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希亞《物體系》譯後記:以記號、徵兆、訊號溝通三門學科的企圖

布希亞《物體系》譯後記:以記號、徵兆、訊號溝通三門學科的企圖
Photo Credit: Europeangraduateschool CC By SA 2.5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物體系》的中心主題即是物品轉變為記號。然而,沿著此一主題在書中的發展,記號的概念逐漸分布於三個不同的音域:記號學意義下的記號,心理分析意義下的徵兆(症狀),最後則是社會地位標位中的訊號符碼。

文:林志明

譯後記:一個閱讀

(前略)

記號的三個音域

《物體系》的中心主題即是物品轉變為記號。然而,沿著此一主題在書中的發展,記號的概念逐漸分布於三個不同的音域:記號學意義下的記號,心理分析意義下的徵兆(症狀),最後則是社會地位標位中的訊號符碼。記號(signe)、徵兆(symptôme)、訊號(signal),這三個記號概念在物的分析中相互纏繞。它們也對應了布希亞在本書中使用的三個理論架構,那就是,記號學、心理分析和分化社會學(sociologie différentielle)。就理論層次而言,《物體系》也代表了溝通這三門學科的企圖。

a. 記號

記號學的記號概念,它在書中被理解的方式,比較不是意義代表者(符徵和符旨的連結關係),而是作為系統中的一項。這個理解顯然來自索緒爾的「價值理論」。此一理論也是結構主義的中心原則,結構中的一個項,它的值並不來自其本有的內容,而是來自它和同一結構中其他項的關係。 對布希亞而言,一個合理一致的(cohérent)體系,如此形成之後,會造成人和物之間關係的抽象化。

這樣的記號概念為其對立面所限定,那便是象徵。現代物品之間具有合理一致的關係。也就是說它們所具有的功能性(fonctionnalité),事實上只是由整個體系的運作(fonctionnement)來維持。在這個功能性的相對面,則是傳統物品所具有的「功能」(fonction)。就製造方式而言,這個相對性正好也和手工製品和工業產品間的對立相吻合。

傳統的勞動(手工)是一個未被理性化的有機過程,這個主題過去已經由盧卡奇簡短地提出了。手工工具需要人的勞力參與。工具也因此成為人的有機延伸。但也就是因此,在手工工具和人體之間存在著和諧的關係,這是為何我們可以在它們身上找到「風格」之美。

現代的機器來自能量的解放,它只需要最少的勞力參與。但這麼一來,人和物之間的身體關係便被縮減到一個「智性-感官」的操控層面。然而,對布希亞而言,這個變動中,最重要的,不是一組手勢動作被另一組手勢動作所取代(盧卡奇所提出的觀賞性異化——工人成為程序的旁觀者)。真正的變化,來自一種和過去以手勢動作進行功能分布毫無關聯的新的功能分布。新的分布,實際上,只是建立在技術本身的合理一致上(和人體的邏輯衍伸無關)。這種物品的新操作場域,所需要的是人的抽象智性,比如管理和計算。

對於日常的消費物品,人和物之間的關係也是一樣的。現代性的實踐是智性的。《物體系》整個對現代室內的分析導向此一結論。透過元件/擺設,氣氛/座位兩大軸線進行的分析,布希亞為我們呈現出書中最具記號學性格的部分。似乎有一組基礎的室內論述符碼可由其中導出。但我們立刻注意到,他所謂的客觀論述分析,並不著重於解析體系的運作。這裡的體系,就像麥克魯漢筆下的「媒體」,它便是它自身的訊息,也就是說重點在於探討由此產生的人的行為變化。因此在這些分析背後,有一個類似「制約」的想法。這也是為何當布希亞提到物品已組成了記號體系,他卻從不詳細說明某一物品或某一物品組合論述的意義。

《物體系》中一個強力的篇章,是有關「收藏」活動的分析。這是本書在布希亞專題討論之外,最常為人引用的部分,我們將在本文最後開闢專節來討論。這裡只是要指出,布希亞重視的是收藏者對收藏品的擺弄、分類、操弄活動(收藏的系列性)。如此,物品本身的價值也在這些組織性活動中被抽象化了。索緒爾價值理論繼續得到發揚,因為在這裡的個人符碼中,所有的物品「因為它們只指向主體,便是相互指涉」。

b. 徵兆

如果我們可以把徵兆(或說症狀)當作記號大家族中的一員,那是因為它有「意義」。徵兆是潛在者的顯現。布希亞對物的徵兆解讀顯然受到佛洛伊德心理分析的啟發。佛洛伊德曾經說明,心理分析(psychanalyse)和一般精神治療(psychatrie)最大的不同點,便在於心理分析著重徵兆顯現的方式和它的意義。 在佛洛伊德對神經質病徵的分析中,我們可以看出,徵兆和記號學記號(signe sémiotique)的不同。首先,佛洛伊德提出,徵兆的一大特色,便是出現時帶有強大的能量。這種記號力量的說法,並不一定存在於記號學體系中,因為體系在此比較是在執行一種客觀的限制。在徵兆的概念中,主體和徵兆推動者所具有的力量進入一種衝突的狀態。

和徵兆能量相關的,則是所謂的多元決定(surdétermination),比如強迫性神經質症的徵兆:「並不是來自單一的幻想性意念,而是由一大群這一類的意念所引起,它們全都匯聚於某一特定之處。」 於是,有關徵兆的閱讀,便是多元決定程序的重構。如果說,記號學是一個關係理性,那麼心理分析的徵兆學便是一個因果詮釋。徵兆常和患者的私生活相關,它是個人化的。但佛洛伊德也表示,存在有典型的徵兆,而且「可以把典型的徵兆以典型的事件,也就是以所有人共同經歷的事件來解釋」。如此便打開了一個新的境地,可以在超越絕對個人的層次上來研究徵兆。

布希亞在數個層次進行他對物品的徵兆閱讀。一件單獨的物品可以是一個徵兆,但是整個體系本身也可以說是徵兆。大部分的時候,則是由體系所建立的特定行為,被當作一種病態的顯現來閱讀。如此功能系統中的智性化、收藏活動中的自戀,都在一種病理分析中,被當作主客體的徵兆性關係來詮釋。

在佛洛伊德的病理研究中,心理退化的原因主要來自損失(privation)。 現代功能性體系的出現,也是來自缺乏(manque)。比如功能化家具乃是空間缺乏的徵兆。對於空間的基本欲求和現代生活中的空間匱乏相衝突,便以功能化家具的機動性加以彌補。在這個角度裡,「進步」解放了物品的功能性,但它只是一個徵兆、一個妥協性的解決,而不是問題的真正解決。

對佛洛伊德而言,症狀的去除並不一定是好事,因為它和我們的防衛系統相關。布希亞也提出,物的擁有,即使有病態之處,也是使我們的生存具有生命力,並可維持(神經質的)平衡的一個面向。因為擁有物的操弄遊戲(個人符碼,個人對他自己發出的論述,「和我自己說話」)可以幫助人解決由生命邁向死亡的不可逆轉性。就好像「夢的功能是維持睡眠的延續,物品維持生命的延續」。

在這裡,布希亞由對物世界的思考開始進入一個具有曖昧性、甚至悲劇性的方向。這一點特別表現在他對技術的態度上。在徵兆閱讀的原則下,技術已不只是作為製造者主體的一面反射鏡,它也是人潛意識的外顯系統。如果說,技術發展在一段英雄時期之後,就停滯於幻想所要求的自動化和無用發明、繁綴累飾;如果說,技術並沒有理性地去追尋它的happy ending,那是因為商業邏輯的扭曲作用(如馬克思主義者所想),還是因為人心深處其實並不如此要求和看待技術?如果在那代表科技超卓幻想的機器人身上,人卻不斷地去想像它的反叛和自毀,是否那是因為人也暗中知道那是他死亡本能的化身和投射?這個問題等於終結地去問人基本上是理性或非理性的,而答案如果是後者,那麼強去要求物品走上理性之路,本身是否是另一個更隱含莫測之物的徵兆?套一句布希亞的話,這個問題在此時還是開放的。

c. 訊號

訊號的概念是《物體系》中的強力批評概念。但也就是因為如此,必須要明確規限它的應用範圍。訊號的收放具有迅速、不經思考、甚至自動性(純粹地應用符碼)的特質。勒費勃禾已經提出訊號是象徵向記號演變再下一層的變化。在書中,訊號的概念被提出來,特別是為了據以建立一個對日常生活中,引導性消費造成的「制約」效果的批判。它包含了一個對強制符碼和物品意義貧乏化過程的強烈反對。

另外,訊號的概念在《物體系》中被召喚出現,並不是要描述物品本身,而是解釋「品牌」現象。當然,在社會領域中,物品從來不是「赤裸」地出現;它總是被加上一個二次度意義,一個社會性延伸義。訊號系統更是在這樣的一個複合物品上運作,我們可以將它稱作「品牌-物」(objet-marque)。

對於布希亞而言,大眾消費物品並不能構成一個真正的語言。技術結構,以其理性一致性,可以構成一個語言結構。然而物品真正的意義總是存在它的延伸義之中。品牌分布所體現的工業化和商業化程序,強行建立了一個解讀網絡。因為我們可以說在消費品中有一種個性符碼和社會地位符碼。但對於布希亞而言,這是一個最貧瘠的語言。它們就像是地圖上的符號,只能讓人一對一地去尋找符應,而不能透過一個活生生的構句法去組成一個真正的語言。對於品牌的「忠誠」,便是這樣一種訊號的制約反射反應。

在此我們也必須了解其應用範圍限定的重要。訊號性物品的特徵之一便是它的無構句性質。相對地,物品的功能和非功能性系統似乎可以構成一個語言,並且生產出客觀(針對他人)和主觀(針對自我)的兩種論述。這兩種系統都共享一種遊戲式的排列組合(ludique-combinatoire),而這也是它們的使用核心及其心理魅力來源。因此訊號性的物品是在購買的關係中出現,而不是在使用或擁有的關係中出現,不然我們便無法了解全書的組構配置。

最後還必須提出,物品化為訊號的程序還受到兩個商業體制的協助:個性化和模範/系列的圖式。這兩者都為現代物體系所特有。布希亞在這些體制的討論中,展開了有關消費意識型態的批判。

相關書摘 ►布希亞《物體系》導讀:布希亞的幻象形上學與攝影消失術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物體系》,麥田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尚・布希亞(Jean Baudrillard)
譯者:林志明

麥田「時代感」書系 經典重現

  • 法國後現代大師布希亞精析消費社會與物件體系的時代巨著
  • 社會科學、藝文思潮重量級學者林志明專文導讀 // 設計名家王志弘裝幀製作

你的消費不是你的消費。因為物不再是物,是符號。
五十年前對如今物欲橫流社會的預言,依然如此精準犀利!

這本當代社會學經典,出版於半世紀前的1968年,彼時正逢革命式的學潮席捲全球,消費社會卻也諷刺地撲天蓋地降臨。新時代的商品景觀、大眾行為,全都在物欲橫流中蔓延開來。法國後現代思潮宗師布希亞亦於此時推出名著《物體系》,奠定其尖銳深刻的「人-物」關係分析基礎。

這是一本談「物品」的書,談物品的分類,也談人與物的主客關係。物是人的鏡像,人是物的客體。物的體系交織紛繁,令人應接不暇:古老大鐘的鐘擺左右晃盪,於是我們可以聽見空間的心跳;陳年古舊長椅的靠背,會以原木的柔韌質地撫觸人的身軀;汽車的翅翼成為戰勝空間的符號;信用卡分期付款不過是一個消費先行的手勢,結清尾款之前,物仍然不屬於你。諸物的小宇宙:在消費的體系中,人成為物,自設羅網;在物件的國度裡,人是過客,唯物永恆。這便是物體系的邏輯與策略所在,深層的共謀關係於此形成。

布希亞以充滿力道與準度的批判筆觸,為我們揭示了後工業時代社會各種消費物件的符號搬演與「人-物」之間相生相斥的微妙勢力平衡現象。本書是大眾文化、藝術、設計、廣告、媒介、博物館學、科幻文藝等相關領域研究的經典參照。身為捲入消費社會渦流的現代人,我們必須不斷重返《物體系》的世界。

getImage
Photo Credit: 麥田出版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羅元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