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外國人頭痛的韓國流行語:「排骨」是說一個人難相處?

讓外國人頭痛的韓國流行語:「排骨」是說一個人難相處?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韓國流行語用語,是否有其共同特徵可尋呢?就我看來,「縮語」幾乎是貫穿流行語之主軸。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近日讀者來信,請教我一個有趣的問題,言及他學習韓語2年之久,韓語單字、基本文法,以及句型結構,可說有一定的掌握,但儘管如此,他在瀏覽韓國當地網站,還是覺得有些用字難以理解,特別是新聞頁面底下年輕人的留言,更是讓人摸不著頭緒,他也舉了些例子、例句給我,細觀之,造成他困惑的原因,在於他所遇到的是,出現在韓國人日常生活活生生的語言型態——即「流行語」(유행어)、「縮語」(줄임말)與「新造語」(신조어,現今被人們所創造出來,寓含當代精神的語彙)等。

台灣國內其實也常見流行語、縮語與新造語情況,諸如現今大家常聽到的「9487」、「毋湯啊」,或諧音的「無言薯條」(無話可說之意)等,這些流行語大多源於新造語,而縮語則是有「就醬子」(就是這樣子)、「海嘯」(還是要)等。但值得注意的是,創造出這些富有想像力、社會脈絡(如22K)跟呈現當代人時代精神抑或意識(自嘲台灣是「鬼島」)的流行語(特別是新造語此範疇),多為年輕人,別說是「文字」了,有些網路符號,諸如表示開玩笑之意的「XDDDD~」,也被現今年輕人以「哭笑不得的笑臉符號」來取代,認為還在使用「XDDDD~」的人,已經是「老人」了。

當然,影響這些流行語的誕生、形成與發展,甚至變形,因素相當多,諸如有的與網路興盛與用語、媒體傳播、偶像影響,抑或年輕人口耳相傳所興起,且語言之相互影響、牽涉範圍之廣,這些絕非是我們可以從華語中心或語學堂內,硬梆梆的學習語言教科書內可以學到的。

但若以韓國流行語用語為例,是否有其共同特徵可尋呢?就我看來,「縮語」幾乎是貫穿流行語之主軸。

首先,韓國當地流行語,有很多都是外語的縮寫(或是單純縮寫),舉例來說,簡單的外語縮寫有「ㄱㄱㄱ」一詞,就是英文「GOGOGO」(標準韓文寫法為:고고고)」音符縮寫,表示「開始進行某事情」之意;又如同:「ㄴㄴ(ㄴㄴㄴ)」,也是英文「NoNoNo」(標準韓文寫法為「노노노」)的縮寫,表示否定意味,「不要、錯誤」之意;此外,諸如「ㄹㄷ」(英文「Ready」,標準韓文寫法為「레디」,「準備」之意)、又如「ㅂㅂ」(英文「Bye Bye」,標準韓文寫法為「바이바이」,「再見」之意)等,都是典型的縮寫表達完整意思外語短句一例。

當然,除了外來語縮寫外,也有韓語文字的縮寫,諸如「갈비」一詞,乍看下好像是「排骨」料理名稱,但是韓國年輕人可是用此詞來描繪一個人,「越認識他就覺得越難相處、不喜歡」(為「갈수록 비호감」縮寫);「냉무」也是一例,表達「(這個人講話)沒有重點、內容」(내용 없음)縮寫;此外,還有「ㄱㅅ(ㄳ)」一詞,表「謝謝」之意縮寫(감사합니다,反覆強調),抑或是「ㅅㄹㅎ」表「我愛你」之意縮寫(사랑해);甚至還有夾雜外來語與韓語的混和縮寫,如「노잼」就是典型的一例,為英文「No」,再加上韓文「재미없다」(無趣、無聊)之縮寫。

但不論是外來語、韓語,或雙重縮寫兩者,考倒外國人的恐怕是上述只標出「子音(音符)縮語」(자음줄임),讓人迷惑,這就好比我們只寫出注音符號的「ㄨㄏㄒㄋ」,讓人猜謎般。

這樣縮寫現象也被許多外國人注意到,諸如寫作《韓國,原來如此》(原書名為Seoul Man,2016年出版,繁體中文版由台灣商周出版社出版)的美國記者法蘭克・阿倫斯(Frank Ahrens),就曾指出韓國人會使用縮語來表達一些外來語,比如他所提到的,「에어컨」(aircon)指稱「空調」,「비즈」(biz)指稱「生意」,但破解這些字詞難度並不高,比較難破解的,就有如同「콤비」(combi)一詞,指稱運動上衣與休閒長褲的組合,以及數位相機都叫「디카」(dika),是「數位」(digital)與「相機」(camera)掐頭去尾拼湊而來等字。

但他最感到有趣的是,有時候這些韓語縮語,還有「積非成是」的狀況出現,比如韓國當地所有賣啤酒的店家都叫Hof(호프),這讓蘭克・阿倫斯摸不著頭緒,因為Hofbrauhaus是德國慕尼黑一家歷史悠久的知名酒場,可是德文Hof並非是「啤酒」,而是「庭院」之意,brau才是「啤酒」;因此他猜想,也許是最初的誤譯延用迄今,造成今日積非成是之用法吧。

yb3vx9a5w14k5jxg10tyyp1j1a05y4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但近幾年來,流行語之興盛,其中有一很大因素與網路有所關連,根據據韓國通信業和信息通信振興協會,於2018年8月24日發布的一項調查,數據顯示截至今年7月底,當地使用智慧型手機用戶已經達到5011萬人次,相較韓國總人口數5100多萬人,根本是「人手一機」。

人們習慣網路世界,故也有韓國人稱當今時代為「LTE時代」(高速網路時代),因此許多語詞也受到網路用語(인터넷 용어)影響,如韓國最簡單的表情符號「ㅡㅡ;;」表示「自身無言,聽不懂對方講什麼東西」、「^^;」(或純韓文音符的ㅅㅅ;;)表示「有點尷尬,懷疑對方說的真的是這樣嗎?」,以及「ㅡㅡㅋ」(ㅇㅅㅇㅋ)表示輕度懷疑對方所言「是喔,科科科」之意,而這些單純表情符號流行語,也出現在台灣,但與台灣最大不同之別,在於韓國人大多可以用韓文音符打出這些表情符號。

當然,如同我們所言,網路會創造出一些流行語,且也以「縮寫」呈現出來,如最簡單的單詞「걍」,表示「就是這樣、嗯嗯、沒有特殊理由」之意,為「그냥」純韓語單詞之縮寫;更長一點的縮寫,還有「여소」,為「介紹女友給你認識喔」(여자친구 소개的縮語),相反的則是「남소」為「介紹男友給你認識喔」(남자친구 소개);或者是再更長一點,表完整意思句子的縮寫,還有「금사빠」就為「馬上陷入到愛河的人、風格」(금방 사랑에 빠지는 스타일)等,這樣看下來,網路用語創造力,不容小覷。

而從網路時代發達出來的明顯縮語,還有諸如2004年臉書出現後,改變人與人交流方式,也出現諸如「ㄷㄱㅈ」網路用語之縮語,即「留言者拜託他人回答如他所詢問的問題」等意(為「댓글좀」之子音音符縮語);又如同「글설리」,為「回覆者的留言,讓人心動」等(為「글 작성자를 설레게 하는 리플」之縮語),這樣的流行新造語,無疑為固有語言投注入新血,呈現出當代語言活力向度與年輕人精神。

最後,我們也提到韓流明星也可能帶起流行語之興盛,如早先河智苑所帶起的流行語,把「你好」說成「안녕하삼」(你賀啊!),或者是撒嬌型的,拉長鼻音,把「哥哥」說成「오빵」等,都為一例。當然,台灣讀者最熟悉的,應該是2017年最流行的「내 마음속에 저장」(把你收藏在我的心裡),這樣看似一句平淡的話語,由當時國民選秀節目《Produce 101》人氣學員的朴志訓,搭配特有翻轉雙手,畫出相框的手勢,帶起這句話的流行,到最後,這樣一句話以手勢搭配簡單的「저장」(收藏)縮語來表達,此語也當選2017年最炫流行語;除了韓流明星之外,像政治人物,抑或經常出現在電視媒體前,擁有發語權的公眾人物,很多都是促成流行語誕生之人物呢。

當然,至今所探討的流行語,並未詳盡全面,但這也是流行語的必然特徵之一,因為流行語總是在人們創造的路上,隨時都可能誕生、風行,之後隨著流行時效——過了半年、三個月,甚至一個月,可能面臨「夭折」的狀況,但不可否認的是,這些流行語寓含著當時豐富與深層的社會結構、精神,且後繼流行新造語絡繹不絕,因為語言是活的,縮寫則這些流行語的主軸。

如今看一看韓國當地許多流行語與其共通點,不知道浮現在讀者腦海中,印象最深刻的韓國,抑或台灣流行語是什麼呢?

更多有關於韓語流行語介紹,請參閱《韓語超短句——從「네」(是)開始》(統一出版社,陳慶德著)等書。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陳慶德』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