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輯】男性止步:日本海上自衛隊友善環境,女兵也溫暖

【圖輯】男性止步:日本海上自衛隊友善環境,女兵也溫暖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自衛隊中的女性比例不高,這些女性自衛官如何在這樣的軍隊體系中生存?她們的處境、待遇又是如何呢?從日本海上自衛隊最大的護衛艦加賀號來看起。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日本首相安倍晉三近幾年不斷提出的政治口號就是「修憲」,而這個生硬又遙遠的議題核心,其實就是修正憲法第九條,也就是限制日本國防武力發展的「自衛權」,讓日本僅能保有自我防衛的軍備實力。

即便名義上日本沒有「國軍」,但仍有準軍隊層級的「自衛隊」,比照各國陸、海、空的三軍編制,2017年為止約有24.7萬人的規模;其中,包括約1.2萬的女兵。

自衛隊中的女性比例不高,這些女性自衛官如何在這樣的軍隊體系中生存?她們的處境、待遇又是如何呢?從日本海上自衛隊最大的護衛艦加賀號來看起。

「全世界的女性都積極在各領域尋求表現,我認為日本也必須跟上這股風氣。」31歲的海上自衛官井原晶子說。她平時的工作是負責指揮直升機的起降作業。

RTX6EI4H
正在指揮直升機的井原晶子|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加賀號上共有450名自衛官,約有9%是女性。整體自衛隊的女性比例約為6%,日本政府的目標是在2030年把這個比例提高到一成,但仍遠不及美國的15%,僅追上英國。

「我們在船上隸屬不同單位、做著不同的工作,但我們都是朋友。」井原說,「我們有時候會對男性船員抱怨些事情。」這位已服役九年的女性自衛官還表示,她沒有遇過職場上的歧視,並會勇敢挑戰任何覺得女性不適合軍旅生活的男性。

29歲的米田綾子是加賀號的消防與工程人員,她說有更多的女性新兵正在一起努力,讓自衛隊成為一個更完整的組織。「我九年前剛入伍時,女性很少很少,男性官兵根本不知道如何應對我們。我認為現在他們更能從女性的角度來看待問題,讓自衛隊成為更加溫暖的地方。」

RTX6EI3Q
加賀號消防與工程自衛官米田綾子(右)|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儘管如此,女性自衛官不免還是面臨性騷擾的問題。今(2018)年七月,海上自衛隊解雇一名男性自衛官,因為他強吻和撫摸三名女性自衛隊員。

日本的人口問題,使得國家走上美國採取的政策路線:美國自1993年開始取消女性登上艦艇的禁令。美國國防部說,日本海上自衛隊約在10年前允許女性成為自衛官,那也應該要解除女性進入「潛艦」的這最後一道性別障礙。

加賀號在南海進行軍演後前往斯里蘭卡,將在印度洋展開為期兩個月的海上任務。加賀號是2017年開始服務,由於是新打造的戰艦,因此設備相對齊全,更能符合女性船員的需求,有另外設立的廁所和浴室。

RTX6EI3U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臥室方面也是男女分區隔開,在女性寢室區還貼有「男性止步」的字樣。區域內還有對講機,可以隨時求救聯繫。日本海上自衛隊表示,這些設備與安全措施,希望能保障女性隊員的隱私,同時吸引更多女性願意服役。

RTX6EI3M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另外,由於年輕人不願意長期待在沒有網路的環境中,而海上作業常常會讓官兵遠離網路服務,這也讓海上自衛隊比起陸上、空中自衛隊還要難招募新血。例如2016年,空中自衛隊的申請服役人數為6900人,而海上自衛隊僅3927人,雖然最後的總錄取人數相去不遠,但已可看出差異。

22歲的井原未來是加賀號上的女自衛官之一,她會利用下班時間讀書,但卻無法收到最新的Line和Instagram訊息。當戰艦在遠洋執勤時,海上自衛官們平均一天只能在船上發送四則訊息。

井原還說,「你必須習慣網路不在你的生活中,並且在能使用時充分的發揮它的功能。」

女性自衛官在船上的其他正面影響,其實也挺出乎意料。「那些男軍官經常刮鬍子,也會用熨斗燙衣服。」某位已服役35年的男性自衛官如是說。

RTX6EI3N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圖輯』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Lo』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