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解決程序正義問題,我們再來討論觀塘接收站該不該蓋

先解決程序正義問題,我們再來討論觀塘接收站該不該蓋
Photo Crddit:關鍵評論網/李秉芳攝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觀塘案的實質正義見仁見智,但環評的程序正義確有很大的問題,而守住程序正義在民主國家是非常重要的一件事。先有程序正義才能談實質正義,否則人民權力等於隨時暴露在被政府任意侵害的風險之下。

「你有沒有看到環保署副署長詹順貴請辭的聲明呀?」A女問。

「有啊,我覺得現在有臉書的好處就是,他們可以用自媒體完整描述自己的想法,避免被媒體斷章取義。」B女說。

「是沒錯啦,但是他的聲明三千多字,很多人看速食新聞習慣了,我也很懷疑多少人會認真看他的聲明。」

「不過藻礁環評案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啊?我其實看不太懂耶。」B女問道。

「我也不是很懂,現在每次看到這種議題,我只覺得公民好忙,然後看新聞好像也是理不出個頭緒。不過我還是想搞清楚這中間到底有哪些問題,我在想釐清問題最好的作法,就是先把時間線拉出來。然後看發生了哪些事,看這些事有沒有什麼前後關係,才能釐清問題,所以我就上網找了一下資料。

整理完之後,我覺得討論藻礁環評案,要先釐清我們要討論的是政府執行這件事的程序正義問題,還是藻礁案的實質正義問題。」

「恩...我有點搞不清楚,什麼是程序正義?這跟實質正義又有什麼不同?」

實質正義,是一種價值觀的選擇

「實質正義比較簡單,他最好懂的定義就是『善有善報,惡有惡報』。當然,我們現在有很多的議題,很難說什麼是善什麼是惡,只用善惡區分是過於簡化的說法。但基本上實質正義指的其實是一種『價值選擇』的結果。例如我們覺得善是好,惡是壞,所以才會有善有善報,惡有惡報的結論。而這結論的背後就是一種價值選擇。

以這次出現爭議的藻礁案來說,他是針對中油在桃園觀塘工業區的第三天然氣接收站提出的『迴避替代修正方案』進行環評。

那以這類開發案來說,他的價值選擇其實是經濟與環保兩種價值要如何取捨的問題。而我們通常在作這樣的取捨也不是全有全無,而是透過來回討論,找出一個也許大家都不是最滿意但勉強可以接受的結論。

但是在討論政策實質內容的難處在於,你必須要對議題內容有夠深入的了解,不然會很容易落入『用腦補討論事情』的窘境。」

A女喝了一口咖啡後,接著說。

「單純就價值來說,我是支持藻礁應該要被好好保護。而就實質內容來說,中油提出的『迴避替代修正方案』,據他們的說法是已經把氣化區退出生態豐富的G1區、移到外海。也就是實際開發區域已經小了很多。而保護藻礁方的說法是即使區域已經小了很多,但是海洋生態的影響是連動的。

只是當我資料看到這裡的時候,我覺得這已經超出我對這個議題的負荷。例如我其實沒有能力去評估,開發區域變小,是不是就等於藻礁能夠被好好保存?就我所知,海底生態會因為水溫的改變而被大大的影響,例如珊瑚對水溫的變化敏感度很高,而在大潭藻礁被發現的柴山多杯孔珊瑚,會不會因為這個開發案就毀於一旦?這是很難預期的事情。我相信這也是環團擔心的事。

但另外一方面,觀塘天然氣第三接收站計畫,跟我們的能源政策有關。因為國內天然氣接收站容量已經飽和,所以中油配合國內供氣發電需要,必須要蓋新的接收站。而中油挑選觀塘港興建,他們也有一套他們的說法。

重點來了,其實這整件事背後的問題是,如果我們要非核家園,這件事到底應該要怎麼去『實踐』?大家到底有沒有很認真的去想過要去實踐這件事,背後要有多少的取捨?」

連程序正義都不顧,就只會喪失政府公信力

「所以就實質面來說,難怪之前有人反對深澳電廠的事情,就被人酸說『所以你要用愛發電嗎?』」B女說。

「對,但實質面的東西我必須要老實說,我自己也還沒有想的很清楚。所以我不敢說我會做出怎樣的抉擇。

但是藻礁環評案的程序正義,可以很確定有很大的問題。而這其實比『討論實質內容應該怎麼作』來的更重要。但是因為我們過去所受的公民教育,很少好好的強調程序正義的意義,也很少去討論什麼是程序正義,所以我們常常對程序正義是無感的。但是在民主國家,守住程序正義卻是非常重要的一件事。先有程序正義,才能來談實質正義是什麼。如果政府不能依照法定程序做事,那人民的權力等於暴露在隨時可能被政府任意侵害的風險下。

把藻礁環評案的時間軸拉出來看。會看到幾件事:

第一:在2017年5月初審的『桃園觀塘工業區環差案』,前後歷經兩次實質審核,共一年一個月的時間,在2018年7月討論出結果是『不通過』。而依照程序中油有一個月的申覆期,所以中油在期限最後一刻提出向環保署提出『迴避替代修正方案』;

第二:2018年8月賴清德針對中油『迴避替代修正方案』,說希望9月底前通過觀塘環評,等於做出很明確的行政指導。於是9月12日召開的環評大會,很多民間學者委員因為他們非常擔心官方代表因為行政院的立場造成投票失真,而成為『深澳電廠』的翻版。當時他們有要求官方委員代表應該要迴避,但沒有被採納。於是後來非官方的委員就一同退席,不願意替官方背書。於是這次會議宣告流會。

第三:10月3日環評大會進入實質審查階段,民間學者派環評委員刻意缺席表達抗議。當次因為不足法定會議人數所以再次流會。而10月5日的時候賴清德又再次在立法院說,如果中油案推動成功,可以重新評估深澳電廠興建問題,等於又是一次明確的行政指導。接著10月8日中油第三天然氣接收站案,在7名官派委員、3名民間學者共10位環評委員出席的情況下召開,最後表決以7票同意、2票廢票通過。而這次環評是在短短2周內開了三次,而前兩次根本就是流會,第三次只有投票就通過,等於這次的環評並沒有經過實質審查。

第四:10月8日當天,『搶救大潭藻礁行動聯盟』有申請官派環評委員迴避,理論上依照行政程序法,被申請迴避的官派環評委員應該先停止開會。但環評大會不但沒有理會這項申請,還做出審查決定,這是非常大的程序瑕疵。」

觀塘;藻礁;環評
Photo credit: 關鍵評論網 李秉芳攝

B女皺了皺眉頭。「所以照這時間軸看下來,就是2017年的審查是有經過實質審查的,而中油補件後,2018年的審查不只急就章,還都流會,根本都沒有實質討論,卻按照最後一次投票就通過?」

「是的。那你看喔,他這次環評這樣搞,等於讓環評大會失去了獨立性,成為替政府背書的橡皮圖章。那以後還有誰要相信環評大會的決議?在這個前提下,退一萬步就算中油提的折衷方案可行,但這樣一搞,其實只是把政府的公信力給毀滅的更徹底而已。」

延伸閱讀

本文獲蒂瑪小姐咖啡館授權轉載,原文於此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