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島第一核電廠廢爐全紀錄》:核災後的福島必須面對5大課題

《福島第一核電廠廢爐全紀錄》:核災後的福島必須面對5大課題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有人對照一1986年發生核電廠事故的烏克蘭車諾比,反覆使用「從那天起,世界上就多了一個永遠無法住人的城市」等充滿刻板印象的表現方式,而且還樂此不疲,但現實並沒有那麼地幼稚而膚淺。

文:開沼博、竜田一人、吉川彰浩

福島現存的5個課題

東日本大地震與福島第一核電廠事故發生至今5年,災區的狀況一天比一天更加難以理解。

雖然有媒體或知識分子一再採用「重建進度緩慢」、「廢爐毫無進展」、「景象一成不變」等充滿刻板印象的表達方式,但這些都是天大的謊言,那些充滿刻板印象的言詞,雖然在佯裝自己熟知福島課題上是很方便的表現方式,但任何人只要採用這樣的表現方式,即使實際上一無所知,聽起來也像真有那麼一回事,這無非是在自曝其短,就像自行拿出調查、取材不充分的證據一樣。

最糟糕的是,這種表現方式會讓人忽略現實,阻礙人們以適當的角度面對課題。現場有2種情況,一種是獲得大量資源挹注,速度突飛猛進,另一種則是進度一點也不樂觀。此時真正需要的是冷靜評估2種情況,妥善擬定日後策略的姿態。

課題1:全日本共通的課題

關於災區現存的課題,我想分成5項說明。

第一項是「全日本共通的課題」。

我們在了解災區發生的悲劇時,經常會看到「因為311的緣故」或是「如果沒發生核電廠事故的話」等慣用句,但實際上真的是這樣嗎?

在災區現存的課題當中,很多都是「全日本共通的課題」,亦即少子高齡化與人口流失、現存產業的衰退、醫療福利體系的瓦解、社區的瓦解等課題,這些是從以前就存在於全日本的課題。

不能否認的是,地震與核電廠事故確實導致這些課題大幅惡化,但即使沒有311,即使沒有核電廠事故,這些慢性課題依然存在,而且正在持續惡化當中。若不能認清這樣的事實,那麼在解決課題的過程中,恐怕無法確實掌握現狀,進而導致狀況更加惡化。

舉例而言,至今為止談到福島縣的健康問題,人們往往會刻意提到「輻射對健康造成影響」,不過在第一線醫療人員看來,真正明確增加且迫切的課題,卻是與輻射暴露所造成的傷害毫無關聯的健康問題。

一項研究結果顯示,在有疏散經驗的南相馬市與相馬市居民當中,罹患糖尿病的人數比地震前增加了1.6倍,理由據信是因為生活環境劇烈變化,再加上人際關係或日常活動改變所致,而且不僅糖尿病,連腦中風、高血脂症等各種生活習慣病,或是憂鬱等症狀都明顯增加了。舉例而言,罹患糖尿病的人,罹患各種癌症的風險也會大幅增加,若簡單比喻一下那種風險,假如現在討論的「因輻射而死亡的人」是1人的話,那麼「在糖尿病影響下死亡的人」可以說是高達100人的程度。即便如此,還是有部分大眾媒體完全不提此事,一味堅持討論「核電廠與輻射」,那種「記者精神」實在令人不敢恭維。在那種煽情主義蔓延的過程中,有資料明確顯示,在福島地區有年幼孩童的母親中,有愈來愈多人出現憂鬱症狀,也有愈來愈多兒童出現肥胖的現象。

在避難期間死亡的人稱作地震關聯死亡,而福島縣的地震關聯死亡人數已超過2000人;另一方面,福島縣因為地震或海嘯而死亡的人大約是1600人。也就是說,目前長期避難所奪走的人命已經超過地震、海嘯或放射線了。

我們應該冷靜地意識到,在當地發生的事是「全日本共通的課題」,並致力於改善最根本的慢性疾病才對。

課題2:重建泡沫後該如何是好?

第二項是後重建期的課題,說得更簡單一點,就是重建泡沫結束後該如何是好。

國家設定的集中重建期間是從2011年度起的5年期間,換句話說,據說花費高達26兆日圓(相當於新台幣7.18兆元)的重建預算,會在2016年3月告終。

相較於地震之前,這段期間福島縣的預算多出1.9倍,規模達到一定程度的企業破產件數也減少至0.35倍,以工作地點為基礎的有效求人倍率也持續保持在全國最高水平的狀態;公共投資增加,資金周轉與雇用狀況改善,企業的破產件數減少;行政機構主導的企畫開始推行,城鎮的樣貌也日新月異。這就是災區5年來持續發生的狀況。

若考量到地震與核電廠事故所造成的重大損害,這當然是必要的預算,只是有一點可以確定的是,像這種持續投入平時雙倍預算,並仰賴這樣的維生系統苟延殘喘的模式,肯定不能說是健全的地方經濟模式吧。

今後需要的是自立支援,究竟要怎麼做才能靠自己的力量,繼續栽培至今為止在集中重建期間誕生的希望種子呢?為了達到這個目的,比預算更重要的是讓社會能夠持續蒐集並活用知識、技巧,或者是女性或年輕人的力量。失業率或破產件數有可能增加,在某些情況下也有可能造成更多的憂鬱或自殺案例。此外,行政機構或企業提供給非營利組織的補助款也會減少。

這個應該被稱為「重建泡沫」的狀態,發生在將預算集中投入土木建設業,和少部分製造業或醫療福利服務等產業的背景下。可以想見的是,這些產業今後要以新的形態自立,將會是一項重大的負擔。在支援這些狀況的同時,也要防止遺忘。重要的是,讓每一個人都知道接下來即將進入後重建期一事。

課題3:謠言對策

p_247
Photo Credit:臉譜出版

從第三項開始是福島特有的課題。

首先,第三項課題就是謠言。

至今依然有消費者會刻意避開福島的米、蔬菜或海鮮等初級產品,根據多項調查結果顯示,有2至3成的人對於放射線有所忌諱,而且有刻意避開福島產品的意識。

不過對於做為判斷根據的知識,我們究竟了解到什麼程度呢?

舉例而言,福島產的米必須經過所謂的「全量全袋檢查」,檢查方式正如字面所示,每一袋米都會進行輻射含量檢查,平均一年的檢查數量多達1000萬袋,但其中又有多少袋超過法定標準呢?2012年是71袋,2013年是28袋,2014年是2袋,2015年是0袋,以上每一個分母都是1000萬袋。也就是說,最多的時候也只有千萬分之71而已,而且這個法定標準還是以「每公斤100貝克」為基準,相較於歐盟1250貝克和美國1200貝克等國際基準,即使日本設定的基準嚴格10倍以上,依然未檢測出放射性物質,背後的原因是當地積極推動一種如特效藥般的「噴灑鉀」策略,如此一來即使在含有放射性物質的土地上務農,放射性物質也不會影響到作物。

海鮮類產品也一樣,地震剛發生時,漁獲當中約有四成超過食品輻射污染容許量標準,不過到了2015年,約8500件樣本當中只有4件超過標準,雖然福島第一核電廠的污水問題尚未解決,但「大量放射性物質流入海洋」的印象是核電廠事故剛發生時前幾個月的事,與現在的情形並不相符,其中占多數的銫134在經過半衰期後,輻射強度已經降低,同時魚經過世代繁衍,如今要找到含有放射性物質的海產也愈來愈困難了。

當然,此處想表達的並不是「這樣就很安全,沒有任何問題了」。由於無法讓社會知道這些事實來刷新舊的印象,而造成福島的二度傷害,我們必須加以避免這樣的事情才行。

舉例而言,至今依然有農漁業者,光是在媒體上宣傳作物,就收到「殺人犯」或「不要賣危險的東西」等抗議訊息,或是在網路上遭到誹謗中傷。此外,前陣子曾發生一個事件,一項在福島沿岸國道六號線進行的道路清掃活動,首度準備在地震後重新舉辦,沒想到主辦團體卻收到超過1000件的誹謗中傷電話、郵件和傳真,但這項活動其實從地震前就定期舉辦,對於放射線的預防也有周全的對策。

242
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2015年12月的大熊町大川原地區,後方的建築物是福島復興中央廚房。

在國外甚至曾發生更嚴重的事件,日前日本外務省在韓國籌辦販售東北產品的活動,卻遭到當地的反核團體要求「中止舉辦販售福島產品的活動並為此致歉」,最後活動雖然被迫中止,但這只不過是冰山一角而已,其他國家也持續在檯面下上演各種類似的情形。

謠言對觀光業也造成嚴重的影響,舉例而言,福島縣的觀光客造訪人數已經恢復到地震前的8成5,但這已經是極限了,不再回訪的是學校教育旅行,也就是校外教學,雖然許多家長都說:「現在去東北或福島應該可以學到很多東西吧?」「那裡是八重之櫻的拍攝地吧?」但只要有部分家長堅持:「怎麼能讓孩子去福島!」「難道想傷害孩子嗎?」如此一來重視建立共識的學校,就會改變地點到福島以外的地方「息事寧人」。只要調查一下具體事例,這樣的情形就會浮上檯面,但不用說也知道,學生並不會因為在福島停留就受到異常的輻射暴露。最近福島高中的高中生將輻射劑量警報器發送給國內外的高中生,請他們在生活中實際佩戴在身上,最後再比較累積劑量,如今研究成果出爐,結果顯示無論是生活在福島縣內可以住人的地區,或是生活在國內外其他地區,暴露量並沒有顯著差異,反而日本西部或海外某些地方的劑量還比福島高,例如去上海校外教學的話,天然的輻射劑量率是每小時0.5微西弗左右,在福島等日本國內地區則大約介於0.05到0.2微西弗的範圍。

當然,前述那些做出極端歧視行為的人,是一部分較激進的「擺脫核電、避免輻射暴露」的活動人士,從整體來看只是極少數人而已,不過當這些以不安與無知為背景的「極端分子」所做出的歧視性言行愈是蔓延,福島的問題就會離「普通人」愈加遙遠,這種情形使人們加速遺忘福島的問題。正因為是「普通人」,才更需要學習正確知識,創造出可以專注討論必要議題的環境才對。

課題4:該如何處理1F的周邊地區?

第四項是福島第一核電廠周邊地區的重建課題。

各位可以想像福島第一核電廠周邊曾被下達疏散指示的地區,現在有多少人在那邊生活嗎?

243
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楢葉町公所前的臨時商店、餐廳與超市對居民來說已成為不可或缺的場所。

答案是超過3萬人,疏散結束後回來居住者有5000人,從事核電廠廢爐工作人員有7000人,從事除污作業者有1萬9000人。當然,實際在此生活者只是其中一部分,但至少這裡已經是一個每天有3萬人進出的生活圈了,3萬人的生活圈有多大呢?舉例而言,日本的基礎自治體(譯註:最低層級的地方行政單位。)大約是1700個市區町村,而3萬人的生活圈已經可以列入前700大的人口規模,這樣的人口遠超過人口稀少地區,因此也衍生出新的課題與可能性。今後,除污作業雖然會減少,但應該陸續會有人從疏散地區歸來,或是前來投入新成立的研究單位而在此居住。這塊一度被稱為死城的土地,正由一群新的人口展開生活,並帶來新的課題與希望。

然而我們現階段的認知,卻很難說與這樣的現實同步俱進。雖然也有人對照一1986年發生核電廠事故的烏克蘭車諾比,反覆使用「從那天起,世界上就多了一個永遠無法住人的城市」等充滿刻板印象的表現方式,而且還樂此不疲,但現實並沒有那麼地幼稚而膚淺。

即使是在發生事故的福島第一核電廠1到4號機所坐落的大熊町,今年也有人入住東京電力公司的750戶宿舍,其周圍還新建有2000戶的公營住宅。當然,透過集中除污等作業,也保障了放射線相關安全性。

若從表面膚淺的印象看待福島的問題,久而久之就會遺忘,所以不僅是災民而已,我們所有人在面對這個問題時,都應該要兼顧現正進行的動態生活,與至今仍未進展的生活重建兩種視角。

課題5:如何建立社會的共識?

倘若前面提到的課題屬於中期課題,那麼第5項就是長期課題,這項課題是什麼呢?就是「建立社會共識」。

舉例而言,最近的問題之一,就是福島第一核電廠污水槽內持續累積的水該如何處理?從科學上來說,其實這些水直接排入海裡也沒有問題,所謂「污水槽內的水」具體而言,就是已經透過放射性污水處理系統(ALPS)等設備,除去銫等主要放射性物質的淨化水,只是在淨化的過程中,唯有一種放射性物質無法除去,那就是「氚」。這個「氚」究竟是什麼東西呢?其實就是「氫」的同位素之一,唯有這種物質難以經由過濾器取得,問題在於這種物質排入海裡安全嗎?

答案是安全的,因為這種物質本來就會自然產生,並存在於自然界裡。比方說,在太陽光的作用下,地球上至今依然每年會產生1萬兆貝克的氚,雨水、河川或海洋中全都含有這種物質,正常運轉的核電廠也會持續產生氚,因此在已開發國家,氚並不會造成健康損害等問題,早已是不言可喻的事。雖然各位可能會想,氚的濃度太高好像會有風險,但反過來說也一樣,只要經過稀釋,氚的濃度就會變得跟大自然中的濃度一樣,如果能像點滴那樣慢慢混入普通的水裡,最後就會變成放射性物質含量極少的水了。

245
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磐城市四倉町的大川魚店,每天都有許多客人來買送禮用的海鮮禮盒或試營運中捕獲的在地漁獲。

那麼現階段為什麼不採取這種作法呢?儘管政府相關人士和漁業相關人士都具備這項知識,卻不採取這種作法的原因,是因為社會對此並不了解,假如實行的話會造成恐慌。具體來說,很有可能會再度引發謠言風波。

當務之急就是宣傳可以做為判斷基準的知識,思考相關技術的可能性,並取得大家都認為「這樣的風險可以接受」的共識。

同樣的結論也可直接適用在除污瓦礫該如何處理,也就是中期貯存的問題。國家承諾在30年內將福島縣內的除污瓦礫搬移到福島縣外,但這件事情能否實現是「建立社會共識」的問題,即使無法順勢而為,也必須完成「社會共識的建立」才行。

同樣地,廢爐也必須在「建立社會共識」的前提下,才有可能完成。雖然大部分人應該都沒聽過討論內容,但氫氣爆炸後福島第一核電廠反應爐廠房或內部的燃料殘渣變得亂七八糟,究竟該送到哪裡去呢?其實這個問題至今依然找不到解決方案。換句話說,即使廢爐順利進行,也無法摧毀那座廠房,因為摧毀以後沒有地方可以安置那些垃圾,畢竟這不像一般垃圾那樣,直接送去垃圾集散中心再送去掩埋場即可。

福島的重建進度緩慢,此時此刻必須加快重建的腳步。為此,我們必須推動「社會共識的建立」,這是人文方面的問題。當科學方面的技術論逐漸塵埃落定,接下來的關鍵就在於我們的社會要如何進行討論與決定。比起仰賴自然科學或工學領域的專家和技術人員,社會科學方面的應變更應該反求諸己,「建立社會共識」或許將成為今後需長期面對的福島課題。

隨著時間的流逝,前述5項課題在如今這個邁入第5年的階段,鮮明地浮現出來。這不僅是各種個別課題逐一經過爬梳的結果,同時也顯示今後在應變上講求的是充分的耐性與韌性。

重要的是無論是否為利害關係人,都應該共同解決這些課題,沒有人應該置身事外。

相關書摘 ►《福島第一核電廠廢爐全紀錄》:寧可辭去東京電力也要向世人傳達的訊息

書籍介紹

《福島第一核電廠廢爐全紀錄:深入事故現場,從核能知識、拆除作業到災區復興,重新思索人、能源與土地如何共好》,臉譜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開沼博、竜田一人、吉川彰浩
譯者:劉格安

如今在福島這塊土地上的,已非「眼睛看不見的恐怖放射線」,而是種種「眼睛可以清楚看見的課題」。

  • 第一本由學者、前東電員工與廢爐作業員合力,全方位記錄福島第一核電廠從事故發生到災後復興的重要著作
  • 超過三百張照片與圖表資料,透過漫畫、圖鑑、年表與第一線工作人員的深度採訪,完整剖析福島第一核電廠的廢爐現場
  • 清華大學工程與系統科學系教授兼原子科學技術發展中心主任葉宗洸審訂+專文推薦

2011年福島第一核電廠事故發生後,福島曾經作為一塊人人避之唯恐不及、沒有未來可言的受災區,如今隨著第一核電廠「廢爐」作業的展開,以及廠區工作人員、受災居民如何重建生活等問題,這塊土地上有著的已非「眼睛看不見的恐怖放射線」,而是種種「眼睛可以清楚看見的課題」。本書為事故5年後,第一本學者、前東電員工與廢爐作業員合力,由民間立場調查紀錄,輔以圖表資料、照片、報導與專訪,全方面解析廢爐現場與災後重建的著作。

getImage
Photo Credit:臉譜出版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