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家公投」所定義的家,正好就是許多同志悲歌的起點

「愛家公投」所定義的家,正好就是許多同志悲歌的起點
Photo Credit: Wang Chia-Ching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反同團體曾要求媒體稱他們為「愛家團體」,當他們宣傳反同公投時,也都稱他們的公投是「愛家公投」。這篇文章認為,把「反同」的公投主張說成「愛家」,不但不合實情,也是一種刻意誤導的語言。

去(2017)年5月大法官提出釋字第748號解釋,主張憲法保障同志伴侶的「婚姻自由」和「平等權」。無奈執政黨一再拖延修法,間接幫助保守基督教團體繼續操作相關議題,並促成了今年11月的反同公投,亦即反同團體所稱的「愛家公投」。

關於反同婚公投的合憲性問題,中選會說明這些公投提案只能先限定修法方式,但無法動搖大法官釋憲結果。不論公投結果如何,也不論修法方式為何,政府都要落實憲法對於同志「婚姻自由之平等保障」。推論之,最晚明年5月24日,同志絕對可以合法登記結婚。

既然同婚一定會合法化,為什麼反同團體還要推動公投?對於反同方來說,公投並不是要直接在法律上阻擋同婚合法化,而是要藉由公投,在政治上擴大、延長爭議,進而拖延合法化的時程,間接達到反同婚的效果。

在宣傳策略上,保守基督教團體經常玩弄文字,引導社會大眾反同。在這一波反同公投中,反同團體曾主動請求媒體稱他們為「愛家團體」,並宣傳他們的提案為「愛家公投」。從他們的角度來說,「愛家」就是「反同」的同義詞:因為「愛家」,所以反對同志結婚成家,反對學校教導關於同志議題的知識。他們所愛的家,其實就是一個拒絕同志的家。

保守基督教團體不僅以「愛家」包裝反同,並把所有的家庭結構都預設為異性戀的家,暗示家與同志的衝突對立。這樣的預設,一方面抹除許多同志家庭已經存在的現實,另一方面否認同志個人對於成家的期待。這不禁令人質疑,難道只有異性戀的家才是家嗎?這樣的「愛家」訴求,真的是以愛為出發點嗎?

更進一步來說,「愛家」公投所定義的家,不僅限制每一個家庭結構都必須是異性戀的家,而且強迫每一個家庭成員都要是異性戀的家。因此,「愛家」公投不但反對同性婚姻,也包含刪除同志教育的提案。反同團體經常誤導性地主張同志教育是「同志養成教育」,他們反對同志教育,就是要確保孩子都是異性戀。在這個「愛家」公投的邏輯裡,同志的家不值得被愛和平等對待;孩子則一定要長成異性戀,否則就不再可愛。

很遺憾地說,我認為這種強迫所有家庭和家人都必須是異性戀的主張,正好就是許多同志悲劇故事的起點。這些悲劇包含那些曾被迫進入異性婚姻的同志們、那些難以往生送死的同志伴侶、那些被趕出家庭的同志青少年、那些遭受罷凌的性少數學生,更遑論眾多因為無助而抑鬱自殺的同志們。讓這些生命在歧視中受難、逝去,真的是「愛家」的核心價值嗎?

保守基督教團體把他們的「反同」說成「愛家」,是一種刻意的文字誤導。事實上,當一個人主張愛自己的家,她/他還是可以祝福、支持其他人的家;愛家,從來就不等於反同。最後,我認為專業新聞媒體在報導時,也要有意識地避免被反同團體誤導,而不是毫無保留地接受其用字,例如加註引號、主動提醒讀者其反同立場,或改稱為「反同公投」,避免幫助反同方繼續傳播「愛家=反同」的錯誤訊息。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

關鍵會員推廣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