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平獎得主穆拉德:世界領袖就只是聽,什麼都不做

和平獎得主穆拉德:世界領袖就只是聽,什麼都不做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當她覺得還需要更多行動來幫助她的族人時,她成立了「納迪婭倡議」與「辛賈爾基金」,旨在協助亞茲迪人和其他戰爭罪的受害者。也因此,她戰勝了袖手旁觀的不作為。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Kiran Nazish
翻譯:許睿洋

納迪婭・穆拉德(Nadia Murad)剛結束一場在哈佛大學卡爾中心(Carr Centre)的演說,但在場的觀眾鴉雀無聲。如同過去任何一場公開演說,整個會場高朋滿座。她表示:「我還可以再回答問題唷。」但沒有人發問。觀眾只是專注地聽著並深表同情,而他們也不忍再對眼前這名瘦弱的23歲女子提出更多問題。

然而,穆拉德正是來回答大家問題的。當時是2016年3月,與伊斯蘭國(ISIS)的戰事仍在延燒。她位於伊拉克北方的亞茲迪部落(Yazidi)仍有3000名婦女在ISIS的控制下,她希望全世界都能知道她的人民正在遭受什麼樣的折磨。她正是來讓大家得以同理地參與其中的。

她後來告訴我,她常在想人們來聽她演講是不是比較想知道伊斯蘭國的暴行,而不是想幫助亞茲迪人民。她想要讓人們了解,她的理想是世上所有人都能幫上忙。她說道:「並不是人人都能控制或擊退伊斯蘭國(Daesh,她使用了這個具貶斥意味的阿拉伯語名稱),但每個人都能幫助亞茲迪人。」

今天ISIS幾乎潰敗,過去遭到武裝分子奴隸與暴力對待的亞茲迪族人也逐步重新融入伊拉克社會。而穆拉德也因為致力於呼籲世人關注戰時性暴力,而與剛果婦科醫生丹尼斯・穆克維格(Denis Mukwege)共同獲得諾貝爾和平獎。然而,2年前在波士頓的夜裡,她曾告訴我,將族人的困境一肩扛起,其實為她個人帶來不少負面的壓力與影響。但令我印象最深刻的,是領著她走過一切難關、充滿勇氣的眼神。

在談話過後,我們前往哈佛廣場附近的一家印度餐廳,我想要穆拉德嚐嚐伴隨我在巴基斯坦成長的料理。我們因為同為「有色」的女性而趣味相投,而彼此的成長背景很快地成為談天的主題。從她推動讓世界注意亞茲迪族困境的運動起,我便已開始關注她。而現在因為與各國國家元首和歐盟領導人會面之間的小空檔,她人就在我眼前,在波士頓。

在我們從自助吧檯將盤子裝滿咖哩和米飯後,我問了她對當前活動所得到的回應是否滿意。在她有許多朋友仍為ISIS掌控的情況下,我想知道在經過一週又一週對各國領袖的遊說後,一切進展得如何。她的活動勢必會有所進展吧?

她非常謹慎地回答:「他們想要幫助我們,我們有非常多的協助,但這起不了作用。整個程序太過緩慢,我們想要的是能為仍受困在那裡的婦女做點什麼,她們需要被拯救。」

2016年2月,她拜訪了英國國會大廈。議員羅伯特・傑里克(Robert Jerick)把她的故事告訴了其他國會成員,而後也轉達給時任英國首相卡梅倫(David Cameron)。她說道:「當首相歡迎我的到來,並聽說了亞茲迪族人的遭遇後,我以為他們會對消滅ISIS有所作為,但什麼事都沒有發生。」

在這期間她不停地與各國元首會面,並與聯合國接觸,但她表示:「所有人都只是聽了,卻什麼事都不做。」沒有任何具體成果令她非常疲憊與沮喪,這並不是她夢想中的突破口。

在晚餐的過程中,穆拉德告訴我,她覺得自己的掙扎是徒勞無功,她也說了最近造訪伊拉克的情況。這般悲痛的談話讓她食不下嚥,兩行淚水從她雙頰潸潸而下。而這樣的情況在她身上時常發生,除了三餐不繼,睡眠時間也相當不穩定。你總是能從她臉上看見她所遭受的苦痛,她日復一日地帶著創傷到她前往的每個地方。

她告訴我:「我肩負了2個重擔。其一,是我的記憶-我遭受的虐待、性侵、家人被殺害,以及那些淪為ISIS所監禁的日子;其二,是我的責任。我必須確保我族的女性不會再受像我一樣的痛苦。」

儘管身上帶著急遽的絕望和疼痛,穆拉德仍持續推動保護亞茲迪族女性的運動,直到伊斯蘭國被趕出伊拉克為止。她也得到了一場又一場的勝利。

她大聲地訴出ISIS加諸於族人的罪狀,有助於外界了解並擊敗ISIS。也因此,她戰勝了伊斯蘭國。

當她因各國領袖毫無作為而感到絕望時,她選擇繼續努力。她現身於任何能為亞茲迪族和所有戰時淪為受害者的所有女性遊說的場合。她向任何聽眾傳遞她的信息,無論他們害羞或熱絡。也因此,她戰勝了那些原本不願聽她說話的人。

當她覺得還需要更多行動來幫助她的族人時,她成立了「納迪婭倡議」(Nadia Initiative)與「辛賈爾基金」(Sinjar Fund),旨在協助亞茲迪人和其他戰爭罪的受害者。也因此,她戰勝了袖手旁觀的不作為。

如今她成了諾貝爾和平獎得主,穆拉德擁有世上最重要的平台來推行運動,反對戰時及在社會中對女性施加暴力與虐待。而對其(以及穆克維格醫師)付出的認可,將使其他人權鬥士更容易切入那些正在受苦的人所遭遇的問題核心。

這個獎項應由帶著恐懼與創傷卻勇於發聲的所有女性所共享。世上有許多女性為反對他人對自己身體與生命的壓迫和審查而挺身而出,這些女性是幸運的,正如穆拉德在2016年3月的那晚告訴我:「生存,是一種意外的收穫。它讓你能為了他人的生存繼續奮鬥。」

對穆拉德而言,這可能正是她的突破口。

© 2018 Time Inc. 版權所有。經Time Inc.授權翻譯並出版,嚴禁未經書面授權的任何形式與語言版本轉載。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