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海中美軍艦衝撞,台灣海峽將成第二戰場?

南海中美軍艦衝撞,台灣海峽將成第二戰場?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美國現在對中國採取的是經濟,那經濟上相對弱勢的中國,就會改採其他的策略,也就是軍事行動。

美國副總統彭斯(Mike Pence)10月4日發表了措辭強硬的演說,指控中國干預美國內政以及商業,許多人認為這是美國對中國開戰的檄文。我覺得這個推測稍微快了一點,應該是美國對9月30日,中國蘭州號試圖對在南海進行「自由航行」的美國驅逐艦衝撞後,美國所做出的一系列反映。在彭斯演講之前一天,美國也透露將在台灣海峽進行演習,這代表了美中雙方正在進入過去的中立區,已經進入了近身肉搏戰的階段。

中國的海上衝突經驗

中國對於海上船艦對抗,經驗非常豐富。尤其是在南海,中國長期跟越南為了島礁歸屬進行激烈的對抗,1974年的西沙海戰、1988年赤瓜礁海戰之後,改由具備警察或海巡身分的船艦,在島礁跟海域上進行爭奪跟對抗,其中一個最激烈的做法,就是船艦的對撞。在一系列由中國跟越南各自公布的影片中可以看出,越南的船艦明顯在噸位跟武裝上跟中國有落差,中國的海警船也往往直接衝撞越南船隻,用擠壓的方式逼迫越南船隻退出爭議海域。越南甚至還拍攝了中文新聞,來控訴中國政府的強硬態度。

除了越南之外,中國海警跟海軍同樣在釣魚台跟日本船隻進行對抗,過去日本因為船隻較大裝備也先進,中國一直占不到便宜。但在這幾年,中國將大型軍艦退役轉為海巡船艦,同時建造的新型海警船噸位也越造越大,現在中國海警船最大的上萬噸級,比軍艦還要大。在裝備質量急起直追之下,跟日本在釣魚台的對抗也能打個平手。從越南跟日本的經驗,我們可以確定中國在海上對抗戰術上,船艦衝撞絕對是它會採用的手法,而且樂此不疲。

軍事衝突前的最後一道警告,船艦驅離碰撞

我們把焦點回到南海,在冷戰結束過後,除了伊朗或是俄羅斯有跟美國軍艦發生衝突之外,美國軍艦在世界各地可以說是暢行無阻的,中國這次的行動絕對讓美國大失面子,美國也一定會想要討回來,才會有一連串嗆聲要在台灣海峽演習的言論。

如果美中目前持續往冷戰的局面前進,我們一定需要先了解1988年發生的黑海美蘇船艦的衝撞攔截事件,跟這次中國南海事件極為類似。當時美軍時常進入黑海進行「無害通行權」,目的就是在對蘇聯施壓,蘇聯當時把黑海視為自己的領海範圍,同時當時蘇聯黑海艦隊的主要母港就在現在烏克蘭的南方,美軍頻繁進入可以壓制蘇聯黑海艦隊。

1988年,美軍第六艦隊兩艘軍艦進入黑海,領隊的是提康德羅加級飛彈巡洋艦約克城號,另外一艘是史普魯恩斯級驅逐艦(Spruance-class destroyer)卡倫號,以無害通過為由靠近蘇聯海黑艦隊的基地。蘇聯也派出克里瓦克級護衛艦無私號跟米爾卡級護衛艦(Mirka-class frigate)SKR-6進行攔截。

當時美國這兩艘軍艦絕對是精銳中的精銳,不只是武器裝備,噸位也比蘇聯的船艦大上三倍,提康德羅加級飛彈巡洋艦排水量高達9800噸,史普魯恩斯級驅逐艦噸位也達到7000噸,蘇聯的克里瓦克級護衛艦3000噸,米爾卡級護衛艦才1000噸,但是卻是蘇聯海軍主動用艦體撞上美軍軍艦。

蘇聯的SKR-6護衛艦直接撞上卡倫號驅逐艦左舷,無私號也跟著衝撞約克城號左舷,還撞壞美軍驅逐艦上的魚叉飛彈架。其實從當初的影像就能看出,美軍根本不相信蘇聯的軍艦敢撞上來,第一是噸位真的差太多,第二是也不信蘇聯海軍有這個膽;所以當時許多美軍居然還站在舷側,手就插在口袋裡面像在看戲一樣,等到真的撞上之後,美軍跟蘇聯兩邊都把艦上武器對準了對方,但美軍隨即退出僵持撤退,回到母港去整修。

單從一次船艦的衝撞,當然是過度簡化了兩國之間的軍事衝突,也過度擴大了危機管控的複雜度,不過我們的確可以看出,船艦衝撞已經是軍事行動前的最後一道防線,一旦越界就是無可挽回的軍事行動。而中國軍艦的行動已經暗示中美在持續經濟摩擦之下,軍事上衝突升級的可能。

US_Navy_110410-N-IC111-115_The_aircraft_
Photo Credit:U.S. Navy@Wiki Public Domain

軍事衝撞將是中美軍事衝突前的最後警告

中美之間不是沒有爆發過類似的事件,2001年4月,美國的EP-3偵察機,就曾經在海南島東南110公里的專屬經濟區上,跟前來驅離的中國海軍殲-8II發生碰撞,殲擊機墜毀,飛行員王偉失蹤後被認定死亡,EP-3偵察機一具發動機遭到撞毀,緊急迫降海南島的陵水機場。這一起事件之所以敏感,因為中國認為這片空域排他性軍事活動的權利,美方則否,最後這起事件是不了了之。

如果中國很清楚衝撞後的軍事跟政治成果,那這一次蘭州號迫近美國驅逐艦又是中國軍方主動積極的行動,這其實就是在測試美軍的底線,而我也認為美軍還沒有確認己方的行動底線跟作戰規則。

中國在南海有長期的對抗經驗,包括了軍事戰爭跟海上警察保安行動,美軍如果沒有開戰的心理準備,在南海持續性的無害通行或是示威,將會對美軍較為不利。

美軍在南海衝突的不利條件

首先是距離上的問題。南海在中國長期經營之下,周邊的島礁已經被擴充成為軍事與補給基地,如果中美之間的軍艦衝突不涉及真正的軍事攻擊,現代軍艦其實並不把衝撞當作船艦的主要機能,因此船艦一但遭遇碰撞,就會立即需要修補甚至搶救,美軍船艦在南海用硬性碰撞實在不利。

其次,重提將美國海岸防衛隊的船艦派到南海的提議。畢竟是警用船艦,那可以有效降低衝突性,同時還是可以引用無害通行,來南海巡弋。但是遠道而來的美國海岸防衛隊能夠來幾艘?面對船海大軍的中國海警又有多少施展空間?一旦真的發生衝撞,美國軍艦的介入手段是否可控,畢竟現代的船艦武器,無論是艦砲或是飛彈威力都很大,那會不會又違背了海上有限度對抗的初衷?

中美衝突正在升高,台灣可能會是下一個戰場

在川普的政策當中,還看不出他有意大規模進行軍事行動,目前美軍只有在阿富汗跟敘利亞有少數的軍事行動,但美軍在當地早就已經佈署了10年以上,跟川普的任期其實無關。

可以想見,經濟戰持續之下,如果獲利跟談判空間不斷限縮,那國家決策中的鴿派,也就是外交系統聲量就會下降,而主戰的鷹派軍方就會越來越佔據決策主流。美國現在對中國採取的是經濟,那經濟上相對弱勢的中國,就會改採其他的策略,也就是軍事行動。也不要以為軍事行動有多罕見,光是2014年俄羅斯強佔烏克蘭克里米亞半島,至今美歐束手無策就能知道,有限的軍事行動反而更能達到政治目的。

南海的美軍無害通行,已經受到了中國海軍的強制阻撓,如果美國並不想在南海上跟中國爆發大規模軍事衝突,那美軍的方法會是甚麼?假設美軍想要轉移焦點,是否可以將戰場轉移到台灣海峽?這或許就是美國揚言在台灣海峽進行一連串軍事演習的理由。如果真是如此,那台灣的準備又是甚麼?我們是中美衝突間的促成者?還是緩衝者?在這一個時刻,我們的確需要思考。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