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誤解的台灣古地圖》:歐洲人最初認識的臺灣是兩個島

《被誤解的台灣古地圖》:歐洲人最初認識的臺灣是兩個島
Photo Credit: 野人出版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1590年之前的法蘭德斯派地圖有一個很重要的特徵,就是他們對自己繪製的地圖缺乏統一的判斷能力,而且在「山寨」葡萄牙地圖時也不夠嚴謹。他們的態度似乎是:地圖純屬「山寨」,孰是孰非,讀者自行判斷,繪者恕不負責。

文:陸傳傑

1569-1590年《寰宇概觀》地圖集出版暢銷
歐洲人最初認識的臺灣是兩個島……

17世紀之前歐洲人對東亞,尤其是臺灣的普遍認知,主要歸功於法蘭德斯派地圖出版商的產品。當時的尼德蘭(法蘭德斯所在地)並非海上強國,但其出版業發達,於是他們「山寨」葡萄牙的解密海圖,大量發行。相較於同一時期多為手繪本且注重保密的葡萄牙海圖,法蘭德斯派的印刷品地圖在民間廣為流傳。不過,將知識普及的同時,也由於他們「山寨」的大多是過期的地理信息,導致錯誤的知識不斷複製及散布……

《世界圖》Typus Orbis Terrarum

出  處|《寰宇概觀》地圖集(eatrum Orbis Terrarum)
繪 製 者|歐提留斯(Abraham Ortelius)
繪製年代|1570年
出 版 者|吉爾斯(Gilles Coppens de Diest)
印製形式|銅版彩色印刷
地圖尺寸|48×36公分
相關地圖|1.《世界圖》,1569年
     2.《東印度與鄰近諸島圖》Indiae Orientalis, 1570年
     3.《韃靼圖》Tartariae sive Magni Chami Regni, 1570年
     4.《亞洲新圖》Asiae Noa Descriptio, 1570年

64圖_第7章圖1
Photo Credit: 野人出版提供

圖1:此圖引自《寰宇概觀》地圖集,圖中只標示了琉球(Lequio)沒有小琉球或福爾摩沙,但是從日本列島到臺灣的西太平洋第一島鏈的畫法,和《東印度與鄰近諸島圖》(圖4)幾乎完全一致,所以可以斷定圖中琉球群島末端的兩個大島就是所謂的「小琉球」(Lequio pequino,即臺灣)。這個畫法極可能是受到葡萄牙1561年維利烏的《世界圖》影響。1561年維利烏的《世界圖》不但將臺灣畫為兩個大島,還賦予兩個島名,北島叫福爾摩沙,南島叫小琉球。葡萄牙人為什麼會這麼畫,令人費解。

但是1561年維利烏的《世界圖》是手繪本,當時並沒有公開發行,而此圖則是印刷版,且在歐洲的商業發行獲得巨大的成功,所以此圖可以說是一般歐洲人認識臺灣的起點。

65圖_第7章圖1_格放圖
Photo Credit: 野人出版提供

地圖商業出版崛起

近幾年荷蘭時代的臺灣史成為顯學,不少公私立機構主辦的相關展覽中,法蘭德斯派出版的東印度海圖或是中國地圖成了展覽會場上亮眼的展品,有些博物館也跟著收藏這方面的古地圖,以致臺灣有些文化人,甚至學者誤認為法蘭德斯派的地圖是當時歐洲最先進的亞洲地圖,這可就誤會大了。

法蘭德斯是一個地理區域的名稱,16世紀中葉的法蘭德斯是西班牙屬地低地國尼德蘭(Nederlanden,今日荷蘭的正式名稱,古時曾涵蓋荷蘭、比利時、盧森堡等三國)的一部分,區內的居民講佛萊明語(Vlaams),宗教信仰以新教為主,兩者都不同於西班牙。法蘭德斯位於歐洲第一大河萊茵河的出海口,因為地理條件十分優越,所以帶動了商業、製造業的發展,製圖、印刷出版也是此地的強項之一。

1570年西班牙基於宗教及殖民商業利益的考量,對尼德蘭採取高壓政策,以限制當地的產業發展,尤其是對當地最重要的輸出毛紡織品課以重稅,因而引發當地居民反抗,法蘭德斯從此淪為戰場。法蘭德斯派的繪圖師為了逃避戰火,紛紛逃到阿姆斯特丹或倫敦,後來兩地都成為地圖出版的重鎮。

法蘭德斯派的繪圖師以1590年為界,分為前後期。前期以麥卡托(Gerardus Mercator)為代表,後期以布朗休斯(Petrus Plancius)繪製的世界地圖影響深遠,發揮了承先啟後的重要作用。

麥卡托開啟現代製圖學

麥卡托是現代製圖學的開山祖師之一,也是法蘭德斯派地圖繪圖師的領軍人物。他獨創的麥卡托投影法,至今仍是主流的地圖繪製方法之一,兩半球的世界地圖畫法也是他首創的。同期法蘭德斯派的另一位大將是歐提留斯(Abraham Ortelius)。1570年歐提留斯出版的《寰宇概觀》地圖集則是當時歐洲最暢銷的地圖集。

麥卡托雖然在製圖學上有諸多創見,但並不代表他繪製的地圖是當時最優秀的。因為當時的尼德蘭並非海上探險強國,缺乏第一手的地理資訊,所以法蘭德斯派繪製的地圖,尤其是東亞部分,和同一時期葡萄牙的地圖相比有不小的差距。因為他們得到的地理資訊應該都是葡萄牙解密的圖檔,並非最新的資訊。而他們出版的地圖之所以能成為熱銷的商品,可以說是拜葡萄牙人對地圖採取嚴格保密制度所賜。

曹永和院士在〈歐洲古地圖上之臺灣〉對麥卡托的評價是:「……惟他似未看到葡萄牙人所繪遠東地圖、只根據若干旅行記、報告等文字,故其大部分仍為歐洲古代、中古地理知識之混雜集成而已。」這個評價何其嚴酷!

麥卡托繪製的臺灣島和1550年《亞洲―大洋洲圖》一樣在一串島鏈最後畫成兩大島,只是增加了Lequio minor(小琉球)的島名而已。中國海岸線方面,則特別突出所謂的寧波角(Cde Liampo),這應該也是受到早期葡萄牙海圖的影響;葡萄牙人早期曾經試圖在寧波外海的雙嶼建立貿易站。

追根究柢,麥卡托繪製的臺灣島的母本,只是得自於中國船員的航海經驗,沒有任何實測的地理信息,所以葡萄牙海圖也只扮演了一個轉述者的角色。

66圖
Photo Credit: 野人出版提供

16世紀最暢銷的歐提留斯《寰宇概觀》地圖集

除了麥卡托,早期法蘭德斯派最著名的繪圖師暨地圖出版商要屬歐提留斯。歐提留斯於1570年出版的《寰宇概觀》地圖集有五幅地圖和臺灣有關。曹永和認為其中的《世界圖》(圖1)、《東印度與鄰近諸島圖》(圖4)是同一類型,與曹永和〈歐洲古地圖上之臺灣〉中引述的麥卡托1569年版《世界圖》(圖2)完全相同,只是地名增加,這說明了歐提留斯、麥卡托兩人的信息來源並不完全相同。

另外,《韃靼或大汗屬地》(圖6)與《亞洲新圖》(圖7)是第二種類型。曹永和認為這兩幅圖與葡萄牙繪圖師維利烏1561年的《世界圖》十分類似,只是日本的部分畫得不盡相同。

曹永和將維利烏的《世界圖》中日本的輪廓,稱為「烏蠋蟲」狀,而《亞洲新圖》與《韃靼或大汗屬地》兩幅地圖中的日本變成長條形,因此認為兩者不同。「烏蠋蟲」狀的日本是葡萄牙地圖的標誌之一,但這很可能只是葡萄牙繪圖師採用的投影法偏向南方所造成的「特殊效果」,如果採用其他投影法,日本未必呈「烏蠋蟲」狀。

《亞洲新圖》與《韃靼或大汗屬地》皆採用以北極為中心的圓錐投影法,與葡萄牙地圖的投影方式不同,導致「烏蠋蟲」狀的日本,被「拉直」成長條形,這也是理所當然。所以這兩幅圖參考的葡萄牙地圖比前兩幅(圖1、圖4)參考的版本更新,「烏蠋蟲」形日本的畫法就是一個明證。

山寨版古地圖出現獨一無二的錯誤

《寰宇概觀》中除《世界圖》(圖1)外,另四幅和臺灣有關的地圖(圖4、6~8),雖然被分為兩種類型,或是兩個參考來源,但奇怪的是,日本以下各島的輪廓即使各圖畫得完全不同,可是大琉球以下島名排列的次序竟然完全相同。由北而南,依次是Lequio maior(大琉球)、ÿ Fermosa(福爾摩沙島)、Reix magos(三王,即宮古島)、Lequio minor(小琉球);當然有些海圖並沒有標示出全部島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