,
最後,卡蘭尼克被踢出自己打造的帝國。

Uber的爆紅、受挫、爭議,就像矽谷新創的縮影,凸顯出許多新創公司衝撞的教訓:

  • 掌握需求痛點,比強調技術更容易成功

卡蘭尼克不從技術創新出發,反而把「自己在巴黎暴雪中叫不到車的深刻需求」,發展成全球最大叫車平台。

  • 募資,動員力比大咖加入更吸金

卡蘭尼克募資特別找沒沒無名的投資人,捨棄赫赫有名的創投公司。因為他更看重投資人的人脈動員,經過這些金主引薦的名人,反而為他帶來更大筆的資金,也不用擔心遭到特定金主約束。

  • 科技無國界,但落地應用沒有政府支持就出局

網路平台可以任意跨越國界,但屢屢挑釁公會、拚命鑽交通法規漏洞、用軟體反監控執法人員,看起來很帥氣,卻得付出停權的慘痛代價。

  • 平台擴散力能載舟也能覆舟

卡蘭尼克怒罵司機的影片被公開、屢次失言卻毫無歉意,他的狂妄形象點燃全球「刪除Uber活動」。

  • 不能性別歧視

許多科技新創是男性天下,常見不尊重女性的語言與行為。但是,在卡蘭尼克下台後,臉書、YouTube和通用汽車等五位女性高級經理人,都拒絕入主Uber。

getImage-3
Photo Credit: 天下雜誌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