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公家機關「臉難看、事難辦」,給點好處就能解決的「拿喬」文化

中國公家機關「臉難看、事難辦」,給點好處就能解決的「拿喬」文化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外國人提起當今的中國,印象深刻的除了高速增長的經濟,還有嚴重的貪腐。中國人對於官員的受賄似乎有著一定程度的包容,在很多人眼裡:權利不用,過期作廢,不會拿喬,註定是個傻子。

「拿喬」(台灣作拿翹)一詞是江蘇地區的方言,我們經常用它來形容一些人故作難色以自抬身價。劉鶚的《老殘遊記》第12回提到:「不是躲賴,也不是拿喬,實在恐不勝任,有誤尊事,務求原諒。」這裡的拿喬是擺架子刁難的意思。日常生活中,「拿喬」一詞出現的頻率很高,小到請客吃飯,大到求人辦事,到處都可以遇到這樣一個「拿喬」的人,「拿喬」似乎也成了中國傳統文化的一部分。

在中國傳統習俗裡,舅舅是母親家族的父權代表,民間有「天上雷公,地上舅公」、「天上老鷹大,地上舅公大」的說法。在筆者老家,外甥結婚,舅舅是舉足輕重的角色,結婚前幾個月,外甥要親自將請帖送到舅舅家,還要帶上一份厚禮,一般是香菸、酒或茶葉。結婚前幾天,外甥還要再去請一次舅舅。正式結婚那天,到了開席的時間,大家卻遲遲沒有動筷,這個時候一般在等舅舅。

我參加過不少婚宴,幾乎沒有一個舅舅是準時到場的,婚宴中舅舅的「拿喬」是一種潛規則,那些不拿喬的舅舅們反而被別人輕視。婚宴那天,只要舅舅提出不是太過分的要求,外甥家都會滿足,如果讓舅舅不高興了,舅舅可以打翻酒席。我雖然沒有遇到這樣搗蛋的舅舅,但是通過別人的口耳相傳,還真發生過這樣不歡而散的事情,這對於外甥和舅舅來說都不是一件光彩的事。

當年唐僧師徒四人歷經九九八十一難來到西天,求取真經,如來佛祖也暗示手下的人要「拿喬」。第一次,師徒四人不買賬吃了虧,第二次,只好乖乖盡人事,才順利交差。

不食人間煙火的神仙尚且如此「拿喬」,食五穀雜糧的凡人更不可避免了。生活中,只要我們有求於人,都會遇到拿喬的人。西方文化裡,幫助、服務了別人,一般會收到小費作為回報。而在東方文化裡,熟人社會講究滴水之恩當湧泉相報,這種報答一般不是金錢,也不是即時兌現。因為這種回報的不確定性,中國人對於不太熟悉的人的求助不是很熱心,經常會拿喬,這種拿喬有時就是暗示別人給予等價的利益交換。

筆者的外婆去(2017)年生了場大病,醫生檢查後,說她:「體內長了腫瘤,需要做手術,不然會有生命危險。」家屬同意做手術後,醫生卻猶豫了,說什麽風險高、難度大,筆者舅舅悄悄給醫生塞了一個紅包,問題很快迎刃而解。

中國老百姓到公家單位辦事,經常被形容為「門難進、臉難看、事難辦」,其實就是我們這裡所說的拿喬。一些社會經驗豐富的人,遇到男性辦事人員,不管他們抽不抽菸,給他們遞上一根後,對方態度馬上就會不一樣。

筆者曾經在中國體制內工作過一段時間,有時需要到上級機關報送材料。當時初入職場的我不懂那麽多人情世故,每次兩手空空去見這些上級機關的老爺們,總是熱臉貼冷屁股,處處受到刁難。後來單位的一位老同事提醒我:「年輕人啊,在機關工作,三分工作,七分關係,你工作做再好,沒有和上面人搞好關係都是白搭。」

筆者曾經以為來到西方國家,和當地的華人打交道,應該不會再遇到這樣的拿喬文化,結果卻令我大失所望了。

有一次,澳洲政府部門讓我交一份材料的認證覆印件,也就是我們平時所說的公證,而澳洲並沒有這樣的專門公證機構,一般需要找當地的太平紳士做見證。當時我也不知道哪裡去找太平紳士,到處去詢問,來到一家華人藥房,被一個老頭很不友善地轟出來。

接著來到一家銀行,看見一位正在用中文和別人交談的大堂經理,等他們談完,我上去問他,他用挑剔的眼神從上到下打量了我說:「只要你在我們這裡辦一張銀行卡,我就可以告訴你如何找到太平紳士。」

我的直覺告訴我不能接受這樣的套路,後來又來到一家教堂,一位白髮蒼蒼的老太太告訴我:在市政廳旁邊就有太平紳士提供免費的認證服務。她怕我迷路,還畫了一張示意圖給我。

外國人提起當今的中國,印象深刻的除了高速增長的經濟,還有嚴重的貪腐。中國人對於官員的受賄似乎有著一定程度的包容,在很多人眼裡:權利不用,過期作廢,不會拿喬,註定是個傻子。

中國的拿喬文化也許就是中國的貪官永遠打不完的原因之一。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